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幽兰露前传)拢香+番外 作者:轩辕花祭

字体:[ ]

 
正文文案:
      
在这个主旨的引导下,我们的小受天赋异禀,
 
不但能一压就弯,还长有一双杨思敏样的酥胸,
 
最最关键的是,他能生子,不但是是生子,还一生就一窝。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玉浓赵豫┃ 其它:生子,哺乳(小受有胸部的哦!胸型还不小的说)
 
 
楔子:重温
 
   本来确实是想写个正经的开头的......
  
  有谁能告诉我,为什麽结果还是一场床戏呢???
  
  
  大花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即使是矢志不渝的爱了玉浓宝贝一辈子,赵豫却怎麽也想不起来他和宝贝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他一直为此遗憾,跟冉玉浓依偎在一起绵绵私语的时候,屡屡将此事提起,还微微叹息,面带不甘,心有不足。终有一天,冉玉浓也有些忍不住烦了,在他怀里戏虐说:“既然你真的这麽介怀,我们重演一次当日的情形如何?”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赵豫却眼前一亮,赞了句:“果然好主意!”居然破天荒的中途中断了与他的欢爱,停下对冉玉浓身体的挑逗,翻身从他身上下来,然後扬声对外喊道:“福禧,福禄,都快给朕进来。”须刻,帝後两人的贴身侍从全都涌了进来,赵豫一并让他们伺候自己穿衣,一边对福禄吩咐:“准备一下,朕与娘娘要重温旧梦一次。”冉玉浓拥著丝被坐起,望著他这幅孩子气的模样,哭笑不得。
  
  要说福禄办事动作确实快,听明白赵豫的吩咐後没多久,立刻就将一切都安排好了。冉玉浓还在侍女们的服侍下下床整妆,他已经将一套侍卫衣服送来了。将衣服展开来一看,冉玉浓忍不住展眉一笑,点点头说:“真难得福公公还记得。”福禄在一旁躬身笑著说:“娘娘过奖了。当日在晋王府的时日,对老奴来说也是历历在目呢。”冉玉浓伸手一摸那个衣料,又摇摇头说:“怎麽是壮锦?这就不合了,当时本宫哪能穿这麽好的料子?听都没听过呢。”福禄笑著说:“老奴晓得,只是今非昔比,娘娘如今是金枝玉叶之体,怎能再将那粗鄙织物穿上身。要是娘娘那欺霜赛雪的肌肤被磨损了一点,陛下还不拆了老奴这把骨头?”冉玉浓听後想到赵豫对自己一贯的小心呵护,心中一甜,不由得一笑。
  
  待到收拾完毕,一群侍女拥著他走出去。只是外面却不见了赵豫,冉玉浓扭头望向福禄,福禄解释道:“陛下已经先行去了菖元阁等待娘娘!”玉浓想想,记起菖元阁的正门格局和当年的晋王府大门有几分相似,反应过来,点点头,便上了鸾凤香车,一群人往菖元阁去了。
  
  待到达之後,冉玉浓下了车,左右一看,不由得暗暗乍舌。只见紧闭的菖元阁门口空地,停著一辆四匹马车,仔细一看,赫然就是当年晋王府的旧物。再看场上的一群人,清一色著的是当年的侍卫服饰。
  
  反应过来,不觉得有几分做戏的趣味。於是索性收了原先敷衍了事的心态,收敛了心神,竟真的走进那群侍卫之中,学著他们的样子,微微低头垂手等待。
  
  没过一会,菖元阁大门打开,赵豫从里面走了出来。冉玉浓偷偷一打量,他也脱下了金丝龙袍,换上蟒袍银冠。冉玉浓忍不住微微一笑,赵豫大模大样的走出来,假装不经意往这边侍卫群里一扫,结果目光就卡在冉玉浓这里不动了。
  
  福禧上前来,很是入戏的配合问了一句:“王爷,怎麽了?”赵豫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冉玉浓,嘴里问:“这个人看著面生的很啊,是新上来的吗?”
  
  当时可不是这样说的,冉玉浓心里悄悄说,当时的赵豫压根没关注过他们。不过他还是想把戏演下去,於是从人群中踏出,对著赵豫单腿屈膝抱拳行了一礼,脆生生的说:“属下参见王爷!”赵豫忙不迭的说:“免礼免礼,快起来吧,地上凉!”冉玉浓暗笑,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朝著赵豫灿然一笑,说:“谢王爷~!”赵豫嗯了一声,一双色眼上下扫视著他全身,口水似乎都要滴出来了。
  
