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草上飞+番外 作者:瞳浩

字体:[ ]

 
 
文案:
在从神捕手中赢走老掌门的金牌后,盗王宫丘益的快手从此名扬天下。
两年后,朝廷宫变,大家才知道宫丘益还是个王爷,可他被困于万俟堡……
“我快手宫丘是你万俟堡困的住的吗?……喂,这位少侠,你看我的眼神好凶狠啊!”
哎哎哎我这是有多惨才出了狼穴又入了虎口?!
什么?皇兄起兵造反了?
唉,本王只好随皇兄出征,挽大文于将倾了!
呜……王妃饶命!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丘益,尹子颜 ┃ 配角:谭音,魏荣,万俟琬坻,安箬思 ┃ 其它:
 
序章一:宫丘一战俱扬名
——万俟颜:再见钟情
“听说了吗?易莲崖的宫丘益和薛方打的赌?”
“是不是说,十日之内能在他的视线下窃走百件宝物?说是要回当年盗王的牌子,那个宫丘益是易莲崖的新任掌门吗?”
“赢了以后就是了。”
掺杂在茶亭里的窃窃私语马上激起了其他江湖中人的兴趣,刚开始了一个新的话题,万俟颜突然站起来离开了茶亭,大家忙于八卦对一个路人的离开没有丝毫的兴趣。而这些也都与他不相关。
江湖上的人真是无聊,什么易莲崖。
盗王不是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吗?还有他……
想这些做什么。
这么想着万俟颜的手抚上了挂在腰间的链子,抬起眼睛。眼前的树林以前并没有来过,作为医药世家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采药,也是担起救死扶伤的首次试炼。
他更喜欢在山林里采药,发现些难以发现的品种。
从采集到炮制,每次经手将人的伤痛治好能给他带来欣喜,这些不是杀伐之道能带来的感觉。
父亲在世时往往让他们兄弟习武防身,以为他会想热血一番建立功绩伟业,却不知他的志向仅仅是一家医馆救死扶伤……眼前的这株草药,是万俟堡附近没有的品种。紫菀,又名还魂草,根部可治咳嗽上逆。
万俟颜的手刚伸了出去却感觉到眼前空气细微地涌动了起来,他猛地缩回手,这才注意到静无声息的草丛中猛地乍现出一个人影,“喂看清楚了哦,这位小哥,我可不是草药~”
略带着调笑的声音让万俟颜有些吃惊,自从六岁习武以来很少有人能如此近身而不被他察觉了。
不知何时掩在茵绿的丛林之中的,那个少年穿着和周围色彩别无二致的浅绿衣衫,突然跃出的身影的确让他有些吃了一惊。
一瞬间,他以为是惊动了草丛里的仙子。
万俟颜默默地盯着眼前的绿衣少年,果然和他的声音一样,十六七岁的模样还稚气未脱,眼睛弯弯地带着笑意,明明是恶作剧地跳出来却始终让人生不起气来。
想是在这里呆了很久,该不会就是为了吓他一跳吧?是附近人家的孩子吗?
万俟颜猜测着没有说话,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冰冷的提醒,“看好你的东西。”
“嘻嘻,被戳穿了。”绿衣少年笑着皱了皱眉,却又耸耸肩似乎在抱怨来人的鲁莽,仅是轻轻一跃就已跳离了他们数丈远,声音远远地穿了过来,“谢谢你的东西,你会成为一个好郎中的。”
万俟颜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身后那个人便追了上去,没有多说一句话。万俟颜马上想到了刚才听到的话题,两个人——宫丘益?薛方?
习惯性地用手指抚上腰间的那条链子,果然不见了。
万俟颜再抬头望向两人消失的方向,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慢慢地蹲了下来,将刚才的紫菀连根拔起放回药篓。
 
