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宫难为+番外 作者:浮生闲散(下)

字体:[ ]

 
    章六十三
 
    醒来时外面已经大亮,李承勋坐起来,崔十三娘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他便准备下床穿上衣服离开云家,昨天听云绚与裴罗说话的语气,云熠和卫王的军队应当已经快到洛阳,自己要赶快回宫。
 
    刚站起来,李承勋便感觉腿脚发软,抬手扶住床柱,身上竟然一点力气也没有。他本来身体就不好,毒也还没有完全解除,加上这次劳累过度再被裴罗气到,是彻底病倒了。
 
    崔十三娘推门进来,拎着食盒走进内室,见到李承勋虚弱的扶着床柱,忙放下手上的东西,扶李承勋走到桌案前坐下。
 
    “殿下,大夫说了您的病要好好休养。”
 
    “云熠和卫王回来了吗?”李承勋问道。
 
    “这……我也不清楚,殿下您还是先用膳吧!”崔十三娘说着便将那些饭食从食盒中拿出来,摆在李承勋面前,“大夫说殿下要吃些清淡的。”
 
    李承勋点点头,便拿起筷子和勺子吃了起来。
 
    用完早膳,奎福已经从宫里把李承勋每天要吃的药拿来,李承勋吃了那药之后,稍微歇了歇,便又把大夫昨日开的药也给吃了。
 
    药还没喝完,就有人通禀说云绚与霓裳来探望。
 
    霓裳一进屋就一溜小跑到内室,李承勋放下药碗,对霓裳笑道:“不要跑得这么急,小心跌倒。”
 
    霓裳走到李承勋身边坐下,看着那还剩半碗的黑漆漆的药,还有旁边几个空碗,扯着李承勋的衣袖,心疼的说道:“阿勋哥哥,吃药是不是很痛苦啊!我最害怕吃药了。”
 
    李承勋笑着摇摇头:“喝久了就会习惯的。”
 
    霓裳看着李承勋,接着说道:“可是这么多药,阿勋哥哥都把药当饭吃了。”
 
    “霓裳,不可以这么说话。”云绚此刻已经走进了内室,依旧是一身素服,先向李承勋拜道:“臣妇拜见太子殿下。”
 
    “高夫人免礼,”李承勋指着桌案侧边的位置道:“高夫人请坐吧。”
 
    “谢殿下。”云绚也没有推辞,便坐到了李承勋身边。
 
    “昨日多亏了高夫人,等长安的钱帛来了,我会还给高夫人的。”
 
    云绚笑道:“那不是我的,而是七郎让我帮忙送来的,殿下要还就还七郎吧!”
 
    “云阳?”
 
    云绚点点头,接着说道:“我接到七郎的信,让我快些押送这批珠宝到洛阳,不然洛阳恐怕会有祸事。还好最后赶上了,不然若是洛阳或者殿下出了什么事,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七郎交待。”
 
    李承勋听后,低头沉默片刻,而后对云绚说道:“那我也要谢谢高夫人的。”
 
    李承勋又与霓裳和云绚说了会儿话,而后又道:“宫中还有要事要处置,我不便在云家久留。”
 
    霓裳听后不乐意的说道:“有什么要事?在云家处置不行吗?”
 
    ……
 
    李承勋离开云府,云夫人自然要亲自送行。两人走出正门,李承勋正欲上马,忽然转身对身后的云夫人笑道:“十三的事,本宫要多谢云夫人成全了。”
 
    云夫人听后,尴尬的笑了笑,不知该说什么好,待回过神来,李承勋已经上马:“云夫人,告辞。”
 
    李承勋虽然同意让崔十三娘进宫,但并没有将她收为官奴,而依旧是良民身份住在宫中。因为她是女子,又细心,奎福便提议将煮参汤的事全权交给十三。李承勋见不是什么重活,便同意了。
 
    回宫的第二天,云熠与卫王便来到了洛阳。卫王的封地本来在河南道西北,杜预叛乱时带领军队退守南阳。如今北边战事已平,卫王便带人回去封地,而云熠则是率兵前来戍卫洛阳的。
 
    李承勋是第一次见到卫王与云熠,特意设宴款待两人。云熠是云炜之的弟弟,看起来也是个严肃与一丝不苟的人,但言语行为对李承勋却很是尊敬。
 
    而卫王是皇帝最小的弟弟,是李承勋的皇叔,今年不过三十岁。言谈之间几次打断李承勋的话,语气满是不屑于瞧不起。
 
    李承勋虽然心里不舒服,但念在他是自己的皇叔的份上便忍了。
 
    谁知李承勋当问卫王何时回封地时,卫王当即冷笑问道:“殿下这么急着赶我走?”
 
    李承勋一时语塞,还好云熠在那打着圆场,李承勋脾气好又不会轻易发火,才免了一场冲突。
 
    李承勋送卫王与云熠出宫后,准备到集贤殿书院去。路上刚好碰到与郭兴一起出长安的左内率府统领崔成。
 
    李承勋与他随意说了几句话,大概就是问问如今宫中的警戒如何。
 
    问完之后,李承勋正欲离开,崔成却忽然说道:“殿下,臣听说,您收了崔十三娘做丫头。”
 
    李承勋听他提起,才想起崔成与崔十三娘同姓崔,于是问道:“你认得她?是你的本家吗?”
 
