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听说,你要娶老子+番外 作者:寒梅墨香(三)

字体:[ ]

 
第一百七十章 我儿子会叫爬爬啦
    大名刑昀,小名大淘,很快就一周岁了,如何认祖归宗,这个问题,让除了苏墨以外的这家子人很头疼。
  对于大淘,苏墨是一无所知,这群人隐瞒的也好。白桦知道真相,以为邢彪不带回去,是因为苏墨的身体,毕竟这一年来,苏墨进医院的次数真的很多,人都瘦了不少,精神头十定。邢彪都给媳妇儿下跪的主儿,绝对把媳妇儿当祖宗啊,舍不得媳妇儿太累,没带回去呗。也就没问啥,也没跟苏墨说,毕竟这是他们两口子的事儿。
  九指儿大嘴儿他们也知道这个孩子,但是他们以为这个孩子是彪哥的,苏律师太强悍,彪哥不敢带回去,在外边偷着养,更没人敢跟苏律师说啊,那不是让苏律师跟彪哥打起来吗?日子刚稳定没几天,谁也不会做这个坏人啊。破坏人家婚姻是罪孽。
  崔勋不知道这事儿,无意中提起,苏墨也只是觉得奇怪。
  这一年,邢彪很忙,从蜜月回来之后,他又是忙着照顾自己,又是打理生意,有时候深更半夜还要出去,苏墨也没多想,生意做大了,人肯定特别忙。
  好在邢彪保证,每天都跟苏墨吃一顿饭,搂着苏墨睡觉。
  天天睡在自己身边的人,能有什么事情隐瞒自己的?他身上没有那些妖娆少爷的香水味,料想他也不敢干出什么。男人嘛,不都需要应酬,新店生意好,保全公司发展的不错,成绩斐然。苏墨对他那是相当放心。
  邢彪忙什么?儿子啊。
  生意上挺顺当,新店很赚钱,各个兄弟在各个岗位都很给力,也有忙应酬的时候,但是他总要抽出两三个小时陪儿子。
  苏大妈说的,小孩子脑袋瓜可聪明了,他会记着你的味道,记着大人的脸,要让他熟悉你,这可是亲父子啊,可别把感情扔生分了,难道要小孩子长大了说,我爸爸从小就没管过我。
  亲爹苏墨孩子都没看见过,他这个亲爸爸再不管不看,他儿子不要太可怜。
  深更半夜出去说有应酬,那绝对都是看孩子去了。
 
