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剎那芳华(出书版)+番外 作者:十世

字体:[ ]

 
  《刹那芳华(出书版)》作者:十世[上下册]
 
  绿叶森林系列804
  作者:十世
  书名:刹那芳华·上
  绘者:殊弥
  出版社:鲜欢
  出版日期:2012/12/11
 
  作品简介:
 
  为了拯救深爱的师兄,柳冥只身闯入魔教,
  更忍辱雌伏于教主风天翼的身下。
  误以为柳冥是能够生育的摩耶男子,
  风天翼本欲利用他繁衍后代,
  但柳冥凌厉挑衅的作为、倔傲强势的态度,
  让他冷酷的心掀起了莫名的汹涌。
  然而,机关算尽、各取所需的关系,
  却因武林及前朝势力的异变,
  而产生了立场完全逆转的契机。
  两人之间注定纠缠不清的,是恩怨,还是情缘?……
 
 
  人物介绍
 
  柳冥:十八岁。小时被师兄救起带到灵隐谷,对师兄极为孺慕深爱。个性倔傲强势、自私冷淡,趁师兄情伤时,占据了对方的心与身。为救师兄,不惜委身承欢于风天翼。
  风天翼:二十四岁,神冥教教主,身材修长,头发因练功是银白色,脸上喜戴面具,容貌俊美。起初想利用柳冥的体质替他生孩子,但后来被柳冥所吸引,注定结下不解之缘。
  封底文字:
  风天翼把玩着柳冥的头发,漫不经心地道:「柳冥,你为什麽要《静心诀》?」
  柳冥沉默不语。
  风天翼并不以为意,反而道:「如果你想提高武功,我可以帮你。你要是想练全部心诀也没有关系,我也不用你自废武功。」
  「……为什麽?」此时柳冥才注意到,风天翼竟然一直用的是「我」,而不是「本座」。
  风天翼轻轻低笑,勾着他的头发靠近自己,吐气如兰:「因为我想好好了解你。」
  柳冥觉得自己皮肤发烫,微微颤了颤,别过头道:「了解我?因为你想要我为你生个孩子?」
  「本来是这样,不过现在……」风天翼慢慢贴近,温热的气息传到柳冥身上,「我对柳冥这个人更感兴趣。」
 
