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听说,你要娶老子+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二)

字体:[ ]

第一百章看谁敢动老子的人
    就这么一迟疑的时候,门外传来打斗的声音,一个人从窗户被丢进来,随后门就被踹开,白桦九指儿首当其冲,闯进房间。
    接到九指儿电话白桦带人就杀了下来,到门口遭遇阻拦,这群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打,四瘸子的腿功发挥神力,白桦拳脚功夫结实,九指儿手指里夹着一个刀片,灵活的穿梭在人群里,在每个人身上开刀,大嘴儿殿后,一路杀进来。
    看到邢彪苏墨律师被包围,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再晚一会,他们俩就被围功了。
  “彪哥,我们来晚了!”
  邢彪摇了下头,拍拍白桦的肩膀。
  “哥几个来的正是时候。”
  邢彪抬着下巴看着石瘸子。
  “石瘸子,我走不走现在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你他妈的还拦着道不让我走,成。老子跟你一对一,一命抵一命,恩怨都在今天整明白了。白桦,我要出事儿的话,所有产业交给苏墨,你们几个扶持苏墨把地盘撑下去。”
 
  白桦看着邢彪,邢彪就跟十年前哪样,一身的血腥。嚣张跋扈。手里提着刀,身上沾满血,一身的伤口还会笑的那么张狂,只有让对方趴下他才会倒下。他们永远追随者邢彪,因为这男人够爷们,都爽快,够义气,站在他的背后,跟他面对任何凶险情况,都不会胆怯,只会热血沸腾,只要邢彪在前面带头冲,他们绝对跟着一路向前。
  “是。”
  苏墨皱了一下眉头,他最不喜欢邢彪说这个话。一副交代遗言的样子。
  邢彪随手捡起老八丢下来的三棱军刺,在手里掂了掂,对着石瘸子笑。
  “你豁得出去死,老子就豁出去埋。”
  拼命而已,他有了最珍重的人,就算把命交代着,他也会保护苏墨平安无事。
  石瘸子胆怯了,十年前的恩怨他都记得,十年前那一仗,邢彪就是用这个气势,豁出一身剐的架势把他打败,每一招都是进攻,下手狠毒到招招毙命,不给人留下任何喘气的机会,所以他的脚才被邢彪打瘸。
  他忌讳邢彪,威怒下的邢彪,就是一只猛虎,势不可挡。
  就算是他赢了邢彪,苏墨,邢彪手下这群人也饶不了他,真的要是打起来,谁都讨不到好处。
  石瘸子思前想后,看着邢彪。一咬牙。
  “你们走吧,这事儿就算了。”
  “算了?没这么简单,把杨明的事儿告诉我。”
  “他是我朋友,我不做出卖朋友的事儿。”
  “卧槽,我媳妇儿被人跟踪,他要出点事儿,我弄死你。”
  石瘸子没说话,一脸的为难。
  “石瘸子,我都按着你划的道走了,你要想在这城里立足,不让人戳脊梁骨,最好是当初怎么说的怎么办。”
  石瘸子还是没办法开口,一边是他的朋友,一边是他的江湖道义,他也左右为难。
  “行了,我也不勉强你。我听你消息,但是你记住一点,别他妈的糊弄我,稀不稀两把泥就这么算了。我媳妇儿这几天出事儿我肯定灭你的门。”
  邢彪伸手搂住苏墨的腰,抬着下巴看着石瘸子。
  “看清楚,这是我媳妇儿,我邢彪的人,他妈的我看谁敢动他一根头发,老子拗断他脑袋。”
  掷地有声,震慑住所有人。
  石瘸子也是一脸屎色,邢彪这话说出苏墨对他有多重要,对苏墨不利,那就对邢彪挑衅,那就跟所有邢彪的手下发出挑战,到时候,这群人绝对会维护苏墨到底。
  “走了。”
  带着苏墨,带着手下,熊娇娇气昂昂的离开石瘸子地盘。
  “白桦,从今天起,加派人手保护苏墨。”
  “不需要。杨明就算是想对我下手,他也找不到机会。”
  “我怕的是你又傻了吧唧跑到我对头地盘来找死。下次去哪了给我说一声,我不同意你那也不许去。这么傻呢,你怎么这么傻,什么地方都敢进,这是有九指儿跟着,要是九指出儿不在,你就让石瘸子弄死我也不知道。长点心行不行?那脑袋瓜里都是刑法啊,没点危机意识?别说了,我就这么定了,杨明没收拾之前,你就听我的。”
   邢彪气急败坏,皱着眉头凶苏墨。晚一步苏墨就危险了,一想到苏墨被人围攻他就淡定不了。
  “我是你圈养的?”
  “老子这几天还就圈养你了?等过了这几天我再松开链子让你去撒欢。”
