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丝缭绕(断情结/出书版)+番外 作者:十世

字体:[ ]

 
 
武林四天门:东方、南宫、西门、北堂。 
 
掌握整个江湖武林,权倾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一代的四门主,东方曦:潇洒不羁,风流放浪,只对寻花问柳感兴趣,於门中事务不闻不问。南宫晏:成熟稳重,办事周密,责任感强,是现在四方门的实际领导者。西门越:性情狂妄,脾气霸道,一向不理门中事务,让人摸不清他的想法。北堂傲:冷傲不群,性情孤僻,城府深沈难测,对门中事管理极严,虽然冷酷无情,却处事有度。 
 
总之,就是围绕他们的故事!!!!!!!!!! 
三部全 
 
 
 
 
 
新年,难得四天门门主齐聚浮游居总舵,共度一年一度的春节。 
 
今年还有一大喜事,就是半年前北上,去北部分舵巡查的北方门主北堂傲,不仅平息了门中的叛乱事件,还新携未婚妻林嫣嫣一起回来了。林嫣嫣原是北堂的表妹,二人多年未见,这次在北方故土重遇,朝夕相处,渐生情意,便在林母的撮合下定了亲。 
 
四天门中,只有南宫晏已经成了亲,其余三人还是孤家寡人。谁知这回,年纪最小,只有二十二岁北堂竟然也订了亲,实是天门大喜事。 
 
 
 
年宴又是北堂的定亲喜筵,四天门上下入得高阶的近两百口人聚在一起,声势甚是浩大。整个年宴从正午开始,已经持续到傍晚,这些劳碌了一年的汉子们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愿。 
 
北堂高高坐在天门主席上,身边伴著林嫣嫣,与其他三位兄弟共饮。一向冷高傲的脸上竟然也现出淡淡地笑意。顾盼生辉间,眼里只有心上人。 
 
下侧有几桌大席,分别坐著各个天门的高级领导者。其中一桌,在靠近厅侧的位置,言非离脸色苍白地隐在角落里。 
 
“言将军,怎麽不喝酒?”东门的花香本坐在前面,回身突然注意到北门的第一大将言非离竟然独自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以为他是要避酒,便端著酒杯过来打定主意要罚他两杯,谁知走近一看,才发现言非离原本英俊的脸庞竟苍白难看的可怕。 
 
“言将军,你脸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适?” 
 
言非离强笑道:“我没事,只是有点醉罢了。花将军不用理我,去和兄弟们喝酒吧!” 
 
话虽然这样说,但花香看他的样子实在不像喝醉了。言非离虽是一名武将,但为人宽厚,待人温和,在门里颇得人缘。只是一向沈默寡言,不引人注意罢了。 
 
“言将军,你若是不舒服,我去跟北堂门主说一声,让你早点下去休息吧!”能让最好热闹的花香说出这种话,实在是因为言非离苍白的额上已经冒出细汗,看起来似乎在忍受著极大的痛苦,便禁不住劝他下去休息。 
 
言非离只觉得体内的疼痛渐渐加剧,自己越来越难以忍受。抬起头来望去,却正好看见北堂傲夹起一片酥糕,淡淡笑著放入林嫣嫣碗里。四目相视,外人看著,只觉得二人情意绵绵,实是一对绝世佳侣。 
 
心里一阵锥心的疼痛!虽然明知不可以,可自己还是对那人存了非分之想。多少次想断掉这份不该有的孽情,可是自己早已情根深种,心结纠缠,又如何能解,如何断情! 
 
言非离只觉得体内、心上都在不停的钻痛,好似要把他活活凌迟了一般。 
 
持续一下午的年宴,那人自始至终未曾看他一眼。自己可以忍受身体上的千般折磨,可是却无法忍受那人与心上人情意绵绵的样子。 
 
深吸口气,强自压下体内的痛楚,言非离对花香强笑道:“如此,就麻烦花将军了。” 
 
说著,慢慢站起身来。脚下却微一踉跄。 
 
花香连忙上前扶住他。 
 
“言将军,你没事吧?要不然我送你回去好了。” 
 
“不用了,别扫了花将军的兴致。”言非离暗中撑住风衣下的身子,苦笑道:“看起来我是真的醉了,若让花将军送我回去,明天恐怕要被兄弟们笑死。我看将军也不必去和门主说了,让门主以为我酒量浅薄,实在没面子。我便自己下去好了。” 
 
说著,推开花香的手,挺直身背,转身隐在阴影中,慢慢退出去了。 
 
 
 
出了大堂,经过几条长廊,还能见到忙忙碌碌上下菜的仆役们。转过浮游居的正院,向北面行过几个院落,偏僻的竹园的园门近在眼前,言非离却再也忍耐不住,脚下一阵踉跄,靠倒在身旁的院墙边。 
 
“唔……”压抑的呻吟声终於还是从嘴边泄了出来。 
 
言非离满头大汗,疼痛难忍,情不自禁地弓起身子,双手按到掩在黑色风衣下高耸圆隆的腹部上。 
 
 
 
 
 
 
腹中的疼痛与以往不同,渐渐越演越烈。 
 
言非离紧咬著双唇,蹒跚地向竹园的方向挪过去。可是双腿却像灌了铅一般酸软无力,几乎支撑不住自己。最糟糕的是,感觉腹中那个不断蠕动的东西,似乎正在渐渐下垂,一种沈沈的坠痛感让他觉得自己的下腹也许会胀破掉,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捧住。 
 
看起来“他”是迫不及待地要出来了…… 
 
不行!不能在这里! 
 
