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幽兰露+番外 作者:轩辕花祭

字体:[ ]

 
 
第一章:选秀
 
  庆历十年二月,圣德文帝赵璟逝世,因膝下无子,留遗诏传位与同母胞弟晋王赵豫。群臣尊遗诏,於庆历十年年三月,拥晋王赵豫为帝,号“英”,改年号庆历为泰安。泰安元年四月,英帝册封原晋王妃冉玉浓为後,招文武百官,後宫诰命,倾国库之力,行册封大典。随後昭告天下,普天同庆,万民共贺。帝後情深,羡煞旁人。
  
  
  泰安元年七月,朝野奏请上意,举行三年一度的选秀以充後宫。帝准奏,遂定於泰安二年初开始选取秀女入宫伴驾。同年四月,经过重重考核,三十六名秀女被选入宫。泰安年间的第一次选秀这才真正拉开帷幕。
  
  
  天蒙蒙近亮,太一城外城的巨大城门缓缓开启。门外等候已久的青顶小轿们鱼贯而入。穿著灰色杂役服饰的小太监们肩扛轿杆,沈默的行走在城内的青砖地上。三十六顶青轿,穿梭在一道道赤色城墙中,周围都如此安静。整个皇城似乎还没有苏醒过来。苏浅吟端坐在轿中,一身破釜沈舟的气势:家道中落,父亲年迈,几个兄弟资质平庸,难成大器。未有自己,从小聪颖过人,容貌讨喜。使全家都将振兴家业希望放注在自己身上。全家合力将她培养成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又特请礼仪师傅调教,养出了一身超凡脱俗的气质。在深闺一藏一十七年,为的就是能入住宫廷,夺得圣宠,振苏式门楣。她知道这条路将会有多麽艰难,但是这已是全家最後的希望。她只能胜,不能败!!
  
  
  苏浅吟闭上双眼,细细回想从各方得到的消息:当经圣上年24,乃太後嫡子。中宫冉玉浓,年19岁,出身贫寒,据传曾一度女扮男装入晋王府做了一侍卫。与晋王有救命之恩,被晋王收入房中。後因有孕,被晋王以正妻之礼迎娶进门,成为王妃。一朝分娩,一胎生下三男,轰动全城。甚至有人偷偷打探,希望能求得其生子秘方。而晋王大喜过望,对其百般恩宠,千分溺爱。一时间竟视原先的侧室姬妾如无物。登上龙座时,更是力排众议,将冉玉浓册封为後。甚至为了昭示对新後的恩宠,属意尚仪局将册後大典大肆操办,场面之铺张豪华,前所未有。之後更是与皇後日日相伴,如胶似漆,一副情深意浓的儿女情状。皇後圣眷之浓,不知会惹得後宫多少红颜嫉妒憎恨。
  
  
  皇後之下,英帝又册封了几位原先的几位姬妾。这些姬妾中不乏出身不错的,却都只被进位为九嫔之列。唯有一陈姓姬妾,因生有一女,进位为四夫人之“贤妃”。除此之外,英帝从登基到如今,後宫竟无一例册封。
  
  
  苏浅吟知道自己面对著一个极为强大的对手。冉玉浓,是凭著什麽样的手段笼络得当今圣上对她神魂颠倒,如痴如醉进而一步登天的?没有见过她真人,苏浅吟想不出来。但是,她想,那一胎三男的福分,必是给她大大的增加了固宠的筹码。毕竟皇家以多子为贵,这也是为什麽每三年就要一次民间选秀的原因,目的就是最大可能的为皇家繁衍後代,以期将这基业一代代传承下去。如此说来,曾对皇上又救命之恩,又有生养之功的冉玉浓,被陛下另眼相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苏浅吟正仔细思量著,突然轿子停了,然後轿帘被掀开。一个噶声响起:“储秀宫已到,请小主移步下轿。”苏浅吟整整衣装,起身下了轿,一双妙目流转四顾。周围已经亭亭玉立了许多妙龄少女。都各自好奇打量著同伴以及四周的景色。遇到看著投缘的,还会聚在一起交谈几句,一时间莺声燕语响起,千娇百媚自不用说。苏浅吟却注意到其中一个女子与众不同,其貌生的自然是娇豔无比,却有股傲慢娇蛮之色,头上首饰和身上衣著格外华丽。可见必是出於豪门世家。苏浅吟正猜测此女身份时,一声咳嗽响起,然後又有一声传来:“尚仪局总管贵祥见过各位小主。”一中年微胖太监已经来到人群中。
  
  
  各位秀女离开安静下来,并迅速在原地垂首站好。唯有刚刚那女子还是仰头站立,脸上神色没有丝毫改变。贵祥看了她一眼,说道:“各位小主一路辛苦,现请列成两队,随老奴来。”苏浅吟和其他秀女立刻聚在一起列成两队。唯有那名女子仍是站在原地不动。贵祥上下扫了她一眼,走到她面前问道:这位小主为何不入队呢?”
  
