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叔辛苦 作者:生生死死

字体:[ ]

 
 
皇叔辛苦
 
说明:这是一攻一受文。是个轻松的小白文。呵呵。
 
第一章
 
元笑言知道自己是个傀儡,他知道全射雕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傀儡,因为真正掌权的人是他的五皇叔元殷。
 
他的五皇叔对他真好。
 
当他十天半个月才去後宫一次的时候,他的皇叔怕他的後妃们寂寞,便帮忙宠幸,帮忙频施甘露。
 
他的五皇叔对他真好。
 
连继承人都帮他养好了。
 
後妃们养的几个孩子他越看越觉得像五皇叔了。
 
他的五皇叔对他真好,为怕有人刺杀他,身负武功、有射雕骑射传统所以弓箭骑马皆娴熟的五皇叔便亲自住在後宫保护他。
 
他现在可舒服了,除了挂下皇上的头衔,在每天的早朝上出席一下,其他什麽事都不用他操心。
 
他真的很舒服,你可千万别以为他有什麽怨言啊。
 
唯一的一点怨言可能就是:他怕自己活不了几年了,等後妃们的几个孩子长得差不多大了,五皇叔可能要他禅位给他的“皇儿”吧。啊,那样他可就享受不了几年这样快活的生活啦,所以他现在一定要把天下最好吃的全吃了,把天下最好玩的全玩了,那样就算死了,也不遗憾啦。
 
其实他可以不死的,他跟五皇叔说了啊,他说他不想做皇帝了,把皇帝让给他当啊,然後让他封他做个小王爷,他说的是真话啊,可是五皇叔每次都长跪不起,请他要以江山社稷为重,不要乱开玩笑,然後就会说他一定做了什麽让他误会的事,他会面壁思过,他一面壁思过就会不处理政务,不处理政务他就苦了,所以提过两三次後,他就不敢再提了。
 
啊,现在他最大的儿子有三岁了,皇叔会什麽时候让他禅位呢?
 
视线从窗户外在枝头上跳来跳去的小鸟身上拉了回来,听到皇叔仍在一板一眼、一丝不苟地跟他交代行成人冠礼的细节。
 
他今年二十岁了,按照传统,要行冠礼以示成人了。
 
其实他觉得不难,不就是换几次衣服、摆几次样子嘛,就是时间比上朝时间多些罢了,真服了皇叔,这麽有耐心,讲了那麽长时间。
 
说是皇叔,其实元殷比他大不过八岁而已,谁叫他是皇爷爷最小的儿子呢?
 
“……在哪儿升座,在哪儿跪拜,在哪儿设宴,你都听清楚了吗?”元殷抿了口茶,润润说的有些干燥的喉咙。
 
“听清楚了。”
 
看来要讲完了,元笑言精神一振,笑著回答。
 
其实他压根儿什麽都没听清楚,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到时候会出漏子,因为五皇叔会帮他打点好一切的,他只要摆摆样子就行了。反正现在没听清楚,到时还是会有被元殷叮嘱好了的太监,跟他说每一步该干什麽以及怎麽干的,所以元笑言想的很清楚很明白,他根本不用花时间记那些繁琐的东西,有人帮他记的。
 
元笑言长相在皇室并不是特别好看的,不过有个小酒窝,在笑的时候让他看起来挺可爱的,所以即使为帝快五年了,宫里的宫娥太监侍卫仍当他是当年那个爱玩的小孩,相当喜欢他。
 
元殷看元笑言回答的飞快,心里知道他刚才肯定一个字也没听仔细,不过也懒得训斥他,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是很有耐心教导的,但几次下来发现他教的再认真,对方根本学不会,或者说没耐心学,所以後来干脆找了个理解能力比较强的太监小六子,专门负责在大事时提点元笑言,免得他浪费时间。
 
“皇叔,还有什麽要交代的吗?”
 
元殷想了想,道:“没有了。”
 
“那我不耽误皇叔处理国事,出去了。”元笑言高兴地“请示”。
 
这话一说,元殷就知道他已经忍耐不住了,想出去玩,毕竟想法都写在他脸上了,但此时看元笑言这样不务正业,还是有点不悦,不过五年下来,已知道教训也没有效果,就懒得多说了,只道:“我今天晚上宿在你的寝宫里。”
 
正准备出去的元笑言被这话搞得停下了脚步,疑惑地道:“为什麽?”
 
“因为你要行成人冠礼了,这时节人又多,事情又忙又乱,事情一忙乱,刺客之类的就容易趁乱潜进宫里,所以从现在起到你冠礼结束,我都宿在你的寝宫里保护你。”元殷解释道。
 
这个解释让元笑言急了。天啊,白天黑夜都对著这个皇叔那不是一点自由都没有了?!那让他如何受得了啊!
 
“那我宠幸後妃你也要在我的寝宫啊!”
 
“你平常不都是十天半个月才临幸一次後宫的?这次这个事还不到十天就搞好了,而你在昨晚临幸过後宫,也就是说,不是不会超过你平常临幸的时限吗?”元殷道。
 
元笑言听了这话差点想跳脚,忍了忍才道:“我只是平均十天半个月临幸一次後宫不是每次间隔的时间都那麽平均好不好,这种事还不是临时有兴趣了就做的吗?难道还要排时间表啊!”
 
“是临幸後宫重要还是你小命重要?不谈性命攸关的事,只说从江山社稷来讲,你的龙体是否康健关系整个王朝上上下下成千上万人的命运,一旦你出事了,你知道会引起这个王朝多大的震动吗?”
 
不知道多少人会因为元笑言的意外状况而生出异动,而这一切,元笑言本人当然不知道,他觉得这个王朝有自己跟没自己完全没什麽两样,反正他每天不都是摆摆样子的吗?
 
