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惊梦+番外 作者:吹风少女叽叽叽!

字体:[ ]

 
 
惊梦 BY 吹风少女叽叽叽!
 
风格
古代  正剧  高H  温馨
 
分级
此作品列为辅导级,未满12岁之儿童不得阅读,
12岁以上18岁未满之青少年须父母、师长或成年亲友陪伴辅导阅读。
 
作品简介
古风  练肉产物 剧情浮云 HE
(′?ω?`)看我的ID多英俊~
 
第一章
 
秦牧生在梁奚,二十余载都没有离开过,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梁奚下那么大的雪,万籁俱寂,只剩下了风声。
 
那个外乡来的客人就是这个时候来的,行色匆匆,带着一路的风雪,走近了还能闻到雪的味道,清冽肃杀。
 
“寻人?借宿?还是……”一双眼流连顾盼,“听戏?”
 
男人走进屋里,身后背着一把拿黑布裹着的剑,解下来往桌上一放,沉声道:“借杯酒喝。”
 
秦牧想,这人生的白净,眉宇微皱着,一副别人欠了他银子的样子,长的倒是真心好看,可脊梁骨挺得比谁都直,又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约莫是个行走江湖的游侠。
 
江湖上的人,得罪不起。
 
秦牧走进里屋,取了坛酒出来往桌上一放,道:“里边儿装的白酒,烈得很,天寒喝了取暖最好。”
 
男人接过酒坛子,闻了一下酒香,却又把酒坛推了回去。
 
“半壶温过的黄酒便好。”
 
戏楼老板憋着笑,心想原来这人不会喝酒。
 
“不巧了,这里只剩下你面前这坛酒了。”
 
男人皱了皱眉,“酒喝多了容易乱性的。”说着取了桌上的剑就这么又晃入了梁奚茫茫的雪中。
 
戏楼老板倚在门边儿看着那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心想,可真是个怪人。
 
接着一晃三月,戏楼老板再遇见那个怪人的时候已然开春了。
 
晴空万里,天高云淡。
 
河边的柳条抽出了鹅黄色的嫩芽,轻轻抚过湖面,漾起千层涟漪。
 
一阵春风拂过,惊扰了屋前的二三竹帘,屋内一缕檀香慢慢的旋转,上升,消散。
 
戏楼老板扮上了一身唱戏的行头在院子里咿咿呀呀地练着戏,花褶子上绣着几朵艳丽的牡丹,三两只蝴蝶穿梭其间,呼之欲出。
 
却听见外头一阵喜鹊啼叫声,该是有好事近了。
 
门帘被掀开,香炉上的烟打了个转,又散了开去。
 
走进来的男人眉眼带煞,身形狼狈,手里一把三尺长剑,锋刃还滴着血。
 
哪里是好事?分明寻仇的来了!
 
戏楼老板惊惶得往后退了一大步,用松烟勾了眼圈的一双眼还留着方才唱戏时的顾盼劲儿,手里的兰花指也还没卸下来,就这么指着男人,磕磕绊绊地开了口:“你……你……”
 
话还没出口,身前的男人一哥闪身捂住了他的嘴,搂着戏楼老板的腰硬是拖到了院子里的假山后边,身上的血腥味儿一阵一阵地往戏楼老板鼻子里钻。
 
闻惯了脂粉香气的戏楼老板一双眼睁得更大了,偏偏捂着他口鼻的男人还不松手,只回身望了他一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这一眼,却让戏楼老板怔愣了片刻,片刻后又挣扎了起来,喉咙口呜呜作响。
 
男人皱紧了眉,寒光一闪,利剑架到了戏楼老板的脖子上。
 
怀里的人眼珠子转了转,看着脖子上的剑眼眶一下子红了,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哀怨得不得了,好似在问他:“你做什么杀我?”
 
见惯了血雨腥风的男人,一握到剑的时候眼里边只剩下杀欲,这会儿见了这么一双眼,平素面无表情的剑客却忽然忍不住弯了弯唇角,松开了捂着戏楼老板的手。
 
却没想,那人望着自己的时候像有千言万语要讲,松了手,却只道了句:“我们见过的。”
 
剑客看着他,眸子里一片墨色,略一颔首,将剑收到了身后。
 
“你怎么……”
 
“嘘——”
 
戏楼老板闭了嘴,依偎着这不知名的剑客在假山后躲了许久。
 
春光正好,眼底里却只余了那一抹冷凝肃杀的身影,他想,莺鸣柳绿衬不上这人,还是去年那一场茫茫的大雪更好些。
 
石桌上的檀香一缕一缕的飘散开来,冲淡了鼻尖的血味儿,剑客松了口气,提着剑从山后边儿走了出来。
 
戏楼老板也跟在后边,提了裙子小心地走下那些嶙峋的石头,还未站稳,却猛地被剑客推回了山后,耳边瞬间传来一阵刀剑杀伐之声。
 
剑与剑撞击的声响震得人牙关发颤,闭紧了眼睛半趴在山石上一眼都不敢看,只觉着耳边打斗的声音越来越响,檀香味都被血气冲散了,手上陡然一阵温热,戏楼老板眯着眼看了眼,一手的血,吓得身子都抖了起来,眼睛闭得更紧了。
 
一记尖厉的摩擦声,剑尖寒风从耳边扫过,下一刻整个人又被抱住了,黑衣的剑客面色如霜,手底下的动作却轻的很。
 
“都不知道躲么?”
 
