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黄龙劫(出书版) 作者:月佩环

字体:[ ]

 
  [D141] 黄龙劫 上 
 
 
  【文案】
  搜尽天下美人集齐十二紫蛟,
  是黄龙主最大的乐趣与爱好。
  一次闯入皇宫的猎艳之旅,
  与帝王李玄有了露水姻缘。
 
  历来黄龙主多情温柔,
  因此就算对这美人早已没了感觉,
  却也数年来往返京城与龙宫岛,
  只为了这唯一敢刺杀他的男人!
 
  龙宫岛系列最终回──
  堂堂黄龙主竟会阴沟里翻船!?
 
 
  [D142] 黄龙劫 下 
 
 
 
  【文案】
  若对他动了情,注定性命不保。
  这擅自强占他身子的男人,
  从一开始就言明了他俩的未来。
 
  若他能从开始就掌握帝王心术,
  也许不至于走到穷途末路。
  可笑他原以为他俩曾经有情,
  事实却是让人痛彻心扉──
 
  江山从未属于他,社稷也不曾拥有他,
  求而不可得的,唯独那一人而已。
 
 
  第一章
 
  皇城郊外的乱坟岗。
  漆黑的夜幕笼罩着这一片坟茔,不知何处的老鸦嘶哑地叫了一声,夜空中听到了扑棱棱的振翅,像是被惊动得纷纷飞起。
  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前一后地行着,走在前面的人提着一盏鹅黄色的灯笼,灯笼的光芒十分柔和,照在两人前后一丈方圆。
  前面的那少年身穿蓝裳,面上蒙着面纱,足下十分轻盈,走路并无起伏,竟像是在草上飘过。而后面的男子一身道袍,袍袖处饰着云纹黑边,衣裳的款式明明是时下正兴的宽袍琵琶袖,但本色却是皇孙贵胄所用的正黄之色。
  他容貌俊美,气度尊贵,沉眉敛目时貌似十分诚恳,只是一笑起来却是显露了三分邪气,让人不敢亲近。
  蓝裳少年在坟茔深处停下脚步,这里已是乱坟岗深处,普通人不会到的地方。他叹了一口气:「龙主,就是这里了。」
  后面的黄衫少年「唔」地应了一声,在一张草席前半蹲下来,揭开草席,看了看里面的尸体。
  他看了半会儿,皱起了眉头。
  蓝裳少年道:「我让刘三把鸩酒换成了长眠散,应该不会有误才是。难道他……」
  黄衫少年摸着下巴道:「不是你的问题,我只是觉得……她长得不够好看啊!到我们岛上,最多只能当个六阶弟子。我们岛上,六阶弟子多得是了,还有必要救她吗?」
  蓝裳少年知道不是自己的原因,先是松了一口气,结果一听他说这句话,冷汗登时下来了。在坟地里找假死的宫里的美人都没有让他害怕,而这年纪相仿的龙主却能让他时常感觉心底一凉。
  「龙主,你不救她的话,她就死了啊!」
  「死就死吧,又不是我害死她的。」
  「可是被毒死和服了长眠散后没被唤醒结果饿死了,这两者之间不太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
  蓝裳少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许久才道:「我看她眉毛很秀气,说不定睁开眼还是很美的,不如您救活她试试?」
  黄龙主叹了一口气:「闭着眼睛都看不出来,睁开眼还能美到哪去?唉,这两三年宫里折腾出来的货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皇帝老儿不行了?」
  「皇帝没老呢,是去年登基的,身边没多少美人也不奇怪,等过些年他后宫充盈了,嫔妃们争宠夺势斗得狠了,自然就会有人死了的,龙主放心便是。」
  「是去年登基的?」黄龙主向来不关心身外的事,听到橙叶提醒,这才「哦」了一声,「那他的正妃侧妃应该也满美貌的吧,我前次进宫拿药的时候没看到,可惜。」
