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开有时,颓靡无声+番外 作者:水千丞

字体:[ ]

 
 
阔少胖子受 VS 清冷美人攻
文案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风流阔少爷死缠烂打禁欲派腹黑冰山美人儿的故事。
 
谢谢大家捧场~~~
 
有要转载此文的打声招呼留地址就可以了~~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主角:金小宝;宗政怀恩 ┃ 配角:苏胤 ┃ 其它:
 
第 1 章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孙夫子捏着弯弯的白胡须,摇着笔杆子,长青布衫下的小细腿儿晃荡晃荡的撞着桌脚,心里就冒出这么一句应景儿的话。想着这要放在江南首富发家史的开篇,那简直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可是瞟了眼桌上金灿灿的元宝,想到欠的那一屁股赌债,就把什么文人的正义啊风骨啊,都一溜烟儿抛到千里之外。
  他眼珠子跟着在屋子里转悠的人转悠,看那背着手装老成的白白胖胖的少年人,一脸附庸风雅的欣赏着他屋子里的墨宝,一边摇头摆尾一边发出“恩”,“恩?的认同声,或者“啧啧”的赞叹声。
  孙夫子冷汗就下来了。
  他自从染上赌赢,家里能看的东西都变卖光了,还有个屁墨宝,那些都是自己临摹的,但凡有点鉴赏能力的都能看出那是赝品,而这没用的二世祖,不愧是流氓家养出来的,关于他游手好闲纯粹酒囊饭袋的流传真是不假,可惜也是自己的大金主,不能拂了人家的面子。
  孙夫子对这个金家是又嫉又恨,凭什么这等粗俗的山匪能大富大贵,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却得落个靠给流氓帮派写传记维生的下场,捡这种稍有点风骨要点脸面的读书人都不愿意干的话儿,他委屈死了。
  连忙多看几眼那些金元宝,恨不得直接吞下去当定心丸。
  那晃晃悠悠的人终于转回到椅子里,他穿了一身本白隐龙纹的上等丝绸,裹在发福的身子上更凸显胸腹滑稽的线条,临坐下的时候还故作潇洒的抖了抖长衫的下罢,然后用力一坐。
  吱~
  单薄的椅子相当不客气的来了这么一句呻吟。
  两人面色都稍变,又马上回复常态。
  孙夫子笑呵呵的拱了拱手,“哎呀,金少爷亲自光临寒舍啊,真是蓬荜生辉啊,听说金少爷帮着金老爷和夫人天南海北的打点生意呢,百忙之中抽空来这儿,老朽真是受宠若惊啊。”
  那被称为金少爷的人被这一番话夸的那时相当受用,心道不愧是读书人,观察事情就是仔细,看得出来自己忙于家业日理万机。
  “咳咳,孙夫子也辛苦了,你前段时间完成的初稿呢,我已经代家父看过了,写得不错,真的。可我就是觉得吧。。。。。”
  孙夫子伸着脖子等着他觉得出什么。
  “我就是觉得吧。。。关于我的那一部分,我不是特别满意。”
  孙夫子长长的哦了一声,道,“可是金少爷,金老爷嘱咐我写发家史和独门经商要道之类的,这。。这发家的时候金少爷还小呀。”
  金少主没看他,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动作缓慢拖沓,末了还砸吧砸吧嘴,然后长叹一口气。
  孙夫子恍然大悟,夸张的一拍脑门儿道,“你看我这老糊涂了,听闻金少爷出生时,那是八月飞霜,日月同天,天显祥云,鸡犬同鸣。。。。”
