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卧底神捕 作者:堕天

字体:[ ]

楔 子 
 
 
 
天行有道,为人岂可无名? 
 
昔年荆轲凛然大义,刺秦一举,无数人为之敬仰,更有立传铭记,《剌客?妨鞔谑馈? 
 
剌客尤能有成就如此! 
 
想我六扇门中,无数英雄男儿,为求正义不惜牺牲生命,满腔热血,忠于职守,焉能无传流传于世? 
 
福常愤而起念为我六扇门中英杰著书立传,以表明其功德,以供后人敬仰。 
 
尤其此事事关好友小蓝的操守、贞洁,虽恨福常无生花妙笔,然则…… 
 
「哇——!」 
 
「余福常,我在这里等你睡觉你却去想那个野男人的事!不就下了狱嘛!他是卧底,卧底你懂不懂?你再妄想混淆视听信不信明天我亲自审他!?」 
 
「那个……高非凡,你一定能证明小蓝是无辜的对不对?」 
 
「不用审都知道他不是无辜的了!」 
 
「他……他就算当卧底也是情有可原的!」 
 
「再给那野男人狡辩我就让他的情有可原变成不可原谅。」 
 
「嗄——」 
 
只见在纸上滴落大大墨渍的毛笔嘎然顿止。 
 
房内,一条娇小的人影追也似地跟着另一条高大的身影蹙进了卧室,讨好的样子颇似一条伸出舌头去舔主人讨欢心的小狗。 
 
天上的明月拉过一朵薄云遮去了脸,不好意思再看接下去所发生的事。 
 
调皮地朝窗棱里眨着眼睛的星子只看到人去房空的书房里,《六扇门之卧底神捕传》几个大字犹在摊开的书页上散发着浓浓的墨香。 
 
 
 
 
 
第一章 
 
 
 
卧底,又俗称女干细、探子,与妓女一样可称为世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 
 
不同的是,妓女出卖自己的肉体,卧底则出卖自己的忠诚与灵魂。 
 
蓝如烟会选择了这样的行业,纯粹是因为他觉得好玩。 
 
与什么泣血泣泪、三岁死爹、五岁死娘、小小年纪卖身恶主然后被迫献出自己的忠诚与灵魂等等感人泪下的故事无关。 
 
勉强称得上被迫无奈的嘛……就是因为海天一色阁的帮主对他实在太好了,好得他几乎以为别人是老牛吃嫩草、老树绽新芽,放着大好?钠拍锩遣蝗コ杈欤ズ蒙纤庖豢诹低恢ǎ幌诺盟浠亩樱傅蔽缘滓膊灰诘锷肀叽糇帕恕? 
 
这也就是之所以,当金陵六扇门招收新血,面向社会广泛招募十名捕快的时候,蓝如烟会在一众闲杂人等中脱颖而出,以排名第一的顺位稳稳当当地加盟六扇门当了一名捕快。 
 
本来,加盟六扇门有一个相对于他来说比较苛刻的条件,那就是家世清白。出身海天一色阁的他虽然还在江湖上默默无闻,可是却有在黑道上大名鼎鼎的爹娘「焦公孟母」在,家严家慈身为江南第一黑帮「海天一色阁」的左右护法,他的家身还能清白到哪里去? 
 
然而,蓝如烟最擅长的就是利用他浑似涉世未深的足诚赤子的羞涩去解决此类问题,以掩饰有一个纵火犯的爹(所以焦炭万里,江湖人称焦公)及一个酷爱令邻居搬家的娘(孟母三迁都不及她的功力深厚)的过失,漂白自己的身份。 
 
「你爹娘是哪方人氏?家住何方?」报名之日,当那个负责考察身家纪录的衙门记录官问起他的大忌时,蓝如烟还没想出怎么回答,眼眶一红轻轻地低下了头,貌似羞涩无限——事实上那只是因为当天他报名投考六扇门纯属一时兴起,还没想好谎话糊弄过去。边上一个看起来象是师爷的人就先看不过去了,好言好语地哄了他好一会儿,还直抱怨记录人员太鲁莽,勾起人家父母双亡的伤心事。 
 
于是,他顺利拿到了报考资格,成功潜入六扇门当了一名卧底。 
 
在一个月的集中培训好掌握特长人尽其材后,蓝如烟被划分到了风化组。当然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他也没有白费,交上了一个好朋友,那就是六扇门总捕头余大为的儿子余福常。 
 
起初接近他是因为知道他的身份有可利用的价值,不过时间久了,发觉那小子傻乎乎的逗着玩非常尽兴,至于要从他身上套出什么机密的东西来那是根本不可能。 
 
不过也无妨?凑俑虢饩龅艏嬗味牡炔徽辈档暮L煲簧蠛芫昧耍热辉诠サ氖昀锊⒚挥谐晒比灰泊罂刹槐氐P脑谖蠢吹氖昴诨嵊惺裁葱碌慕埂? 
 
他这个卧底,当得悠悠闲闲的,时不时贩一点小情报回去证明自己没忘记本职工作,也免得被爹娘念叨。 
 
不过老实说,这里都是相对憨直正义的公门中人,打混起来比鱼龙混杂的海天一色阁容易多了。 
 
他也是在加入公门之后才发现:其实天底下没有比打劫公门更简单的事。因为这里的人们认为既然公差都是贼子们害怕的对象,大可不必在警卫上下工夫,收来的缴款及朝廷发放的薪俸就放在抽屉里,粗心点儿的连个锁都没有哩! 
 
