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宫难为+番外 作者:浮生闲散(上)

字体:[ ]

 
    文案
 
    从默默无闻的皇子到权倾朝野的太子,储君之路的艰辛是当年的自己不曾预料。
 
    阴谋,算计,猜疑,杀伐,一次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当初选择这条路,是希望能够再见到那个人。
 
    如今再见,却是贪心的希望他能陪自己走完这条路。
 
    饶是再艰难,都能一起走下去。
 
    “听说从含元殿往南眺望,能看到整个长安城,那一定是非常壮观的景致。我想有一天能跟你一起登上含元殿去看长安城,这辈子只与你一起……”
 
    【不正经的介绍】:大抵就是讲一个身份低微的皇子从小和自己的小攻失散。后来团聚一起平天下,夺大权,当太子的故事。有宫斗,朝堂斗争,战争,还有最喜闻乐见的宫廷婆媳撕逼戏【也可以说是丈母娘和姑爷的撕逼】。故事是虚构的,剧情是温馨的,考据是严谨的半架空半历史小说。请不要大意的进来观赏盛唐遗韵开元篇的这场序幕之作吧!
 
    注意:1、双洁1v1,无任何炮灰攻受。
 
    2、不重生、不穿越、不生子、不武侠、就是正常的古代世界……
 
    3、架空的朝代,但是借鉴唐代的疆域、文化、地理、建筑等等……
 
    4、世界观设定正常,参见唐代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男男不能成亲,不会出现男皇后之类的东西5、所以本文就是正常的一对狗男男在正常的世界谈一场正常的恋爱,就是正常正常……
 
    6、可能会闪瞎狗眼,单身狗或单身鳖请注意健康。
 
    7、顺便萌萌哒的作者在本文要完结的时候终于会“duang”……加特效了,所以在文案里贴了微博链接和长安以及大明宫的图片,方便大家想像,顺便在一些文章里也会贴图片。所以建议网页阅读。
 
    8、没啥需要注意了,就这样。欢迎指错以及帮白痴作者改错别字。作者最喜欢的是评论所以作为一个不入V的文,求大家留个评论不过分吧……喵呜~~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因缘邂逅 天作之和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承勋,云阳 ┃ 配角:其他 ┃ 其它:盛唐遗韵开元篇
 
章一
 
    自东内建成之后,西内太极宫是越来越冷清了。皇帝和宠妃皇子陆陆续续搬到龙首原上的大明宫,那里地势高敞,不似太极宫低洼潮湿。从含元殿往南望,得以远眺终南,近瞰街市,视野开阔,长安城内外的景致一览无余,渐入盛世的大唐,却是得要这么一座宫殿来配。
 
    冷清归冷清,太极宫内却还是住着些人。
 
    譬如二皇子李承勋。
 
    李承勋的母亲是个身份低微的宫人,在皇帝某次醉酒后得了宠幸,只是这一晚,就得了龙子,但是命薄如纸,生下李承勋不久就撒手人寰。
 
    皇帝连那个宫人什么模样都不记得,对这个孩子更谈不上半分的感情。
 
    李承勋出生才三天,皇帝宠爱的杨妃也诞下了一个皇子,皇帝大喜,立刻册封为齐王,大加赏赐。
 
    而李承勋至今,仍然生活在太极宫的偏殿里,连个封号也没有,身边只有几个伺候的宫人和教自己识字的林学士。
 
    李承勋不聪明,话不多,平日里总是盯着一个物件发呆,拿笔时的姿势,无论林学士如何纠正也改不过来,小小年纪,耳朵似乎也不好使,有时候问他好几遍问题,才愣愣的回过神,“嗯嗯”的应和,点着头,却是一脸的茫然。
 
    根本什么也没听进去。
 
    似乎是觉得这位皇子没有什么前途,那位刚入翰林院的学士对这位皇子也不甚上心。李承勋不愿意学,就任着他去。
 
    倒不如教宫女下棋轻松,林学士想。
 
    没有什么人耳提面命,也没有什么人想着算计自己,被人忽视,也算乐的清闲。
 
    夏历的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这一晚的大明宫自然是极为热闹的,皇四子相王平日里最爱缠着太子,只是往常太子事务繁忙不得空陪他,今晚,好不容易闲下来的太子是被他霸占了个够,从宫宴一开始,相王就死死扯着太子的衣袖,换着法儿把太子留在身边。
 
    太子李承期今年不过十六岁,但在宫中却是年纪最长的皇子,大抵因为身份的关系,总是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皇帝平日对这个儿子最是满意,文采武功不必多言,品行在朝堂内外也是有口皆碑,三年前便开始与皇帝共参政事,虽然年纪小,处事却井井有条。
 
    今晚,他一边要帮助德妃主持宫宴,一边又要周旋在长辈与兄弟之间,从清晨天未亮便忙到现在,却始终不见他面露不悦。
 
    这边七岁的相王正兴致勃勃的与太子说些什么宫中趣话,却忽觉太子有些心不在焉的,还未等相王说话,太子已经先开口道:“小熙,我有些事,先离开一会儿。”
 
    “什么事?”
 
