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爹爹们的幸福生活 作者:十世

字体:[ ]

 
爹爹们的幸福生活(出书版)
 
 作者:十世
  出版社:鲜欢文化
  出版日期:2008/10/17
  文案
  随著岁月的增加、爱意的积累,怎麽能不让自己更加喜爱?
  书签文字:
  今生有你,就已足够。
  封底文字:
  男人之间很容易生起竞争之心,即使夫夫二人也不例外。
  其实北堂曜月也不是要和他争什麽。只是东方昊晔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本事实在了得,什麽事到了他手里都能轻轻松松戏耍般的完成,让北堂
  曜月恼他不严肃的同时又佩服他的能力。
  只不过这番心思很复杂,他自己也没有完全察觉,对东方昊晔却不由自主地冷淡了下来。
  想到今夜他刚刚回来,东方昊晔却这麽晚还不见踪影,北堂曜月这个气啊!
  这还是这麽多年来第一次,他不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北堂曜月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其实真的很介意。
  《断情结》番外之老树开花
  北堂傲在院子里研究他的珠香花。
  王府密报扔在一旁,他扫了一眼,又回头接着研究珠香。
  拨拨叶子,北堂傲暗暗纳罕。他没少浇水,也没少施肥,为什么他养的珠香就没有那个冷面神医养得好?
  真是没道理。难道植物这东西对大夫和王爷还有歧视不成?
  北堂傲想了半天,仍是不明所以,决定还是谦虚向学,去找那位医术了不得的家伙请教请教。
  他抬头望望天,太阳早已升高,怎么非离还没起来?
  自从江南回来后非离就有些犯懒,初时以为是旅途劳累所致,可都过了半个多月了,精神还是没起色,常常过了巳时才起身。
  莫不是大半年的出游,没有休息好,旧疾犯了?
  北堂傲想到这里有些担心,正要回屋,忽然大门从里推开,言非离缓步迈了出来。
  早上温暖的阳光缓缓洒下,映照在言非离英挺端正的面容上,沉静安详,有种时间淬炼后的稳重感。
  北堂傲道:「起来啦。」
  「嗯。」言非离揉了揉额头,道:「最近好像没什么精神。」
  「是呀,怎么回事?莫不是病了?」
  言非离见他担忧的样子,微笑道:「我没有那么弱不禁风,大概是秋天到了的缘故吧。最近练功也不勤,疏懒了。」
  北堂傲一笑:「早膳刘妈做好了,我让她给你热热。」
  「好。」
  北堂傲去厨房让刘妈热了早膳,端到厅堂,坐在桌旁陪言非离用膳,道:「待会儿陪我去后山转转吧。」
  「怎么?」
  北堂傲指指院子里那株珠香,道:「一个多月了也不开花,不知道什么缘故,想去找柳冥问问。」
  言非离笑道:「那老农说了,珠香是种奇花,一生只开三次花。这株已经三开三落,再开不了了,你偏不信,花了一百两买下,还千里迢迢带
  回谷里。现在果然开不了,你还不死心。」
  北堂傲哼了一声:「天下没有绝对的事。」
  言非离看着他冷着脸不服气的样子,轻轻一笑,低头喝粥,不再说什么。
  下午北堂傲捧着那盆珠花与言非离一路说笑,展开轻功,片刻之后翻过山头,进入云雾环绕的山谷中。
  柳冥正在院子里翻晒草药,看见他们进来,淡淡瞥了一眼,也不招呼。
