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清风不独眠 作者:逍遥候

字体:[ ]

《清风不独眠》上
 
  
文案:
 
        依然是综合了我所喜欢的所有古代文特征的恶趣味,准备在这个文里写到饱,厚厚哈黑。
 
        倔强的叶笙被“山贼”掳走用来顶替一只会下蛋的芦花鸡。结识了沈著冷静的北项鸿和温柔和蔼的蓝长鹤,还有那个骄纵胡闹的任东来打打闹闹。
        看著长鹤救了被狼族养大像野兽般凶猛的墨梁,看著墨梁把长鹤当作自己的专属物守护,看著好心的长鹤用温柔一点点温暖他。
        叶笙知道原来那就是爱情,自己回首一笑,原来也不是孤单一个,那个他一直站在身旁用宽阔的肩膀为自己撑起一片天。
 
        沙场上保家卫国,情路上生死相许,要珍惜要守护要抓住那个你爱的人。
 
        作者高呼:将happy end进行到底,==!
 
 
 
        一、胆战逢山贼 心惊遇良人
 
        一场雨过後,淡淡的雾气缭绕在山尖。梯田断开那浓郁的碧绿,在苍翠的大山怀抱里层层盘绕。仰首看去,幽深的树林夹杂著玉带般的梯田沁入眼中,水灵灵的一片绿,人人都知道今年会有好收成。
 
        远处的深山中叶笙紧了紧肩头的草药筐,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大山深处,左手药锄右手镰刀将伸展在眼前的枝条拨开。长著翠羽红嘴的鸟儿在枝头唱著动听的歌,密林中时而有幼鹿睁大湿润的双眼站在远处愣愣的看著叶笙,随著叶笙的脚步逼近,它们转动耳朵的同时,奔跑的无影无踪。隐约听到了潺潺的水声时,叶笙知道那条山溪就在不远处了。果然没走多远,一条清澈的溪流出现在眼前。小溪的尽头是一处山岩,溪水从岩缝中不停的涌出。解下腰间的空葫芦,凑到岩缝处接取那甘甜的水,叶笙喝了一口,抹了抹嘴,抬头看看天色,天空渐渐的沈了,幽幽的光线从林叶间撒落,丛林中开始昏暗不明。
 
        叶笙背著满载的药筐怕天黑了密林不好走,也顾不得身上脸上的污渍尘土,匆匆的往山下走。小腿被山岩擦伤的地方隐隐作痛,只是简单的冲洗了下。叶笙庆幸裤管早就高高的挽起来了,要不然,又得让娘给缝上补丁。这裤子再补恐怕就看不出来是裤子了。思想间脚下被横斜盘错的树根绊了一下,狠狠地摔倒在地上,耳听得肩头“刺啦”一声,衣衫被扯破了。叶笙笑笑,这真是,顾得了下头顾不了上头。
 
        怕娘亲在家里等的焦急,叶笙赶紧赶路,远远的看见了寨子,可寨子前聚集著长龙般的火把。天色已经漆黑,那些燃烧的火把在寨子前头攒动,将日柱场照的灯火通明。叶笙呆住了,这样的场景只会是一个原因,山贼来了。
 
        鹰风山上的山贼,每年两季收成的时候都会来抢粮食,虽然也会给大夥留下些口粮和种子,但不是他们好心,是因为要留著这些人给他们种粮食。纯朴的村民身无长物,除了种地没有别的本事,只能在他们的- yín -威下屈服,年复一年,辛辛苦苦将收成的粮食孝敬了山贼,换得生存和果腹。
 
        不是收成的季节,山贼怎麽来了?叶笙边跑边想。娘亲不知道怎麽样了,可有受惊?自己和娘亲不善务农,本来家里就没有多余的粮食了,全凭自己把药材卖到镇子上去度日,又想,家里还有只下蛋的老母鸡,可是……娘亲一定不舍得把它交出去,肯定偷偷藏起来了,别交不出东西来惹得那些山贼兽性大发,娘亲的身体又不好,万一再被他们推推搡搡得……叶笙不敢再想,急急忙忙撒腿往山下跑。
 
        村民战战兢兢的挤靠在寨前场中的日柱前,男人们挡在女人和孩子们身前。有胆大的村民偷偷抬眼看。十几二十个山贼都穿著黑色的劲装,骑著高头大马,为首的那个山贼左眼戴著眼罩是个独眼龙,拽著马缰绳正在喊话:“我们是鹰风山鹰风寨上的山贼!我们是山贼!”
 