  
  
  那女子傲慢的看著他,冷冷的说:“我乃荣国公之嫡孙女刘氏婉倩。”苏浅吟大悟,荣国公的嫡孙女,那就是太後的侄女了,莫怪敢如此张扬。且看那太监该如何收场。贵祥听她自报家门,神色没有变化,问道:“那请问刘氏小主,为何不肯入队呢?”那刘氏闻言脸色大变,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薄怒之色。最终一言不发,转身走进队伍之中。贵祥仍是不动声色。转身走到队伍前面,一挥拂尘,朗声说道:“请各位小主随老奴来。”最後将她们引入储秀宫,安置在早已准备好的房间里。午膳之後,便开始一系列的礼仪调教了。到了晚上,课程终於结束。一群女孩子嘻嘻哈哈的走回房间,初入宫的兴奋让她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其中有个少女神秘的说道:“唉!你们听说了吗?咱们圣上和皇後现在都不在宫中呢。”其他女孩子立刻来了兴趣,围上来问:“真的?那他们去哪了?”天真的少女们此刻还没有太强烈的礼仪观念,对这整个皇朝中最至高无上的人嘴里也没有太多的恭敬。先前的少女看成功的引起了同伴的兴趣,颇有些得意,说道:“不知道吧,我告诉你们,咱们的皇上去了泰山祭天,把皇後娘娘也带去了。说是要一起向上天献!。这份恩宠,可是咱大岳王朝头一份的尊荣呢。”其他秀女听完,各自唏嘘羡慕不已。苏浅吟暗暗吃惊:圣上对皇後的恩宠,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深厚。看著眼前笑闹的少女们,苏浅吟不语。“那他们什麽时候回来呢?”“祭天是在三月初八,已经过了,所以少则三日,多则五日,陛下定会回宫来的”大家听了,雀跃不已,无论如何,她们此次进宫,不就是为了侍奉他而来的吗?未来夫君的行踪,怎不能引起这群还在懵懂之中的少女的好奇?突然,背後有人冷冷的“哼”了一声,不大不小,刚好让在场的女孩子们听见。苏浅吟转身一看,原来是刘婉倩。不知道她在哪里听了多久,此刻满脸的傲慢,用不屑的眼神扫过各位少女。原本喧闹的人群安静下来。刘婉倩收回目光,抬起下巴,目不斜视的穿过人群离开。苏浅吟玩味的看著她的背影:这个女孩子,脑子不大,心倒是不小啊~!
  
  
  
  到了入睡时间了,苏浅吟却靠在床头睡不著,不管她有多麽沈稳。毕竟是个十七岁的少女,离开父母背井离乡,无依无靠的来到异地,怎麽可能不因不安而失眠。抱膝默默思念著家乡的父母哥哥们。苏浅吟扭头望向窗外的月亮,不知道此刻爹爹娘亲是否也在观望著同一轮明月。还有陛下…我未来的夫君,唯一的指望和依靠。不知道他此刻是否也在这月下思量著朝政之事呢?
 
 
 
 
第三章:初遇
 
在宫里的日子久了,开始的兴奋也就淡了。每日各式关於礼仪言行举止的教习另秀女们疲惫不堪。相较之下,苏浅吟因自幼就被以进宫为目的养育。还算应付的比较容易。而刘婉倩将各类教导应付的轻松自如,可想而知。她未出阁时受到的相关调教比苏浅吟只多不少。由此可见刘氏一族的用心,就不知太後在这场谋划中起到的是什麽作用。可以肯定的是,她不会反对自家侄女嫁给自己儿子,亲上加亲还是其次,自家的势力又可巩固一层。先帝的皇後不也是太後家的侄女吗?
 
