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后宫 作者:蓝刹

字体:[ ]

 
 
后宫by蓝刹 
曦,寰宇皇朝幽居深宫前皇妃。
一个以男儿之身,却风靡天下的可人儿……
有谁知道在他那张慵懒绝艳的皮相下,深藏著似海般的智慧。
他是寰宇无人知晓的地下之王,他是皇朝不为人知的暗夜守护者。
他呕心沥血的支撑起,曾一度摇摇欲坠的皇朝,可他身上仍背负著世人对他误解。
 
狱陨,风郧帝国君主。
拥有著无穷野心的一代明君,却生不逢时。
一次巧扮使者至萨努斯贺寿偶遇同样乔装使节的曦……
一时兴起掠回国,未曾想不但引爆了寰宇与萨努斯暗藏多年的积怨,也为他带来了从此无法割舍的情劫……
 
 
楔子
  寰宇皇朝
  无极三十四年冬,寰宇皇朝第七代君主--宇无极崩於冬宫,享年五十岁。
  宇无极--寰宇皇朝第七代君主,十六岁登基在位三十四年,是寰宇皇朝除第一代君主外,最为雄才大略的君主,他亲贤远佞、安内抚外,使得寰宇皇朝一扫前朝的颓势。国富民安,宇内升平、四海一心,後世所有的史籍皆记载他著为寰宇皇朝带来和平盛世的契机。
  史籍记载了无极皇的无数功勋,也曾略略提及他休闲娱乐,说他善骑射,有一身的好武艺,喜打猎,也爱游山玩水,曾无数次私访出京。如此尊贵的地位又如此才华洋溢,几乎是完美君主就只有一个小小缺陷,就是极其喜爱美色,但哪位君主不爱美人,再如圣人的君主也是佳丽三千,无极皇也只是比他们略微多了那麽一点点而已,所以史籍也就略略的提道说,无极皇受众美崇拜,拥有众多佳丽等等……一笔带过,当然不会提及那些在当时众所皆知事情。
  除了正统的史籍自然还有流传民间的野史,没有了正史的高调,篇篇中带著那淡淡圆滑诙谐也夹带著那几分真实……
  野史中详细的描绘了无极皇私访民间,铲女干除恶,惩戒贪官……精彩绝伦的故事,惊心动魄的细节为无极皇形象更添璀璨光辉。当然野史也提及无极皇喜爱美色,但却不象正史那样含糊带过。而是明确地指出无极皇那与众不同的爱好……
  野史曰:吾皇爱美,非关男女。岁不及十,更为惜之。众臣闻之,纷纷荐献。一时间,朝野上下,有子者,一派惶然……
  第一章
  “叮咚、叮咚……”夏日的暖风轻轻撩起飘动的白纱,带动清脆的风铃随风摆动。
  缓缓张开双眸,映入眼帘的仍是那一成不变的挑高房梁,精致的花纹描金贴翠显得一派华贵。宫殿里飘散著清雅的檀香,四周空气如此沈静时间仿佛就此静止不再流动。
  曦,缓缓的坐起随即被服侍在身旁的宫女--湫扶住,拿起一旁柔软的靠垫放置他的身後要他更舒适的坐好,然後再递上杯冰镇莲子…… 
  “主子,用冰刚镇好的莲子,您尝尝……”湫小心翼翼地奉上玉杯,水汪汪的眼眸闪过期盼。
  “嗯!不错!”曦接过玉杯浅偿,清爽的口感满意的点了点头。得到主人的赞叹,湫秀气的小脸上洋溢著一抹羞涩甜蜜,扬起手上的羽毛扇为自己的主子带来微凉的气息。
  “主子,您醒了?!”一串欢乐笑声迈著轻盈的脚步从外面进来,那如火的活力为死寂的空气带来波澜。
  “滟,稳重些……”湫微蹙眉轻声叱责走近身前,与她有著相同面孔却展露著似火俏丽妹妹。
  吐了吐舌,滟向湫做了个鬼脸,迅速跑到曦的身後拿起扇子猛扇。轻轻靠近曦眼巴巴的看著那冒著凉气的冰镇莲子,口里可怜兮兮的说:“主子,外面热得宛如下火,奴婢去其他宫去给主子找乐,现在口干舌燥耶……”
  “嗯!是啊!好可怜!喏……给你喝……”曦,被滟那可怜兮兮的模样逗笑,抬手递上手中没喝几口的冰镇莲子……