        人群中的二板嘟囔了一句:“不用喊也知道。”说著偷偷用肩膀顶了顶旁边的三牛,低头小声说:“你说,他们又干什麽坏事儿了,一定又是发了昧心财了,以前每次来就那几个贼头才有马骑呢。”
 
        “嗯。”三牛仔细看了两眼说:“肯定是,从领头的到小喽罗都是生面孔,估计这些是新招拢的,那些贼头都在山里享清福了。”
 
        独眼龙山贼高高举著马鞭,咧著嘴,整了整脸上的眼罩,说:“我们是山贼!”
 
        “咳哼。”身後一个山贼轻轻咳了一声。
 
        独眼龙回头看了一眼,大声说:“你们,快把那些金银珠宝,鸡鸭鱼肉统统献上来,否则,让你们知道老子的厉害!”
 
        村民面面相觑,金银珠宝?很多人都没有见过。鸡鸭鱼肉?有年头没有吃到了。
 
        留著花白胡子的村长大著胆子走上前,哆哆嗦嗦地说:“大王,这个,还不是收成的季节。粮食……积粮不多了。”说著,回头招招手,一个中年男子提著一个口袋过来,放在地上,村长接著说,“实在是没有富余的了,这是各家各户的种子粮凑的,望大王们开恩,饶了我们吧,今年风调雨顺,等到了秋季一定早早给大王们预备下。”村长眼巴巴的看著这些山贼。
 
        “种子粮?!”独眼龙看看地上的那个软塌塌没装满的口袋,“除了这些,再没旁的了?”
 
        村长忙点头,看眼前的这个山贼脸色不善,正在发愁,忽听得“噗啦啦”一声,“咯咯”乱叫著空场边跑过来一只芦花鸡。“芦花。”人群中一个女人叫了一声跑出来,迎面将芦花鸡抱在怀里,退回去,几个男子把她掩在身後。
 
        山贼中有人喊:“还说没有别的,明明……明明有只鸡,把鸡献上来。”
 
        村长无奈柱著拐棍走到人群中,走到那抱著鸡的女人面前:“阿笙娘,一只鸡而已,交……交出去吧。”
 
        阿笙娘很倔强,脸盘高高地昂著,脸上虽有些岁月的痕迹却依然柔美动人,把鸡紧紧地抱在怀里抿著嘴不说话。在村长劝说的时候,山贼有些不耐烦了:“把鸡交出来,要不然我们……我们就抓人顶鸡了!”
 
        “交,交,交!”一迭声的“交”从身後传来。山贼们纷纷转头看著这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连滚带爬的背著药筐过来,看著他跑到人群里。“娘,把芦花交出去吧。”叶笙对娘说。
 
        阿笙娘穿著寡居标志的黑色滚白边儿小褂,黑色撒脚长裤,漆黑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发髻上插著一支木簪,紧绷的面容看到儿子後缓和了下来,眉眼温柔地微笑,看看怀里的鸡,叹口气说:“还指望它多下两个蛋呢。”
 
        独眼龙看著少年卸下肩头的筐子从他的娘亲怀里像捧著珍宝般把那只芦花鸡接过来走到近前,那只咯咯叫的老母鸡,无趣得很。
 
        “那,给你们了。”叶笙把芦花鸡递给独眼龙身旁那个站在马前的山贼。
 
        “老子不要鸡了,要人!来人,把他抓回山寨!”独眼龙把手中的马鞭一挥,身後的山贼冲向叶笙。
 
        村民乱了起来,纷纷喊叫。叶笙一愣,山贼要人?!这还是头一遭。听到人群中娘亲的尖叫,叶笙瞬间反应过来:“放开我,放开我!”拼命踢打,可是无法挣脱,两个山贼的手像铁钳子一样紧紧地抓住臂膀,被捆了起来扔在了马背上。
 
