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蚀骨销魂(欢喜冤家系列之三) 作者:风过无痕

字体:[ ]

 
 
[欢喜冤家系列之三] 蚀骨销魂(出书版)+番外 BY: 风过无痕 
 
 
  作 者:风过无痕 
 
  出 版 社:桃源出版 
 
  出版日期:5/15/2008 
 
  简介 
 
  虽然生就一张倾城绝色的容貌, 
 
  但是白小蕊却发誓要清清白白地唱戏, 
 
  不惜放弃京城的繁华烟云来到江南。 
 
  可是带着这样一张惹事生非的容貌哪能不招来祸端? 
 
  要想坚守誓言,不沦为男人的玩物谈何容易? 
 
  陈茂生原本只是当白小蕊是个普通的戏子、 
 
  不过仗着自己生得漂亮便视所有男人如洪水猛兽、登徒浪子。 
 
  却也不想想他「陈二两」分明就是个义博云天的真汉子, 
 
  被人这样小觑,让他如何忍得下这口恶气? 
 
  一个是人比花娇宁折勿弯的雪中寒蕊; 
 
  一个是性格豪爽敢作敢当的铮铮男儿。 
 
  一见倾心再见钟情, 
 
  经历重重波折之后,又将惹出一段怎么蚀骨销魂的深情? 
 
  …… 
 
  楔子 
 
  江南初春,天色尚未亮,枫树镇上来了一群特别的人。他们一进枫树镇就在枫树镇最好的红枫客栈门口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位十六七岁少年模样的男子。 
 
  「是这里吗?师弟?」 
 
  少年一开口,声音如深谷幽雅,清亮动听。 
 
  马车上另一个少年探出头来,他比刚下车的少年约莫小了一两岁,一看四周连连点头,「我小时就是从这里被卖戏班的,我可回来了。」 
 
  少年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勾起嘴角,「咱们就住这儿吧!」 
 
  「好!」 
 
  不远处朝霞托着红日慢慢从东方升起,衬得少年雪样肌肤晕生双颊,粉唇微启,露出雪白贝齿,柳眉凤目,顾盼之间无限风情,乌黑的发丝被风轻轻吹起些许,轻灵飘逸。 
 
  扫大街的人打着呵欠走出来,一眼看到此情此景,顿时扛着扫帚呆立在那里! 
 
  这人实在太好看了,美得让人浑身轻颤,浑然不知身在何方,只觉得心脏乱跳,灵魂出窍。 
 
  目光紧紧的跟着那人,一直到他消失在红枫客栈之后,那扫街的才「咚」的一声,重重地晕倒在了地上。 
 
  第一章 
 
  阳春三月,众龙镇的陈茂生准备为母亲陈老夫人庆六十寿辰。 
 
  提起这个陈茂生,众龙镇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他家祖上为官,家底丰厚,陈茂生虽然不是个读书的料,但是生意做得十分出色,江南一带都有他家店铺分号,谁见了不尊称他一声「茂爷」?再加上为人又豪爽,若遇上老弱病残幼上门求助,不论因由都会先赠送上二两纹银,所以人送绰号「陈二两」。 
 
  陈茂生是陈老夫人三十几岁才生的独生子,自然对母亲十分孝顺。为了替母亲庆生,他特意叫管事去请京城过来有名的戏班「花家班」。 
 
  这花家班有个头牌花旦,年方十六,但凡听过他戏的人都说他唱功一流,扮相更绝,那身段眼神只有「蚀骨销魂」四个字可以形容。 
 
  陈老夫人是个戏迷,附近叫好的戏班子陈茂生早就请了个遍,唯独这「花家班」的白小蕊的戏她还没看过,每次提起来就遗憾的很。 
 
  陈老夫人年岁已大,出远门又不方便,虽然陈茂生有心带母亲去听戏,却也一直未能如愿。这次刚好听说他们戏班从京城来到附近,陈茂生自然是想也不想赶紧花了重金去请,说什么也得让母亲过足戏瘾。 
 
  谁知管事去了半天,回来时居然一脸丧气。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拿去请人的拜帖原封不动,陈茂生心里顿生不快。 
 
  「别提了,茂爷。」管事连连摇头,一脸恨恨的表情,「你道这白小蕊是个什么人?脾气大得很啊。我好说歹说人家硬是不答应,说不唱堂会。你说哪有戏班子不唱堂会的?我还刚说没两句,他,他就急了。指着鼻子骂我一把年纪不要脸。我老脸不要没有关系啊,可是我怎么说也是您茂爷的管事,别说这众龙镇,就是江南一带,谁不给你三分面子?人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这小戏子也太张狂了,实在可恨啊!」 
 
  「他怎么骂你了?」陈茂生微微眯起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 
 
  「那小戏子说,看我一把年纪,原本不想说难听的话,不过,既然他已经明明白白地拒绝过了,我还厚着脸皮不肯走,也就怪不得他说话难听。他还说,有钱人家的奴才仗势欺人他见得多了,他只要说不去,八抬大轿来请也是不去,被人逼着抹脖子也是不去,再无二话。您听听,这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 
 
  「小性子挺张狂。」陈茂生冷冷地哼一记,「你是不是去请人家的时候,仗着是我家管事,对人家呼来喝去,得罪他了?」 
 
  「我哪有啊!」管事大喊冤枉,「您茂爷是什么人?我跟了你也不是一两年了,做事怎么会这样没分寸?给你丢脸的事我哪回做过?实在是,实在是这白公子性子太……」说到这里,管事叹了口气,委屈的只摇头。 
 