  「正妃现在应该是当今的皇后娘娘了。」橙叶又擦了一把冷汗。
  听黄龙主的意思,竟然有些觊觎母仪天下的皇后。
  五龙之主每一位都不是普通人,当然不会在意是不是狼心豹胆,是不是力不能及。只要他们想做的事,除了他们自己,天下几乎无人能阻止。若是自己陪着龙主惹下滔天大罪,到时其他弟子一上中原就被人缉捕,恐怕要埋怨他不好好伺候黄龙主。
  于是橙叶又连忙道,「龙主有所不知,当今圣上才智不及秦王蜀王安乐王,武勇又不及端王,先帝十分不喜,只是皇后娘娘的母家是大将军王崇义,帮着今上夺权,这才登上皇位……」
  「然后呢?你觉得我会怕王崇义?」黄龙主似笑非笑。
  他哪敢这么说?一个在天子脚下敢穿正黄衣裳却又并非皇族的人,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不不不,我是说,权臣未必会送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嫁给皇子,只会把最听话的女儿嫁过来,可想而知,相貌嘛也就尔尔了。」
  黄龙主赞道,「你果然想得周到,刚才看你娘兮兮的心慈手软,我都差点想送你到青龙岛去了,反正你名字有个叶字,和青龙岛正好相符……」
  「不要啊!属下对龙主忠心耿耿,并无二心,还请龙主网开一面!」橙叶手里的灯笼都险些跌落在地,连忙哀求。
  并不是青龙岛不好,而只是黄龙岛上美人最多,赏赐也最为丰厚,每每被其他四岛嫉妒。
  黄龙主从腰间掏出一只小瓶,倒出一枚丹药,随意塞到了「女尸」嘴里。
  「别叫了,再叫别人还以为这里诈尸了。」黄龙主转身往回走去,「走吧,你先回府。」
  「那龙主呢?」橙叶胆颤心惊地看了毫无起色女尸一眼,却因黄龙主之前给他的那句评语,不敢开口多问黄龙主给的是解药还是毒药。说到底,这宫女从皇宫里出来,注定要死的,救她也是好心,反正上了龙宫岛,还说不准是好事还是坏事。多少人上了龙宫岛,受不了那种- yín -靡的岛规而跳海身亡。
  「我要到皇宫里转转。」
  「龙主不是才到药房逛过了么?」
  黄龙主平生没什么爱好,除了怜香惜玉之外,就是炼丹了。为了省事,每年都会抽个时间跑到皇宫里的太医院拿自己需要的药材,太医们虽然发现药材悄无声息地消失,也不敢声张,只报到内务府说是正常老坏,需要更换一批新药。可是那些新鲜的宝参熊胆都消失了,终于还是瞒不过去。皇宫便如铁桶一般,守卫严密,能自由出入的也只有神仙。
  好在黄龙主拿够了药材,也不怎么惦记太医院了,每年定期来个一两次而已,却是受了其他四位老龙主的影响,逐渐爱上了美人,甚至还发下宏愿,收集全天下最美最有才气的十二个人,做龙宫岛的十二紫蛟。
  「我去后宫转转,说动了哪个美人,我就直接带出宫来,到时我会发焰火为信,你就赶紧准备一下,在宫外负责接应。」
  橙叶心知自己虽然不陪在黄龙主身旁,却要有相同的十二万分担心,虽然无奈,却也只好应声答是,默默在心里祝祷宫里全都是丑八怪。宫墙再高也阻拦不了黄龙主轻功如飞,可是负责接应的自己却未必跑得有这么快了。
  皇宫九丈高的观星台上,一个青年正跪在当中的一个蒲团,双手合十,在默念着什么。
  巨鼎上插着的香已烧了大半,这人已不知跪了多久。
  观星台正是皇宫东侧,平时少有人来,黄龙主每次潜入都会从这附近进入,却没想到今天却有人在台上。
  他正在回廊,要绕过观星台时,却听台上的男子低语道:「天下大旱,恳请上苍怜惜百姓,降下甘霖……」
  他声音极低,若非黄龙主内功高强,离得这么远,定是听不到。他刚才在乱坟岗时已是子夜,现在都到丑时了,这人竟然如此闲极无聊,多半是司天监的人。今年连月大旱,蝗灾遍地,对龙宫岛来说却是一件好事。毕竟一旦灾荒了,百姓破家荡产,卖儿鬻女,大量美人就能源源不断地流入龙宫岛。
