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篡位吧!作者:风起涟漪

字体:[ ]

 
《篡位吧!》作者:风起涟漪
 
 
  
  第一章 
  我叫李守誉,赫赫有名的廉德帝李惊鸿唯一的子嗣。拜这个不近女色的父皇所赐,我是从未体验过『生生世世不入皇门』的悲戚苦楚,因为我根本没机会体会手足相残、同胞互惮、乱*通女干这类惊心动魄的体验。同样也是拜这位勤政爱民的父皇所赐,自我懂事起便四海升平、国泰民安。更没有任何机会去了解群臣作乱、将军造反、后宫倾轧、阴谋暗杀的尔虞我诈。 
  
  皇帝做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乐趣? 
  
  如果没有惊心动魄的一生,没有勾心斗角的生活,没有险象环生的经历,那还专程投胎到帝王家做什么??没有亡国之忧的太平盛世怎么会有我这个热血少年大展拳脚的舞台?所以我一定、一定要摆脱这种无趣的生活! 
  
  可是,那个在我懂事前就退位的老家伙,不光给我留下了一个无趣的江山,还顺带留下三件礼物:温柔的御史大夫玄尚德、爽朗的奉车都尉乔无羁、以及非常可怕的三师三公武青肃。 
  
  为什么说武青肃可怕呢?因为一般来说,三师三公是六个不同的职位:三师的太师、太傅、太保、以及三公的太尉、司徒、司空,六人共同负责教育我、督促我、辅助我甚至鞭策我,而那个家伙居然来了个六合一!什么青肃嘛!根本是肃清!把我身边应该热络的六人围绕清空成孤零零一狼相伴,太可怕了! 
  
  而我最最不幸的就是有这三人帮我攘内安外,不光国事打理的井井有条,连友好邦交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连我寄望最高的宗元历代大敌铁勒也不顾我少男的纯纯期盼,签下了十年互不侵犯条约…… 
  
  人生何望? 
  
  「玄爱卿啊!最近都察院有没有查到什么乱臣贼子啊?你不觉得群臣安份的太过头了吗?」 
  
  我从三岁登基到今天已经十二年了,怎么一个想篡位的也没有? 
  
  「皇上说笑了,皇上英明神武,勤政爱民,群臣无不景仰,又岂会徒生异心呢?」 
  
  哎……不指望朝内的大臣了…… 
  
  「乔爱卿啊!最近有没有哪里起兵造反啊?或者有没有刺客混入皇宫啊?」 
  
  为什么连个下毒的都没有啊? 
  
  「皇上!有臣等追随皇上左右!皇上大可放心!」 
  
  「哦……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啊……乔爱卿啊!你有没有打算换个官职什么的?」 
  
  「能跟随皇上是微臣之幸!微臣绝不会离开皇上半步!」 
  
  呜……连宫内的人也指望不上了…… 
  
  「武爱卿啊……」 
  
  「皇上唤微臣青肃就可以了。」 
  
  「好象在说『倾诉』……怪怪的……」 
  
  「咦?是这样吗?那微臣立刻写封家书与家父商讨一下换个皇上喜欢的名字。」 
  
  「那倒不用……并不是说朕不喜欢这个名字……」 
  
  「原来皇上喜欢?那微臣立刻飞鸽传书告知家父,他老人家一定很欣喜呢!」 
  
  「不用特意对他说……」 
  
  「那微臣就不说了。皇上,家母给微臣寄了些亲手泡制的小菜,尚可入口,微臣特意带了些给皇上品尝。」 
  
  「啊!劳烦爱卿有心了!朕尝尝!」 
  
  「好吃吗?」 
  
  「好吃~~~」 
  
  「好吃就好。皇上可曾把昨日的功课写完?」 
  
  「啊……」 
  
  「那皇上吃完后快去写功课吧!不然微臣可要罚皇上抄《道德经》了。」 
  
  「好!朕吃完了立刻去写!」 
  
  「皇上真乖。皇上还有其它事吗?」 
  
  「嗯?好象有……一时想不起来了……」 
  
  「那等皇上想起来以后再唤微臣吧!微臣先行告退。」 
  
  「好。」 
  
  于是我继续吃着武妈妈泡制的小菜,然后洗洗手、擦擦嘴,便回御书房做功课了。 
  
  可是我好象真的忘了一件事…… 
  
  ***** 
  
  这一日暖日洋洋,轻风徐徐,是一个唆人谋反的好日子。于是我精心梳妆打扮一番,神轻气爽的开始逐一拜会朝中当权者。 
  
  第一站,大夫府。 
  
  「玄爱卿啊!朕的龙冠好不好看啊?借你戴戴好不好啊?」 
  
  「皇上俊朗不凡,天生威仪,这龙冠只有皇上佩戴才相得益彰,皇上的好意臣心领了。」 
  
  「嗯……玄爱卿终日打理朝政,朕却玩物丧志,可叹所有功勋却都归了朕,爱卿一定心中不平吧?不如朕的皇位让给你,算是赔罪好吗?」 
  
  「皇上说笑了,不坐皇位有这么多的事忙不完,坐上皇位还是这么多的事忙不完,微臣不觉得有什么区别,所以不必了。」 
  
  诱拐失败,我痛心一呼:「爱卿啊!你就当为朕分忧,篡位吧!」 
  
  一直笑咪咪的玄尚德忽然两眼泛出泪水,痛心疾首的扑倒在地,哭得好不凄凉:「微臣该死,一直以为自己兢兢业业就可为皇上分忧,没想到皇上的负担依然如此之重,甚至令皇上不堪负重萌生退位之念,微臣有负先帝所托、皇上厚爱,真是万死难辞其疚!皇上!请赐微臣二尺白绫,一死以谢天下!」 
  
