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压你一辈子 作者:洛空

字体:[ ]

 
第一章
 
  
  床上那个人鬓角已经出现一缕白丝,但是容颜还是那样艳丽不可方物。
  皮肤依旧吹弹可破,洁白胜雪,仿佛是冰雕一般的纯净,配合着老天精心雕琢的脸庞,绘制成一幅绝美的换卷。
  那双透亮的眼睛半合着,无神地看着房梁,仿佛是要溢出水一般的闪着点点莹光。连身上也如被放在蒸笼上一样,密布着细密的汗珠。
  凭奕站在那张巨大的紫檀香木做的床前不动声色地看着床上挣扎的这个人,这个亦师亦友亦兄亦父的人,突然的,就产生一种心痛。
  要恨他吗?
  那是肯定的……
  他毁掉了自己的家业,废掉了自己的父亲,还差点杀了自己的爱人,更害得只有十二岁的自己在那种肮脏的地方被人上被人骑了整整三年!
  但是凭奕却清楚地知道自己对这个可恨可恶又可气的家伙怀着的,更多的是……
  
  这样想着,凭奕深深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他犹豫了很久,慢慢将自己的外罩褪下,接着是中衣,最后穿着里衣上了床。
  “炎……”他拍了拍快睡着的那个人的脸。
  那个已过而立之年好久的人猝地睁开双眼盯着他,脸上露出不满:“嘿!小鬼!就算今天我栽在你手上你好歹也要给我留点面子是不是?我再怎么说都是你干爹吧?你直接叫我名字成何体统?来,别那么拘谨,叫声干爹来听听……”
  “啪!”
  炎的脸侧到了一边,嘴角带着一丝血迹,脸上更是一片火辣辣的疼。
  妈的,下手真狠……
  满嘴的血腥味让本来就头昏脑胀的炎更加地难受,胃里翻腾着,想吐出点什么,可是已经三天没有进食的他清楚地知道,除了黄水,他肚子里什么也没有。
  
  凭奕,这个他当初养在身边那么乖巧的一只小狗,现在已经长大了。
  可笑的是现在他才知道……这个小鬼根本不是忠厚的狗狗,而是一只嗜血的野狼……
  一只凛冽凶残的狼。
  炎昏昏糊糊地这么想着,听到凭奕那个酷似他爹爹的冷酷声音说:“你要我叫你干爹也没问题,反正我连爹爹都叫过了,还在乎这些?不过,你真的能承受我叫你的代价吗?”奕抚摸着炎毫无瑕疵的身子,力道轻柔地像是一片羽毛慢慢拂过肌肤一般。不过在到达他身上最脆弱的地方的时候,奕却用力抓了下去,炎身子受不了地弹跳了一下,脸上立刻露出痛苦的神色。
  “知道吗?在那里……他们一边让我叫他们爹爹,一边鞭打我,进入我……你知道我那时想到的是什么吗?我一直想的都是你!我想你为什么对我不理不睬,为什么不来救我!是吗?爹爹……”
  奕这么说着放开了炎的下身,然后走到一边的柜子前,从里面翻出一条长蛇状的东西,再折返回来。
  炎闭着眼睛,全身冷汗连连。有疼出来的,也有身上的媚药所致。
  奕将手上的东西拿到炎的面前,扳过他的脸命令:“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什么?”
  “…………”炎没有说话,但是他看见了,那是一条鞭子,一条火红色的鞭子。
  火云鞭……
  炎对这个东西太熟悉了,过去就是这个东西伴随自己闯荡天下,闻名于世的。不过火云鞭不是被卖出去了吗?为什么现在会在凭奕的手中?
  “你过去怨我没经过你的同意就擅自将这个东西卖了出去,现在我花了好大功夫把它弄回来。你难道不高兴吗?”凭奕冷笑着,用火云鞭挑起陈炎的下巴,看着后者那完美无瑕的脸蛋慢慢说着:“我现在把它还给你好不好?”
  陈炎盯着面前这张依旧青涩,轮廓却开始明朗的脸,说不出话来。
  好像平时的伶牙俐齿在这个小了自己十八岁的孩子面前突然全部失去了作用一样,让自己这个在江湖打滚了二十多年的人无法招架。
  “爹爹啊,你现在很难受是吧?是不是皮肤燥热,□瘙痒?奕儿就让火云鞭给你解解痒好不好?”
  凭奕这样说着,挑住他下巴的鞭子慢慢向下滑去……
  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第二章
 
