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葡萄追夫记(出书版)+番外 作者:十世

字体:[ ]

 
  
  十世《断情结》《我的王妃是男人》人气系列作
  
  文案:
  
  文国静亲王四公子东方君亭,
  毕生心愿竟是找个好男人把自己「嫁」掉?
  葡萄小郡王失恋后负气离家、闯荡江湖,
  谁知遇到歹徒袭击,险些香消玉殒,
  幸而被来历不明、丰神俊美的唐正言所救,
  从此一颗芳心怦然暗许!
  想他要美貌有美貌、要武功有武功(自称),
  抓住一个好夫婿,岂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一心出嫁的葡萄小郡王似乎忘了──
  对方可从来没说过喜欢男人啊!
  
  《小葡萄追夫记(下)》
  
  作者:十世
  出版社:鲜欢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03月19日
  语言:繁体中文
  ISBN:9789863037279
  规格:平装
  页数:224页
  出版地:台湾
  定价:NT200
  
  文案:
  
  红颜命苦,小郡王的情路注定坎坷?
  先是被唐正言无情地(?)拒绝,
  后又惹上了烂桃花,更被唐正言亲眼目击!
  本郡王从身到心都是清白的啊!小葡萄欲哭无泪,
  殊不知爱「妹」心切的兄长动了手脚,
  不仅让唐正言承认自己的感情、
  更发现了自己对小葡萄熊熊燃烧的欲火!
  然而,身世引起朝廷大乱的唐正言被派驻边疆,
  初识情 欲的小葡萄哪肯独守空闺,
  怀孕的他竟然带球落跑,千里追夫去了? !
  
  
  
