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逐心 作者:秋草

字体:[ ]

 
《逐心》  作者:秋草
内容简介:
  
严予心,宰相严嵩之孙,也是那个背叛姊姊、害姊姊自杀的男人的名字。 
他原是要为姐报仇,所以才藉机靠近,准备伺机杀人报复。 
 
谁知越是深入交往,他越是感到迷惘…… 
 
这个天真、温柔又善良的男人,真的是那个背信忘义、绝心绝情的男人吗? 
 
还是……自称是「严予心」的人其实是……? 
 
 
一 、 偶识 
 
 
  大明嘉靖年间·北京 
 
  街市一片繁华。 
 
  严予心有些匆忙地走着。 
 
  两天前他受缠不过,答应去帮云来客栈的老板写楹联,可是因为母亲今天突然微恙,他不得不呆在家中亲自照看,直到可以放心离开已近酉时。冬日的太阳变成了殷红的一点,慢慢地西坠了。 
 
  终于,一身淡蓝色袍子的他来到了云来客栈,那掌柜的本来正自烦恼,一见他来,登时满脸堆欢。 
 
  「哎呀,严公子,你……唉,总算是来了,快请快请!小三子,快快将文房四宝取出来!」他高声叫道,将一张凳子用袖口拂了又拂,这才请严予心坐下。 
 
  虽然只有十八岁,严予心却已是京城里有名的文士。他十二岁成秀才,三年后会试第一,眼下离今年的殿试虽然尚有半年多,但在京城人眼中,他无疑是夺标的大热门之一。 
 
  其实他就算是不读书也一样能成为科举考场上的翘楚。原因非常简单,他的祖父是当朝第一重臣,赫赫有名、权势熏天的宰相严嵩! 
 
  但,这是许多人不知道的。若是人们知道了,为了巴结他的祖父,考官们一定恨不得将所有的殊荣都加到他头上去。 
 
  严予心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严嵩的孙子。他知道这个身份只能带给自己困扰。而他的祖父和父亲则因为层出不穷的暗杀事件而心惊胆战,由此也对这个五代单传的独根苗保护过甚,以至于连他的存在都鲜为人知。 
 
  严予心很爱读书,可是他并不想参加那些考试。不过他很听话,尽管不住在一起,祖父和父亲的命令,他倒是没有不遵守的。 
 
  「严公子,请您写罢。」那掌柜的恭恭敬敬地对他说道,严予心温文和善地向他微笑着,眼睛眯成了新月的形状,让他此刻看起来十分温柔。他点了点头,提笔便开始写。 
 
  这家云来客栈并不是什么大客栈,正因为如此,老板这阵子才刻意地修缮了一番,并千请万请地找到严予心为客栈题字,为的是招徕顾客。 
 
  不一会儿严予心写就了一副五言的对联,曰:「生意如春意,财源似水源。」大体是祈祝生意兴隆的好口彩,他从来不知道这般市侩的东西要怎么写,所以只好尽量写得俚俗易懂。 
 
  「老板,写好了,您瞧瞧还满意么?」严予心微笑着说,将笔放下。那客栈老板一听写好了,立刻凑过头来看。谁知他一看,脸上却露出不以为然的眼色。 
 
  「呃,严公子,这对子么,需写得显而易见才好……这样文绉绉的,恐怕客人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客栈,还是翰林院了。」他一边说,一边偷看严予心的脸色,生怕他发怒。 
 
  严予心一愕,心想难道这还不够浅显不成?但他性子温和,倒也并不动怒,仍旧笑眯眯地说:「那……让我再想想……」 
 
  话音未落,一个清脆嘹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还需想什么!让我来写,包老板满意!」 
 
  大家一愣,都向那个出声的人望去。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穿枣红色长袍的少年,约莫十六七岁年纪,想是平素日晒雨淋,肌肤显得微黑,但脸上修眉入鬓,凤目流光,端鼻檀口,嘴角边似笑非笑,竟有着十分的宛转风流之意,让人霎时移不开眼光。严予心甚至觉得他有几分面熟,仿佛他的眉目自己依稀在何处见过。 
 
  「蓝烬!你又来捣乱!」那掌柜的认得他,摇了摇头。「严公子不必理会他,您继续写。」说完又垂手站在一旁。 
 
  严予心见那叫做蓝烬的少年薄唇一撇,似乎显得甚是不屑,心念一动,于是出声说道:「这位兄弟请了,在下才疏学浅,实在无法写出让老板满意的联子,还请小兄弟不吝赐教。」他的语气诚恳,声音也是温柔动听,一双眼睛一直是弯弯的盈满了笑意。 
 
  那少年蓝烬一愣,似乎没想到严予心对自己的讥诮不以为意。他当下也不推托,走到桌前大大方方地提笔就写。未几联成,他搁笔让那老板自己念出来。 
 
  只听那老板逐一念出声:「门前生意,好似夏天蚊虫,队进队出;店里客人,要像冬日虱子,越捉越多。哎呀,好!好!!好!!!」那老板居然十分满意,连连叫好。 
 
  蓝烬忍住笑,看着严予心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他就猜到这个书呆子一辈子没见过这样粗鄙的对联,刚才看他一副愁眉苦脸冥思苦想的样子,不由得就想来戏弄他一下。果然他像是踩到了大便一样,不知所措又不能声张的表情让人发噱。 
 