        “阿笙,阿笙!”娘亲的喊叫声在身後响起,叶笙在颠簸的马背上拼命扭过头去看,只看见娘亲跌跌撞撞的身影被抛远。
 
        马儿飞跑,叶笙一天没有吃东西,肚腹被身侧的马鞍硌得生疼也在起伏间撞得想要吐,却听到旁边的独眼龙得意地哼著小曲儿。畜生。叶笙心里骂一句。
 
        在火把的照耀下,不知道跑了多久,听到马贼欢呼,到了,到了。马上的山贼提住叶笙的脖领,只听“刺啦”“哎吆”,叶笙身上的粗布衣衫乏了禁不住重量又被扯破了一处,狠狠地从马上摔了下来,脸朝下磕在了地上。一阵哄笑声,叶笙感到有人把自己扶了起来,嘴唇火辣辣的疼,却一抬眼看见了眼前的景象。
 
        眼前的一个帐篷毡帘挑开著,火把下站著两个人,叶笙看著左边那个年轻人,他赤裸著上身胸前横绑著白布渗著血迹,正在看著自己,眉间眼角带著浅浅的笑意,像月光一样温柔,让人不自觉地展开眉头。叶笙的鼻子里缓缓的流出一股液体。
 
        “哈哈,长鹤,这小子对著你喷鼻血了,哈哈。”独眼龙不知道什麽时候走到他们身旁。
 
        “你……你,我……”叶笙被反捆住了手,不能擦,使劲吸了吸鼻子,可鼻血还是止不住的流出来。
 
        “他是摔得。”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让叶笙想起自家吊脚楼上随风而动的木风铃,这声音是另一个男人的。身材高大,在摇曳的火把下只能看清他明亮夺目的双眸,可惜……叶笙想,他站在了温柔的月光旁边。男人问:“东来,你喊著要追捕鹰风山余匪,怎麽现在才回来,这个小不点儿是什麽,别对我说,这是你抓的活口儿。”
 
        “呵呵。”独眼龙笑著,让人把叶笙松了绑,叶笙赶紧用衣袖擦了擦鼻血,麽指按住右手虎口将头仰起冲天,眼角的余光看著独眼龙摘了脸上的那个眼罩,露出一个狡诙的笑容,一双大眼睛滴溜溜乱转。不知道那山贼和那两个男人嘀咕了些什麽,还不时地回头冲自己挤眉弄眼。叶笙发现那个叫长鹤的男人摇著头冲山贼微笑,而另一个男人脸色难看了起来。
 
        “胡闹。”男人说了一句。
 
        “项鸿哥,我……”独眼龙还想争辩,被那个叫项鸿的男人的脸色堵了回去。
 
        叶笙看著长鹤慢慢走到自己近前,像是带来一股暖人的春风,脑袋被他摸了摸,听他说:“小不点儿,我们不是山贼,让你们受惊了。”他的笑容温柔醉人却有些虚弱。
 
        “来人。”叫项鸿的男人叫过去一个黑衣人,片刻,黑衣人手里拿著个小钱袋走过来递给叶笙。叶笙退了一步,不接。长鹤接过去笑笑说:“那个独眼龙啊,他在家里闷得慌,跑出来逮著机会扮山贼玩儿,我们刚才狠狠地说了他,这里有些银两你拿回去吧,他不是坏人,只是喜欢捉弄人,我替他给你赔不是。”叶笙摇摇头,恶狠狠毫不示弱地瞪了独眼龙一眼,看他伸了伸舌头扮个鬼脸根本不以为意。又听长鹤说:“我知道你著急回去,可夜深了,等明天一早,我就让人送你走,今夜你受了惊吓,先安排帐子给你休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