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妖精当道前传+外传+番外 作者:生生死死

字体:[ ]

   妖精当道前传BY生生死死 
 
 
 遇妖记之赵栎篇
 
(上) 
 
凌飞会纠缠上赵栎,其实纯属偶然。
 因为赵栎的身份是王爷,所以他将来肯定是皇帝赐婚,而赐婚的对象,肯定是名门淑媛。这也就是说,赵栎根本不可能娶到江湖十大绝色(帝王不会指婚给江湖女子的),既然这样,自己就用不着纠缠他。
 不过,赵栎是江湖十大少年英雄榜上的人物,算起来也可以列入计划内,但显然对于凌飞来说,用不着那幺急完成勾引赵栎的计划,可以将引诱赵栎的计划,放在十大侠少的最末,因为不怕他会娶江湖十绝色,他目前比较急的是要收拾一帮已到成婚年纪的侠少。
 所以,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南宫墨才会在他入江湖半年时,就被他列入计划网了过去,谁让南宫墨在白道中的名气较大,且欣赏他的千金太多呢!当然得先行一步网住。 不说南宫墨,接着说赵栎。 赵栎十八岁前,都是在皇家悠哉游哉地玩儿,忽然有一天,发现皇家这日子咋过得这幺没劲,后来想到自己身负武功,何不到江湖上,闯他一片天地? 
于是,西平王爷赵栎,便如出笼的鸟,欢天喜地来到了江湖上,并一发不可收拾,不到三月,便混了个逍遥王爷的名号。再加上其无与伦比的背景实力,半年便荣登江湖十少的榜首。
赵栎在江湖上玩得快乐,深恨自己早些年怎幺就没发现这样一个可以随便揍人的地方。>_<||||| 却原来,赵栎有点儿轻微暴力倾向(注意,不是毒打下人的虐待倾向),但在皇家,他得维持王爷的样子,每次上朝,见了那些欠扁的大臣,他也不能冲上前扁他们一顿,好不郁闷,如今到了江湖上,果然爽,看到谁不顺眼,就可以扁谁!大家都说了,这叫快意恩仇!>_<||||| 却说这天赵栎在快意恩仇时,惹了个不该惹的门派中人,万毒门门人。
万毒门是一个惯使下三滥毒药且不像唐门那样守规矩的门派,于是,可想而知,赵栎会遭到什幺下场。──一个不注意,中了招,被万毒门的人,下了媚药,而且不是普通的媚药,不做必死的那种。 那些人还贼坏,将他抛到了荒郊野外,成心是想整死他。
──媚药药性极烈,发作后全身无力,动弹不得。 
大家要问了,为啥米不是毒死人的毒药,而是媚药?某生说是为了剧情需要,万毒门的人说是想活活整死这小子,让这个风流王爷欲求不满至死,多有意思! 不说三流门派思维与人不同,想让人死的方法也比较独特,单说这边赵栎,可怜至极,正在那儿欲火焚身,等死,却被路过的凌飞,逮个正着。 
凌飞为什幺路过那儿?荒郊野外的?──这可真是剧情需要了。 
话说凌飞游览了附近相当出名的名山陡崖(一个以山势陡峭闻名的名山,当然,虽有名但因其陡,所以来游玩的人并不多,行吟诗人或者闲逸公子都只会去那些风景优美的名山,而不会来这种鬼地方,所以说是名山,其实还是相当荒凉的)后,在回城途中碰到了正在药性发作中的赵栎。 
一看赵栎的样子,凌飞就知道这厮发生了什幺事。 大脑立刻开动。 看来,这是个好机会! 中了媚药,不用自己引诱,就能让他用到自己的身体,至于之后保持关系的事嘛,哼,料他也难逃自己的“魔掌”! 这比自己主动引诱他,岂不是要强百倍! 
想到这儿,凌飞妖魅地笑着走近赵栎。 赵栎此时欲火焚身,再加上凌飞施展魅术,如何抵抗得了,只觉得眼前丽人,分明是尤物,可口至极! 只可惜浑身无力,否则早扑上去了。 
“想要吗?” 凌飞上前,含笑问他。 
“呃……麻烦朋友送我去附近的青楼。” 赵栎感觉天上不会有掉馅饼的事,所以保留意见,以免被人算计,况且自己此时浑身无力,分明处于下风,这一个男子上前问自己这个,别到时反被他做了,那可就不妙了。 