  只见冉玉浓身穿一套灰蓝色短打,越发衬得脸颊如花似雪,上衣的盘扣从高耸的胸脯一路扣上了喉头处,修长的脖颈上系著一条红色领巾,誓不泄半点春光。纤腰被一条粗牛皮宽腰带紧紧束住,上衣下摆刚刚盖住臀部,被这一束显得腰细臀翘,直钩得人想去拥臂搂住,底下就只穿了条薄绸长裤,偏偏福禄知晓主人心思,特意将裤腿做得特别窄细,愈发衬得冉玉浓双腿修长笔直。赵豫平日里只看他著大袖坦胸!子裙类的女装,几时见他做这样紧身禁欲式的打扮。口水暗暗吞了一口又一口,大白天的都能看到两眼放著绿光。
  
  福禄在他们面前伺候了这麽多年,见陛下这幅模样立刻便知他的心思。要说他果然贴心,立刻上前来对几乎要对日狼嚎几声的赵豫低声说了句:“陛…王爷,冉侍卫刚刚被提上来负责保护您。您看要不要单独给他做一次训话?”这个提议正中赵豫下怀,他二话不说,立刻把还在回忆的冉玉浓拽过就往马车上拉,嘴里喊著:“正是,那就上马车本王一路慢慢训吧~!”说完把还未从回忆中脱身的冉玉浓硬拉上了一旁的马车。
  
  冉玉浓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拉上了车。张嘴欲说,赵豫已经劈头盖脸的吻了上来,一条湿滑的舌头穿过双唇,撬开牙关深入到内里四处叩探。冉玉浓抵不过,索性回吻过去。两人唇舌纠缠,津液互濡,双手彼此在对方身上贪婪摸索。赵豫更是沿著他腰线上下厮摩,最後按著绸裤在臀上勾出一条明显的臀缝,後极不怀好意的在缝隙处徘徊。
  
  冉玉浓两颊泛起红晕,双手微弱的推著赵豫说:“等等,我们今天不是要重温旧梦的吗?那你就克制点啊。”赵豫喘著粗气,笑著说:“行啊,我们这不是在继续吗?”说完,不顾冉玉浓的反抗,飞快的将他颈上的领巾解下,将他的双手吊在车厢顶部,因车厢不高,所以冉玉浓只能半跪著被吊起。他吓了一跳,忙喊道:“你要干嘛?”赵豫笑吟吟的拍拍他脸蛋,说:“好个不懂规矩的小侍卫,本王面前,你也敢你呀你的乱叫?要罚~!”说完,便伸手去解他的裤带。
  
  冉玉浓急的身子乱扭,可双手被俘,他能躲到哪去?裤带立刻被解开,裤腰滑落到膝盖,露出丰翘的双臀和前方还安静蜷缩在耻毛丛中的精致分身。冉玉浓上身衣冠整齐,下身却裸露无遗,被凉气一惊,赵豫一只手掌已经覆上翘臀,按住缓缓揉捏。冉玉浓又羞又恼,双腿不自觉的扭到了一起。赵豫继续说:“就罚,打臀三十下~!”说完,不待冉玉浓出声抗议,已经开始挥掌一下一下的拍打下去。
  
  冉玉浓一声惊叫,赵豫用的力道恰好,虽然有些刺痛,但还可承受。可是这个刺激他怎麽能够忍耐?扭著臀部喊著:“别~快住手~!”赵豫才不理他,一边不慌不忙的继续打著,一边还煞有其事的训话道:“记住,本王说话,你这小侍卫不可随意插话,不可顶嘴,要随时随地听候本王差遣,任何时候都要服从於本王的要求。不可有二心,记住了吗?”冉玉浓喘息著不肯回答,赵豫立刻借题发挥道:“看来你还是不服嘛?那好,本王就好好调教一下你这不听话的小东西吧!”
  
  三十下打完,冉玉浓雪白的臀部被打出一片红潮,望著颇像刚刚出笼的寿桃。赵豫瞧著再吞了吞口水,索性在那臀上连亲了好几下。就再又要把持不住的时候,他突然悟到了正事。整了整情绪,说道:“臀部已经打完,接下来该罚哪里呢?”冉玉浓气恼的瞪了他一眼,赵豫全当秋波收下,将手掌又覆上他的大腿位置。邪笑道:“本王看这双腿生的很是不错,白嫩如藕,温润如玉,不知道打起来是什麽感觉呢?”冉玉浓急的喊:“你敢?”赵豫干脆在腿腹上揪了一下说:“为什麽不敢?本王是主,你这小侍卫是仆,本王对你做任何事都是天经地义。”说完,干脆的解开那条牛皮腰带,於是冉玉浓的上衣衣摆散开来,空荡荡的,坐在他腿边的赵豫向上望,都可以看见大片的白腻。
  