“话说刚才那人的手链好生眼熟。”把薛方甩远了后,宫丘益在一根树枝上稳住了脚步才开始打量万俟颜的手链。
不看还好,仔细一看手突然抖了起来,一个分神整个人不小心从树枝上摔了下来。
宫丘益顺势向前狼狈地一个翻身,躲过薛方的擒拿,忍不住抱怨了句,“你偷袭我。”说完又忍着痛向反方向躲了过去,手里紧紧地攥着万俟颜那里偷来的链子。
薛方依旧没有搭理他地追了上去,难道这么大的人自己看不见吗?
*******************************************************
宫丘益与神捕薛方打的赌,不足十日便已获胜。从此江湖扬名,江湖上人称他为“快手宫丘”。
“我赢了,师父的牌子还给我!”
薛方静静地盯着眼前的少年,带了点蛮横和骄纵,还是那样孩子气,让人始终对他生不起起来。
他只好叹了口气,把他想要的东西拿了出来,“宫丘益,老盗王早已过世,你在易莲崖的责任也已尽到,你并不是没有父亲,你明白的。”
几乎是一瞬间,薛方眼睁睁地看着手里的东西在眼前消失……移形换影。
这不是他头一次亲眼看见宫丘益的动作,不过不管看多少次都不得不称奇,“我于易莲崖,与父皇并不一样……从今以后,我是易莲崖的掌门!”
 
距离那次较量仅仅过去了不到三个月就到了武林大会的日子了,这期间快手宫丘正式接任易莲崖掌门之位。
许多人都对易莲崖抱有很高的期望,希望能见见这还未入世便已名扬天下的掌门。
武林大会?
万俟颜脸上仍是淡淡的表情,眼神却落在了依旧是绿色衣服的少年身上……
“小颜,你也认得他?”注意到了万俟颜的视线,大哥万俟琬坻到底是有些好奇。
自己这弟弟好像头一次对除了医药之外的事情感兴趣,这次说服他来参加武林大会竟然没有费什么功夫,这放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啊。
再看到他盯着看的人,万俟琬坻眼睛转了又转,略带阴柔的脸上还是带着笑脸,眼神中一下子闪过了惊喜的光芒。
万俟颜没有马上走过去,表情还是平静,只是眼神露出少有的温柔,“这个人拿走了我的东西。”
万俟琬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也忍不住笑了笑,道:“好巧,我也是。”
这一次宫丘益不是一个人来的,另一个是宫丘益从小一起长大的徒弟——沈思凉。万俟颜看到宫丘益皱着眉头的样子,那苦恼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
没有察觉到被注视了,宫丘益撇了撇嘴,小声抱怨着,“都说了没事,那件事也没有遇到过危险啊,你就是不信我。”
明显听到了他小声的抱怨,沈思凉冷冰冰地挑挑眉,眼神中却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你还敢说,你知道你突然跑去我们都有多担心吗?万一有个好歹大家该怎么办?那金牌有什么重要的。”
大概是察觉到了沈思凉明显不悦的语气,宫丘益连忙讨好地赔笑地打断他的话,“好了小凉,我知道错了,别训我了嘛。”
万俟颜忍不住笑了起来,不得不说,这幅蔫蔫的样子还真不适合他,想不到他除了初见面时的神采飞扬,竟然也会露出如此无可奈何的表情。
宫丘益敏感地察觉到了视线,向他们望了过来,一见到万俟颜时怔愣了一下,马上变成了甜甜的笑容,隔得远远地就向他招了招手,“少侠,又见面了~”
万俟颜努力地回忆他们之间除了被他偷走一件东西外到底还有什么如此深厚的交情让他如此热情,却没注意到万俟琬坻的笑意更深了。
宫丘益已经拉着沈思凉走到了面前,堆满了热情的笑脸,“原来您就是万俟颜啊?东西还你,咱们不打不相识嘛。”
说着把那条链子递了过来,说话动作还是那么孩子气,就好像那东西是他捡的而不是偷走的一样。
看着他递过来的手链,万俟颜没有伸手去接,只是轻描淡写地道:“送你了。”
他的回答太意外了,宫丘益都没有料到,声音还是细细小小的,慢吞吞的样子反而显得俏皮的可爱,“诶,那东西不是你们万俟……万俟琬坻!”
宫丘益猛地睁大了本来不大的小眼睛,沈思凉感觉到拉着他的手有些发抖。
万俟琬坻能听出来他声音里带的颤音,弯了弯唇笑了起来,阴柔的模样只能用妩媚二字来形容。
若是平常肯定引得未嫁少女忍不住偷看,但在宫丘益眼里和罗刹没什么区别,“好久不见,小益,不知道我的链子你收好了没有?”
他这句话刚说完,沈思凉明显地感觉到宫丘益连腿在打战了,站都快要站不住了,宫丘益别开眼睛似乎是不敢与他对视,多亏了沈思凉有力的扶住了他才免去了他仓皇的狼狈。
沈思凉条线反射般地把宫丘益挡在了身后,并不友善地目光落在两个人的身上,“久仰万俟堡主大名,我和师父还有些事先告辞了!”说着拉着腿都软了的宫丘益转身就走了。
“哥。”万俟颜又恢复了淡淡的神情,没有问下去,但万俟琬坻知道他的意思,对于把宫丘益吓成那样的行为脸上丝毫没有愧疚,“呵呵,小益还是这么可爱。”
万俟颜深知自己哥哥的脾气,也似乎是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一想到宫丘益见了万俟琬坻那个害怕的样子只好叹了口气,道:“别欺负他了。”
万俟琬坻呵呵地地低笑了声,小益,不就是被欺负地眼睛湿漉漉的时候最可爱吗?
 
