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二楞子大侠和傲娇YD教主的故事+番外 作者:齐楚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篇流水账大纲文,讲的是二楞子大侠和傲娇教主相识相知相爱的故事【误】。
 
    大侠是攻,教主是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强强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大侠,教主 ┃ 配角:前教主前盟主师父鹰 ┃ 其它:大纲文,受QJ攻==+
 
流水账正文:
 
    话说教主第一次见到大侠,是在大侠跟着他师父以及其他一群所谓正义大侠人士后面上山围剿魔教的时候,领头的是当时的武林盟主。
  那时候教主还不是教主,是魔教前教主的唯一弟子;大侠也还不是大侠,是他师父收留的用来打点衣食住行偶尔教教武功的小徒弟。
  就是在那个时候,教主对大侠一见钟情了。
  众所周知,通常魔教教主与武林盟主都有一段不可告人又不得不说的八卦往事。
  这里的前教主和当时的武林盟主同理,也有JQ孽缘。鉴于主角不是他们,作者就长话短说了,概括起来就是当年他们比武相识相知相杀相爱了,但是碍于身份什么的,只能在每个寂寞的夜晚对月空叹,然后多年过去盟主要娶亲了,前教主知道后去抢亲了,于是盟主就率领众人去围剿救人了。但围剿的结果是教主被武林盟主抢回去了,双方都辞了各自职务旅游结婚去了……其中各种狗血琼瑶以及各路正义大侠的精彩反应就不在这里加以赘述了。
  总之这件事的直接影响就是,我们的主角教主他当上了教主,而大侠看到武林盟主抢了个漂亮的媳妇回去【当教主的都是美人】,知道了练好武功可以取到漂亮的媳妇还可以保护媳妇,于是就勤奋练武终于成了大侠了。
    
  前面说到了,教主对大侠一见钟情了。原因么,说不清,真要提,大概是大侠当时伺候他师父的傻愣的样子很像教主小时候养的一条狗吧。那条狗的名字叫小黑。由于当时教主还不知道大侠的名字,所以教主一直在心里把大侠叫做大黑,以致教主后来一直无法改口,以致教主在当上教主多年后第一次遇见已经小有名气的大侠的时候,脱口而出的就是:大黑!
  然后当时大侠的第一个反应是:你怎么知道我小名的?
  还好当时周围没什么人,不然丢脸丢大了。
  大侠丢脸没什么关系,反正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二楞子,呆傻呆傻的,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他有一身好武功。
  但是教主就不一样了,因为他的属性是傲娇,丢脸什么的,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然后他们就开始打架,咳咳,比武了。
  比武告一段落之后,教主说:三个月后,此地,再决战!
  然后教主潇洒地走掉了。
  再然后,教主总是用各自借口找大侠打架,人前人后的,他们都不知道打了多少回架了。
  为什么教主总是要找大侠打架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教主很傲娇,才不会对大侠说喜欢啊爱啊什么的,所以只能采取这种相杀相爱的方式来争取和大侠肢体上的接触了。而且有前教主和前武林盟主的先例,教主对二楞子大侠抱着隐隐约约的期待。
  但是大侠是二楞子,对于教主这种特殊的示爱方式,他也只是当做是教主特别看他不顺眼。好吧,其实除了教主,谁也不知道他总是找大侠打架这事是爱的表现。所以说教主不仅傲娇,而且还有点死心眼。
  所以隔三差五的打架,他们的感情能有多大的发展空间呢?渐渐地,教主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唉,颇有点自作孽不可活的意味在里边。
 
  所以作者也看不下去教主同志在感情上的笨拙了,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作者把他们扔到了一个孤岛上。
  他们是怎么到孤岛上去的呢?剧情安排是大侠接了什么什么任务要去孤岛上找什么什么东西,教主知道后担心他于是也悄悄跟去了,然后船遇风暴,被困孤岛。
  于是在孤岛上,他们的感情终于有了质一般的飞跃。
  
  话说到了孤岛上,开始的时候教主由于傲娇,虽然对于和大侠一起孤男寡男荒郊野外的内心怦怦然,但还是不屑于表现出来的,所以他对大侠的态度,除了冷淡就是“哼”。
  于是大侠说,教主兄啊,我们现在一同落难,就先暂且休战吧。
  教主听到这个当然是很开心的了,但他还是傲娇着:那……好吧。
  于是他们就这样开始了在孤岛上的生活。
 