  赵豫心头更热,干脆- yín -笑著说:“这小侍卫实在是不听话,本王要重重的罚你!”说完,干脆用手上的腰带充当皮鞭,居然一下下的,往他全身各处打去。
  
  冉玉浓扭著身子就想躲开。赵豫自然不会真的打,可是就这几下轻飘的鞭打都刺激得他泪花点点,哀啼不断。更奇怪的是,在这狭小仄狭的空间,他似乎特别容易兴奋。赵豫又心怀鬼胎的将皮鞭尽往他的胸前双*,腰侧,大腿内侧,腋下这些敏感的部位抽打,鞭子所到之处,都开始兴奋激动起来。没多久,腿间的**居然自己站了起来。赵豫瞧见了,“咦”了一声,停下了手中的鞭子,改用来拨弄那羞答答的小巧分身。一边拨弄一边嘴里自语道:‘奇怪,这小弟弟怎麽站了起来?本王明明是在惩戒,为何你这小侍卫居然突然起了情欲了呢?”冉玉浓羞愧难当,双眼闭紧不肯回应。赵豫想了想恍然大悟道:“莫非,其实你喜欢被这样对待?小侍卫,你是喜欢被人这样吊起来鞭打呢?还是,因为打你的人是本王才会这麽高兴精神呢?”
  
  冉玉浓胡乱摇著头说:“不是不是,你胡说。”赵豫狡狯一笑,起身伏在他耳边,暧昧的热气熏过,他轻轻的说:“小东西,其实你现在很想躺在本王身下辗转承欢是吧?”冉玉浓终於哭了出来:“别说了!”可是腿间的**更有精神的绷直了。赵豫继续调笑道:“不是?那我们来验证一下。”鞭子再向上,一路画著一条浅浅痕迹的深入到上衣中。於是上衣的衣摆被撩起,露出内里的裹胸。赵豫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喊道:“唉?怎麽里面还穿著一件裹胸?莫非,小侍卫其实是个女人?小侍卫,你很可疑哦?不行,本王得好好给你验验身。”说完,不管冉玉浓反应,伸手就将裹胸扯下,随著手臂的离开,那件上衣下摆也落下,於是赵豫只看见两团雪乳被他粗鲁的扯拉动作带得弹了一下。
  
  赵豫拿过裹胸,放在鼻下嗅了嗅,赞了声:“好香!”说完,递到冉玉浓鼻下,说:“你试试,还是暖的呢?”冉玉浓已经短暂冷静下来,扭头躲开,然後沈下脸说:“崇光,别玩了,快把我解开。”赵豫摇摇头,说:“居然还敢直呼本王名讳,真是胆大包天,要好好惩治以儆效尤才是。”说完,又嗅了嗅,突然叫了句:“怎麽还有奶香味?”然後将裹胸都开细细查看,然後故意喊道:“居然又两团奶渍,难道,小侍卫的双*还可沁奶不成?嘿嘿,本王今日一定要仔细查看一番。”
  
  说完,一只手又推著鞭子从他上衣下摆滑进,一路向上,再次将衣服撩起,露出双*。赵豫- yín -笑著将鞭子推著在其中一团乳房上打转。後更是上下勾画拨弄著*头。那*头被他玩弄了无数次,形状已经比冉玉浓少时长大了一倍,看起来就像个可口的樱桃。此刻被他用粗硬的牛皮腰带调戏,更是禁不住调弄,一下子便发硬变尖,颜色也由粉色渐渐加深,并渐渐由顶端沁出一滴滴乳白的奶汁。冉玉浓急促的喘息著,原本硬摆出来的义正词严再也撑不下去,自己挺胸去迎合皮带对*头的玩弄。更是微微睁开被情欲浸湿的眼睑,点点星光的眼眸微微撒娇哀求的向赵豫示意,自己另一边饱受冷落的乳房也渴望著他的抚慰。
  
  赵豫收到他的暗示,却装作不明白,问:“小侍卫这样看著本王,可是要说什麽吗?大点声说出来,本王自会替你做主。”冉玉浓心领神会,忙开口道:“崇光,我这边的乳…也要!”赵豫假意怒道:“大胆,你叫我什麽?”冉玉浓一愣,想了想,说:“王爷?”赵豫摇头,好心的贴上他,扔开皮鞭,双手同时握住涨得发硬的双*,说道:“叫我主人。我的小猫,小可怜!”冉玉浓会意,忙腻声喊道:“主人,主人,求你,给我。小猫的双*渴望您的抚慰,小猫的乳房涨满了奶水,期待主人吸干;小猫的*头发痒,需要主人用牙齿咬一咬…主人,主人…小猫全身的每一处肌肤都呼喊著主人,渴求主人的宠爱,小猫想念您的嘴唇,您的手,您底下的*棒,求您,快给了小猫吧!请您用力狠狠的蹂躏我吧,在我的肌肤上刻下您的痕迹,用您炙热的*棒狠狠的干我,带我去最快活的地方,求您了,主人,小猫什麽都听您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