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断情结+番外 作者:十世

字体:[ ]

 
 
断情结  BY: 十世
 
简介:
北堂傲,四天门的北门门主,明国贵族,世袭北堂王封号。他冷艳如雪,却身怀绝世神功。
言非离,北门的将军,当年为替恩人报仇,巧遇北堂傲之后,被他折服而归顺北门。
八年的时间,言非离对北堂傲的感觉,从当初神祗般的崇拜,逐渐转成贪心的爱慕。
鬼林事件后,言非离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原来自己竟是「摩耶民族」后代。
不可告人的孩子一出生,便被北堂傲送走,开启了两人之间的纠葛。
究竟这情结,该如何了断?
 
从死门关回来之后,北堂傲不再坚持那可有可无的骄傲,只想好好呵护跟随他多年的珍宝。为了解除迷陀仙之毒,北堂拋下边境之约,带着言非离前往解毒温泉……三天的独处甜蜜而幸福。
回到北门后,言非离见到出生便离怀的孩儿,兴奋不已,然而美好时光却被打断,在林嫣嫣的逼问与计谋下,言非离被赶出了北门,两人感情再度受挫。
然而他二人,此生真的不再相见了吗? 
 
  01
  武林四天门:东方、南宫、西门、北堂。
  掌握整个江湖武林,权倾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一代的四门主,东方曦:潇洒不羁,风流放浪,只对寻花问柳感兴趣,于门中事务不闻不问。
  南宫晏:成熟稳重,办事周密,责任感强,是现在四方门的实际领导者。
  西门越:性情狂妄,脾气霸道,一向不理门中事务,让人摸不清他的想法。
  北堂傲:冷傲不群,性情孤僻,城府深沉难测,对门中事管理极严,虽然冷酷无情,却处事有度。
  新年,难得四天门门主齐聚浮游居总舵,共度一年一度的春节。
  今年还有一大喜事,就是半年前北上,去北部分舵巡查的北方门主北堂傲,不仅平息了门中的叛乱事件,还新携未婚妻林嫣嫣一起回来了。
  林嫣嫣原是北堂的表妹,二人多年未见,这次在北方故土重遇,朝夕相处,渐生情意,便在林母的撮合下定了亲。
  四天门中,只有南宫晏已经成了亲,其余三人还是孤家寡人。
  谁知这回,年纪最小,只有二十二岁北堂竟然也订了亲,实是天门大喜事。
  年宴又是北堂的定亲喜筵,四天门上下入得高阶的近两百口人聚在一起,声势甚是浩大。
  整个年宴从正午开始,已经持续到傍晚,这些劳碌了一年的汉子们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愿。
  北堂高高坐在天门主席上,身边伴着林嫣嫣,与其他三位兄弟共饮。
  一向冷艳高傲的脸上竟然也现出淡淡地笑意。
  顾盼生辉间,眼里只有心上人。
  下侧有几桌大席,分别坐着各个天门的高级领导者。
  其中一桌,在靠近厅侧的位置,言非离脸色苍白地隐在角落里。
  “言将军,怎么不喝酒?”东门的花香艳本坐在前面,回身突然注意到北门的第一大将言非离竟然独自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以为他是要避酒,便端着酒杯过来打定主意要罚他两杯,谁知走近一看,才发现言非离原本英俊的脸庞竟苍白难看的可怕。
  “言将军,你脸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适?”言非离强笑道:“我没事,只是有点醉罢了。
  花将军不用理我,去和兄弟们喝酒吧!”话虽然这样说,但花香艳看他的样子实在不像喝醉了。
  言非离虽是一名武将,但为人宽厚,待人温和,在门里颇得人缘。
  只是一向沉默寡言,不引人注意罢了。
  “言将军,你若是不舒服,我去跟北堂门主说一声,让你早点下去休息吧!”能让最好热闹的花香艳说出这种话,实在是因为言非离苍白的额上已经冒出细汗,看起来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便禁不住劝他下去休息。
  言非离只觉得体内的疼痛渐渐加剧,自己越来越难以忍受。
  抬起头来望去,却正好看见北堂傲夹起一片酥糕,淡淡笑着放入林嫣嫣碗里。
  四目相视,外人看着,只觉得二人情意绵绵,实是一对绝世佳侣。
  心里一阵锥心的疼痛!虽然明知不可以,可自己还是对那人存了非分之想。
  多少次想断掉这份不该有的孽情,可是自己早已情根深种,心结纠缠,又如何能解,如何断情!言非离只觉得体内、心上都在不停的钻痛,好似要把他活活凌迟了一般。
  持续一下午的年宴,那人自始至终未曾看他一眼。