    “回殿下,她是臣的堂妹。”
 
    “哦,原来是这样。那往后在宫里,你可要好好照顾她。”李承勋笑道。
 
    崔成听后,双眉紧皱,沉默一会儿,道:“殿下,依臣愚见,您还是把十三娘送回去的好?”
 
    “怎么了。”
 
    “小时候有人给十三娘算过一挂,说她眼下桃花,是惑主……乱国……的命格。”崔成犹犹豫豫的把话说出来。
 
    李承勋听后无奈地说道:“怎能信术士之言呢?十三是个可怜的姑娘,你们是她的家人,应该好好照顾她才是,而不是听信旁人的话排斥她。”
 
    并未将崔成的话放在心上,崔成见状,也不再多言。
 
    睿宗永宁八年的七月,莫翟的夫人周氏与莫翟的侄子莫剑明从西域都护府借兵,率领西域九国五万军队奇袭凉州,突厥仓皇北逃,河西收复。
 
    此时,杜预被逼至邢州,遭三路大军围剿,北逃不得。僵持三日后,杜预忽然将十万大军集结起来,南下围攻一直在其身后紧追不舍的云炜之。
 
    当时是,云炜之身边只有两万骑兵,难敌杜预十万叛军。激战之中,受了重伤。好在云阳与桓洐的军队及时赶来,击溃了叛军。
 
    消息传到洛阳,李承勋当机立断命令云炜之回洛阳养伤,让莫翟任天下兵马副元帅一职,统帅天下兵马继续平乱。
 
    云炜之回到洛阳养伤,李承勋自然要去探望。到了云府,与云炜之说了些话,让他安心养伤,之后又与霓裳说了几句,李承勋便回宫了。
 
    自应天门进宫不久,就遇到了太子舍人郭兴从集贤殿书院方向走过来。
 
    郭兴行了礼,便问道:“殿下今日是去探望云将军了?”
 
    “是。”
 
    “那请问云将军伤势如何?”
 
    李承勋回道:“伤的到不重,只是云将军上了年纪,需要好好调养。”
 
    郭兴听后,犹豫一会儿,说道:“殿下,能否屏退闲杂人等,臣有要事通禀。”
 
    李承勋见他神神秘秘的样子,想到郭兴做事一向认真谨慎不会开玩笑,他说是要事必然不简单,便让人退下,与郭兴一起往积翠池方向走去。
 
    郭兴举目四顾,确定没有其他人,才大胆说道:“殿下,臣这些日子在洛阳,发现许多关于云家的怪事。”
 
    “什么怪事?”李承勋疑惑的看着郭兴。
 
    郭兴回道:“殿下可知道朔方军收复洛阳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守住云家的老宅和邙山的云家祖坟,不让任何人进入。”
 
    李承勋微微皱眉,当初洛阳刚收复,他一直忙于处置投降的伪臣之事,等郭兴和吕成平到了洛阳,自己便将剩下的事交给他们,去了徐州。当时他对云炜之与云阳十分信任,身边也没有其他人会与自己说朔方军的事。                           ““臣去询问过洛阳的百姓,听说当初杜预占领洛阳后,便派人将云府和邙山云家祖坟翻了个底朝天,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郭兴接着又说道,“还有,杜预当时明知洛阳已经收复,攻下淮南道无望,却还是执意进攻睢阳,更是奇怪。而这次,杜预本可以从博州和德州迂回回范阳,但是他却反而南下去围攻云炜之……”
 
    “杜预与云家有什么仇吗?”李承勋问道。
 
    “臣查过,没有丝毫仇怨。可以说,自杜预得宠后,云家的势力一直在朔方与河南道西南,未曾与杜预又过丝毫交集。”
 
    李承勋停下脚步,转头看着郭兴:“那你查出来什么?”
 
    “殿下可曾听说过阴阳神骰?”
 
    “阴阳神骰?”李承勋摇摇头,“我未曾听过。”
 
    “当年魏太武帝拓跋焘曾命寇谦之修建静轮天宫,欲上与天神交接,功役万计。寇谦之在嵩山修道三十载,自称太上老君授予其天师之位,之后出任北魏国师一职。当时他从嵩山带走的就是阴阳神骰,供奉在静轮天宫。据称这神骰可以窥探未来之事,得之者得天下。后来孝文帝迁都洛阳,静轮天宫也被迁入洛阳。北魏孝庄帝时,河阴变乱,当时蜀国趁乱进入洛阳城,一把火焚毁了静轮天宫,而阴阳神骰从此不知所踪。”
 
    云家,便是蜀国的皇族后裔。
 
    “你的意思是云家得到了阴阳神骰,而杜预对云家的人紧追不舍,也是为了那个东西。”李承勋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