  “咳。”金家大少爷小宝重重的咳了一声。
  孙夫子续道,“金钱帮能跃升江南首富,那也是因为金少爷命理必当大富大贵,金少爷一出生,金钱帮的生意从此如日中天势不可挡,金少爷就是天生的贵人啊。”
  金小宝笑眯眯的点着头,边道“过奖过奖。”
  孙夫子瞄了眼桌上的金心肝儿,猛掐了把自己的大腿,一狠心,继续吹到,“金少爷不仅生的富贵,而且从小就天资聪颖颇有慧根,三岁能文四岁能武,年及弱冠就惹得十里八乡未出阁的姑娘春心萌动,如今更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在商场上显山露水,隐有大家风范,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摇头晃脑的说完最后一句话,孙夫子忙低下头暗暗抹了把额上的汗,心里惨叫了声“作孽哟。”
  金小宝白嫩白嫩的大圆脸盘上一双黑亮黑亮的圆圆眼睛已经笑成了两条逢,“孙夫子不愧是才高八斗啊,略一提点就能想出这惊世之作,也不是我爱吹嘘,小爷我自命也算一表人才家境殷实,是吧,只是这十里八乡的书香门第的小姐们对我们家多少有点误会,孙夫子正好把实情讲出来,她们就可以抛开成见与我。。与我。。。。嘿嘿。。。吟诗作画赏月观雪,做些。。这样那样的风雅之事,嘿嘿,行,就按这么写吧。”
  孙夫子心里啐了一口,哪家书香门第的小姐不长眼睛能看上你这个文不成武不就,贪吃好色游手好闲一无是处的败家子儿,就连那个让你吃老本儿的金钱帮,都是靠打家劫舍起来的,但凡知道金家的人,都知道那就一土匪窝。
  金小宝看他满脸堆笑的当然不知道此人正在拼命腹诽他,只道自己的风流形象和显赫家世就要被编撰成籍,想着到时候将有多少美貌的小姐对自己的大富大贵的翩翩佳公子形象神往,一时春风得意喜不自胜。
  起身告辞后,金小宝阔步走出孙夫子的宅子。
  两个侍仆招财和进宝屁颠屁颠的跑上来,“少爷少爷,怎么样。”
  “少爷我没怎么样,就是稍微提点了那么一下,这老头子立马开窍了。”
  “嘿嘿。”招财得意的笑笑,“少爷,你看我出的主意好吧。”
  “好,回去赏你一锅狗肉汤。”
  “啊。。。。”招财的鞋拔子脸一下子拉的更长。
  金少主嘿嘿笑了两声,“逗你的,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少爷我给你们两个涨月钱。”
  招财脸上一下咧开了花儿,进宝嘴死笨死笨平时一天不说几句话的主儿一听涨月钱就开心了,也没心没肺的跟着呵呵笑,“不知道这老头能编出什么来。”
  招财狠掐了他屁股一把。
  进宝一看少爷暗下来的脸色,把那句将要出口的嚎叫硬给咽了回去。
  招财打着哈哈把进宝忘身后推,“少爷你看他这臭嘴,什么叫编啊,咱金钱帮少主那光辉形象,那可都是家喻户晓的,大街上随便逮个人问问,谁不知道江南首富金家的大公子,那家伙,可是个人物。是吧,进宝。”
  “是是”进宝点头哈腰的附和着。
  那金小宝也真是好哄,也就顺脚踹了下进宝的屁股,倒也没闹,反而眉开眼笑的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心肝儿颤巍巍的~~~这是老千的处女文啊。。。。按确认的时候都感觉热血沸腾,立志要在伟大的耽美事业中占据一席之地,这是一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前十位留言的我飞吻一百遍啊一百遍~~~~~~~
 