当然他不会蠢到这么快就向海天一色阁发送这一重要情报,出卖自己相中的安身立命的宝地。 
 
更何况对遗传自父亲的美貌善加利用的话,往往可以在这群热血汉子中拿到不少意想不到的好处。 
 
哎,想想也好笑,与余福常的美貌完全遗传自他的娘的情形不同,他外貌上的优势完全得益于他那美艳动人的爹。 
 
他那个年青时因为太过美丽而常常使人产生误解的爹对自己的外貌十分自卑,进而变态地爱上了高大强壮的娘以求能产生生理上的平衡,结果导致本来无人敢娶的娘摇身一变变做海天一色阁最受欢迎的美人的老婆,一堆人摔痛的下巴直到现在还没扶正。 
 
可惜那种上天都眷顾的美貌无视爹的强烈意志,仍是一丝不差地传到了他身上,充其量他只遗传到了娘开朗乐观的个性。 
 
所以他不会象爹这样自怨自艾,他所做的不过是正视问题,并充分利用外在的优势条件去谋求最大的利益而已。 
 
呵呵,有一个女人都为之逊色的外貌,其实带来的福利比衍生的噩运要多得多。 
 
比如说现在…… 
 
又是晚膳时分,因为临时有事而耽误了一点时间难得地迟到了,蓝如烟二话不说地拣了人最多的一张桌子坐下,先是低眉敛目,轻叹一口气引起众人的注意,然后眼角吊起、眉梢斜斜向上一挑,风致楚楚的眸光横扫全场,顿时听到在座的人倒抽一口冷气,纷纷捧心落马。 
 
「小蓝,这是你最爱吃的梅汁鸭,我全都给你。」 
 
「小蓝,求你别再这样看我了行不行?再看下去我怕我会把持不住做出对不起我娘子的事……烧翅也给你。」 
 
「小蓝,你不要每次一迟到就这样嘛!那个……我是说你平时要这样多多美化六扇门环境也是很好的。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瞧,多方便!甚至不用他开口,源源不断的俸供就有人送上来了,所以他永远是六扇门里吃得最好、住得最舒服的一个。 
 
「小蓝,我们今天是不是要开工了?」 
 
觑视他也吃得差不多了,这阵子以来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搭档马如龙非常谄媚地上前进言——没办法,只要小蓝一出手,弟兄们的夜宵就有着落了,苦哈哈的巡街捕头生涯里没什么大案,就靠这点外快找娱乐呐。 
 
「不要吧……三天前我们才去过。」 
 
蓝如烟皱眉,对出卖色相这种工作其实也并没有十分的抵触。 
 
他与马如龙一块被分到风化组后,直接就让六扇门里的扫黄业绩上涨了一倍。 
 
当然,在合法妓院做生意的时候官府是不能插手的,尽管知道那是皮肉生意。他们风化组的主要任务是去捅那些不给国家和朝廷上税的暗娼门,以及揪出半夜埋伏在小巷子里袭击良家妇女的浪人- yín -贼登徒子。 
 
尤其在第二项工作的时候,蓝如烟做起来分外得心应手。 
 
用三大五粗的汉子马如龙的话来说:「小蓝光是坐在那里深深低头做一副羞涩貌,然后再漫不经心状抛几个媚眼,正常的男人有哪个把持得住的?真是『这个少年扭一扭,和尚也要抖三抖』。」而只要在暗巷里被他色诱上钩的男人一率可打为采花贼,案件可大可小:情节严重的抓回衙门去关个几天;只不过一时被迷住而丧失了正常判断力的,罚上个十两八两的款也没人敢伸张出去。所以每次他一出门,跟去的弟兄们都收获颇丰——就算不敢贪污公款,可是兄弟们辛苦大半夜的打打牙祭吃顿工作餐总在正常支出的范围内吧? 
 
别说他们是在变相利用官府的职权谋私,要怪只能怪某些男人的- yín -心不死,见到美人就想占便宜的劣根性。 
 
「真拿你们没办法!肚里的酒虫又兴风作浪了?」 
 
蓝如烟嚼着鸡腿笑骂,看在这顿饭兄弟们没有偏私的份上准了。 
 
然而美人就是美人,就算挖鼻孔的姿势都比别人好看上一百倍,我们的小蓝只不过是嘴角斜叼着一支鸡腿骨微微沾了点油渍,倾城一笑依然倾倒了一大片单纯的公差兄弟。 
 
 
 
※ ※ ※ ※ ※ ※ 
 
 
 
「蓝护法,孟护法。公子又传回情报了。」 
 
海天一色阁。 
 
青衣打扮的健仆急匆匆地赶赴两位主人的卧室,手上拿着今儿个下午才刚刚收到的飞鸽传书,上书「重要情报」四个大字让他不敢怠慢,生怕耽搁了军情,会受主子的责罚。 
 
「小如?那不肖子又在搞什么!想浪费我们海天阁的情报资源也不是这样用的。」 
 
上回那小子利用情报堂的弟兄们辛苦训练出的信鸽传回了一封家书,为了自身的经济问题长篇累牍地述说自己对亲人的想念,孩子他娘是高兴得不得了立刻就打发人带了几百两银票给儿子送去,可是情报堂黄堂主的脸却整整黑了一个月。 
 
门推开,火大的蓝如烟他爹蓝似火尽管怒火正炽也?亢撩挥杏跋斓剿拿烂玻炊蛭瞧娉阏虐阉挠跋炖┱诺娇掌拿恳桓龇肿永铩H攘Γ路鹨匀松砩系哪炒ξ耷钗蘧〉乇ⅰ? 
 
「蓝……护法,公子这次传回的情报似乎份量很重。」 
 
健仆面对着美艳如火的男主子咽了一口唾沫,赶紧把目光调向紧跟而出的主母身上,顿时感觉刚刚招惹上的邪火被一盆冷水浇熄,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向外舒张着重生的喜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