  孤岛上有个湖,湖里有鱼;孤岛上有数,树上有野果;再加上孤岛上遍地的野菜,大侠经常风餐露宿练出来的手艺,他们想被饿死都难。
  劈材烧水做饭什么的粗活,基本都是大侠一人包办了。一是因为大侠干惯了,二是因为教主干不惯。而且大侠觉得,教主那样一双除了因为习武在手上特定几处长了薄茧但其他几处仍旧白白|嫩嫩的手,的确不怎么适合做这些事,所以大侠对教主说,教主兄,你去采些野果来吧。可见大侠对教主还是有点怜香惜玉的,教主,你有戏哦!不过在每次教主都摘了不少青涩的果子回来后,大侠就放弃了让教主去干活的想法了。大侠虽然愣了点,但人还是不笨的。
  但这下轮到教主不乐意了,教主觉得伤自尊了,被瞧不起了,被当小白脸包养了,被伤男人尊严了,所以他对大侠说,我去抓鱼。
  大侠想,教主会武功,而且不是傻子分得清大鱼小鱼,所以就答应了。
  但是由于教主当时是一时打了鸡血,忘了自己是不会游泳的了,所以纵身跳进湖里之后,开始扑腾开始呛水开始下沉了。在失去意识之前,教主唯一的想法就是委屈——他和大侠还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呢,自己就先死了,而且还是自己跳进湖里淹死的……
  
  在烧得噼里啪啦的火堆旁,教主醒过来了。已经是晚上了。
  教主看到自己身上盖得是大侠的衣服,而自己的衣服正在不远处用木头支着烤着,同时在烤着的还有大侠的里衣。
  教主又看到自己旁边,大侠正裸着上身在那里烤鱼。
  教主突然意识到是大侠将自已扒光,又想到自己在大侠面前出丑了,顿时感到一阵面红耳赤。
  大侠看到教主醒过来了,说你没事了吧。
  教主脸红着摇摇头。不过还好天色暗看不出来。
  大侠又说,饿了吧,我烤好鱼了,给。说着大侠把鱼递了过来。
  教主坐起身来,身上盖的衣服滑落,于是他和大侠赤诚相见了。教主脸更加红了,但是是男人,扭扭捏捏的就不像样了,于是接过鱼来低着头默默地脸红着吃着,并且时不时地偷看一下大侠□着的上身——身材真好,比自己想象的梦到的还要好——补充说明,教主已经做过无数次主角是大侠的春梦了。【= =+】
  然后大侠又说了一句让教主直接熟了的话:教主兄,你的皮肤还挺白挺好摸的啊。
  原谅大侠是个二楞子吧,他说这话一点调戏的意思都没有,不过是适时地感叹了一下而已。
    
