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炼情+番外 作者:落樱沾墨

字体:[ ]

 
 
作品简介:
 
“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成兄长。”云杉说。
炼羽祭低下头,长长的白发遮住脸颊,“对不起,我......”
“傻瓜,我只想把你当做我最爱的人,你看谁家弟弟会这样做吧,”言罢,倾身吻上炼羽祭。
原来不是我一厢情愿.....
感情的事说起来也简单。
相依相伴,无憾。
 
兄弟 生子 有些渣的醉梦楼二主子X沉默叛徒琴师多病哥哥
 
☆、炼情1
 
    炼云杉细细为床上的人包好了伤口。
    那人全身上下青青紫紫的痕迹,还有许多用带钩的柳条鞭子抽出来的伤痕。炼云杉记得他把炼羽祭从血蚁教的地牢里抱出来时的样子。
    全身衣衫破烂,上面还有许多血渍和无痕,裹住头发的披风掉下来,露出一头银色的长发,映着昏迷的人,更是苍白不堪。脱下衣衫才注意到从那人腿间留下的白浊和血液,他几乎可以想象这个人受了多少的责罚和欺侮,本来就瘦弱的身体现在几乎奄奄一息。喂不进一滴水和食物,即便是喂了进去,也会被干呕出来。
    血蚁教的叛徒就是这个样子。即便炼羽祭是为了他背叛了血蚁教,炼云杉也不能有什么手软。
    即便这个人是他十几年未见得亲哥哥。
    即便这个人也许深爱着自己。
    也许只要主子名卿扬一声令下,他也会毫不手软杀了炼羽祭。得罪醉梦楼就是这个下场。
    只是想在主子让救他,炼云杉才会在这里为他包扎伤口,喂药。
    “小云”炼羽祭从黑暗中清醒过来,睁开眼,他日日不忘的人就在他面前。
    伸出手,想摸上他的脸。
    炼云杉向后一撤,便躲开了他的手。
    “醒了,就自己喝药吧。”扔下这句话,炼云杉走出屋子。
    留下炼羽祭在空荡荡的屋子,他扶上心口,一阵遏制不住的疼,那个人厌恶自己,甚至不肯叫一声自己的名字。
    是啊,多年未见,相见却是以敌人的身份,而现在,自己最不堪的一幕被那人看了个通彻,他厌恶自己,也是应该,应该的。
 
☆、炼情2
 
       炼羽祭侧靠在床塌上,眼里一片死寂,面无表情。
    “为什么不吃东西?”炼云杉冷冷的问,看见他毫无生气就怒火中烧。
    “你的命由不得你,在公子没有下命令之前你必须要好好活着。”
    言罢,便唤进来几个侍卫。
    “他若是在不吃,就强行给我灌进去,他不是客人,不用好礼相待!!!”甩手出了房门,留下一声“哐”狠力关门的声音。
    炼羽祭似是突然被惊醒,转头看着紧闭的屋门和屋子里陌生的人,心底一片悲凉。云杉…。
    “二爷”炼云杉正坐在醉梦楼阁间,手上拿一本账本,但已经好久没有翻过。听到声音,露出淡淡的笑,“怎么了?”玉溪听到他清亮柔和的声音心一下子就放下了。
    刚刚这个一向明朗的少年一脸阴郁的从后厅出来,一身冰冷的气息吓坏了不少人。炼云杉是醉梦楼第二个权利最大的人,虽然名卿扬一直唤他小孩,但他一直以明朗的让人都忍不住当成弟弟的样子,下人们和客人其实都喜欢这个没有架子的小主子。
    “二爷,阿穆琴师说他想要回老家,他娘亲病了,阿穆也很久没有回家了。”玉溪撅起小嘴,满脸同情。
    “呵呵,玉儿舍不得他走吧”玉溪红了脸。“二爷,小公子…”
    “好啦,留给他半年的假期吧,玉儿可要替我再找个琴师啊。”玉溪吐吐舌头就小步跑了出去。
    炼云杉把注意又放在账本上,却在一瞬间想到那人不知道怎么样了,饭好好吃了吗,病好了吗。公子到底要做什么呢。
 
☆、炼情3
   
       炼云杉给扬名老板去了封信。
    半日后,名卿扬带着爱人边走边玩的回到了醉梦楼。
    他现在已经把楼里的大小权力都交给了炼云杉,此后便各种游玩,不问世事。
    后堂的院子里,名卿扬抱着齐萧侧身躺在摇椅上吃着楼里新出的糕点。
    “公子!”带着怨意,炼云杉唤道。
    “呵,小孩,怎么了,谁让你不高兴了?”扬名老板调笑着。
    “公子带着齐公子出去玩,把担子都丢在云杉的身上,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很累的。”
    炼云杉在名卿扬面前就像永远长不大得孩子。齐萧有些脸红,名卿扬是为了他才放弃了让人羡慕的权势,听到小孩的抱怨骤然羞赫。“这是最近楼里的账本”递上去,却被名卿扬随手放在了石桌上。
    “我相信你能做好的,不用看了”
    “唔…这些新的糕点很好吃”又拿起一块塞到齐萧嘴里。
    炼云杉有些羡慕的看着他们。
    “公子…”有些断续“怎么?还有什么事?”
    “公子想要怎么处理炼羽祭?他…”“云杉想要怎么做?”炼云杉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我…任凭公子吩咐!”
    炼云杉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要他决定?
    “凭私心,我是恨不得把他剁碎了喂阿财,但是我想为了你。云杉,以汝为弟,我不想看你一直这样。”
    “公子…我”炼云杉哽咽,“我不会背叛公子的!”
    名卿扬摸摸他的头,“云杉,你长大了,按汝心以行,可好?”
 