言非离心中大叫,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向下滑落,一阵紧过一阵的疼痛迷蒙了他的双眼。 
 
“唔……” 
 
言非离知道自己不能停留在这里,即便这边已经是天门最偏僻的角落。 
 
虽然疼痛难忍,言非离仍然靠著顽强的毅力,挣扎地向竹园方向捱过去。短短的几步路,却好似永远没有尽头一样,让他满头大汗。 
 
终於,言非离慢慢捱到竹园门前,此时他几乎已经跪倒在地,半蹲在地上。 
 
无力的抬起手臂,撞开园门,言非离强撑一口气,抬脚迈了进去。 
 
谁知,离了墙垣的依靠,言非离脚下一软,竟从三阶台阶上掉了下去,滚落到院内。 
 
“啊……” 
 
言非离禁不住惨叫一声。滚落时翻转的身子压到腹部,一阵强烈的抽痛,让言非离咽唔出声,感觉体内有什麽东西破掉一般,一股灼热的液体冲出体外,顺著双腿见缓缓流出。 
 
言非离躬蜷起身子,躺在地上,双手紧紧捂住腹部,再也无力起身。 
 
 
 
大片大片的雪花不知何时飞扬著从天空中落下,洋洋洒洒地席卷而来。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前方正院的浮游居里,年宴还没有结束,看起来是要进行到深夜才能罢休。 
 
热闹嘻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明显,也衬著北边荒僻的院落更加寂寞。 
 
“啊……唔……” 
 
言非离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早已被被冷汗浸透的衣襟又落上层层霜雪,寒冷彻骨。只觉得自己四肢已经麻木,可是腹中却火热一般的疼痛,越来越剧烈。 
 
言非离在雪中不断挣扎著,自己的房间近在眼前,可是他却连爬进去的力气也没有。 
 
谁来……谁来帮帮他……帮帮他…… 
 
一向坚强内韧的人,终於也忍不住在心底求救。 
 
 
 
“言将军,你怎麽会躺在这里?你、你怎麽了?” 
 
老天似乎也看不过去言非离独自在大雪中苦苦挣扎。 
 
花香惊慌失措地看著蜷缩在雪地中的言非离,黑色风衣上的一层白雪昭示著他倒在这里已有一段时间。 
 
原来自言非离离开年宴之後,花香越想越觉得不放心。要知道言非离身为北门大将,武艺高强,功力深厚,就算真的醉了,也不至於脸色苍白,额冒冷汗。又想到言非离沈默寡言,素来隐忍的性格,只怕真的是身体不适却在强自忍耐。他虽与言非离不同门人,交情一般,但向来钦佩他的为人。见外面大雪落下,终於还是忍不住过来看看。 
 
谁知来到竹园门外,见园门大开,一进来就见言非离竟然倒在台阶下,不由一惊! 
 
伸手去扶他,感觉他浑身冰冷,抖得厉害。 
 
言非离吃力地睁开双眸,看清眼前来人。 
 
“花、花将军……” 
 
“言将军,你是不是受伤了?这是怎麽回事?”黑色宽松的风衣遮盖住了言非离的身形,让花香看不真切。他第一个感觉就是有人大胆闯进四天门总舵,打伤了言非离。 
 
“扶我、扶我进屋……” 
 
花香反应过来,连忙要把他搀扶起来。谁知言非离下身沈重,双腿酸软无力,根本站不起来。 
 
“唔……”这种挪动让言非离的腹部猛地向下一坠,痛不堪忍。 
 
花香架起言非离,连托带抱,终於把他弄进了屋里。 
 
 
 
 
 
 
进到里屋,将言非离扶到床上,脱下已被大雪浸透的风衣,花香看见一直被他掩盖住的身形,不禁大吃一惊! 
 
“花、花将军……请你快去、快去找秋、秋、秋大夫……”言非离吃力的喘著气,紧紧抓住花香的手。随著腹中又起的一阵绞痛,手上不由得用起力。 
 
花香被他攥得生疼,心下也惊慌起来。 
 
“言将军!你到底怎麽了?” 
 
“快、快去……”言非离已顾不了这麽多了,只觉得腹中的东西正在用力挣扎,极力想脱离束缚。 
 
“告、告诉他……我、我的羊水已经破、破了唔……”言非离疼痛不已地倒回床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