  于是日子就这样过着。
  大侠是寒号鸟得过且过心态,没多少上进心思,就是让他在孤岛上生活一辈子,他也没多大怨言。当初奋发练武不过也是一时鸡血为了抢个漂亮媳妇,但是这么多年他走南闯北,虽然遇到过不少想要把女儿嫁给他的人,但由于当初前教主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觉得那些女的都不符合他的标准,大侠差不多要放弃了,所以至今没有成家。
  于是当初前教主给大侠留下的印象有多深刻呢?让我们把画面切到十多年前。当我们的大侠还是个小正太的时候,只见前武林盟主横抱着穿着红衣的前教主,用轻功掠过众人跑路了。当是时,红衣的前美人教主看着白衣的前英俊盟主,大概是因为太幸福了,又是因为在心爱人的怀里,脸上红晕抹抹,笑得很甜,笑得很美。小正太震撼了——原来武功好就可以抢到漂亮媳妇啊——因为还是正太的大侠只知道前盟主是去救新娘的,看到穿红衣的前教主被前盟主这么抱着又笑得这么美,自然以为那是他家媳妇了。
  但是教主着急啊,他多么想在这孤男寡男的野地孤岛,能和大侠有更多的发展啊。
  于是思来想去,教主狗急跳墙,想出了一个主意——生米煮成熟饭——好吧,主要是因为心上人每天在自己面前无自知地晃荡,教主作为气血方刚的男人,真的快要忍不住了,教主决定先做了再说。 
  于是怎么生米成熟饭呢?教主思前想后,觉得还是用迷|药把大侠迷|女干了吧。
  一般魔教的教主,身上总有那么些瓶瓶罐罐。我们的傲娇教主也不例外。那天下水的时候,教主虽然没怎么脱衣,但还是把身上的瓶瓶罐罐都拿出来了的。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不适合杀人放火的下午,教主行动了。
  教主在大侠喝的水里下了迷药,在大侠迷迷糊糊之际,脱光了大侠的衣服,然后脱了自己的裤子,然后该怎么做呢?教主回想了一下曾经偷看过的男男小黄书,回想了下上面的步骤,觉得无误了,便开始动作了。
  教主开始亲吻大侠,第一次将自己的嘴巴挨到大侠嘴巴上的时候,教主十分紧张激动,激动到全身发抖,接着,他全身发热,本来因为看到心爱人裸体而有反应的某部分彻底勃发了。
  教主开始激动地亲吻大侠的眼睛,鼻子,耳朵,下巴,脖子,锁骨,从胸前一路下来,最后到了大侠还软趴趴的某处。
  大侠的那处,软趴趴的时候看起来就有点恐怖了。教主咽了咽口水,俯下身去舔了一下那处,然后试着把它含进嘴里。因为这是教主初咬,不免技术生疏磕磕碰碰的,但男人那处嘛,毕竟是弱点,男人嘛,毕竟总是用那处思考的,所以大侠那处,渐渐硬了。
  看着大侠那么挺那么硬的那根,教主也是越来越兴奋,同时也有些怕怕。教主想,那么大,能进得去自己那里么?
  ——是的!是进去教主那里!
  这里先插入解释一下——教主很爱大侠,不舍得大侠受那种苦,还怕自己一激动一不小心伤了大侠,而且教主想,大侠要是被自己上了的话,恐怕自己一辈子都没什么机会和大侠双宿双飞了。教主对大侠的心意,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自己做受,大侠应该没什么损失,所以大侠应该不会恨自己。
  教主抱着这样的觉悟,在自己手上末了点药(那堆瓶瓶罐罐里有药),探入自己那处,一根,两个,三根,进进出出,让那处努力适应着。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抹着药在大侠挺立着的那处撸动着,频率同自己那里进出的手指的频率差不多。
  觉得差不多了,教主双腿分开跪在大侠身体两侧,扶着大侠挺立着的那根,对着自己的后面那处,开始往下坐。大侠果然是大侠,那里勃|起之后很大,教主坐到一半坐不下去了,痛并快乐着,仰着头喘着粗气,提起自己的身子一点,猛吸一口气,又坐了下去,然后卡在了三分之二处。
  教主觉得很累,决定休息一下下,喘着粗气低下头看看大侠,却发现大侠真睁着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他,教主一下子脸上血色尽失——被抓包了,然后保持着跪坐在大侠那里的那种姿势,不敢再有其他动作。
  大侠见教主已经发现自己醒了,就坐起身来。大侠这么一动,已经进去三分之二的那里现在全部都进去了。教主忍不住低声□了一下。然后教主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被大侠压在了身下。体内的那根因为体位的变化动作过于猛烈,摩擦过教主的内壁,教主又忍不住啊了一声。接着教主发现大侠在从他的体内抽离,教主绝望了,他想,完了完了,大侠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但是下一刻开始,教主就无暇思考这种问题了——大侠在快要完全抽离的时候,又一个挺身,进入了教主的体内,教主又小声啊了一下,接下来大侠重复这样的动作,频率越来越快,教主的啊声越来越大,大侠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最后,大侠一个猛然的挺身,一股热流射进了教主的体内,紧随着,教主也射了出来。
  大侠和教主喘着粗气,还沉浸在做完后美妙的余韵中。大侠感到美妙是生理上得到了满足,教主感到美妙是生理和心理上都得到了满足——教主第一次做受就那么满足,还被|插射了,只能说这身子真的是得天独厚,果然YD,果然适合做受。【= =+】好吧,来解释一下教主那么YD的原因,因为他以前那啥的适合也用自己的手试过多次,所以,大家懂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