  「严公子,你看这副对子是不是很好啊?」那掌柜的兀自十分激赏,还要问问严予心的意见。 
 
  「这个……小兄弟果然高明,楷书笔法匀称圆柔,颇得虞世南真味……」严予心不知道该对这副低俗的对子作何评价,只好拣些不相干的事胡乱搪塞了过去,不过蓝烬的书法的确让他过目难忘。 
 
  那老板听他这么一说,当下就安排人将这对子贴在大门两边,严予心见状,惟有苦笑。而蓝烬却走到他身边,在他耳畔轻轻地说道:「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你若以后再来,我必与你论诗。」说完他哈哈大笑,径自上楼去了。 
 
  严予心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又是惊喜,又是疑惑。 
 
  心园 
 
  那天直到回家后,严予心才发现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蓝烬面熟。 
 
  他像极了自己数月前无意间拾到的一幅画中的人——确切地说那幅画并不是自己拾得的,而是他的鹦哥带回来的。那天他的鹦哥挣脱架子飞走了,本来以为它就此消失,谁知道三天后它不仅自己回来了,嘴里还衔着一副未曾装裱过的图画。 
 
  严予心当时见那幅画虽然略有破损,但主要部分依然完好。画中只寥寥数笔,已然将一个柔媚的女子描绘得十分传神。画中的她古髻典雅,轻衫流黄,眉眼竟然与那天严予心遇到的蓝烬有着七八分相似。 
 
  画边还题有一首小诗:「凭仗丹青重识省,一片伤心画不成。卿自早醒侬自梦,泣尽风檐夜雨铃。」似乎是弃妇自伤身世所作,但诗情画意媚入骨髓,也凄然欲绝,严予心甚爱其意境,于是将它妥善装裱,挂在了自己的书房之中。 
 
  那个叫做蓝烬的少年……看着这幅画,严予心又想到了蓝烬。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但至少有一点无法否认——好奇,他对他充满着好奇。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看他衣着朴素,却是气质非凡;说他鄙俗不可;说他文雅亦不可…… 
 
  「蓝烬落,人语驿边桥。」严予心低吟着,暗忖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可能取这样雅驯的名字? 
 
  他那日约自己论诗,到底去是不去? 
 
  虽然脑中还在想着,脚下却已经迈出了门槛。 
 
  云来客栈 
 
  「请问蓝烬住在这里吗?」严予心微笑着问掌柜。他笑眼弯弯,温文儒雅,让人如沐春风,便是在这隆冬之际也觉得心头暖暖的。 
 
  「他么,在楼上人字号房里。严公子找他么?」掌柜的十分好奇。 
 
  「那日与他约定了……」严予心不想跟他多说,于是点了点头快步上二楼去了。 
 
  到了二楼,他发现人字号房前面聚集了一群人,都静静地坐在门前侧耳倾听着什么。正自奇怪,忽然听得屋中传来一个柔媚的女子的声音道:「五姑,孩子生的什么病?」 
 
  严予心一惊,这里难道不是蓝烬的住处不成?但定睛一看,的确是人字号房。正作没理会处,只听房内一个苍老声音的说道:「还不又是感冒风寒。」说着随即传出小孩的咳嗽和哭泣声,那老妇立刻拍打安慰。 
 
  接着那女子续道:「五姑,何不让大夫过来瞧瞧?」说完不等那老妇开口她径自吩咐道:「进喜,快快去城南请薛大夫来。」那仆人应声去了,间中还听到他拂开门帘的声音,须臾似乎有人进屋,却听一个老者说道:「是二小姐叫老夫么?」严予心听得明白,这的确是北京城中最负盛名的名医薛己的声音! 
 
  他心下登时大奇,且不说那薛己乃是太医院院史,平素只为帝王将相看病,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地方;而且荒谬的是这里是二楼,他人从何处进得房中,那仆人又从何处出去找他?而城南离此处尚有一段距离,他又如何能够瞬间达到? 
 
  正在怔忡间,房中那小孩突然哭闹起来,「哎哟,不好,他病发作了!」 
 
  「赶快煎药!」 
 
  「你倒是给他看看啊!愣着干什么……」一时间房中大乱,却始终听不见蓝烬的声音。 
 
  「啊!糟、糟糕,孩子……」那女子突然尖叫一声,大哭了起来,随即叹息声四起。 
 
  门外聆听的众人已经有些耐不住了,吓得脸色发白的有之,两股战战者有之,起身溜走的亦有之……严予心听那孩子垂危,顾不得许多,冲上前去推门而入,心想自己纵然不懂医术,但还识得几个名医,房中那个薛己,多半是招摇撞骗之徒—— 
 
  一进房门,他惊呆了。 
 
  屋内只有蓝烬一人席地坐在小几前,他似笑非笑地望着贸然闯进来的严予心。 
 
  半晌他戏谑地开口:「被我的口技骗得最惨的,恐怕要属你了。这出戏我演过无数场,只有你这般古道热肠地直接闯进来,呵呵。不过,欢迎光临弊处,蓝烬不胜荣幸。」他的唇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眼波一转,竟然向他拋了个媚眼。 
 
  严予心登时尴尬万分,他呐呐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白皙的脸上升起淡淡的红晕。 
 
  蓝烬站起身来走到门边,对那些尚在发呆的听众说道:「今天演完了,大家回去吧,明儿再来,我唱曲儿给大家听,好么?」他的声音既脆又亮,虽然是在问询,语气却是不容反驳的坚定。众人一听,立刻自行散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