  北堂傲问道:「辉儿和微儿呢?」
  柳冥道:「去采药了。」说着看见他手里的珠香,奇怪道:「王爷,你怎么捧了盆韶华来?」
  珠香此花盛华之时名为珠香,待三开三落,红颜老去,韶华一瞬,便名为韶华。既不开花亦不结果,只余瘦枝骨干,巍巍如松。
  北堂傲道:「可有办法让它开花?」
  柳冥勾勾唇角,似笑非笑:「无法。」
  「你还没试过呢,怎知无法。」
  柳冥不客气地道:「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些无用的花花草草上。」
  北堂傲气结。他长这么大,这么顶撞过他的,也只有柳冥这个生冷不懔的主儿。
  他回头望望言非离,见他含笑站在一旁,一副与我无干的样子,更是气恼。忽然脑子一转,心里已有主意。
  他向着对他视而不见的柳冥慢声道:「柳神医,前些日子本王和非离去了趟江南,果然好风光啊。本王路过某地,听说江湖上新近传闻的一件
  趣事,好像是某位教主正在寻拿一名失踪的男宠。说来这个男宠架子还真大,竟然……」
  柳冥忽然转身,接过他手里的韶华道:「这韶华也不见得开不了花,仔细研究研究说不定有办法。」
  北堂傲点头道:「你是冷面神医,妙手回春,起死回生,定有办法让这株珠香枯木再逢春的。」
  柳冥冷冷道:「王爷真是太抬举我了。」
  北堂傲淡淡一笑:「神医不必过谦。」
  言非离轻咳一声,道:「柳师弟,麻烦你了。」
  柳冥立刻面色一变,对言非离灿烂一笑:「不必客气。师兄的事就是我的事。」
  北堂傲见这明显的差别待遇,心中不悦,正要说话,柳冥忽然「咦」了一声,道:「言师兄,你气色不好,是不是身体有恙?」
  北堂傲突然想起他这些日子的精神不济,连忙道:「他最近是有些不舒服,正好来了,你给他看看。」
  言非离微微蹙眉。自从前些年好不容易养好了身子后,他便对吃药看病这事有些反感,真是多一口都不想再闻到药味,可北堂傲和柳冥都态度
  坚定,不由他拒绝,只好随着他们进了厅堂,让柳冥帮他切脉。
  「非离……」
  「走开!」
  「非离,你听我说……」
  「出去!」
  砰─
  好大一声摔门,要不是北堂傲功夫高明躲得快,这闭门羹铁定摔在他俊美的脸上。
  北堂傲苦笑,在门外站了片刻,轻轻叩门道:「非离,不要生气!莫要气坏了身子。我刚才那话是胡说,你别放在心上。非离……」
  北堂傲好言好语唤了半天,屋里也无人应他。他没办法,呆站了半晌,只好转身去了书房。
  唉,真是没想到啊……当时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谁知却一语成谶,此时还真成了非离迁怒他的借口。
  他们二人年纪加起来一大把,离儿十二岁,月儿辰儿也快八岁了,谁知竟然会……
  北堂傲想起刚才和言非离呆若木鸡地听着柳冥的诊断结果,真正是吓坏了!
  非离已经年近四十,这不惑之年,竟然还能、还能……
  当时柳冥抿唇笑道:「这有什么,言师兄正当壮年么。」
  「可是他……」
  「可是?北堂王爷,柳冥还见过六旬妇人老蚌生珠呢,言师兄这根本不算什么!」
  言非离听见「老蚌生珠」这个词,嘴角抽搐了一下,撑着额角道:「可是柳师弟,我一直有服药啊。」
  「你确定吗?」柳冥看着他,紧盯着他的眼睛问道:「言师兄,你确定你每一次都服过了吗?你确定没有一次疏忽吗?你确定每次都按时吗?