他只知道一件事……
 
“可是你睡觉一点都不老实,每次都压著我,压得我一点都不舒服!除非你答应这次你不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
 
第二章
 
“没的商量,为了你的安全著想,我必须跟你睡在同一张床上。就这样,你出去吧,我要处理奏折了。”
 
有那麽一瞬间元笑言感觉元殷的额头有青筋在跳,不过看元殷的口气算还好元笑言就放心了,他还以为从不生气的元殷这次生气了呢。
 
以往,元殷教了他很多东西,不过他从来记不住──其实大概是因为觉得有元殷在根本不需要记所以没用心的缘故吧,他觉得自己并不笨,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也挺快的。虽然他从来记不住,但元殷也从未生过气,就算偶尔说话口气重了点,也顶多算严肃,不叫发火,所以刚才看元殷一脸忍耐的模样他还以为他生气了呢,结果没有,真是万幸。
 
因为他看过元殷发火,可怕极了,脸上的表情像要吃人似的──当然对象不是他,所以他觉得要好一点,但那个倒霉鬼就直接吓晕过去了。
 
元殷都说没的商量了,元笑言便知道自己再说什麽也没用了,再加上又怕惹怒元殷,只得怏怏退了出来。
 
晚上元殷处理完国事,回来睡觉的时候,就发现可以睡五六人没问题的偌大床上,有人用杌子──看起来认真擦过了,脏倒不脏──从中间排成一排,硬生生隔成了两个床,连被褥都铺好了。
 
左边的床上被褥是明黄色的,估计是元笑言的;右边床上的被褥是绛红色的,看起来是他的。
 
元笑言看他来了,便指著床笑道:“你看,这是我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才想出来的,这就是将来十天你跟我住的地方,布置的还行吧?你满意吗?”
 
“这是怎麽回事?”指著那堆杌子,元殷冷冷地问。
 
“你非要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我怕你压著我,所以用杌子把我俩隔开,这样一来,既算睡在同一张床上,我也不用担心你压著我了,两全齐美了,怎麽样,我想的还是挺周到的吧。”
 
元殷定定看了看眼前自以为自己做的不错所以相当高兴、笑得可爱的元笑言,半晌後开始解织金云龙纹衣带,也不叫宫人侍候,自己脱了绛红公服,纁裳,中单,坐到了床上。
 
元笑言看他没发表反对意见,开始脱衣服,松了口气,脱了鞋上了自己那边,正要躺下,却见元殷手快得他都拦不住,一手一个,三两下就将所有的杌子全扔到了地上,然後躺下了。
 
“元殷!”元笑言生气了,“我是皇上,这是我的寝宫,我怎麽安排你就怎麽睡,你想犯上啊!”
 
元殷闭著眼睛,躺在那儿一动不动,根本不理他。
 
元笑言真的生气了,跳下床,“蹭蹭蹭”往外走,这次元殷有动静了,叫住了他:“站住!干什麽去?”
 
“我到柔妃那儿睡,哼!”
 
柔妃人如其名,对人还是很温柔体贴的,他现在被这个蛮横不讲理的元殷气著了,需要温柔的後妃软语温言熨烫熨烫受伤的心灵──虽然这个妃子自己喜欢,元殷看起来也挺喜欢的,那个皇子长得就挺像元殷的,看著可气,不过宫里找来找去也就她在他心情不舒服的时候还能帮他解解忧,其他的别说解忧,见他去了还要闹他呢,所以就算也是元殷喜欢的,也没办法,只能找她。说起来真是的,他觉得谁不错元殷总要跟他抢,讨厌。
 
听元笑言这麽说,元殷寒意更甚,道:“你今天要敢出这个门,明天我就把你扔到护城河喂鱼。”
 
元笑言看元殷说话的口气相当重,知道他真能干出这样弑君的事来,别人他是不相信啦,不过元殷掌控著这个王朝的所有,包括文武百官和兵权,真要剁了他就像捻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元笑言抿了抿嘴,只得听话地回到了床上。
 
元殷看元笑言气鼓鼓地跑回了来,口气缓和了下来,温言道:“这几天乱,你忍一忍,我也是为了你好,对不对?”
 
“谢啦!”
 
元笑言没好气地道,扯过被子,蒙住了头。
 
他对元殷其实真的没什麽怨言,你看,人家什麽都帮你搞定了,你还有什麽不满的,唯一不满的地方就是元殷总喜欢管他,他知道像他这样管惯了人的人,即使自己是皇帝,他也喜欢管,可你独断专行地命令别人也就是了,能不能看在他是挂名皇帝的份上,少管他一点呢?如果他什麽都不管他,还帮他把所有的事都处理好,那这个五皇叔就是他最喜欢的皇叔了。可是呢,偏偏他喜欢管自己,那就没办法了,他必然会对他有所怨言,当然了,在大部分时候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在任何时候都能把任何厉害的难题解决、不用让他操心的万能皇叔的。
 
“我以前经常压著你了?”看元笑言气绷绷的,元殷叹了口气,蹙著眉问。
 
他记得顶多也就是靠得近了点,甚至,不是他压著他,而是元笑言压著他才是吧?好几次都把他半边身子压麻了。
 
他知道元笑言一个人睡习惯了,喜欢滚来滚去,所以经常一个不小心,就滚过来压著自己了,什麽时候变成自己压著他了?
 
元笑言听元殷问,便扯下了蒙头的被子,道:“当然喽。就算没压著我,跟我靠那麽近我也不习惯,你又不像妃子,身体柔软,靠在一起软玉温香也无所谓了,可你身上气味难闻,而且还那麽硬梆梆,我当然不喜欢你在我身边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