  第一章
  
  东方君亭是文国静亲王家的四公子,小名葡萄。
  这静亲王东方昊晔在文国可是举足轻重地存在。他是当今圣上同母嫡亲的唯一弟弟,不仅手握实权,还暗中掌管着江湖大派东门的力量。而且最让人不敢小觑的是,当今圣上无子,将静亲王的第三子东方君和过继膝下,封为太子。这意味着,静亲王是下任文国皇帝的亲爹。有着这多重至尊至贵至权的身份,可知这静亲王在文国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了。
  做为静亲王家的四公子,东方君亭从小便是要风得风,要雨多雨。不过他有一怪癖,便是从小性情阴柔,偏於女向,以至於长大成人后,一门心思地只想找个男人把自己嫁了。
  话说回来,这位静王四公子会有这种性情,也不能全怪他。因为他的『娘』就是个男人,他父王也是从小把他当女儿般养大。
  这话说来就长了。静亲王虽然在文国的地位崇高,但他最出名的事情,却是当年轰轰烈烈地娶了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也不一般,竟是明国北堂王的亲弟弟──北堂曜月。
  明国与文国比邻而居,是当今中原最大的两个强国,而北堂王在明国的地位与静亲王相差无几,只高不低了。静亲王东方昊晔与北堂曜月的婚事,也称得上门当户对,且隆重之极,轰动天下。
  而最不可思议地是,那北堂曜月竟是已经消失近两百多年的摩耶族后裔。传说摩耶族人,不论男女皆可生育。那北堂曜月果然名副其实,与东方昊晔成亲后一连生了五个儿子。直把太后乐得合不拢嘴,文帝也兴高采烈,毫不客气地『抢』了一个侄子过继膝下做儿子了。
  在这麽一个家庭中长大,四公子东方君亭喜好男人似乎也不是什么怪事了。不过他性格女向,也许不全是天生的缘故。当年静王妃北堂曜月一连产下三子,小王爷东方昊晔(静亲王在皇室中排名最小,因而年轻时一直有『小王爷』之称,现下仍有许多旧人如此称呼他,似乎更为亲切)虽然欣喜,但却一直想要个女儿。后来静王妃再度有孕,他便求门告佛,到处打探生女的秘方,被人骗去无数银子还美滋滋的,结果生下来一看,又是个儿子。小王爷一失落,见这个儿子生的粉玉一团,便干脆当成女儿来养了。
  静王妃初时没有在意。见小王爷思女心切,便由着他去了。谁知儿子越养性情越歪,待静王妃发觉不对时,已经为时已晚。为此静王妃没少狠狠教训小王爷,可小王爷死性不改,反而振振有词道:「我东方昊晔的儿子还怕将来嫁不出吗?咱们小葡萄要身份有身份,要美貌有美貌,要嫁妆我给他十里红妆,还怕找不到好男人吗?」
  小葡萄当时懵懵懂懂,但嫁人之心已定,在旁连连点头:「对对对!父王说得对!我一定会找个最好的男人嫁出去的,爹亲别担心。」
  北堂曜月:我担心的就是这个……
  小葡萄歪头,抓住东方昊晔的袖子撒娇道:「父王,上次我在皇奶奶那里看到一件好漂亮的红色珊瑚卧喜佛,能不能让皇奶奶将来送给我做嫁妆啊?」
  东方昊晔眼睛一亮:「葡萄你真有眼光,父王也想求那件珊瑚卧喜佛很久了耶。不如下次进宫你去求你皇奶奶,让她赏了你啊。到时父王再给你准备一套珊瑚配饰做嫁妆,一定很完美。哈哈哈……」
  「父王,我还想要一件皇姐上次穿的那身珊瑚百褶绫罗裙,配上父王给我准备的配饰才完美,可不可以啊?」
  小王爷皱脸:「这个……你已经是大男孩了,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穿女装啦,是不是不太好啊?」
  「不会不会,我就在家里穿穿,爹亲不会在意的哦。是吧爹亲?」
  北堂曜月:我很在意啊!
  可是他能说什么呢?儿子性情已经这样了,眼见是改不了了,只能由着他去了。
  想到这里,北堂曜月就狠狠地刮了东方昊晔一眼。
  东方君亭长得十分漂亮,是小王爷五个子女中容色最出众的一个。他长得像极北堂曜月之父──前任北堂王北堂傲。
  当年北堂傲一手定乾坤,打下了明国的偌大江山,风姿无人能敌。只是北堂傲的美貌乃是一种冷傲到极点的冰雪皓月之姿,高高在上,俯视天下,见者生畏。而东方君亭则是牡丹一般的艳色,一双和北堂傲极似的美目瞟过来,能让无数男女骨头一轻。
  当年北堂曜月年近四旬生下麽子东方君仁,因中年产子,元气亏虚较大,便回灵隐谷的父王爹爹身边调养了一段时间。当时东方君亭年纪尚幼,北堂曜月不放心把他交给小王爷那个不靠谱的爹,便带在身边一起去了灵隐谷。
  北堂傲与爱人言非离在谷中隐居,听说儿子带着两个小外孙一起回来,都十分欢喜。言非离尤其偏爱小葡萄,只因他长得太像北堂傲了,往北堂傲身边一站,一看就是祖孙俩。
  葡萄嘴巴很甜,管言非离叫『外公』,对北堂傲却叫『祖父』。言非离微觉不妥,不论如何小葡萄也是姓『东方』的,他与北堂傲只能算母族长辈。
  不过北堂傲却不以为意,淡淡地道:「我和东方曦乃是异姓兄弟,他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他的孙子自然也是我的孙子。葡萄管我叫『外公』也好,『祖父』也好,都不妨碍。再说东方曦那家夥已经死了这麽多年,葡萄就算叫他他也听不见,谁敢置喙?若是文帝为此不悦,让他来找我好了,我倒要看看那小家夥是否会和我理论。」
  被老北堂王称为『小家夥』的文国皇帝东华骅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心道,谁骂他呢?
  哼,他身为一国之君,除了他娘皇太后,便只有弟弟东方昊晔有那个胆子了。来人,去把静王爷叫来,朕要好好和他说道说道,就算老婆回娘家了,也不能私下里给朕找麻烦啊!
  于是正在王府里垂头丧气失魂落魄地想念爱妃的小王爷,躺着也中枪了。
  