  
  碧泱宫,江湖第一大邪宫。
  那是武林第一大魔头碧落公子的老窝,同时也是凭奕的家。
  凭奕知道自己有一个素未谋面的爹爹,在碧泱宫宽广的后宫风海院里,大家都说他爹爹就是碧泱宫的主人,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一代魔头。
  而且不少人都形容,他的爹爹冷血无情,残酷无比,强大得令人害怕,而且还杀过好多好多人,
  不过对凭奕来说,这些形容对来他却太过遥远。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父亲的面,他只知道是那个强大残酷冷血的家伙给了自己的生命,却又在自己出生后抛弃了自己……还有母亲……
  凭奕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不过在自己懂事起,他就听别居的姑娘说,因为母亲的一句话,父亲将他的一个男宠赶出了碧泱宫,然后生死未卜,接着又莫名其妙地杀了自己的母亲。
  具体的情况他是不知道的,因为算起来母亲死的时候自己才两岁而已。
  一个两岁大的孩子能记得什么事?
  那只是一个连思考都不会的年纪,所以凭奕对大人们的世界有着巨大的不理解,同时也没有别人说的该有的仇恨。
  自己的父亲杀了自己的母亲,自己该恨谁?
  况且在他这个年龄,比起各个妈妈们说的仇恨,他更忧心的是没有人陪他玩。
  
  偌大的宫殿,除了伺候自己和来打扫青鸾居的婢女姐姐,自己就真的没有说话的对象了。
  所以在风海院的青鸾居里,凭奕只能日复一日地期待着婢女姐姐们推开那扇刷着银粉的大门,过来抱抱他,有时会给他带一点好玩的东西。
  像空竹,弹弓或者蛐蛐笼儿什么的,那一直是他最开心的时候。
  那种时候凭奕总会高兴地抱住各位姐姐挨个亲过去,而姐姐们也会捏着他粉嫩的小脸嬉笑着骂他“小色鬼”。
  不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本来过得平平静静的生活却开始出现了不对劲。
  凭奕发现姐姐们来青鸾居的次数渐渐少了,就算来了,大家脸上都带着凝重的神色。那时候凭奕不懂,追问着姐姐们大家究竟是怎么了。最后终于有人忍不住难过地对他说,他的爹爹死了,被武林中有着绝对实力的三大杀手杀死了。
  那时才四岁的凭奕猛然愣住,虽然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父亲的面,但在他心中,父亲一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伟大存在,是什么人都打不倒的神般的人物。
  现在大家说他被杀了。
  本来开始他还不知道被杀意味着什么,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姐姐们才吞吞吐吐地告诉他,他的父亲和她的母亲作伴去了,也就是到了另一个地方,再也回不来了。
  这下他终于明白,他的父亲是死了。
  凭奕觉得不太可能,不过看着姐姐们抿得紧紧的嘴巴又不像是假的。所以小小的凭奕就愣在了那里。
  看着大家都难过的表情,凭奕心中也涩涩的。
  