  白桦扑哧一下就笑了,松开链子?彪哥这是把苏律师当小狗了吧。苏律师还不炸了毛。
  果然苏墨火大发了,伸手就卡住邢彪的脖子,往死了掐。
  “你大爷的才是狗,你才是狗,你是藏獒,京巴,哈士奇!”
  “得得得,祖宗,祖宗,我是藏獒,小金毛你撒手吧,我喘不过气了。”
  邢彪不敢一巴掌挥开苏墨,但他媳妇儿的手劲很大啊,掐的他呼吸不畅,双眼翻白。
  白桦笑的车都开始画蛇形线了,歪歪扭扭的开着。
  “哎哟,这两口子感情睦好呀,都是小狗,真是一家的一个属性啊。”
  “这话说得,我俩要不是一个犬科动物,那不就是自然大乱来吗?这不科学。”
  邢彪拿出手机,搂着苏墨,凑近点,嬉皮笑脸。
  “媳妇儿,我们拍个照片。”
  “去死。”
  “不是,媳妇儿,拍个照片,我照片名字都起好了。”
  邢彪蹭呀蹭,蹭着苏墨跟他拍照合影。
  “什么照片的名字?”
  白桦好奇呀,照片没得,就开始起名了?
  邢彪不顾苏墨的推搡,愣是把他们俩的脑袋塞到照相机里,咔嚓一下,很满意的看着照片,他笑得傻了吧唧,苏墨别着脸不看他。
 “你看,他说我是藏獒,我说他是金毛,我们俩拍个照片就是,一对狗男男。”
  白桦喷了,直接喷了,邢彪你老有才呀,这话太劲爆啊,挑战人类的笑神经底线,白桦这个二缺,差点把车开到沟里,捶着方向盘点笑喷背过气。
  苏墨的脸一下就红了,一对狗男男?去死吧,跟他在一块就是降低自己的智商。
  “停车!”
  苏墨打吼一嗓子,白桦还在狂笑,一听苏墨大吼一声吓得赶紧踩刹车。怎么了怎么了?苏律师火大了发了?不会踹上车门子不跟他们一块走了吧。
  “哎,媳妇儿,我错了,我不说是狗男男了,你别自己走回家啊,挺老远的路程呢。跟我撒泼你也别赌气啊。咱到家再说,到家再说吧。”
  苏墨二话不说,爬过来打开邢彪这边的车门,推开车门,一脚踹在邢彪的屁股上。
  “你大爷的给老子滚到其他车上去。”
  一脚就把邢彪踹出去了,碰的一声关上车门。锁死。
  “嗷嗷嗷,媳妇儿,媳妇儿,我怎么下来了啊?你让我上去啊。”
  邢彪也不知道怎么就让媳妇儿踹出车厢,媳妇儿果然强悍,打架吵嘴输了绝对不会自己离开,而是把他踹出去。
  夹着包跑回娘家的事儿都让邢彪做了,踹邢彪下车很奇怪吗?这不可能。
  “开车。”
  白桦合不得呀,彪哥拍着玻璃拉着扶手要上车呢,就把他丢在这有些不太合适吧。
  “让你开就开。”
  苏墨踹了一脚车座,白桦被逼无奈,也只能松开刹车开走。
  他打不过邢彪,邢彪制服不了苏墨律师,里外都是苏律师说一不二,听大嫂的话,比听大哥的话管用。
  哀怨的看了一眼追在车后的邢彪。
  大哥,赶紧的回家管媳妇儿吧,打出来的媳妇儿揉出来的面,在不管管,苏律师爬到你头顶。额,不过看样子已经趴到头顶了。
  靠啊,你妹的白桦,你个老小子还真他妈敢的开车走?把老子放在距离自己家地盘一二百里的地方啊。
  要不说还是兄弟好呢。白桦这个区服在大嫂银威下的叛贼滚犊子了,九指儿还有人心,随后开车跟上来,把被丢下车的彪哥捡回车。
  “被大嫂丢下车啊。”
  “切,才不是,是他要去上班,我跟他不同路而已。”
  死要面子,绝对不会承认。
  九指儿刚要吐槽他,你没被丢下来你追着汽车跑?看得真真儿的,你让人家踹下来的。还不等说呢,邢彪的手机就响了。
  “邢彪,这事儿趁早解决了吧。”
  石瘸子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
  “多的我也不跟你说。毕竟杨明跟我也有合作关系,也是我朋友。杨明扬言要弄死你媳妇儿,就因为他帮着一个女的打官司,跟杨明争夺财产。杨明这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家庭条件不错,为人嚣张张狂,没有他不敢干的。他当初跟我借人要去围堵你媳妇儿,我没借给他人。但是他跟我的手下有不错的。肯定是私下里帮着杨明了。杨明做生意套住了一笔钱,他继父死了之后,财产都给了他继父的闺女,杨明需要这笔钱周转,肯定心狠手辣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用同样的恐吓办法吓走了好几个律师,他肯定也对你媳妇儿下过手,只是没成功。开庭日子快到了,他动作肯定加快。”
  邢彪敲着车座扶手。他想起那次去接苏墨,稍微晚一步,估计苏墨就受到袭击了。
 