戏楼老板怔得眨了一下眼,却见剑客的手背上一道血痕。
 
还来不及叹这一遭英雄救美的戏码英雄和美人怎么就都落得如此落魄,身后又一阵剑风袭过,男人抱着戏楼老板一个闪身堪堪躲过,反手一记倒刺,仅剩的一个追杀者倒下。
 
焚烧了小半个对时的檀香终于燃尽,最后一缕烟也消散在了初春微凉的空气里。
 
戏楼老板看着还搂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一时失了神,只觉得被一颗心砰砰直跳,却不知是怕的还是因为旁的什么。腰间的那只手还没松开,一阵一阵的温度传过来,烫得戏楼老板脸也红了几分,却忍不住又贴近了些,一双勾人的眼盯紧了面前人的眉目,问道:“你叫什么?”
 
剑客收剑回身,薄削的唇里吐出无情无欲的三个字:“萧无梦。”
 
“无梦到长安的无梦?”
 
男人沉默地颔首。
 
“我叫秦牧。”秦牧提了裙子快步跟在萧无梦身后穷追不舍地说:“秦是秦晋之好的秦,牧是四牧业业的牧。萧大侠,你喜欢听戏么?”最后一句问得小心翼翼,戏楼老板充满期翼地看着男人的背影。
 
萧无梦抱着剑,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只答了句:“我不是大侠。”
 
“那是什么?”
 
男人扬起手里的剑,看着剑上还未干涸的血,收剑入鞘。
 
“你说是什么?”
 
秦牧停了步子,扯着裙角望着男人又像初见时一样,沉默地抱着自己的剑走进了一片朗润的春光里。
 
第二章
 
人是走了,偏留了“萧无梦”三字,名唤无梦,却夜夜入了有心人的梦里。戏楼老板一双灵动的眼里添了些离愁,唱起思人感怀的戏来也多了两分真情实意,偏戏里的人还能睹物思人,他却只能日日念着“萧无梦”三个字来回忆那人冷峻的眉目,生怕一日不想,就会这么给忘了。
 
想得久了,心底里就生出了欲念。秦牧唱了这么几年的戏,戏外的人情世故纵然不知,戏里的却也唱明白了。那样冷冽的一个人,一双无波的眼里染上了情欲该是何种光景?那双唇贴上来的时候,是不是也烫得像烙铁一样,轻轻一碰,就烙下一个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印记。
 
秦牧倚着床胡乱想着,又想到蔓蔓藤萝,倚木而生,唱戏的本就下九流,若是那人能让自己倚靠着,便再不用过这担惊受怕的日子里。
 
要是再让自己见一次他……该多好……
 
浑身都热了起来,很热,像被扔进了沸水里面一样热。
 
秦牧意识模糊着,只隐约觉得自己面前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只能看清一个大约的轮廓,可他却听见自己十分肯定地喊了声:“萧无梦。”
 
手不受自己控制地伸了出去,搂住了面前的人,细碎的吻从额头一路蔓延到唇边,轻轻的触碰一下,然后又贪恋地舔舐起来,唇舌间都是那人的味道。
 
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急促,盖过了耳边的一切声音,他伸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轻轻地喊了声:“萧无梦。”
 
心跳一下一下如擂鼓,动作却一刻都停不下,赤裸的纠缠,灼热的亲吻,激烈的冲撞。
 
如荒漠行路,忽然遇见了一条名为欲望的河,饮得酣畅淋漓,肆无忌惮,河水漫过了头顶,浑然不觉,至死不休。
 
秦牧睁大了眼想看清面前人的表情,却发现怎么都看不清,他只好更用力的抱紧他,一声又一声贪恋地喊:“萧无梦……”
 
“萧无梦……”
 
“萧无梦?!”秦牧叫了一声,就这么睁开了眼——原又是黄粱大梦一场,却也不知是第几次沉浸在这明知虚假的梦里了。
 
屋外边的小丫鬟撞了撞身边小伙计,问:“东家怎么成日里念叨这三个字?”
 
小伙计叫钱串儿,今年一十六岁,听见问话,直截了当地摇了摇头——有些事儿可不能乱嚼舌根。
 
“好哥哥~”月牙儿撒娇似的唤了声,“你便告诉我怎么了?你看把咱们东家想的,那可真是魂牵梦萦,前阵子出门看上了那七宝斋的玉观音也就念了两日,那叫做萧无梦的人却浑似比那玉观音还值钱似的。”
 
钱串儿被月牙儿一声好哥哥弄得有些飘飘然,凑过去压低了声音说了几个字:“你看不出来啊?咱们东家这是思春了?”
 
“思春?”才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刚念出这两个字就红了脸。
 
“梁奚我记得没有姓萧的人家啊。”
 
“嘘——”钱串儿神秘道,“外乡来的,那天后院里不是传来了打斗声响么?我大着胆子望了眼,是个剑客,叫萧无梦。”
 
“男人?!”
 
小丫头吓得一下叫出来,钱串儿拿着手去捂他的嘴都来不及。
 
戏楼老板打开门,大大方方堂而皇之:“对啊,男人。那又怎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