    “是……”
 
    “是李承勋吗?”
 
    太子无耐的摸了摸相王的头,道:“阿勋是你二哥,你不该这样直呼他名讳。”
 
    相王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知道了,大哥你可要快点回来。”
 
    太子笑着点点头,之后起身走出殿外,未走出几步,却见到二皇子李承勋正站在不远处的一棵灯树下,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
 
    “阿勋,不是让你在太极宫中等着我吗?”太子的声音很温柔,他走上前,握着李承勋冻得冰冷的小手,接着说道:“外面这么冷,你等了多久了?”
 
    “没有……多久……”李承勋的声音很轻,很细,说话声也很小,声音里带着颤音,看来冻的不轻。
 
    “是不是怕我食言?”太子问笑着道。
 
    李承勋忙摇头。
 
    太子摸摸李承勋的小脑袋,“好,我们走吧!”
 
    太子与李承勋走出大明宫,穿过西内苑,而后走进了太极宫。
 
    与大明宫的灯火通明相比,太极宫俨然另一幅场景,清冷的宫殿,幽暗的宫灯随着风轻轻的晃动,说不出的诡谲与荒凉。
 
    太子与李承勋各提着一盏灯笼,牵着手走在太极宫中。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西北角一处废弃多年的宫殿外。
 
    缓缓推开殿门,殿中的蛛网与尘土便落了下来,太子给李承勋拍了拍身上的蛛网灰尘,接着两人便走了进去。
 
    宫殿的西北侧有一尊倒下的佛像,太子走上前,握住佛像的右手,轻轻的向左转了三圈,佛像忽然晃动了几下,向一旁移去,一条密道便出现了。
 
    李承勋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太子解释道:“这密道应该是凤王留下的,我与云阳已经试过几次,从这里出去便能走出皇城。”而后他转头,又摸了摸李承勋的小脑瓜,“快走吧,想必云阳在外面已经等了许久了。”
 
    “嗯。”李承勋点点头,提着灯笼便往密道中走去,刚走几步,却被太子叫住:“阿勋……”
 
    李承勋转身,一脸疑惑的看着太子,幽暗的灯光下,太子依旧笑得温和,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阿勋,你可不要因为眷顾宫外,被云阳拐走了。”
 
    李承勋听了这话,忙低下头,小声道:“不会的……我,我会回来的……”
 
    李承勋又往前走了几步,转过身看到太子还站在那里,于是认真的说道:“大哥,我会回来的。”
 
    “我知道,快去吧!”太子笑道。
 
    李承勋点点头,提着灯笼向密道深处走去。
 
    那时候的李承勋并不知道,一次转身,或许就是一辈子。一次回眸,也许就是此生最后一眼。
 
    章二
 
    洛阳云家是大唐久负盛名的世家大族,自去年云家的幺女被册封为皇贵妃之后,皇帝爱屋及乌,云家在长安更是显赫,一时之间无人能及。
 
    云阳是河南经略副使云炜之的七子,与太子年龄相仿,在东宫当值已有三年,和太子之间是亦主亦友的关系。
 
    去年春天的时候,云阳在太极宫的北海边救下了不小心落水的李承勋,最初的时候只当李承勋是刚入宫的小宫人,对他照顾有加,约略两三个月之后,才得悉李承勋的身份。刚开始得知李承勋身份时是有些在意,只是后来在太子的周旋下,加上李承勋依旧粘着自己,云阳到不觉的身份之别有什么关系。
 
    李承勋性格内向,但却是十分乖巧,云阳常常从宫外给他带些小玩意儿,亦或是用东宫的公厨给他做些吃的。
 
    李承勋常听云阳讲起宫外的事,羡慕不已,云阳也一直有意带他到宫外去看一看。一个月前,云阳和太子在废弃多年的淑景殿中找到了传闻中凤王的密道,到是终于有机会能带李承勋出宫,了却他一桩心愿。
 
    密道的出口位于掖庭西侧的修德坊兴福寺中。李承勋依太子所言轻扣了三下石门,门缓缓地打开,第一眼,他便看到了自己最熟悉得少年。
 
    兴福寺的住持弘易与太子和云阳是忘年之交,所以当云阳突然带着个孩子出现在兴福寺时,他也当做没看到,笑眯眯的送两人出去。
 
    平日里的长安城,日落之后,便是“六街鼓绝行人歇,九阙茫茫空有月”。但上元节这日却是例外,长安城在十四、十五、十六三天开坊市门点灯庆贺,而最热闹的,便要数元宵之夜。
 
    云阳抱着李承勋骑在马上,慢慢的往东边朱雀大街的方向走去。越往东南走人愈多,渐渐的,路便被马车宝辇给堵上了,马骑不成,云阳和李承勋下了马,让随身的小奴将马牵回府。
 
    路两旁的树枝上挂满了花灯与彩绸,灯轮千影,金阙万重;火树银花似乎是绵延千里不绝,月色在如昼的灯火衬托下也变得暗淡。富贵人家用缯彩结为灯楼,广达数十间,高约百尺,楼上挂着珠玉金铃,微风吹来,铮铮作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