  “谢谢主子!”滟无视一旁湫的怒视接过曦递过来的玉杯,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你……”湫无声的张了张嘴,最後无奈地闭上嘴心底有些担心,忧郁的看了看快乐的大吃大喝的滟,如果现在她是在其他宫任职,如此的无礼举止早就被打五十板然後扔出宫外自生自灭了。可是,主子却一味宠著她,真怕她有一天闯出什麽大的祸端来。
  “主子,奴婢跟您说啊……”放下一扫而空的玉杯滟拿起羽毛扇扇著风,在曦的耳边唧唧喳喳的说起刚刚的所见所闻。
  “刚才我经过沁芯园看到那的主子沁妃,跟隔壁的馨香阁的主子馨妃斗嘴,不晓得又是为什麽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不亦乐乎,她们啊……”含著淡淡宠溺的微笑,曦半倚半靠在太妃椅倾听著滟那活泼跳脱的话语。在这冰冷的冬宫里她宛如耀眼的太阳,散发著无限的光芒……
  “湫姐……”轻拍湫的肩细弱蚊蝇的声音在湫的耳边响起,湫回头瞅了瞅站在她身侧的祛生生的小宫女,低声问道:“什麽事?”
  “啊!是……”小宫女小声的在湫的耳边嘀咕了两句,湫微微点头,挥挥手要小宫女一边候著。
  “主子,”湫打断一旁仍在高谈阔论的滟,恭敬的向曦禀报:“嫡公主求见!”
  “什麽?!是玉珞吗?快请……”曦坐直身体急声道。
  “呦!不用了,本宫这不请自来的客人,这就先闯进来了……”一道火红的身影如旋风卷入,夹带著满身的馨香,仿佛就象一团烈火照亮了四周。娇媚的容颜似火的秀发,那翠绿的宛如深湛湖水的双眸流泻著无邪,修长的四肢喷火的魔鬼身材裹著豔红的薄纱,由金线编织的腰巾被随意扎在腰间,随著主人移动闪耀著灿烂光芒。莲步轻移少女盈盈下拜,似樱桃嫣红的唇吐出一串仿若银铃的笑语:“拜见太妃娘娘,玉珞这厢有礼了……”
  “不要玩了,快请起……”曦,坐起含笑示意一旁的湫扶起公主。“来人赐座,啊!快去端些冰镇梅汁来……”
  “哇!真是知本宫者唯曦是也……”火红的身影投到曦的怀里,死死的抱紧曦的腰,头轻轻靠在曦的肩上,随之扑鼻而来的是沁人心脾的莲香……
  “玉珞!怎麽不好好的躲在春宫里纳凉,反倒顶著正午的太阳跑到我这里来?!”轻抚著玉珞柔软散发著芳香的波浪秀发,曦无奈的柔声问道。
  “哼!本宫干吗呆在春宫听那些白痴谈论自己的驸马如何如何的英名神武,如何如何的才华洋溢啊?还不如……”玉珞微微抬首深湛的绿眸闪过一抹轻蔑,当视线落到曦的浅浅的美丽笑颜上,抬起玉手缓缓的在曦的脸上游动,脸上散发著如梦似幻,轻声的赞叹道:“啧啧!这真是上天的恩赐啊!瞧!如此滑顺的秀发宛若子夜般乌黑,肌肤柔滑细腻似雪白皙,这清澈宛若碧海中最纯粹的紫水晶双眸总是散发著诱人的风采,小而挺的俏鼻梁,还有著红润的仿佛熟透的樱桃小嘴,噢!真想咬一口尝尝……”说著说著两张脸越靠越近,玉珞轻声呢喃眼见就要吻到眼前那诱人的红唇时,一双白皙手突然挡在中间,玉珞抬眼怨嗔地看著手的主人--湫,而湫却义正词严地说:“公主您失礼了……”
  “什麽啊……”玉珞微嘟著撒嗔道:“亲一下有什麽嘛?!”
  “不行!”湫绷紧俏颜一本正经地道:“我们主子唇是属於先皇……”
  “扑哧……”玉珞一脸哭笑不得的看著湫说道:“天啊!父皇都晏驾三年多了……还守著那无聊的规矩干吗啊?让我亲一下有什麽的嘛……”
  “不行!”湫不肯让开反而一脸的坚决道:“公主,您请退到下首,不管怎样我们主子也是您的长辈……”
  “你……”微蹙眉抿紧唇玉珞有些恼怒,站在一旁的滟看在眼底灵巧的走到玉珞的身边,轻扶玉珞的玉臂,柔声道:“公主,您又不是不知道,湫姐就是那麽死脑筋骨,怎麽也不肯转个弯,来您看这是您最喜欢喝的冰镇梅汁,还有您爱吃的蜜饯、核桃酥、琥珀桃仁,啊!这还有贵妃红,香药葡萄……”滟技巧的安抚著玉珞。“怎麽样啊……味道如何?”
