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罄竹难书之小鸡生蛋记(出书版) 作者:绪慈

字体:[ ]

 
书 名:罄竹难书 之 小鸡生蛋记
作 者:绪慈
绘 者:王一
书 系:漫画同人志TM058
出版社:威向文化
出版日:2010年8月12日
 
【内容简介】
 
  延陵一叶这个害人精!没事在大师兄面前说什么……
  男人只要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
  肚子里就会蹦个娃来。
  现在好了吧!他陈小鸡每天真的就被压上床,
  一直被做、一直被做、一直被做肚皮还是清悄悄。
 
  只是有一天为什么有个白白圆圆的东东,
  出现在兰罄的怀里?为个究竟是……
 
  陈小鸡曰:
  “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吗?这蛋就是我生的!”
 
 
罄竹难书番外—小鸡生蛋记
 
兰罄大闹皇城,后又因为一道免死金牌平安脱险的这年,小七随兰罄回了归义县后,便在这地方待了下来。
 
虽然偶尔还是得分神几天回浮华宫和苏雪楼处理事情,但宴浮华交给他的杂事已经少了很多,四师姐的意思,也是要专心让他照顾兰罄了。
 
这年秋天,一切都稳定下来,兰罄的病也不再发作,小七觉得很久没和神仙谷里的师父联系了,于是提笔写了家书报平安。
 
详细将这阵子与兰罄生活的点滴写进信笺里,小七唤来爱鸟小红,将信笺系在它脚上,而后将它往神仙谷方向放去,过不久以后,师父和师兄弟们就能知道他与大师兄在外头安好,也不会再为他们担心。
 
放走小红之后,门外外头突然传来叫唤的声音。“小七哥!”
 
小七走到门口打开门,见着是内衙的仆从,便问道:“什么事?”
 
“外头有客人找你。”仆从回道。
 
“有客人找我?”小七愣了一下。
 
 
小七来到寅宾馆,一入厅中便见里头站着两个青年,其中一个生得英俊秀美,身上裹着件皮裘,手里拿着把翠绿玉骨扇,另一个生得面目平凡且少了只左胳臂,然而 英俊秀美的那个却朝着面目平凡的这个笑得甜蜜,而面目平凡的这个则拢了拢英俊秀美的那个,还低声说了句:“天气寒,小心别着凉了。”
 
小七抖了一下,不明白这两人的感情啥时变得这么好了。
 
他走到厅中,边走边说道:“什么风把你们两位吹来了?兰州天香楼不是挺忙的吗?就算天香楼不忙,一叶你也要忙着和逐日培养感情的吧!怎么居然到归义县这偏远小县来了,是天香楼倒了吗?”
 
一叶转头见着小七,他先瞧了瞧小七的脸,而后小七露了个带着两颗小虎牙的笑容给他,一叶这才笑啐了声:“格老子的,你小子又换脸了!这回脸弄这么俊干嘛?打算勾引良家妇女吗?”
 
小七笑声爽朗,他说:“得了,这可是我原来的脸。”
 
一叶有些惊讶,但想了想,再仔细看了点头说道:“难怪有点面熟。你脸上那些伤都弄掉了啊,真不容易!”
 
逐日见着小七,开口便喊了:“公子。”
 
小七点点头,先瞧了瞧一叶,再瞧了瞧逐日,说道:“一叶没欺负你吧?他这个人心肠坏,又靠着一点小聪明老爱欺负老实人,他若欺负你,立刻告诉公子,公子马上让你回来,知不知道!”
 
一叶听小七这么说,哼了一声说道,“百里七,挑拨离间没用的,他现下可是里里外外连心都是我的人,不会轻易被你煽动的!”
 
“哦?”小七一脸不信的模样。
 
“哼!”一叶摊开扇子,故作潇洒地扇了扇风。
 
然而却也是在这时,逐日立即出手将一叶的扇子拿下,说道:“你风寒才刚痊愈,吹不得风。”接着便将扇子收入怀里。
 
小七这可看懵了。他张大著嘴,愣愣地看着这两个人。
 
一叶得意地笑了笑,说道:“我说吧,你还不信!”
 
小七看向逐日,逐日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竟就低下头去。
 
小七收回自己的目光,咳了一声后说:“对了,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
 
一叶伸手重重打了小七一下,怒道:“你不说我都忘记了,都是你这小子,前些时候在兰州也没待久一点,害得咱哥回兰州后听我说你回来,可却没见着你,念了我 好几句,直说也不晓得你现下怎么样了!你啊,这些年神神秘秘的,干什么都没在说,若不是前阵子碰到宴宫主,同她打探到你现下在归义县当差,我也不会知道你 在哪里!”
 
“唉呀!”小七装疼叫了一声,而后笑了笑。
 
一叶见小七这模样是不打算解释了,他吐了口气,便说:“宴宫主说你以后会在归义县住下来了,是吗?”
 