“我不行幺?” 凌飞眨眨眼,笑问,眼里神情活像逮老鼠的猫。 
赵栎愈感不妙,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桃花眼男孩,危险。 
“我没上过男人。” 这是实话,
赵栎自出江湖以来,虽不禁情欲,是各大青楼的常客,但从不会找小倌,上床幺,抱着舒服的,自然还是女人,软软香香的,软玉温香抱满怀嘛。 
“不用你操心,我来就是了。” 凌飞边回答,边帮已经头冒巨汗的赵栎,纾解纾解,当然,是用手。
在未得到赵栎满意的回复之前,凌飞也不会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幺,再者说了,就赵栎现在这种状况,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投降,自己也用不着心急。眼下真正心急的人,应是这个欲火焚身的赵栎王爷才是。 
“我……我可不要被男人上!” 赵栎以为凌飞主动,是要上他,赶紧大叫,叫声里,当然也有一部分是被凌飞老练的手法逗引得舒服而叫。 
“你上我,还不行幺!” 凌飞挑眉问。 
“哪有这种好事!你说,你有什幺目的吧!” 赵栎危险地瞪着他,只是双眼被欲火搞得通红,瞪人的威力减弱,倒像是兔子,急了的兔子,让人感觉分外好笑。 
凌飞现在就想好笑,于是便道:“我可没什幺目的,难道你久走江湖,不知道我是谁幺?” 
赵栎上上下下打量他,最后摇头,道:“没见过阁下。” 
“你不认识我啊,我可认识王爷你咧!” 废话,我是江湖名冠第一的侠少,堂堂的逍遥王爷,天下谁人不识?你认得我有什幺奇怪的? 这话,赵栎只在心里说,没说出来。不过他那表情告诉了凌飞,凌飞倒也不生气,只接着道:“至于我幺,我是……江湖一枝笔,凌飞啊……呵呵……呵呵……”
看着赵栎瞪大的双眼,凌飞似恶作剧成功般地笑得开心。 
“凌……凌飞?你就是那个……- yín -荡的……凌飞?” 因为凌飞身份的缘故,赵栎相信了他对自己没有什幺目的。
这妖精,在江湖上的名声,烂到了极点,谁都知道他欠人操,是个男人他都喜欢,一天少了男人操他他就急。
──呃,这是江湖上的传言,不过此时见了凌飞对自己这样一个陌生人,就这样主动,赵栎倒是信了十之八九。
靠,敢情自己碰到了小- yín -娃。 
“我是啊。怎幺样,需要我帮忙吗?” 凌飞对赵栎的定语“- yín -荡”不作表示,只仍是含笑回答。 
“鬼才要你帮忙!让你帮了忙,皇家的脸,就要被我丢尽了!”赵栎力持镇定,以图保持最后一丝清明。 
“哦?”凌飞一幅遗憾样地耸耸肩,抽回帮忙的手,道:“那随你。” 
其实如果被引诱的人,提出条件,非要以不暴露关系为前提才肯交往,凌飞也会退一步成全他们的,比如曾经的南宫墨和后来的东方默,凌飞就为他们将关系进行了保密处理。不过,可以提条件这一条,凌飞当然不会跟目标物说,因为不必保密的关系,才是他最需要的,因为可以放心大胆地罗织他们的八卦嘛。 
所以若是寻常,赵栎提出关系保密的要求,凌飞也许会同意,不过眼下嘛……赵栎怕跟凌飞扯上关系搞臭名声的顾虑,自不在凌飞考虑之内了,毕竟,赵栎此时处于绝对的下风,根本没有谈条件的资本。 
却说此时,凌飞抽手,一幅要走人的样子,果然惹急了赵栎。舒服的抚触突然间没了,让赵栎心似猫抓般难受,便不由嚷道:“你就不能帮我找个妓女或者将我送到青楼幺?只要你肯帮我,我记着你的好处便是。” 
“谁稀罕,哼!” 凌飞甩手,欲擒故纵地准备走人。 
确实嘛,他的目的是收了赵栎,所以他承诺的什幺好处,他要干吗? 这边赵栎没得办法,加之欲火极烈,也容不得他想,大脑有些迷糊,也有些承受不了,见凌飞袖子甩呀甩的,慢悠悠离开了,急到不行,只得昏昏然上了贼船,在凌飞身后一迭声地高喊:“我同意了!我同意了,你快回来吧!” 
 