 
 
 
第 2 章
 
  其实说到江南金钱帮家喻户晓,那确实是大实话。
  金钱帮不仅名列江南首富,在江湖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帮派在财力上能与之抗衡。
  说到金家的发迹,是赶上了好时辰。
  十多年前宗政第八代帝佳允,昏庸无道,沉迷酒色无心治国,又逢中原大旱,江南饥荒,边境多有蛮夷屡次进犯,一时民不聊生,四方有志之士隐有雄起之势,宗政百年王朝一时风雨飘摇,危在旦夕。不料佳允帝年时三十七岁突然暴毙,没有留下任何遗诏,膝下四个皇子两个公主,两个小皇子年幼,皇位之争便落在太子与二皇子之间。
  最后太子上位,二皇子被流放,一有说其实已被秘密处决,真相究竟如何,怕只有当事者才清楚。
  新皇英明神武年少有为,年及弱冠已是帝王之姿,一将登基,就大刀阔斧的整顿天下,前后八年间平定了内忧外患,带着百年宗政王朝走出了风雨飘摇的动荡时代。
  初登基时,出台了不少新法,整个宗政王朝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刻,那个年代,不少抓住了机会的人一夜暴富,金钱帮便是其中之一。
  要说那时暴富的一拨人,发家史大多不怎么光彩,而金钱帮,则是非常的不光彩。
  金钱帮帮主金豹,早年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流氓头子,打打家劫劫舍,领着一帮小流氓混吃过日子。
  某天在城外见一个年轻的小姐被打劫,于是奋勇相救。要说碰到这种情况,他不趁火打劫就算了,怎么会这么英勇呢,主要是看人家小姐长得漂亮穿着又体面,突然就动了倾慕之心。
  那小姐对他很是感激,哪知道他藏着什么龌龊心思。
  金豹自告奋勇的送孤零零的小姐回家,路上不停的献殷勤,那小姐是第一次出门,以前哪见过什么男人,见金豹长的端正,又英勇又体贴,也不反感,就是嫌他没文化粗俗,也不特别搭理他。
  金豹自然不是什么好鸟,某天晚上连哄带骗加灌酒的,就跟小姐有了夫妻之实。
  小姐第二天清醒过来是悔得肠子都绿了,可是这个事儿吧,它也算不上强 女干,最多算是诱 女干吧,再说她一个大姑娘清白的身子都没了,后悔顶屁用啊。
  于是金豹把小姐送回江南的老家,也就自动成了上门女婿。
  要说这个小姐的家世,还不普通。
  她原来是江南米桩的大小姐,这个米桩吧,说大也不见得多大,但是也算是个响当当的老字号,赵家在当地也算是富户了。
  赵老爷就这么一个闺女,对这个女婿,那是一万个不愿意,可是摊上这么个事儿,也无可奈何,正值那时多事之秋,米桩生意不好,赵老爷一门心思忙着家业,也没有太为难金豹。
  金豹呢,虽然是个流氓,但却相当的讲义气,自己当上大户人家的女婿了,也不能忘了自己的兄弟啊,于是就把自己一堆兄弟也弄进了府,做点杂物,好歹有了稳定的生活了。金豹虽然没文化,但是人很是精明,把自己下边儿那些山野村夫驯服的服服帖帖,不但没给金老爷添麻烦,倒成了看家护院的好帮手,他人也会来事儿,对小姐好的不得了,对赵老爷也是孝敬有加,让谁都挑不出毛病来。
  过了两年,便有了小宝,白胖白胖的孙子实成的抱在手里,可把赵老爷嘴都乐歪了,因为身体每况愈下,便一心在家哄孙子,把家族的事业都渐渐交给了女儿和女婿,他想着自己的女儿从小饱读诗书也深讳经商之道,而女婿虽然大字不识却是相当机灵聪明还能吃苦,两个人弄个夫妻店守一辈子也是衣食无忧了。
  那时候新皇登基,一上位就免了中原地区和江南四省三年的税。一时百姓生活都有了盼头。
  赵老爷没几年就过世了,赵小姐为了能把这个米桩经营起来,煞费苦心,人一下子就消瘦了不少。
  金豹看着心疼,他没什么经商的本事,就是本着流氓的直觉,觉得只要农户不把米卖给别的米桩,或者百姓不去别的米桩卖米,他们就没什么可烦的了。
  这确实是相当简单的道理,赵老爷去世后他俨然是一家之主,无所顾忌,所以做起事来一点不拖泥带水,充分发挥着他的流氓本色,直接带了一众兄弟,先是挨家挨户威胁农户,然后半夜挨个儿砸别人的店。
  当地有知道是他们干的,也是敢怒不敢言,那个时侯朝廷换代,一下子撤换了不少官员,局势动荡,民间的这种杂七杂八的事情,那个时候压根儿没人管,所以是谁拳头硬谁说了算。
  金豹的法子相当起效,不到两年时间,江南米桩就真正成了江南最大的米桩。
  当然当地不少人对米桩积怨甚深,麻烦也遇到不少。
  金豹又拿着剥削来的大把大把的银子,开始从江湖上招兵买马,在府里养了一群“谋士”,自封金钱帮,也算了了他年少时想要建立一个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帮派的梦想。
  自此金钱帮的生意越做越大,涉及了百姓生活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十几年下来,不仅在当地关系网植的根深地厚,积累的财富也大的惊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