  第一章
 
  神冥教,万水宫。
  万水宫的大堂很暗,很空旷。四周高耸的柱子黑影重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这里是神冥教总舵,万水宫更是总舵中的第一大殿。不过平时教主并不在此处理教务,只有发生教中大事时,才会召集众人在此处汇聚。
  今日教主便驾临了这神冥教的万水宫。大堂正中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有个少年被扔在那里。
  那少年身姿单薄,一身淡绿色的衣衫,上面溅满斑斑血痕,看上去触目惊心,狼狈不堪。然他伤势虽重,却仍然意识清醒,虽然没有听见任何脚步声,却知道那大
  堂正上方的幕帘后有人来了。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身体摇摇晃晃,彷佛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倒了。然他的意志十分坚定,竟慢慢站直了身体,挺起背脊,淡淡地抬头望向那巍峨的上座。
  大堂两旁点着胳膊一般粗的烛火,只是这些烛火在这深邃昏暗的大堂中显得有些黯淡不起眼。上座的幕帘漆黑沉甸,彷佛后面掩藏着让人无尽恐惧的黑暗。
  「来者何人?」
  幕帘后方传出一个轻柔低沉的声音,音色十分动听,语气慵懒而随意,却带着不容置疑的上位者气势。
  少年抬起了下巴,不卑不亢地淡声道:「灵隐谷,柳冥。」
  少年的声音好像被沙子碾过,支离破碎,沙哑难听,似乎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淡色的长眉不由微微一蹙。
  幕后后面的声音不紧不慢,带着些些的兴趣,道:「你闯入七星堂,破了本教的七星阵。」
  「是。」
  「用毒。」
  「还有剑。」
  「你求胜不拘形式。」
  「是,我只求结果。」少年淡淡地道,丝毫不以自己的手段卑劣而感到羞耻惭愧。
  他并非武林正道,没有那般的侠义心肠,更不懂什么光明正大。而且他的师父从小就教导他凡事只求结果,不用在乎过程。虽然他师父的本意可能并非如此,但少年
  就是这般理解的。
  幕帘后面之人彷佛也并不在意,因为神冥教原本便是亦正亦邪的武林魔道。
  「那么,你要见本座有什么事?」
  少年深吸口气,缓缓道:「我要神冥教的《静心诀》!」
  四周静寂无声。虽然刚才一直只有二人对话,但少年知道这大堂里还有其它人,只是都隐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罢了。在他说出《静心诀》三个字时,他彷佛能看到那些
  人隐藏在暗中的吃惊与不屑。
  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从幕后传了出来,不同于之前那人的慵懒随意,而是充满恼怒和嘲讽:「大胆!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然想学本教的不传之秘!」
  少年望了望前方黑漆漆的纱幕,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但随即便敛了去,下巴微扬,带着一股高傲和自信道:「我是天下最好的医者,我愿以我的医术为神冥教效力。」
  那清脆的声音道:「哼!本教上下,会医术者大有人在,稀罕你吗?」
  「可是贵教却没有可与四天门的秋叶原相比的神医。」少年神色不变。
  「哦?你自认医术比秋叶原还高?」
  「不错。我不仅医术比他高,还有一项比他强。」
  「是什么?」
  绿衫褴褛的少年勾起嘴角,微微一笑,轻声道:「我比他会杀人!」
  那清脆的声音沉默了。能毒倒七星阵全阵二十一人,似乎有资格说这话。
  之前那个慵懒动听的声音忽然笑了起来,笑声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回荡,充满趣味地道:「你似乎很有自信。」
  「是。我的医术天下无双。」
  「还有用毒的本领。呵呵。」
  「对!」少年对他的嘲弄视若无睹,反正事实确实如此。
  「那么,若是本座不同意呢?」他的声音似乎有一丝玩味。
  少年一时摸不透他的意思,踌躇了一下,道:「无论如何,我对贵教的《静心诀》势在必得。」
  那声音淡淡地道:「你闯入本教,伤了多人,本座若是要你性命,此刻你绝不会站在这里。本座念在昔日与灵隐谷的几分交情上,对你多有容让,你不要不知好歹。
  你回去吧,今日的事本座不会追究。」
  少年似乎早知道这个答案。江湖上最神秘的神冥教教主风天翼,绝不会被他三两句话就哄住。
  他按住胸口,忍住涌上喉间的腥甜,缓下气息,慢慢道:「风教主,我发誓绝不会把《静心诀》外传!我不要全部心诀,只要到第三重即可。练完第三重后请教主给我