“嗯。”小七笑着点头。
 
“你那疯子大师兄也在这里?”一叶想起前阵子小七悲痛欲绝跑回兰州时,跟在他后头屁颠屁颠跑去的那个人。
 
宴浮华说那人叫做施小黑,是归义县县令的儿子,因为走火入魔而举止疯癫,小七也是为了要照顾他才留在归义县。
 
“是。”小七说道:“你想见他吗?他去同他爹吃饭了,现下在内衙里头。”
 
一叶哼了一声。“鬼才想见他。我这回来纯粹是见你而已。”
 
小七又笑了笑。“我本来打算年底事情比较不忙的时候,和他回去兰州一趟,顺道带他见见咱哥的,谁知你却自己找来了。”
 
一叶摆了摆手,说道:“省了省了,要等你不忙,也不知得等到何年何月?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哥担心你,赤霄坊跟铁剑门那头又走不开,所以要我过来看看。”
 
小七听得心里一暖。一叶与他哥哥一剑对于小七来说,并不是普通的存在。这两人小时候照顾他许多,他心里早也将这两人当成自己哥哥看待了。
 
看着一叶脸色有些苍白,小七说,“走了那么长的路必定也累了,先坐下来再说吧!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归义县衙门小,也不方便留宿外客,我到镇上最大的福来客栈给你们要间房好了。”
 
一叶一听小七这般说,便笑了。“福来客栈我刚才已经买下来了。”
 
“啊?”小七一愣。
 
“我之前就有盘算过在西南挑个地方再开一间天香楼分楼,方才在镇上走了走,发觉这地方虽然小,不过连接青州骊州几个大地方,过往商旅也多,地点不错。而且加上还有熟人在官府做事,以后干什么也都会方便很多,所以定下主意后,就把这边最大的客栈给买下来了。”一叶说。
 
小七双手环胸,看了回去。他怒笑道:“延陵一叶,你说来看老子只是顺便的对吧!最主要还是来给你那天香楼看地方。”
 
一叶假笑道:“唉,小七啊,你怎么这么说呢!小哥哥也是万分的惦记你,加上咱家大哥千叮万嘱要我来看看你,我这才来的啊!不然你以为兰州到归义县这么远的路,我吃撑着跑这一趟啊!”
 
“你就是吃撑着!”小七出掌要推一叶的肩,但却在此时,逐日快一步捉住小七的手。
 
逐日低头说道:“公子,主子他如今身子弱,受不得你一掌。”
 
“啊?”小七又是一愣,而后坏笑朝一叶说道:“成啊,教得这么好,果真心都在你身上,还会为你着想为你心疼了啊!”
 
“好说好说!”一叶朝小七拱了拱手,笑得那一个叫做得意。
 
只是当小七对一叶笑完,又对着逐日笑时,逐日那双眼睛瞥见小七,见着小七坏坏的笑脸上那双明媚的桃花眼,整张脸就是一红。他抓着小七手腕的手紧了一下,然后立刻放开。
 
逐日低头说道:“小的逾矩了!”
 
小七也不在意,他知道自己现下这张脸有些槽,很能惹人的。于是摆了摆手说:“没事。”
 
一叶问:“对了,你待会儿若没有事的话,就跟我去福来客栈一趟吧!我带了几个厨子来,打算做几道地方风味的小菜来卖,你帮我试试,咱哥俩也顺道聊聊家常,说说话。”
 
小七点头。“今天恰巧是衙门休沐日,不用上工。也好,咱们真的很久没坐下来喝喝酒说说话了!”跟着便要朝外头走去。
 
一叶见小七如此,不禁开口问道:“你要出门不用对里头交代一声吗?”
 
小七痞痞地说道:“衙门里就属大爷最大,向来只有别人对大爷我交代,大爷从来没在对人交代的。”
 
小七这番话说得挺神气,自然,在哥儿们面前就算再不济,也得充充场面的。
 
只是在小七一番话落下之后,后头便传来了一阵酥磁的嗓音,那人语调悠长地说道:“是吗?原来衙门里你陈小鸡最大啊,我怎么不知道了?”
 
一听见这声音,小七背脊便是一阵发毛,浑身鸡皮疙瘩都爬了起来。
 
他缓缓转身,看到后头那负手而立的修长身影时,脸上立刻挤出笑来,搓着手迎向前去,弯腰说道:“陈小鸡再大,自然也没有小黑大人您大。别人都是来对我交代的,而我自然是要对小黑大人您交代的了!”
 
兰罄睨了小七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小七连忙陪笑,“嘿嘿嘿嘿”个不停。
 
兰罄哼了一声,也不理会小七了,他走到厅里瞧了一叶和逐日一眼,说道:“你们两个来归义县做什么?”那口气不是太客气的。
 
一叶也哼了一声。“来找小七不成吗?难道连这都还要你批准我们才得见他?”
 
兰罄眯了眯眼,回道:“那是自然!鸡是我的,不是你们的!没问过我,怎么可以私下见他!我知道你们安的什么心,因为小鸡跑走了、跟我回来了,所以你们不甘心了对不对?想要再把小鸡拐回去对不对?”
 
一叶闻见兰罄身上散发出来的敌意,他不甘示弱地说:“什么你的!小七他是性子好,才跟你回来任你欺淩,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欺负我弟弟,我马上就把他带走,让你连根鸡毛都找不到你信不信!”
 
“可恶!”兰罄大喝一声。“竟敢这么对小黑大人说话!”
 
“为什么不敢!”一叶不甘一不弱地喊了回去。“我问你,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我和他又是什么关系?我可是他哥哥来着,既然你同他在一起了,论辈分,你可是怎么也得叫我一声哥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