 
序章二:幽宫囚爱奈若何
——宫丘益:我这是进了狼窝啊!
在三王爷发起政变之后,整个江湖都传遍了,快手宫丘被万俟盟主关在万俟堡。江湖上盛传的八卦是,在两年前万俟兄弟就为了争宫丘益反目成仇,万俟颜至今下落不明,如今万俟琬坻更是为了他不惜和三王爷作对,只为金屋藏娇……
对此万俟琬坻不做任何回应,处理完朝廷那边烂摊子后,万俟琬坻心情格外愉悦地回到屋子,当打开门的时候声音有些低沉,却异常温柔,“小益,有乖乖的吗?”
琬坻房间的窗户没有打开,关的严严实实的不让一丝光线进入,跪坐在地上的少年还是没有长高多少,比起两年前反而显得有些羸弱了。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宫丘益还是抬起了头,在微弱的光线下隐约看出比以前更加苍白了,甚至是有些病态,看着万俟琬坻的眼神依旧是无以言说的恐惧,万俟琬坻满意地笑笑,道:“还不过来。”
说完不紧不慢地拉开桌边的椅子坐了下来,眼睛却仍然蛇一样地盯着他的猎物,见到宫丘益沉默着没有反应,万俟琬坻笑意更深了,“小益是不是又想受罚了?也好,反正……我喜欢惩罚你。”
听到惩罚两个字时宫丘益猛地打了个寒战。他知道这个人不是开玩笑的,只好叹了口气,认命地挪动着爬到了他身边。万俟琬坻下的药让他四肢无力,连动弹都费劲,他的身体还在发抖,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屈辱。
似乎是对他现在这个样子很是满意,万俟琬坻的声音带着些满足,“小益真是越来越乖了。”
感觉到万俟琬坻的手指落在自己的发间,宫丘益没有反抗。只是轻声道:“琬坻,你这么对我……颜是你弟弟啊!”
后面的声音有一点哽咽,还有点无奈,万俟琬坻听得出来,“呵呵呵,现在倒是想起他来了,两年前你去了哪里?颜救了你两次,这一次不会再让你逃掉了。”
两年前?听了他的话宫丘益愣了愣,似乎在回忆什么,是两年前万俟颜去了哪里吧?
正想着,万俟琬坻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问问你的好徒弟吧,呵呵,不过都没用了,今后你不会记得了。”
“什么,你说……”宫丘益猛地抬起头来对上万俟琬坻的眼睛,却突然感觉后颈被银针刺了一下,便失去了意识。
----------------------------------回忆的分割线----------------------------------
那年宫丘益才九岁,刚跟着老掌门学了几年,孩子的心性还带了点心高气傲,趁着老掌门不在偷偷潜进了万俟堡——江湖中人最不敢惹的地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