  他现在可是好爷们,烟酒适度,美色不占,大把赚钱,看护儿子。
  他可以学着爱情公窝那句经典台词了,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好男人邢彪。
  大淘真没有对不起他爸给他取的这个名字,越来越淘气。大淘喂养的好,三翻四坐,七拿八爬,这孩子都提前完成了,六个月满床的爬,爬得飞快,一转眼看不到,在地上了。大头朝下掉下去,掉疼了也只是摸摸脑袋,继续爬。
  满屋子探险。
  耗子窟窿都让着小崽子翻遍了,完全是破坏大王那一拨的,给他买一个电动玩具,大淘看几眼,吭哧一口咬上去,脑袋掉了。
  邢彪仰天长啸啊,真不愧是我儿子,破坏力真强。
  涨了六个牙齿,跟个小兔子一样,逮什么啃什么,有时候竟然抱着桌子腿啃。每次都让他吃的滚瓜溜圆啊,没有一顿不给他饭吃啊。怎么见什么啃什么。
  苏大妈说,这不是苏墨的孩子,我家苏墨小时候很乖,绝对不是这个恶狼样儿,这就是一个小狼崽子啊。
  邢彪摸着下巴琢磨,那天晚上,他也硬了,他先把苏墨撸射了,他射了没有?他的那啥跟苏墨的那啥是不是混在一起了?所以,这个孩子算是把他们俩的优点缺点融合了?
  胆子贼大,夏天带他去散步,树上掉下的毛毛虫,这孩子都敢去拿,拿了还不算,直接往嘴里吃。
  但是就怕一样,怕打针。只要一进医院的大门,这孩子本来笑得持别欢腾,一下那脸就吧嗒落下来,死抱着脖子就不松手,挣扎蹦,给他打预防针,他要不跟着去,这预防针绝对打不了。哭得鼻子冒泡啊。由此断定,这是苏墨的种。
  身体很健壮,喂养得好,抱出去比一般的同龄孩子都大一圈,他说话还早,八个月就会萌话儿,爸爸这个词儿时不时的蹦出来。
  邢彪永远也不会忘了第一次大淘叫他爸爸。那次他能感动的哭。
  第一次叫爸爸这天,邢彪这辈子也忘不了。那是两个月前,大淘八个月。
  把大淘放在肩膀上,拉着太淘的胳膊满屋子转悠,大淘笑的嘎嘎的,这个孩子估计真的是邢彪的吧,啥都敢干,多高都不怕,这么点的孩子,在他爸的脖子上,他还能一手抓着邢彪的头发,一手去购天花板上的氢气球。
  肉乎乎的屁蛋子,在邢彪的脖子上叽叽的蹲坐,那俩小胖腿一直挣扎,想要站起来。
  “哎哟,哎哟。你爸我的脖子都快让你这个小兔崽子坐断了。这么大劲呢啊,你咋这么胖呢。”
  一个男人最帅的时候,就是把自己的孩子举过头顶,让孩子骑大马,跟孩子一起有说有笑的玩闹。那会让一个男人很伟大。
  一手撑着大淘的后背,怕他一高兴的在闪过去,一手抓住孩子的小脚丫子。
  太淘一直都很会呲尿,跟爷爷奶奶玩,绝对不会尿在他们身上,可就是跟邢彪在一起,什么地方他都敢尿。
  这不,童子尿顺着邢彪的脖领子往下滴答。
  把邢彪气的呀,伸手揪把大淘抓过来。
  “你个兔崽子不会赚钱呢倒是很会帮你爸爸花钱啊。这有报废了一个衬衫,这可是你小爹给我买的啊。我可咋交代啊。”
  抓着他的小脚丫,啪的来那么一下,大淘流着口水笑。
  “还笑,还笑。把你的小鸟用皮筋绑起来,看你还敢不敢漏水了。”
  装作凶巴巴的抓着儿子的小胖脚丫往嘴里塞。
  “吃掉啦,吃掉啦!”
  嗷呜一口,塞进半个小脚丫,大淘这孩子看看他爸,抓起一个毛绒玩具就打邢彪。
  “爬爬。”
  估计吧,孩子说的是啪啪,打人发出的啪啪声。
  但是在邢彪的耳朵里就不是这个意思啦,爬爬?爸爸!
  天啊地啊,他儿子会叫爸爸了,第一声爸爸送给自己了!
  这感觉,这感觉,没法形容啊,他感觉血管就要被高兴撑破了,留着口水的儿子咿咿呀呀的,丢下毛绒玩具,去找另外的玩具。根本不搭理邢彪一脸的震惊跟兴奋。
  “妈!妈!”
  邢彪扯着脖子大吼,把苏大妈吓得赶紧进屋,怎么了怎么了,吼什么呀。
  “妈,大淘叫我爸爸,他叫我爸爸!”
  邢彪兴奋地语无伦次,手指头都哆嗦了。
  “真的他叫我爸爸了,妈,我儿子叫我爸啊,我的妈呀,我我,我不知道咋说,我要喝几杯!我要庆祝!”
  “真的啊,哎哟,我的乖孙这是长大啦。宝贝儿啊,来来,叫奶奶。”
  苏大妈也是高兴的很,伸手抱起大淘,这兔崽子流着哈喇子推着奶奶,去购那个喜洋洋。
  邢彪一把抱过来。
  “儿子,再叫一声,再喊一声。妈,我手机呢,赶紧录音啊。我要存一辈子。”
  手忙脚乱的把手机准备好,苏大妈和邢彪就跟期待奇迹马上就要出现一样,眼巴巴的盯着大淘。呼吸都屏住了。
  “叫呀,宝贝儿。”
  邢彪摇晃了一下大淘的小胸脯。
  大淘盯着他们娘俩。一句话也不说。
  恩,应该是需要多加引导。
  “跟爸爸说啊,爸爸。”
  大淘咬着手指头还是不说话。
  “爸爸。”
  邢彪张大嘴,恐怕儿子看不到他的口型。
  “咦。”
  大淘终于有反应了,说了一句咦。
  “不是咦,你没阿姨,是爸爸。爸爸!”
  “啊。”
  “兔崽子,叫爸爸!”
  邢彪声音稍微提高,苏大妈给了他一巴掌。再把孩子吓住。
  大淘的反应直接就是图了他一下口水,眯着眼晴,噗的吐了他老爸一下。
  “哎,你个小混球,让你叫爸爸,你还吐我口水!欠揍啊。”
  “不叫就不叫吧啊,孩子还小啊。”
  苏大妈笑了下,恩,他孙子好样的,吼他骂他他都不来哭闹的。
  大淘眼珠子被奶奶手里的手机那吸引过去,伸手去抓,苏大妈也给他了,大淘看了看,直接往嘴里塞。
  “啊,我的手机啊,都是你的口水了,还怎么用啊。”
  邢彪赶紧抢过手机,这孩子上辈子是不是饿死的,怎么抓住啥往嘴里吃啥。
  大淘火了,让你抢我玩具,上去一把拍在邢彪脸上。
  苏大妈哭笑不得,看着他们爷俩打架。这么点就打,等儿子二十几岁了这还不鸡飞狗跳的啊。
  邢彪眼珠一转,把皮夹子里苏墨的照片拿出来,他要让孩子认人,这可是亲爹,不认识他,苏墨敢把这个还丢出去。
  “看见没有,他是苏墨,他也是……”
  指着照片还不等他说出来呢,他是爸爸这句话就让大淘打断了。
  “爬爬!”
  这是,父子天性,看到照片就能认得出这是他爸爸?
  苏大妈跟邢彪都震惊了,天啊,大淘是天才啊,一眼就认出这是他爸啊。
  大淘抓过照片。
  “爬爬。”
  吐着口水又叫了一声爬爬,然后把照片往嘴里塞。
  “嗷嗷嗷,这不能吃啊,你把你爸给吃了,他扒了你的皮啊,你爸很凶啊。”
  赶紧抢夺下来,苏墨的照片已经被咬去了一口,这崽子,是要把他爸爸给吞了吗?谁家的熊孩子这么气人啊。
 