  吓傻的我急忙扶起玄尚德好言安慰:「爱卿误会了,就因为有爱卿终日忙碌,才有朕如此悠闲的四处教唆大臣谋反啊!可见朕哪能少得了爱卿?你若死了,谁帮朕批奏章?朕一个人批阅的话手会酸啊!」 
  
  一想到没了玄尚德,以后我就要自己一个人批完如山的奏章,我顿时鼻头一酸,哭得好不凄凉。 
  
  「爱卿啊~朕不能没有你啊~」 
  
  「微臣也不愿离开皇上啊!」 
  
  「爱卿~」 
  
  「皇上~」 
  
  我与玄爱卿抱头痛哭。 
  
  哭啊哭啊!哭累了。 
  
  「爱卿啊!朕饿了。」 
  
  「微臣立刻命人准备皇上最喜欢的饭菜,皇上就留在微臣府上用午膳吧!」 
  
  「一定要有朕最爱吃的鸳鸯豆腐。」 
  
  「微臣明白。」 
  
  「还要有朕最爱吃的枸杞肉丝。」 
  
  「微臣了解。」 
  
  「也要有朕最爱吃的螺炖肘花。」 
  
  「好的。」 
  
  「必须有朕最爱吃的火爆腰花。」 
  
  「一定。」 
  
  「另外还有要有朕最爱吃的……」 
  
  「皇上,您直接说不爱吃什么好吗?」 
  
  一顿丰盛的午膳用完了,忙碌的玄尚德已经陪了我一上午,再也不能多陪了,于是匆匆的赶入宫中忙他的事务去了。我则在大夫府睡了一个饱饱的午觉后,开始赶往我的第二站,都尉府。 
  
  「乔爱卿啊!朕的皇袍好不好看啊?借你穿穿好不好啊?」 
  
  我的诱拐计画再度实施。 
  
  「皇上取笑了,微臣这等虎背熊腰哪能穿得下如此精细之物,不要戏弄微臣了。」 
  
  「那……乔爱卿啊!你不是很喜欢武功吗?你不是希望所有人都崇尚武德吗?如果你做了皇帝,就可以勒命所有人习武了啊!」 
  
  「那只是微臣的酒后戏言罢了,没想到皇上还记得,真令微臣感动!」 
  
  「你做了皇帝就可以不用天天早起巡视,餐风沐雨这般辛苦了不是吗?」 
  
  「皇上说笑了,微臣是奉车都尉,只需监督手下是否尽力便可,哪会有皇上所言那般辛苦?反而承蒙皇上恩泽而倍感不安呢!」 
  
  啊?不辛苦?那还了得!生活安逸才会变得慵懒怯懦、麻木不仁,也自然不会心生谋反之念,更不会谋朝篡位了!他不谋朝篡位哪有我的光辉未来?不行! 
  
  「乔爱卿啊!朕降你的职好不好……?」 
  
  一直豪爽大笑的乔无羁剎时面色惨白、手脚哆嗦,忽然跪倒在地,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皇上!微臣自知愧对皇恩!皇上时至今日才降罪于微臣已是莫大恩惠!皇上宅心仁厚才会留下微臣的性命!可是微臣自知罪孽深重!有负先帝所托、皇上厚望!恳请皇上赐罪臣一壶毒酒,以谢皇恩!」 
  
  再度吓傻的我急忙扶起乔无羁好言安慰:「爱卿误会了,朕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若没有爱卿,以后朕围场狩猎还怎能满载而归?你若死了,那特别难猎的熊啊狐狸啊要由谁来替朕打?那朕岂不是要扫兴而归?」 
  
  虽然山珍海味每日都有不少,可是那与自己猎的截然不同!一想到以后可能会吃不上围场里的烤全鹿、烤全羊什么的,我顿时两眼一湿,哭得好不凄凉。 
  
  「爱卿啊~朕不能没有你啊~」 
  
  「微臣也不愿离开皇上啊!」 
  
  「爱卿~」 
  
  「皇上~」 
  
  我与乔爱卿抱头痛哭。 
  
  哭啊哭啊!哭累了。 
  
  「爱卿啊!朕渴了。」 
  
  「臣立刻去备些茶点。」 
  
  「要有朕最喜欢的西湖龙井。」 
  
  「臣明白。」 
  
  「也要有朕最喜欢的湖鲜桃仁饼。」 
  
  「臣了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