  “嗯嗯!号师(好吃)、号师……嗯!颜、呢跟呢结解伊点诹!厢(滟,你跟你姐姐一点都不象。)”努力咽著口里的食物,玉珞嘴里抱怨著。
  “是啊!是啊!”一脸心有戚戚焉滟猛点头附和著玉珞,不过如此奇怪的问话居然也能听明白,也真要人佩服啊!“湫那鱼木脑袋总是没有转弯的余地,我也总是怀疑我们怎麽会是姐妹,而且还是孪生姐妹啊……”
  “似阿……啊!”突然想起了什麽,努力的咽下口里的点心,玉珞轻击掌两名宫女手捧玉盘走进,扬手要两人呈上……
  “这是?!”低首翻了翻推满玉盘明黄色的卷宗,曦挑眉询问。
  “那是本宫路过夏宫的时候,碰见大皇兄他要本宫捎过来的……”玉珞低首喝著冰梅汁含糊的回应道。
  “这……这不是……奏折麽?怎麽会……”仔细的看了看曦疑惑的问。
  “哎!不要装了……你跟皇兄在搞什麽把戏,本宫会不知道吗!”玉珞轻抿唇眼底闪过一抹讪笑催促道:“快看吧!看完了就告诉本宫,由本宫拿去见皇兄比较不显眼,要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太惹人注意了……”
  “你啊!机灵鬼……”曦无奈的遥了遥头,垂首凝神看著手中的奏折……
  放下吃了一半的点心,玉珞优雅的抽出绣帕轻拭嘴角,端庄的坐在位置上出神的凝视著认真看著手中折子的曦。其实,她不看他也能够清楚的描绘出他那美丽的容颜,一头比子夜还要黝黑、比娟还要柔顺的秀发随意披散在肩,赛雪的肌肤似丝绸般滑顺细腻,嫣红的唇瓣嘴角总是含著浅浅的微笑,小而挺的鼻如玉雕般挺直,如紫玉的双眸总是象未睡醒般惺松,波光流转间散发著万种风情,妩媚天生是所有人给他的评价。如果不是轻薄的纱下那扁平的胸膛昭示著他的性别的话,恐怕没有人会怀疑他不是女人。事实上,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曾经错认过……
  从小玉珞就常听宫内的宫女和内侍们窃窃私语,说父皇那些奇奇怪怪的爱好,宫内也时有传闻年纪与皇兄恍惚年纪的小妃子得宠而跋扈的消息,但由於她年幼而似懂非懂,直到她十岁的时候与皇兄一同在云馆(皇子们与公主们读书的地方,也有些其他贵族子弟伴读。)读书时,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父皇现在最宠爱的贵妃-- 晨妃。
  他由太傅领进,仿佛精致的宛如精雕细刻的白玉娃娃,张大那无邪的双眼看著所有的人,美丽的容颜与优雅的礼节就象位受到良好家教的大家闺秀。几乎是立刻玉珞就喜欢上他,从小在她内心的世界里就只有皇兄一个人的玉珞,头一次发自心底的希冀有个妹妹。听到太傅的介绍虽然微微有些失望,但仍抱著或许我们能够成为朋友而接近他。虽然早就在姐妹间的耳语中知道他的一切,却仍想听他亲口向她诉说,希望他有一天能够信任自己。可是,从未曾听过他的任何抱怨与不满,他成熟的仿佛不是哪个小她两岁的孩童,反而是自己总是撒娇耍泼要他注意自己,而他的脾气也好的从不会生气,总是含著笑包容著她。
  三年前,父皇晏驾时,本来除有子女外所有未有所出的宫妃都要殉葬的,皇兄却独排众意以他登基大赦天下为由把父皇的妃妾深锁冬宫,封闭了曾经莺声燕舞、热闹喧嚣的冬宫。冬宫内以晨贵妃为首所有宫妃都避居冬宫不再出席任何宫筵与国庆,人们渐渐的开始遗忘这些曾经权顷一时的少年少女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