  小葡萄陪着爹亲和弟弟在灵隐谷里住了三个多月,初时还十分欢快,后来便渐渐觉得没意思了。谷里生活简单朴素,北堂曜月怕小葡萄那些漂亮的裙子刺激到两位父亲,因此一件也不许他带来,满箱子衣服都是男装。虽然这些男装也都极为精致华美,但小葡萄却不喜欢,穿得无精打采。
  而且外祖父北堂傲性子极严,见他已经快九岁了,武功居然还是半吊子,一套剑法七零八落,毫无气势可言,不由心下不悦,天天盯着他练武。
  这可苦坏小葡萄了。他最不喜欢练武了,扎马步什么的,好难看哦。虽然他大哥说练武可以保持身材,可以让他的圆圆小肉腰早日变成美女姐姐们那样的柳枝腰,但皇家书院里的那些男孩子都说他现在已经很可爱了,各个都争着讨好他呢,他又为何要辛辛苦苦地练武啊?
  不过在谷里也有快乐的地方。因为灵隐谷乃是摩耶人避世隐居之地,所以谷中大部分是摩耶人。摩耶人不禁男男相恋,结为夫夫的男子不少,许多孩童们自小耳濡目染,也不觉得找个男媳妇有什么不好的。小葡萄长得精致漂亮,又是住在山上那位神秘莫测的大人物的外孙,因而喜欢他的人不少,热烈追求他的小男孩们可以从山上排到山下了。
  小葡萄的虚荣心得到大大的满足,每日早上随外公练完武,去房里逗逗弟弟,吃完午饭便让贴身小厮小竹子给他打扮整齐,漂漂亮亮地去找村子里的男孩子们玩,把那些女孩子都比下去了。
  北堂曜日看到葡萄这样就发愁,私下里和爹爹抱怨道:「都怪昊晔从小把他当女孩养,这几年我怎麽教也无法把他性子板正过来了。本来还指望父王能把他掰回来,可父王除了练武,其他竟都由着他。」
  言非离反而很看得开。他是摩耶人,当年暗恋北堂傲,对其一腔心意无法诉说,后来意外怀了北堂曜日也不敢让人知道,只能偷偷摸摸地掩饰着。当时以为自己一生也无法遂愿,谁知最后却能与北堂傲走到一起。虽然他始终不能正大光明地站在北堂傲身边,但他的儿子却堂堂正正地继承了北堂王府,成为现任北堂王,几个子女也都登上王府族谱,上了玉牒,因而他很是感激老天地垂青。
  如今时事变迁,不再是当年男子相恋遭人唾弃的年代。北堂曜月明媒正娶地嫁给了东方昊晔,其他几个孩子也各有归宿,对於孙子辈们的终身,言非离就很豁达了。
  「葡萄性情天真率直,心地善良,是个好孩子。他身具摩耶人血统,喜欢男子并非什么怪癖,你又何必强求?你二哥耀辉也一向花枝招展,性情阴柔,比女子犹有过之。葡萄与他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了。」
  北堂曜月想到二哥北堂耀辉的性子,立刻有种自己生错儿子的感觉。葡萄分明应该是北堂耀辉的儿子才对,这两人的喜好真是非常相似呢。不过他二哥好歹是有男子气的,武功本事也不差,做了皇帝后这些年来也越发有威严,再不会因绝色地容颜而被人误认为女子。
  言非离提起司耀辉,倒想起一事。晚上葡萄玩回来,他招招手把葡萄叫进里屋。
  「外公,什么事啊?」
  「葡萄,你看这件衣服你喜欢吗?」
  「哇……好漂亮哦!」葡萄睁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外公手里那件桃粉色的长衫。
  他伸出白白嫩嫩地小手,在那衣服上流连忘返地摸着。
  言非离微微一笑,道:「这是你二舅舅的衣服,他的旧屋里留了几件。你既然喜欢,外公帮你改一改,给你穿好不好?」
  「好好好!外公你真好!」葡萄对着言非离甜甜一笑,与北堂相似的大眼睛弯成一道可爱的弧度。
  他的二舅舅可是明国皇帝呢,即使这些旧物是二舅舅登基之前的东西,那时他也是北堂家的二世子,林家爵位的继承人,正经的王爷,留下的东西也各个都是精品。何况葡萄一向对他二舅舅的品味极为赞赏,这一点从每年明国送来的年礼中就能看出来。
  言非离摸摸他的小脑袋,微微一笑道:「那你以后要好好和祖父练功。你练好了,外公还有奖赏给你。」
  葡萄扁扁小嘴,伸出手掌道:「外公你看,这几天练剑我的手心里都生茧子了呢,好丑好丑哦。外公,你和祖父说我不要练剑了好不好?练剑一点也不好玩,还会流一身的臭汗。」
  言非离温言道:「不可以。你是男孩子,怎麽能不会武艺呢?你几位兄长,甚至你堂姐文国的大公主也都练武呢,你要被比下去吗?」
  葡萄撅起嘴巴不语,拉着言非离的袖子摇晃,无言地撒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