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上错花轿嫁对郎 作者:云片糕/芒果雪花冰

字体:[ ]

 
 
文案
 
你见过有人花大价钱给头牌小倌赎了身,结果把他当花瓶一样搁在一边,看一眼都嫌懒的么?
 
芄兰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个人的心里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一掷千金的是他,迎他出阁的是他,就连一路北上,在流寇袭击时挡在自己前面的也是他。
 
虞城到京城,一个多月的路程,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完了,
 
结果那个人突然俯首作揖,恭恭敬敬唤自己一声:二公子。
 
原来那人眼里看见的根本不是自己,自己也不是他想娶的那个他。
 
——这算不算是上错了花轿?可芄兰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
 
一个头牌小倌被莫名其妙赎身之后居然被当做空气的故事。
 
老爷,是你不行么?
 
古风HE~
 
 
 
 
  章一. 碧苑芄兰
 
  虞城说大不大的一片地方,烟花柳巷里却是一间赛一间的热闹。若要说到风月场中的翘楚,但凡是在虞城住了些时日的,都会讲出芄兰公子的大名。
  芄兰天生一副好皮囊。不是那种北方有佳人的遗世清冷之姿,芄兰的气质是平和的,世家子弟般的文雅从容,又在这文雅里藏了三分艳——也难怪当年碧芜苑的主家足足花了三两银子从人伢子手里把他买了下来,又千辛万苦教养到现在。
  就是这样一个大名鼎鼎,连虞城大户裴家的长公子都为之倾倒,即便入京赶考也要一路上书信扇坠流水似的送回来,不知为碧芜苑赚下了多少座金山银山的摇钱树,如今,居然传出了要被赎身的消息。
  消息传出的那天,大半个虞城都被震了一震。
  替芄兰赎身?虞城百姓里,哪怕是最为风流,动辄挥金如土的裴氏长公子,大概也只敢在心里动动念头。且不论芄兰公子身价几何,这年头,就算是秦楼楚馆再盛男风,又有谁会真花大价钱买回个男倌搁家里养着?徒增笑柄。
  “这只怕就是缘分了。”碧芜苑的底楼大厅里,替客人端茶添酒的小厮一听人问起芄兰,立刻就滔滔不绝了起来,“那位爷说是姓周,京城人士,那日来了这儿,直接指名芄兰公子相陪——公子才落座不到一盏茶的光景呢,周老爷就唤来人说要替他赎身了,请东家开个价出来。”
  满座哗然。又有人试着问起赎金是多少,可这下小厮便不肯多说,只暧昧笑笑,引得众人更是议论不已。
  既是已谈妥了赎身的事,芄兰公子便不再接客,留在房中准备起一应事物,待迎亲之日北上京城。自来商贾大户将风尘女子纳做填房的不少,妓馆也每每爱学着大户人家嫁女一般的来,可这回并无先例,那周老爷又非本地人士,最终商议下来用八抬大轿送了芄兰到城外,一路造足声势也就够了。
  转眼就到了芄兰出阁的日子,吉时还没到,碧芜苑外就已被围堵得水泄不通,除了来最后一睹芄兰公子之姿的人,还有不少是想看看那传闻中一掷千金的周老爷到底是何方神圣。
  “来了来了!”人群中有几个眼尖的,当先指着远方嚷起来。只见两只舞狮开道,紧接着一队锣鼓唢呐热热闹闹地吹得震天响,包围着前来迎亲的周老爷与身后的大红喜轿。待走得近了点儿,人们就颇为失望地发觉那周老爷既不是什么帝王之相,也非巨富之态,两撇干枯的胡子缀在那张四十上下,略略发黄的脸上,简直是扔进人群里转眼就找不着的。
  可碧芜苑的主家哪里会在意这些。银票几日前就送进了账房,虽说那周老爷也还算精明,没由着自己被宰,可拿来赎身的银子就是再训出两个芄兰也够了。