  「……只要上苍垂怜,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他说得十分诚恳,黄龙主不由得心念一动。这句话在龙宫岛上随处可以听到,至于其中诚意有几分,却是说不清了。没想到这句熟悉的话会在异乡听到,黄龙主不由得有了好奇之心。
  观星台下有不少御林军守卫,不好沿阶而上,黄龙主便绕到观星台后,展开壁虎游墙的功夫,攀台而上。
  待上到观星台时,台上的大鼎正好将他的身形遮住。
  那男子浑然不觉,仍然在诚心祈福。他身上只穿了一件青衣,长发束着,没有戴冠帽,看起来十分简朴,倒像是被罚为庶民。多半是司天监求不到雨,所以被迁怒责罚了。
  黄龙主原本想走开,但看他的侧颜倒还俊朗,只是神色肃穆,不由好笑。
  李玄不知自己跪了多久,早已膝盖酸麻,台上只有他一个人,却是不肯起身略作休息。
  恍惚间听到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求它作甚,它又不会理你。倒不如求我,我还有些办法。」
  观星台上只有他一个人,怎地竟会有人出现?
  他吃了一惊,仍然没有起身,慢慢转过头看去,却见一个黄衫少年笑吟吟看着自己,俊美的面容上颇有戏谑之意。黄色道袍上用银线绣着龙纹,冠上缀以无数明珠,端是华贵非凡。四周的烛火照在他身上,尚且不如他夺目。
  「恕李玄眼拙,不知尊驾是哪位?」
  黄龙主看他目光中忽然间露出锐利光芒,便知他不容易上手,心中征服的念头更甚,却是微笑道:「你叫李玄?生得还算是相貌堂堂。我只问你一句话,若是真能求到雨,你当真什么都愿意付出么?」
  他略一思索,便道:「不管是何人,只要能降下大雨,不让百姓受苦,便是要某一条性命,又有何难?」话虽如此,却带着重重忧虑。
  「你放心便是,我自然不会要你性命。」黄龙主没想到无心插柳都能有如此艳遇,不由微笑。他极少赞美旁人,能当得他一句「相貌堂堂」已是难得,只可惜这人离他所想的绝世姿容还是差了一些些,不然就直接打晕了带走,发了焰火为信,让橙叶来接应了。
  「那你要什么?」
  黄龙主没回答,却是问了一句:「司天监不是太监吧?」
  李玄心下起疑,此人若是当真有神通大能,又怎地不知他身分?但连日不雨,已让他十分心焦,也顾不得其他了。于是回道:「司天监自然不是太监,不知阁下为何有此一问?」
  「不是就好。」黄龙主略一颔首,扫了他一眼,又道,「这次赶巧,五天之内必定有雨,你想要下几天?」
  李玄没想到雨水竟然能这般控制,不由怔住。天底下竟然有这种好事,能操纵云雨到如此地步?
  「反正是下到足够为止,却又不会引起洪涝,是吧?」黄龙主看出他的想法,随即又道,「半个月后子时,你再来这里还愿吧。到时别带旁人前来。」他指的自然是台阶下不远处的护卫,此时看到观星台上有了旁人,护卫都纷纷上前一步,若不是李玄抬手阻止,他们已将黄龙主团团围住。
  黄龙主当然不会为了一次艳遇而花费太多心思,「求雨」只不过是顺手为之而已,若不是玄龙主正好在中原,怕还没那么方便。
  他交代完后,看到李玄凝目看着自己,似乎掩去了所有惊疑。
  这人心思果然是重了一些。他比较偏好稀世俊美却又绝顶温柔的美人,这人却是偏离他的口味太远了,称不上稀世俊美,也不见得温柔。
  幸好只是欢好一度罢了,也不必挑剔。若是当真要挑三拣四的,龙宫岛上都不会剩下什么人了。
  他有意显示轻功绝伦,足尖在离开观星台时一步踏入空中,夜空里衣袂翩翩,仿佛乘风而去。
  李玄低头看时,却见观星台上只留下一个极深的足印。那足印有一寸深,可见这人果然十分了得。不管是武功还是异术,都可称得上世所罕见,像是这种奇人异士,断然不会欺骗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