第一百零一章赶紧把媳妇儿哄睡了
 
  “你当时不是说吗?”
  “他妈的老子也讲完一个信誉,出尔反尔的事儿做多了,老子怎么发展?”
  都是顶天立地的爷们,被人打败不丢人,说那不做那,拉屎往回坐那就丢人了。都是面上混的,四个人平分这座城市,这几个人做一块他还怎么跟别人说话,有什么资格举足轻重?
  “我觉得不是这样吧。”
  邢彪笑了下。
  “我听说你跟生意人合伙搞了一块地皮,想做房地产开发商。你是不想让别人跟你分利润吧。这个商人不会就是杨明吧,你是想借我的手,弄倒了杨明,你好私吞全部利润?”
  别他妈的把自己标榜的多好,有我守规矩,谁不是自私的?石瘸子毒辣自私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不敢赔本生意,既然他偷偷透露消息,就说明他跟杨明关系没那么好,谁怕钱扎手、石瘸子是想多拿钱。
  “你他妈的爱听不听,他在市中心有套房子养着一个女的,他经常去那里,地址我告诉你,你爱咋整咋整,我不管。”
  石瘸子被邢彪戳中了想法,有些气急败坏。
  “放心,我帮你这一次,弄垮了杨明,两平了,谁也不欠谁的。”
  “成效。”
  各取所需,互相帮助了。
  邢彪点了一根烟。
   “九指儿,今晚吹哨子集合人,跟我出去一趟。”
  九指儿眉眼里都是笑。吹哨子就是把手下小弟集合起来,就代表着一场硬仗,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几点?”
  “凌晨一点,歌舞厅集合。找点东西遮盖住脸,别让人认出我们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事儿你们几个知道就成,不用让我媳妇儿发现。他呀,不支持我以暴制暴,让他知道了肯定给我上课。烦得慌。直来直去的干脆点。”
  “就是嘛,苏律师不是咱们一道的人,让他知道了也不好,毕竟这是我们最熟悉的方式。”
  邢彪跟苏墨脚前脚后回家,进屋邢彪就去做饭,苏墨也没有去忙自己的事情,靠在厨房门框上看着邢彪忙活。
  “今天吓住了吧。”
  “这有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