  就是这样一出有人喜有人哭有人嘲的大杂烩,居然也足足闹了两个时辰才完事。还有几个格外痴情的,看着芄兰从轿子里上了马车也不肯罢休,痴痴跟在后面追了许久,直到逐渐马车被甩开,这才抽泣着回去了。
  当芄兰终于被外面的嘲哳吵醒时,从窗帘缝隙透入的日光已经从正午的刺目转变为清晨的柔和。马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他带着点儿迷惘从窗口探出头,却看见昨日那一队人马正吵吵闹闹地将一件件自己带来的服侍器皿重新分拣打包,值钱的装车,一些拿来充场面的赝品通通掷入河中冲走。一时间整条河浮翠流金,被那朝阳一照,说不出的灿烂奢华。
  “周老板,劳您久等,我们都整理好了。”又过了约莫两柱香的时间,车夫里有个领头模样的过来作揖,“兄弟们这就上路,这些货保证安安静静地流出去。这几日咱们在尧城吃酒玩乐,差点儿连家都找不着了,外面发生了啥全都不清楚。”
  “辛苦郑老大。”周老爷点头,这才转过身,看向趴在窗上听了许久的芄兰,“饿了?车里有饼。”
  芄兰愣了一愣。
  他愣的当然不是周老爷居然会关心自己是饥是饱,可这么直白的一句“车里有饼”他当真是头一回听见。那一队人已经在他发呆的间隙里驾着车往西走了,再四下一望,河边上居然就只剩下了他所乘的这一辆马车,两匹马,两个人。
  他木愣愣傻了半天,那边的周老爷却颇有些过时不候地从窗前走开了,然后听得一声鞭响,马车就再次开动了起来。
  芄兰忍不住去掀了门帘。
  周老爷泰然自若地坐在车辕上,手里握着马缰。之前还未留意到,他已经把迎亲时传的那件深红袍褂换掉了,如今穿了身走江湖卖艺似的打扮,赶着车倒也不会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老爷,”从先前就出现的不安感逐渐加深,芄兰犹豫了下,轻声问,“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京城。”
  “可……老爷不需要人手吗?”
  “足够了。”那人头也不回地答,顿了顿,又补充道,“饼和水囊都在灰色的包袱里,方便的话把衣服一道换了,就压在水囊下面。”
  他就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因为平时要衬芄兰这个名字,惯穿的衣服大多是青色做底,极少用到这种艳丽的红。其实他自己也不大喜欢刺目的颜色,可这一连串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变故让他有些克制不住地发起了脾气:“原来老爷不喜欢芄兰穿红色?”
  碧芜苑里,芄兰公子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好,就算客人再如何借酒撒疯无理取闹都会耐着性子服侍。可偏偏给自己赎了身的这人从头到脚都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撩得他心头火起,总想激怒了这人才好。
  “你这衣衫太招眼,换件别的好些。”周老爷如是道,语气里听不出半分的情绪,俨然全身心投入驾车事业的样子。见状,芄兰索性趴在他肩头,伸出手指在那人颈项处漫不经心地撩过,同时在他耳边低语:“那老爷喜欢芄兰穿什么颜色的?”
  芄兰敏锐地感受到对方在感受到自己吹出气息的瞬间僵硬了片刻,又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拂开了他:“如果你不想换,也没有关系。”
  他就在心里低声笑了起来。
 