  」他把每一个「确定」都咬得极重,让人不觉有些迟疑。
  「这……」
  言非离和北堂傲怔愣,彼此对看一眼。
  摩耶男子特别服用的避孕汤药,与所爱之人欢好之前或之后三天内服用都有效,因而并不是很难把握。
  只是二人突然想到两个多月前他们从江南返回时,路过当年越国境内的那口温泉。北堂傲缠着他重温旧梦,在那山里小住了半个月,正好二人
  所带的药物不够了,最后几天便没有服用。想到这里,二人脸上都有些变色。
  柳冥轻轻一笑,道:「不管怎样,言师兄确实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了,症状还不是很明显,不过要开始注意调养了。柳冥先在这里恭喜了!」
  言非离有些手足无措。他实在没想到自己这把年纪还能再度有孕。虽然柳冥口口声声说他还年轻,正当壮年,可还是心下忐忑不安,一时不能
  接受。
  至于北堂傲,则想起当时他们在温泉里欢好,自己逼非离第一次口出爱语,欣喜若狂,不免放浪形骸了一些,还玩笑道让非离再生一个老来子
  ,省得孩子们年纪渐长,他二人将来寂寞。谁知当时的玩笑之语,此刻却成真了。
  言非离显然也想到了当时之事,无来由地越想越恼,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对柳冥道:「柳师弟,今日打搅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说完头
  也不回地走了。
  北堂傲刚要追上去,却被柳冥拉住:「等等,我给言师兄开些安胎养身的药,王爷你拿了再走。」
  北堂傲没办法,只好耐着性子等柳冥准备好药材,又听他说了如何服用等等,这才取了药追出谷外。
  一路急奔,在半山腰赶上言非离,见他并未施展轻功,一人青衣如松,宽袖而行。
  北堂傲几步赶到他身边,关切地问道:「累不累?走了这么久,要不要歇会儿?」
  言非离也不理他,闷头向前走。
  北堂傲道:「这山路陡峭,不易步行,要不我抱你过……」
  话还未说完,言非离已提气跃起,展开轻功腾跃而上。北堂傲见状,连忙跟上,拉过他的手。言非离挣了挣,被他用力握住,感到真气缓缓传
  入体内。
  言非离知道他是怕自己辛苦,给他度气过山,可心里就是有莫名的火气,很想把他一把甩开,不加理睬。只是心中还有一丝理智提醒自己必须
  小心现在的身体,还是接受他的帮助较好,何况有他相助,确实轻松许多。
  二人翻过山头,从另一边缓坡而下。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还是确实身体疲惫,言非离走了一段,突然收了脚步道:「我们歇一歇吧。」
  「啊,好。」北堂傲刚才在发呆,此时听他这么说,连忙停步,寻了一块干净的空地,二人稍作休息。
  其实他们与柳冥所住的山谷相距不远,但若是沿着山路绕行,大概要一天路程。而直接翻山从峭壁跃过,最多也就一个时辰的路。
  可是这会儿言非离因为顾念腹中那团意想不到的稚嫩生命,未敢使用轻功,只在翻越峭壁时用了一段,然后一直徒步行走,因而耽误了许多时
  间。
  此时已过申时,天色渐暮。北堂傲问道:「非离,身上可有不舒服?」
  言非离背靠大树,有些郁郁地道:「没有,就是有些累了。」
  北堂傲低头看着他平坦的肚子,喃喃道:「我说你最近怎么不对劲,还担心是旧病复发。谁知病倒是真的,却原来是这个『旧病』。」
  北堂傲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摸他的肚子,自言自语道:「非离,你真了不起,稍微碰一碰就有了。幸好有摩耶人的药,不然我们现在不知还
  有多少儿女。」
  言非离恼怒,一把拍开他的手:「什么叫碰一碰?我都叫你节制了,你偏不听!现在这样子,你说怎么办?」
  北堂傲一愣,道:「我当日说再生一个,只是玩笑,并非当真。刚才你出来得急,我也没来得及向柳冥问清楚。明天我再把他请来给你仔细看
  看脉,若是不合适,这孩子我们就……」
  言非离脸色微变:「你是说不要了?」
  北堂傲迟疑道:「非离,你受过伤,又身有旧疾,年纪也大了,万一……」
  言非离猛地推开他,站起身怒道:「别和我说话,我现在不想理你。」说着一口气奔下山,返回他们幽居的竹园。
  北堂傲知自己说的话让他恼了,在后面赔了许多不是。谁知言非离却不理不睬,回家之后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闭门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