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博鸾随 作者:黑木黎子

字体:[ ]

《博鸾随》(原《双龙戏珠》)BY:黑木黎子 1-24
 
 
《双龙戏珠》正式定名为《博鸾随》,给各位看文带来的不便,黎子在此向大家道歉。
 
简介:
 
 
四川陈子昂,在探望一位过去的门客之际巧遇一个人称“缺陷大王”的少年骗走了自己的被子。与此同时,寻找谢方正而来的吕克扬得知此事,决心与陈子昂合作整治这个无赖。为了知己知彼,他们打听了一些谢方正的事情。越是了解缺陷大王,他们就越无法抗拒他那有点痞又坏到刚刚好的脾性。这一对好友也因为谢而产生了隔膜。
陈子昂在洛阳落第,返回梓州归隐山林。永淳二年,他再赴东都应试。高中进士授将士郎。时年24岁。这年12月高宗病故,他写《谏灵驾入京书》受武则天重视。就在不久後,他在则天那里看到了被吕克扬献给皇後的谢方正…… 
 
 
 双龙戏珠 
 
题释:双龙腾空戏一宝珠,宝珠总是从龙爪中滑掉。龙以为将它抓住了,其实从来没有抓住过。双龙戏珠?抑或是珠戏双龙? 
 
第一章 
 
谢方正,字梦元,润州金陵人。谢家庄第三公子,外号“斜方正”。却说这名号小有来历:他虽身在豪门,却嗜好干些泼皮无赖之流的勾当。依他的说法:既追求不到完美,那就追求缺陷。故又称“缺陷大王”。于是常有人向谢家老爷咒骂他这不肖之子将来讨不到老婆。谢夫人那叫一个急!怎奈谢老爷却事不关己一般置若罔闻。 
 
这日不知打哪来了一个媒婆上门牵线,说是京城告老回来一个司农,家中正有一待嫁的千金,与谢府可谓门户相当。本来这位小姐的绣球抛给了谢府的二少爷,与谢方正压根儿沾不上边。可常言道:最毒妇人心——谢夫人对老二的幸福是一点也不操心,惟独担忧着老三的未来。她趁着谢老爷琢磨的当儿,慢腾腾地挪上另一张椅子,开始煽风点火:“老爷,这事儿由父母做主是历来的惯例,您不妨就吱会一声算是答应了。这往后呐,咱们家的人可又多起来了。” 
 
谢老爷子冷笑一声,他当然知道他这老婆子打的什么歪主意。她也生在名门望族,却比那些乡村野妇的见识高明不了多少,是个很容易让人摸透的人。唯一可以褒奖的是她的举止还不算有失体统那般糟糕。 
 
谢玉山搁下茶碗清清喉咙,竟也认可了夫人的决定。他们都心知肚明那回应媒婆的话中话:媒婆听见他们老两口答应了,却不晓得他们是要将谢方正冒充谢苍正去迎娶吕家大小姐,于是带着谢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准备好的一双大雁,欢欢喜喜地去向吕家提亲了。 
 
大雁这种鸟最喜欢两只一起过,其中一只死掉,另一只终身不再成双。谢方正从仙市场上回来,听闻此事,不禁大抓头皮,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团团转了好几圈,一边埋怨着:“亲娘啊!你可真是我的娘!你叫人送大雁过去不是折煞我命?还不如送她一只大白鹅的好!” 
 
谢老夫人见自己一番苦心成了驴肝肺,不由扬起丝巾抱怨开来:“你……你真要把娘气死了!” 
 
谢方正把嘴一撇:“您倒是说说看,这新娘子有红盖头,可以找人偷梁换柱。我这个假新郎却如何充数得了?到时候可别怪别人咒我生出来的儿子没屁眼儿!” 
 
“你……你平常不是鬼主意一箩筐吗?跟你谈正经事了,你倒问起我来了?怎么冒充还要娘给你想办法吗?哎哟我的好老爷!您瞧瞧这宝货吧!怎么这样作践咱们谢家的基业呢!” 
 