  当晚他们宿在野外。周老爷——芄兰已经愈发好奇起这个身份了——在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前就驱着马车远离了官道,找好一处背风的地方,又熟门熟路拿了水囊去附近的水源打了水。等暮色四合时,他已经将篝火燃起,开始坐在火堆边发呆了。
  芄兰窝在车辕上,就着水啃着那块今天被提起了好几回的饼。大概是因为从昨日起就没有进食的缘故,居然也并不觉得太难以下咽。
  那身红衣他依旧穿在身上。倒不是因为太嫌弃包袱里那件,只是想看看对方能保持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忍到几时。吃饱了肚子,困意就一层一层的涌上来,芄兰先前还想撑到周老板先睡,结果到后来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说了句“我先睡了”,之后就一头钻进了车里。
  结果还没睡多久,他就被硬生生冻醒了。
  从碧芜苑带出来的事物都被那些人或拿或丢的清走了,车厢里的这一床被子也不知多久没有洗晒过,微微泛着潮,覆在身上似乎永远也暖不起来。他穿着的喜袍也是花架子,看似两三层,其实轻薄得很,昨天睡得死没有觉出,今夜却异常难熬。
  辗转反则了许久,芄兰总算是认了命,爬起来摸索着翻出之前被自己随手搁在角落的布衣。换上后犹嫌不够,又把喜袍的外裳不伦不类裹在外面,这才觉得好些了。
  做完了这些,他才逐渐意识到车厢里只有自己。车帘上还映着跃动的火光,芄兰静悄悄把门帘掀开一角,结果一眼就看见周老爷立在车辕旁,盯着自己。
  他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背着火,芄兰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语调倒是和先前的别无二致。他没说话,周老爷也似乎从他此刻的穿着上弄清楚了刚才的响动是什么缘故,不再询问,只是说:“今天早上耗了些时辰,明天应该就可以住在驿站里了。”
  “哦……”他点点头,看着那人又朝着篝火走过去,在先前的位置上坐下——竟是不打算睡觉的?
  “老爷不休息一下么?”
  “休息过了。”
  “可离天明还早。如果是不放心,不如换我来守一会儿,老爷进车里休息一下?”
  这次芄兰清楚看见对方皱了下眉头:“……不必再叫我老爷。”
  “那……公子?”昔日碧芜苑也经常来一些明明过而立还偏要自诩年少风流的庸人,只要多听几声“公子爷”就能把脸上的皱纹笑出一朵菊花来。芄兰明知对方意图,却故意挑了这个称呼,果不其然看见那人表情更尴尬了些。
  “或者大侠……少侠?”脸上的笑意愈发明显,终于,对方被逼的走投无路,干咳了一声,说:“叫我柏舟就好。”
  原来是“舟”老爷。
  既然周老爷这个称呼是假的,那柏舟这个连姓都没有的名字真实度也十分可疑。恐怕是个家里养着老虎的,连个暖床的都得自己隐姓埋名千里迢迢从其他地方买回来,悄悄藏到别院里去。
  可人买到了手,自己又连碰都不碰一下的……芄兰蹙了下眉,趁着柏舟出神,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看起来最多四十来岁,不过脸色当真是不大好。
  ——居然是个不举的?
  这个结论着实让芄兰觉得荒谬的可以,不过从各种迹象上来看,似乎也只有这个最说的通了。“看他这战战兢兢的样子,家里那尊菩萨还真是够折腾人的。”他小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就又打了个呵欠,转回车厢里睡觉去了。
  
  章二. 寒山旧驿
 
  第二日清晨芄兰再醒过来的时候,马车已经又平稳地行驶在官道上了。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搁着一个油纸包,拆开来是几枚点心,还热腾腾地冒着汽儿,不知道比昨天那块饼好了多少倍。
  当晚他们果然借宿在一个驿站里。老驿丞给他们腾出了一间屋子,又殷殷端来了热水和饭食。奔波了两天终于可以用热水好好洗漱一下,芄兰的心情自然是好得很。擦过了脸面脖颈,他又想再换盆净水把头发也一起清洗一下,当下端着水盆,依照那驿丞指点的方向去后院打水了。
  结果才出了屋子就觉得身上有些发虚,他只道是白天累着了浑不在意,结果再踏出去的一步就偏了方向,直直朝地上摔下去。说时迟这时快,右手边的客房门突然开了,芄兰只觉得有只手捂在自己嘴上,堵回了那声惊叫,随即就软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哥,你说这骆老四咋还不回来?该不会是点子扎手吧?”
  头脑刚清醒些就听见外面传来这样的一句话,芄兰抬眼看看四周,只能勉强分辨出自己现在并不在驿站的走廊上。手脚都被缚住了,他试着挣扎了一下,结果没料到旁边就是一张桌子,被自己一撞,上面的东西噼里啪啦全滚落到地上,就算是聋子也能被吵醒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