除了刘婉倩外,苏浅吟也暗中观察过其他备选的秀女。其中颇有几个出众的美人。论性情虽各自不同,但是在未来殿前选秀被选中的可能性是极大的。这些人,包括自己在内,自 然成了其他秀女眼热的目标。虽然没有真动什麽坏心思,一些恶作剧却层出不穷的出现在自己生活里。譬如胭脂被人调换成辣椒粉啦,床褥下出现咯人的石块啊,绣鞋被扔进池塘里啦。别的女孩子遇到这种事,都是气愤不已的去找贵祥理论,极力要求贵祥查明真凶,并对周围的同伴冷面以待。唯有苏浅吟不以为意,每次遇到只是淡淡带过,并不声张,对旁人还是一视同仁的亲切和厚。久而久之,出现在她身边的恶作剧反而少了不少,与众秀女相处融洽。而刘婉倩,因背後的实力,无人敢去抚虎须,自然一直置身事外。却因向几次要求拜见太後未果,而暂时收敛了气焰。一时间,整个储秀宫上下还真一团和气,静若平湖。
 
 
三月二十四,帝後终於回宫。满朝文武,後宫上下自然是为接驾一番忙碌。三十六名秀女,也一同在後宫接驾的人群中。因品阶太底,只能远远的跪在妃嫔之後,离玉阶甚远。自然是看不清帝後的面容了,只看见两条身影,携手相扶的走过匍匐的人群。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当天,储秀宫的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平静被打破,因为天子的回宫,各位秀女都忐忑雀跃不已。尽管没有看清陛下的面容,只要想到他现在正在宫中某处,就让这些其实还在豆蔻年华的少女们心中欢喜一阵了。就连一向傲慢不可一世的刘婉倩也露出几分小女儿态。让苏浅吟看到觉得有趣。
 
苏浅吟自己倒还是清醒的,虽然也有几分陛下回宫的欣喜,更多的是对未来该如何谋划的思量。晚上被几个对她表示亲近之意的秀女缠在房中几个时辰。听她们娇声笑闹的交流著今日接驾的见闻。多是些无聊八卦,苏浅吟还是按住不耐烦,面带微笑的听闻著。好不容易送走最後一个兴奋的秀女,苏浅吟被吵闹的胀痛的脑子也总算舒缓了下来。看著天色还早,索性出了储秀宫,到附近的一个小花园散步。
 
 
信步走在花园内的羊肠小道上,苏浅吟随意观赏周围的景色。月亮已经升起,将四处胧上一层淡淡的银光。这个花园虽小,却被收拾的秀丽齐整,还有几处颇有可看性的景致。苏浅吟漫步其中颇有些赞许。一阵夜风吹来,也带来了一阵人声,像是从前方的假山後传来:
 
 
“哎!依你说,这次的殿前选秀,哪位小主最有可能获得圣宠啊?跟兄弟指点一下,也好给我指个靠山”
 
“你问我?那依我看啊,这次的这批小主你哪位都别指望了。别看现在储秀宫上下一阵忙话,全部白瞎!!”
 
先一个声音又想起,这次带了几分不服气“我看你这话就说糊涂了,这次的小主们以我看著,有好几个出挑的,比如说那苏小主,林小主,张小主,安小主,那模样连我这废人都看著喜欢,何况是咱们圣上呢?”
 
另一个声音嗤之以鼻,回答:“你小子就是没出息,眼光比老鼠还小。这次这批小主,要是三年之後才来参选,倒还是有几分希望。这一次,板上钉钉的白费心思。”
 
先一个声音好奇了:“那是为什麽,你给我说说?”
“我问你,你想想现如今咱们皇上最最宠爱的是谁?”
“那还用问,当然是皇後娘娘了。可我看来,说句大不敬的话,这次的小主们好多都比咱皇後长得好得多,兴许其中几个让咱们陛下一看就喜欢也是有可能的啊!”
另一个声音鄙视的说:“所以说你蠢,没眼光也没脑子。要说长相身段,不说这次的小主,咱们宫里原先的几位娘娘,哪个不比皇後美貌。你看皇上多瞅了谁一眼?这说明啥?说明咱皇上图的根本不是这个。”
先一个声音“哦”的一声,又不解的问:“那你说,咱皇上图的到底是皇後什麽啊?”
另个声音回答:“这我哪知道,陛下的心思能是我们这种废人猜测得到的?不过照我看,这陛下对皇後动的是真心啊。前日子,我们宫的吴昭仪亲手做了些糕点,差我送了盒给皇後娘娘,恰好遇到陛下也在,我就偷偷看著啊,这皇後面上还看不出什麽,那陛下看皇後的眼神额~~啧啧~活像是要把皇後一口吞了似的。我在旁边都臊得慌。你说,咱陛下对皇後这番心意,还能有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