谢玉山早已暗自乐不可支,也就很没诚意地敷衍他的夫人:“唉,夫人哪,既然梦元不想跟苍正抢老婆,那就由他去吧,何必计较?再说这本来就是咱们不对。” 
 
谢夫人被父子二人联合对抗,反倒更加勇往直前义无返顾:“哎呀呀!老爷你这是什么话?苍正不是已经相中人家夏侯小姐了吗?难不成你要我棒打鸳鸯?咱们梦元也老大不小了,你平时不是最疼他吗?今天这是怎么的?要让他打一辈子光棍?” 
 
谢玉山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房下手中的书本说道:“你这么说也未免太小瞧梦元了。依我看,他就有讨个三妻四妾的能耐。” 
 
谢老夫人见老爷不高兴了,到底还是收起话匣子不再言语。倒是谢方正今天格外有分寸,看着老娘可怜,便又转回话头说:“爹爹说的是,我谢梦元像是那种一辈子只守着一个女人的人吗?娘你就去忙你的吧,等着我把吕小姐娶回来好伺候您,再给你生一窝小猪崽子。” 
 
谢夫人的脸上露出一个又爱又恨的笑容,出了客厅吩咐家丁们置办聘礼。 
 
 
良辰吉日一到,谢方正骑着高头大马,余人一路吹吹打打地来到吕府迎亲。门口迎接他的仆从们一见,竟是这金陵祸害的“缺陷大王”!他们的老爷远在长安,对谢方正知之甚少,可他们这些留守金陵的奴仆对斜斜方方正正的三少爷可是如雷贯耳。 
 
悄悄躲在一边看热闹的大小姐的贴身丫鬟罗绮一眼瞅见了谢方正,暗叫“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便急匆匆冲进吕玉芊的闺阁,大叫着:“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呀小姐!” 
 
正等着上花轿的吕玉芊不知个中变故,仍笑吟吟地问着:“绮绮你回来得正好,看看我这个样子漂亮吗?” 
 
罗绮拉开红娘,急着打断吕玉芊对谢苍正的憧憬大叫:“他们来了!” 
 
话还未及地,吕玉芊的兄长吕克扬正步进来,催促着说道:“玉芊好妹妹,谢家的人来迎亲了,你可准备好了?” 
 
吕玉芊倏地起身,满脸娇笑着问:“谢公子来了?” 
 
罗绮打断这对天真的兄妹急得大闹:“是姓谢的没错!可他是谢三少,不是二少爷!”这一喊着实让这兄妹二人吃了一惊,吕玉芊轻轻地惊叫出来:“谢梦元?怎么会是他?” 
 
吕克扬多少算个局外人,作出了稍为镇定的假设:“定是这缺陷大王戏弄到我吕家头上了。冒名顶替谢苍正,实在欺人太甚!我的亲妹妹怎好嫁给他这样一个人渣败类,简直是糟蹋玉芊的大好年华!”骂毕,他在吕玉芊耳边嘟哝一阵,吕玉芊柳眉微蹙,但很快她的脸又拨开乌云见青天,朝吕克扬点点头:“小妹的终身就全靠大哥做主了。” 
 
盖上盖头,新娘由罗绮搀扶着出门,谢方正在外面早已经等得冒烟,见新娘子来了,乐癫乐癫地下马一道去扶她。吹吹打打喜鹊欢腾,亲家们被一并接走,许久之后到了谢家庄。 
 
忙着招呼看热闹的客人们,作为主人的谢方正觉得力不从心。他是少有这么听从父母之命的时候,这天被二老呼来唤去倒连一句贫嘴也没有。他这事情办得仓促,几乎是即兴想起就马上去张罗的,自然乱上加乱。原本有条有理的父母也累个半死不活,别说那些粗活还都是仆人们经手,若由他们自己动手,这两条老命一准不够赔的。 
 