  ——宝宝登场,我喜欢肉乎乎的宝宝,别人家的我都喜欢。让我玩不要让我带,就好。
 
第一百七十一章 媳妇儿,送你个生日惊喜
    不过,邢彪来了灵感。
  “妈,大淘不能再没身份跟个小三一样活着了。”
  “说什么屁话呢。感情这不是你儿子啊,什么叫小三一样的活着啊?”
  苏大妈不爱听了,他的宝贝儿乖孙跟小三能成比喻吗?这么不会说话,难怪大淘要拍他。
  “不是,不是,这孩子我要带给苏墨看。”
  “孩子出生都这么久了,他都不知道,冷不丁的把孩子带到他面前,你觉得苏墨不追问你?”
  “问就问呗,苏墨这段时间身体好了很多,那些滋补的东西发挥作用了。
  这次变天他都没感冒呢。是时候把孩子接回家了。”
  厂早就该带回家,哪有亲爹不养儿子的?一想起我大孙子见不着他爸,我就心疼。”
  “在两个月就是苏墨的生日,我把大淘当生日礼物送给他。这两个月,我就先看房子,挑一个大一些的房子住过去,你们老两口也离不开孩子,保姆也要带着,我们那里太小了。不能经过苏墨同意,他一定又说我得瑟。有俩钱烧的。先斩后奏再说。”
  男人干事,不一定什么都要通过媳妇儿同意,这事儿,他拍板了,就这么定了。
  把照片放在大淘的床头,让孩子日看夜看,天天看,告诉他,这是你爸,你要记着。
  私底下他就忙开了,找房子,装修。
  回家自然很晚,苏墨已经连续三天自己回家做饭了,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等,他要看看这老瘪按子这几天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忙。
  他不是说过媳妇儿你安心上班吧,到家我就让你吃上热乎的饭菜。饭呢,菜呢,人呢?集体消失啊。
  这两个月他比什么时候都忙,到家洗吧洗吧就睡,还别说接自己下班,来个浪漫约会去吃个饭啥的,问白桦是不是店里的生意有什么麻烦,白桦做出一个数钱的动作告诉他,到年底等着分钱吧。大哥赚大发了。发大财了啊。
  那他干嘛去了?
  邢彪到家一看,苏墨坐的笔管条直,抱着肩膀,阴沉着脸,就这么看着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