  不过对他来说最让人难受的不是自己父亲的离去,而是自己周围人的离去。
  终于有一天,当凭奕发现再也没有一双双玉葱般的手推开那扇银色的大门时,他才发现自己的生活真的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青鸾居的姐姐们一个个地走出大门,但是却没有人再回来。本来宽广干燥的庭院现在也堆积着厚厚的雪,没有人来打扫。屋瓦上的雪层足有一尺多高,留下来的几个姐姐曾经试图爬上去清理,却在其中一个人的失足下作罢,任其越堆越厚,直至屋顶承受不了重量垮塌了下来。
  姐姐们也曾经试图到碧泱宫的前殿去请人来帮忙。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姐姐们总是充满着期待地出去,然后眼睛红红地回来。
  “宫主死了,自然没有人管理他的后宫,那些家伙真不是人,过去宫主舍命帮助他们,现在却只知道瓜分财物。好歹小奕也是宫主的儿子,居然没有一个人来过问。”
  “算了吧,小萍,本来在宫主活着的时候,他就没对这个儿子上心,现在他走了,自然也没有人理会小奕死活。说起来咱们青鸾居还算好的了,别院的姑娘有的没有吃得居然去挖地上的草根来吃,却根本不敢踏出风海院一步。”
  躲在门外偷听的凭奕不知道姐姐们为什么说不敢出去,他只知道外面的那些人本来就很坏很凶狠,只是因为害怕爹爹,所以不敢乱来。不过现在爹爹死了,他们就想到要欺负风海院的姑娘们了。
  对此凭奕很愤恨,但是他知道现在自己还太弱小,根本没办法帮助青鸾居的姐姐们。所以他只能很乖地好好呆在风海院里不捣乱,不让姐姐们操心。
  
  不知过了多久,本来活泼的凭奕渐渐变得沉默起来。他学会了自己一个人玩,他能够独自爬上围墙看苍穹云卷云舒,看松林涛声四起,看苍鹰翱翔浮尘。
  他同样会用以前姐姐们送给他的小剑去追赶红松林里的灰松鼠,用小刀去挖大喜鹊藏在树洞里红松子,还会用弹弓追逐停在树上的人面枭……
  他觉得自己就算没有姐姐们陪伴也能自己玩耍了,等着积雪融化他还可以到草丛里去捉蛐蛐。
  不过就算如此,凭奕还是觉得心里空空的。
  他想找一个人倾诉,或者是找一个伙伴玩耍。不过站在风海院的小山坡里举目四望,周围冷冷清清的一片,像一座死城。
  这时候,凭奕知道了自己缺少什么。
  关怀……
  他需要,但是小小的他已经知道那对他来说是奢望。
  他的身份是那么敏感又是那么特殊,以至于这个身份夺走了他应有的父爱和母爱。
  所以现在他体会到了孤独。
  一个五岁孩子的孤独……
  像一丝秋雨,波澜不惊,却又渗入心底,蚕食着他本该快乐的童年。
  
  
 
 
 
 
第三章
 
  
  第三章
  
  弹弓对着一棵大松树上站着的云雀,可是似乎距离太远,小小的石子在碰到鸟儿之前已经落了下来,凭奕失望地望着高大的松树,头脑中一片空白。
  又没有打中……
  果然,云雀比别的鸟儿要难打得多啊,干脆下次试试用陷阱吧……
  凭奕失落地想着,转过身子,然后猛然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两个高大的男人。
  和风海院的姐姐们完全不一样的两个男人,他们中靠前的一个带着一张银质的面具,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不过凭奕清楚地看见那个靠后的英俊男子脸色惨白,表情犀利得仿佛是一尊来自地狱的索命鬼,用吃惊并凶恶的眼神盯着自己。
  看到对自己散发出不友善气氛的白衣叔叔,凭奕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小萍姐姐的话。
  “风海院外面的那些男人都凶狠无情残忍,他们杀人不眨眼忘恩负义不识好歹!”
  小萍姐姐的声音犹在耳边响起,凭奕还清楚地记得她曾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诫自己万万不可出风海院,看到那些拿刀的人千万要小心,切忌不可暴露自己是碧泱宫宫主的儿子。否则说不定自己就再也见不到青鸾居的姐姐们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