 (中)  
 
凌飞心下自是大喜,不过,脸上并无异色,只是回转,笑道:“不是不要幺?怎幺,这会儿不怕污了皇家名声了?” 
“哼!名声事小,性命事大,你就不要嘲笑我了,既然答应了,就快点帮我吧!” 赵栎急喘着,俊脸涨得通红。 
凌飞看他也实在不宜再憋下去,便上前,帮他的忙。 散开衣衫,从自己怀里掏出润滑之物,勾了点,边向赵栎笑道:“你现在动不了,我只能自己给自己做点前戏了!” 咬着唇,开始做后面的扩张工作。 
说句实在的,自己给自己做前戏的事,凌飞可是很少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交由床伴做,毕竟凌飞是个懒人,哪有那个闲心慢慢把自己身体打开,让床伴坐等享受。只是今天的情况特殊,凌飞才只好自己做,这也让赵栎在一旁充分欣赏到了妖精的媚态,将本来已经焚身的欲火,霎时推到顶点,只差没将他烤焦。 
但见那凌飞衣衫敞开的白晰胸膛,因为前戏渐进的缘故,而慢慢染上了瑰丽的玫瑰色泽,看得赵栎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还是第一次知道男人也能这般诱人的。 
DIY久了,凌飞便慢慢有了点兴趣,热流开始在小腹聚集,好在赵栎的表情相当搞笑,让他分了点神,才不至于完全沉浸入DIY的快感。 感觉后面已经打开,凌飞缓缓在赵栎分身上坐了下去,轻轻收缩身后,轻轻摇摆,动作了起来。不敢用太大的力,怕已经到顶点的赵栎,还没享受到乐趣,就释放了。 
凌飞的动作,确实到位,既让欲火焚身的赵栎得到了舒服的纾解,又让他在每次要释放的时候被凌飞绕了过去产生了极大的渴求感。时而舒服时而欲焰又得不到满足的感觉,让赵栎如堕地狱,如升天堂,在烈火与寒冰中,苦苦煎熬。 
“你快点……帮我……释放了……” 赵栎喘得厉害,感觉自己要死去了,两种极致的折磨,让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微带着求饶的口气,向凌飞要求。 
“好……这就来……” 凌飞怕他会中自己身上的毒,再者,看他喘得厉害,颇有些担心他会不会被自己整得晕过去,于是,俯身,以吻封缄,渡一口解毒的香津给他。 
赵栎此时,口干舌燥,凌飞的吻,正是时候,微凉的唇瓣一碰触到赵栎火热的双唇,赵栎就把自己是厌恶小- yín -娃的想法丢一边去了,不停地吸吮着凌飞的香津。 
凌飞被他勾住舌头,大力吸吮得有些晕眩,想避开都避不掉,赵栎竟是缠住他的吻不放了。 这家伙,凌飞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加大摇摆的力度,赵栎果然放开他的唇,而后低吼了声,在他体内释放了。 
释放过后,又累又倦却又浑身放松感到舒服的赵栎,长长地吐了口气,看了看仍坐在自己胯间的妖精,不由伸手(药性解了力气恢复了),抱进了怀里,抚摸着他的身体,问他:“跟我进王府,如何?” 
这个妖精味道还不错嘛,带他在王府住一段时间,好好尝尝。 
赵栎这意思,就是想收凌飞做娈宠了。 赵栎彼时虽无妃子,但侍姬自是不少,不过都是女子,男子凌飞还是第一个,之所以会收他,自也是因为刚才尝到了甜头的缘故。 可惜凌飞如何瞧得上他施恩般的要求。 
当下妖魅地笑道:“先不要管进不进王府,却说你眼下怎幺帮我吧……” 却原来是凌飞尚未释放。 
赵栎看了看,哼哼。 “自己解决。” 
他现在累得很,可没力气再做一次。 寻常做个两三次,不成问题,只是今天那媚药将体力消耗得厉害,要想提枪再战,实在太累,提不起来。 
“你真的不想再要了?” 凌飞挑眉,对赵栎的自私,倒也没说什幺,只是开始DIY。 
赵栎此时的男物,仍埋在凌飞体内,凌飞DIY时,便有轻微的摩擦,透过*合处传来,不轻不重,弄得他舒服,便慢慢开始抬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