☆、炼情4
 
    夜已沉幕,床上的人却丝毫没有睡意。
    瞪着大大的眼睛,炼云杉实在想不通公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按汝心以行?可以自己做主吗?那是否放了他,就当这事已然过去,从此生死不知?到底要怎么做!!
    “呼~~”拉过被子一下子蒙住头,不再想了!睡觉!
    炼云杉始终不能看着那人死在自己面前,放他走吧,走了,就没有什么可牵挂了,就没有什么担忧了。离开吧。
    炼云杉数着日子,公子走了,他也走了,只剩自己了。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坐在隔间里,沉默的整理楼里的事物,却总在不经意的时候思绪凌乱
    一阵悠长的琴音,不似阿穆的明灵,如同经久世事的老者无谓无求的倾诉。
    炼云杉望向琴台,重重帘幕后只见一人长袍遮发,炼云杉的心跳的有些快。
    这熟悉的装扮,是…他吗?会是他吗……那为什么又回来了呢,为什么不离开。
    一时思绪紊乱。
    琴音婉转低迷,如若飞舞的孤蝶。
    一翩一落的尤伶舞动长袖。
    一个转身意犹未尽,时而刀剑铮鸣,然而却只见寒光不见冷意。
    既显示出女子的柔美温良与恋人的情意缠缠,又突出了在危难之即毫不退缩的虞姬之力。
    看台下掌声一片,公子王孙纷纷议论,这琴师何方人物。
    炼云杉没有想到那人的琴技如此绝妙,好像他就只是儒雅公子。
    望了下醉梦楼的酒客,他们都是因为想在这里攀识王侯与才人,才来到这里,看到他们纷纷对炼羽祭起了兴趣,不由得想起若他们知道此人是血蚁教的教徒,又该会露出怎样惊慌厌恶的表情呢
 
☆、炼情5
 
       就像第一次见面的那样,袭地的长袍从头遮到脚,遮住了一头泛白的长发,遮住了一张青白的脸。
    只是长袍由诡异的血黑色换成了有些寒颤的藏青色。比那时少了分邪魅,多了些孱弱与儒雅。
    被遮住的发丝偶尔掉落下来,一种人世的沧桑无处可躲,包裹在严密的长袍下的身体。
    炼云杉觉得自己有些着魔,就像是孩子遇见了一匹苍老的受伤的狗。
    被主人丢掉的狗,被人们追打的狗。孩子讨厌它,怕他,却又忍不住心疼它的遭遇。可是因为害怕与厌恶,只能在路边看着它苟延残喘。
    炼云杉觉得炼羽祭就是这样,以一个残弱又充满恨意,狠毒,可怜的样子出现。
    可是不一样。哪里不一样?
    因为这狗对他人冷漠残恶,对自己确是无奈心疼和屈服。
    他不需要这样的殊遇,起码,他觉得自己不需要。
    楼里的人很少知道炼羽祭的身份,只是晓得这个新来的琴师,冷淡,难相处,沉默,不招人喜欢。
    醉梦楼依旧繁华如初,优伶起舞,酒香迷人。
    客人带着礼貌而虚假的笑,相互结交,攀比。
    当然,还有很多真正来欣赏舞蹈,乐曲,酒,的人。
    今日,醉梦楼换了新的琴师。传遍京都的大街小巷。
    这个琴师看不清模样,但是头发灰白,也许年纪很大了,也许很丑。
    这个琴师不好相处,不招人喜欢,但琴技却十分惊人。
    这个琴师孱弱,怕是迟暮的老人了。
    只有炼云杉知道,他年纪不大,似是只比自己大了4岁,他的头发因为经常炼蛊,与毒物在一起,身体熬坏了。
    他不说话是因为不会与人相处。他一点都不丑,皮肤有些苍白,但容貌清丽,端正。
 
☆、炼情6
 
    炼云杉不会去主动说话,炼羽祭更不会。
    从他到这里,三天,他们没有目光纠缠,没有语言沟通。
    炼云杉觉得也许他们就这样下去了。
    因为炼羽祭是替代阿穆,楼里的人也只唤他琴师。
    没有名字。
    “琴师,喝点水吧。”楼里的大丫头,玉溪道。
    刚到午时,正是楼里生意最好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忙起来。
    开酒楼的都知道,没谁会在饭点用饭。
    玉溪对这个刚来的琴师很好,因为毕竟是代替阿穆的。
    其他人起码还可以动动,活动下身体,而琴师确实一天都保持一个样子。
    上个阿穆琴师,就经常身体僵硬。
    “琴师,你可以少休息一下,现在楼里用餐的多,听曲的少,无碍的。”玉溪有些不忍。
    “谢谢。”这是炼羽祭在醉梦楼与人的第一句话,有些冷淡,但还是能听出谢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