忙乎到黄昏,开始拜堂,新人很孝顺地完成了任务,叫老人们眉开眼笑,原本细小的眼睛更找不着边了。 
 
敬酒之后赶紧送新郎去洞房把事情给办了吧——谢方正他老娘如是算计着:梦元今天可是给足我这个做娘的面子了,到底是长大懂孝顺的好孩子了。 
 
她偷偷站在房门外窥视内情:儿子啊!别怪老娘不应该,你娘我可是被别人说了多少难听的话,如今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做人家的婆婆,将来也好抱个大胖孙子了,为娘我容易吗? 
 
想着想着,老太婆这心里乐开了花——其实她也不是很老的女人,长子谢书正也不过二十刚出头,这个让她头疼了半辈子的三少爷更是十六岁张狂的少年。他们这些大户人家,就以家族成员的多寡征示家族的兴衰,所以成亲的年龄都不会太晚。而子女显示其孝心的头等大事就是娶妻生子。 
 
老夫人朝那被戳破的窗纸洞里一瞅,却听谢方正一声惨叫——“啊——!!!你……你……你……原来是……唔……唔……”他的嘴巴随后被“新娘”捂住:“在下吕克扬,你讨回来的老婆。” 
 
“啊呸!”谢方正甩开吕克扬的手,低吼着说道:“敢用假新娘来蒙我?信不信我报官?” 
 
“你这无赖,自己不也是冒充谢老二来娶我妹妹吗?该报官的恐怕应该是我们吕家吧!” 
 
“冒充?瞧你说的什么话!我大哥死了,那我就是谢二少了,哪有冒充?” 
 
吕克扬面色铁青,怒喝:“恶心狡辩!你大哥分明在外谋职,看他回来知道你咒他死了还不砍了你的头!” 
 
谎言被揭穿,谢方正倒也不急,仍旧笑呵呵地说:“既然咱们都是假的,那不是刚好将错就错配成一对?我是不会介意你是吕玉芊还是吕克扬的。” 
 
谢方正说着,毛手毛脚地扑过去便要亲他的新娘,吕克扬本以为他会大闹着不要这门亲事,与吕家划地绝交了,万万没有料到斜方正竟会将错就错地纠缠上自己,果然名不虚传。 
 
吕克扬倒吸一口冷气,闪身将扑过来的新郎擒按在臂掌之下。谢方正疼得连连讨饶。像踩到一块狗屎,吕克扬嫌恶地说道:“谢梦元啊谢梦元,你什么本事都会一点,可又什么都不精通。一如这打架,一如这占人便宜,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哎哟……我知道娘子武艺高强风流倜傥,不过既然你已经嫁给我了,好歹也要遵守规矩,快把手松开吧,不然你想新婚就守寡吗?” 
 
“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谁他妈是你娘子?要我放你?可以啊,不过不是白放的。” 
 
谢方正被按得腰酸腿疼,本能到问:“什么条件?” 
 
“你说呢?” 
 
“要我放弃吕玉芊可以,但是要我二哥娶她为妻,那得看她自己的造化。这种事不是我能答应得了的。” 
 
“还敢骗我!”吕克扬狠命将谢方正的一条胳膊往外一拽,疼得他再度哇哇大叫。谢夫人在外头真想冲进去帮忙,又怕吕克扬逮着她这个老婆子去报官,要知道,他吕家和县太爷可是牵亲带眷的关系呐!谢夫人只好摸着门沿走出北院安慰自己:梦元很机灵的,梦元不会有事的…… 
 
“我真的没骗你呀!我二哥早已心有所属,又怎么能一口答应你的要求呢?” 
 
吕克扬软下手来放开谢方正,将信将疑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若有半句妄言,换你做新郎,我来做新娘。” 
 
“新你娘个头!”本以为谢方正肯正经说话了,谁晓得又给他来了这么一句,真不知道该如何相信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