  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柳冥愿意自废武功,将《静心诀》的武功即刻奉还!」
  「哦?」风天翼此时真正好奇起来。
  《静心诀》一共五重,一重练气,二重练经,三重练武,自第四重开始才是练功。若是不练到第四重,前面三重实则没有多大的用处,但只要到了第四重,便会功力
  大涨,武艺精进。但是一个人不学后面,只要前三重,并在一个月后便自废武功,实在不得不让人好奇他的目的。
  少年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犹豫和好奇,又道:「柳冥虽然武艺低微,只有医药之术尚可称绝天下。柳冥愿意以一身医术换取《静心诀》前三重,并以灵隐谷百年声名起誓,一定在一个月后废去所学心诀!若有违此誓,愿终身受五脏俱焚之苦!」
  风天翼似在考验他的底线,玩味地笑道:「若是本座仍不同意呢?你还有什么可以换?」
  听出他话里的一线机会,但柳冥的心却微微沉了下去。他低下头,手中的落叶剑剑身隐隐泛出幽芒之光,一点一点,被四周的黑暗吞噬殆尽。
  他垂下眼帘,幽幽开口道:「我知道风教主不好女色,喜欢……男人。」
  风天翼冷哼一声,终于有些不悦,冷然道:「你知道的还真多!」
  柳冥紧了紧手中的剑,慢慢抬起头,向前方望去,入目却是一片沉重的黑色,一字一句道:「柳冥愿意,服侍教主。」
  少年清冷的声音在大堂里缓缓荡开,却换来神冥教主的低低一笑,讥嘲道:「你觉得自己有做男宠的价值吗。」
  柳冥无动于衷,淡然地道:「这要试过才知道。」
  风天翼沉吟不语。
  眼前这个少年彷佛谜一样让人看不透。之前他的话已经很让自己惊奇,但当他说出要做自己的男宠时,风天翼还是不易察觉地诧异了一下。
  现下这个世道,男风并不盛行。自从前朝灭亡后,诸国混战已持续近两百余年,你争我夺,战乱不休,各国人口锐减,阴盛阳衰,男风也因此颇受歧视。何况即便是盛世之时,一般男子也不愿意雌伏于他人身下。
  风天翼透过幕帘,细细打量大堂下这个叫柳冥的少年。
  他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一双丹凤眼细长而精致,说不上漂亮,但那双黑不见底的眸子沉甸甸地让人有种凌厉之感。他的鼻梁挺直,看上去有些高傲,双唇丰满,却似乎带着淡淡的冷嘲。
  这个少年清秀俊雅,但绝对不算绝色动人。
  风天翼冷冷道:「你的模样还算清秀,不过还没有本座最不受宠的娈童漂亮。」
  柳冥嗤笑一声,高傲地道:「世上漂亮之人比比皆是,风教主想要多少有多少,柳冥何必去与他们争。红颜白骨,相信以教主的涵养修为,应不会同那些凡夫俗子般只重外表这些虚物。柳冥自认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可应对一二,医术药术更是卓绝天下,服侍教主,应不致使教主无聊。」
  风天翼身旁站着一个少年,正是刚才出口喝止柳冥之人,忍不住再度开口讽刺道:「你可真够厚颜无耻的!」
  柳冥对那个声音完全不以为意,淡淡地道:「我说过,我只求结果。风教主,请你给柳冥一个痛快的答复。」
  风天翼道:「本座还从没见过你这般如此『渴望』做本座男宠的人。」
  身上的内伤和失血过多让柳冥的脸色十分苍白,不由蹙眉道:「教主不必一而再再而三的讽刺我,柳冥诚意求取《静心诀》,行与不行,还望教主直言。」
  风天翼心思深沉,不知在想什么,淡淡地道:「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和本座谈条件。」
  柳冥身形不稳,晃了一晃,知道神冥教主这是拒绝他了,不由心中绞痛,绝望至极。
  「我明白了。」他转身向殿外走去。
  谁知风天翼忽然唤住他:「慢!」
  柳冥生出一线生机,连忙回头。
  风天翼沉吟片刻,若有所思,忽然问道:「你是摩耶人?」
  「嗯?」柳冥微微一惊,心思电转,忽然想到一件事,脸上做出动容的神色,似乎挣扎了片刻,低不可闻地应了一声:「是。」
  风天翼似乎有些满意,眉宇间淡淡地松开来,慢悠悠地道:「本座改变主意了。你的条件,本座应允了。」
  柳冥浑身轻颤,只听那个声音道:「紫绡,带他下去,等候本座传唤。」最后几个字已从十几丈的殿外轻飘飘地传来。
  幕帘后面闪出一个俊秀的白衣少年,应该就是那个紫绡。
  「跟我来。」他冷冷瞪了柳冥一眼,向殿外走去。
  柳冥听出他就是刚才在风天翼身旁说话那人。他早知神冥教中有紫、红、蓝、橙四大护法,历代都是教主的贴身护卫。这个领路的少年名唤「紫绡」,难道便是其中之一?
  而且看他刚才一直跟在风天翼身旁,且能在堂上插话,可见应该颇受宠爱。
  紫绡脚步极快。柳冥闯过七星堂,身上受伤颇重,又几近力竭,此时脚步有些不稳,腰间的伤口重新渗出血迹,但却未曾慢下半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