  「我就不信这个邪。」陈茂生霍地站起身,挥了挥手,「小柒给我备马,我倒要亲自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敢这样嚣张?」 
 
  「好咧。」管事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原本是小厮做的活也抢着做了,只希望看看陈茂生给那张狂的小戏子一个下马威。 
 
  陈茂生骑着马跑了一个多时辰,才来到「花家班」落脚的枫树镇。他们一行人就住在枫树镇上最大的客栈「红枫客栈」里。 
 
  陈茂生走到红枫客栈门口,刚一翻身下马,红枫客栈的店小二就赶忙迎了出来。 
 
  「茂爷来了。」 
 
  陈茂生点点头把马交给小二,只身走进客栈。 
 
  掌柜的已经迎在门口,满脸堆笑地问他,「茂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甭跟我来这套。」陈茂生挥了挥手,不喜欢这套虚的,「你们客栈最近生意好啊?听说从京城来了票大买卖,是不是啊?」 
 
  「哪里哪里。」掌柜的见他脸色不善更是诚惶诚恐,「京城来的『花家班』现住在小店。」 
 
  「我听说花家班的白小蕊小性子挺烈啊?」陈茂生转过身稍微的眯起眼睛,「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没有听说啊。」掌柜的苦苦思索了半天,「白公子为人挺客气的,小二给他送水送饭都没他有什么抱怨,斯斯文文的就是不太爱说话,也不怎么爱出去玩,倒是他的师弟话挺多,叽叽喳喳像只小黄莺,性子蛮讨喜的。」 
 
  「怎么不嚣张啊?」陈茂生转头瞪着掌柜的,「他连我请他过去唱堂会的管事都给骂出来了,这还不嚣张?还要怎么样才叫嚣张?」 
 
  「哎哟,这事怪我。」听到这里掌柜一拍大腿,连忙道歉,「白公子来的时候吩咐过我,在店门口贴张告示,上面写明了,『一不收礼,二不去唱堂会,三不私下见客。』可不,我这一忙就给忘记了。怪我怪我啊!」说着掌柜的赶紧叫来小二,「快快快,白公子要我们贴的那张告示呢?快给贴到门口去。」 
 
  「慢着!」陈茂生伸出手,「这告示拿来我瞧瞧。」 
 
  卷成一团的告示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刚才掌柜所说的那几条,字迹清秀,倒让陈茂生不由对这字的主人产生了一些兴趣。 
 
  「居然还有这样的规定,这白小蕊倒是有几分意思。」 
 
  「茂爷,这事怪我。得罪您府上的管事,全赖我忘了贴这告示,你看我面子上,高抬贵手。」掌柜抱拳连连道歉。 
 
  「我能不计较他得罪我家管事的事,可我母亲还等着他回去给唱堂会。这事就算了,我还是得找他,亲自请他去我那儿一趟,我不能让我母亲六十岁寿辰过得不舒心吧?」说到这里,陈茂生把告示往掌柜手里一塞,「对不住您,你刚才没贴,现在这告示你还是不能贴。我也没瞧见这告示,要不然可别怪我陈茂生翻脸无情。」 
 
  「茂爷,你……」掌柜急得跳脚,又不敢拦陈茂生,只好哭丧着一张脸叫小二,「把这个收起来。」 
 
  「那白公子那儿?」 
 
  「他来枫树镇能住几天,得罪了『陈二两』,我们这店还要不要开了?笨!」 
 
  陈茂生提着长袍三步并做两步奔上楼,刚上到楼梯口那儿,就听到有人清唱着: 
 
  「未开言不由娘珠泪双流,叫一声仕林儿细听从头。黑风仙他本是娘的道友,他劝娘苦修行自有出头。峨嵋山同修炼千年时候,只因为贪红尘下山私游……」 
 
  此人声音高时清亮,低时浑厚,吐字清晰,每一处拖腔都韵味十足,令人回味。 
 
  陈茂生跟着陈老夫人也听了不少名段子,这出《祭塔》陈茂生也相当熟悉,但是能唱得如此令人动容的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不用问,这个人除了是白小蕊之外再不可能是别人。 
 
  陈茂生原本还想赶过去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此时听他一段唱腔,倒是把先前一些轻蔑收起了一些。暗想:这白小蕊倒也是有些来头,怪不得比旁人骄傲些。 
 
  本来想赶过去软硬兼施也要请他回府唱堂会,此时听他清唱却听得入了迷,只靠着楼梯摇头晃脑跟着打拍子。听得正在兴头上,那白小蕊一句拖腔唱得又是动情又是婉转,陈茂生听得简直如痴如醉忍不住双手用力一拍,大声的叫了句「好!」。 
 
  若是在戏园子里,他这声「好」自然是叫在点子上,只是他现在在人家客栈里,那白小蕊不过是清唱练戏,突然听到有人叫好,很自然就停了下来。 
 
  陈茂生也觉得自己实在太过唐突,这样冒失地打断别人练嗓子,心里正后悔不已,突然听到「吱呀」一声,离他不远的门打开来,一个白皙少年立在门口行了一礼。 
 
  「方才是你叫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