  自己可以忍受身体上的千般折磨,可是却无法忍受那人与心上人情意绵绵的样子。
  深吸口气,强自压下体内的痛楚,言非离对花香艳强笑道:“如此,就麻烦花将军了。”
  说着,慢慢站起身来。
  脚下却微一踉跄。
  花香艳连忙上前扶住他。
  “言将军,你没事吧?要不然我送你回去好了。”
  “不用了,别扫了花将军的兴致。”
  言非离暗中撑住风衣下的身子,苦笑道:“看起来我是真的醉了,若让花将军送我回去,明天恐怕要被兄弟们笑死。
  我看将军也不必去和门主说了,让门主以为我酒量浅薄,实在没面子。
  我便自己下去好了。”
  说着,推开花香艳的手,挺直身背,转身隐在阴影中,慢慢退出去了。
  出了大堂,经过几条长廊,还能见到忙忙碌碌上下菜的仆役们。
  转过浮游居的正院,向北面行过几个院落,偏僻的竹园的园门近在眼前,言非离却再也忍耐不住,脚下一阵踉跄,靠倒在身旁的院墙边。
  “唔……”压抑的呻吟声终于还是从嘴边泄了出来。
  言非离满头大汗,疼痛难忍,情不自禁地弓起身子,双手按到掩在黑色风衣下高耸圆隆的腹部上。
  02
  强撑一口气,抬脚迈了进去。
  谁知,离了墙垣的依靠,言非离脚下一软,竟从三阶台阶上掉了下去,滚落到院内。
  “啊……”言非离禁不住惨叫一声。
  滚落时翻转的身子压到腹部,一阵强烈的抽痛,让言非离咽唔出声,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破掉一般,一股灼热的液体冲出体外,顺着双腿见缓缓流出。
  言非离躬蜷起身子,躺在地上,双手紧紧捂住腹部,再也无力起身。
  大片大片的雪花不知何时飞扬着从天空中落下,洋洋洒洒地席卷而来。
  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前方正院的浮游居里,年宴还没有结束,看起来是要进行到深夜才能罢休。
  热闹嘻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明显,也衬着北边荒僻的院落更加寂寞。
  “啊……唔……”言非离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早已被被冷汗浸透的衣襟又落上层层霜雪,寒冷彻骨。
  只觉得自己四肢已经麻木,可是腹中却火热一般的疼痛,越来越剧烈。
  言非离在雪中不断挣扎着,自己的房间近在眼前,可是他却连爬进去的力气也没有。
  谁来……谁来帮帮他……帮帮他……一向坚强内韧的人,终于也忍不住在心底求救。
  “言将军,你怎么会躺在这里?你、你怎么了?”老天似乎也看不过去言非离独自在大雪中苦苦挣扎。
  花香艳惊慌失措地看着蜷缩在雪地中的言非离,黑色风衣上的一层白雪昭示着他倒在这里已有一段时间。
  原来自言非离离开年宴之后,花香艳越想越觉得不放心。
  要知道言非离身为北门大将,武艺高强,功力深厚,就算真的醉了,也不至于脸色苍白,额冒冷汗。
  又想到言非离沉默寡言,素来隐忍的性格,只怕真的是身体不适却在强自忍耐。
  他虽与言非离不同门人,交情一般,但向来钦佩他的为人。
  见外面大雪落下,终于还是忍不住过来看看。
  谁知来到竹园门外,见园门大开,一进来就见言非离竟然倒在台阶下,不由一惊!伸手去扶他,感觉他浑身冰冷,抖得厉害。
  言非离吃力地睁开双眸,看清眼前来人。
  “花、花将军……”“言将军,你是不是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黑色宽松的风衣遮盖住了言非离的身形,让花香艳看不真切。
  他第一个感觉就是有人大胆闯进四天门总舵,打伤了言非离。
  “扶我、扶我进屋……”花香艳反应过来,连忙要把他搀扶起来。
  谁知言非离下身沉重,双腿酸软无力,根本站不起来。
  “唔……”这种挪动让言非离的腹部猛地向下一坠,痛不堪忍。
  花香艳架起言非离,连托带抱,终于把他弄进了屋里。
  03
  进到里屋,将言非离扶到床上,脱下已被大雪浸透的风衣,花香艳看见一直被他掩盖住的身形,不禁大吃一惊!“花、花将军……请你快去、快去找秋、秋、秋大夫……”言非离吃力的喘着气,紧紧抓住花香艳的手。
  随着腹中又起的一阵绞痛,手上不由得用起力。
  花香艳被他攥得生疼,心下也惊慌起来。
  “言将军!你到底怎么了?”“快、快去……”言非离已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觉得腹中的东西正在用力挣扎,极力想脱离束缚。
  “告、告诉他……我、我的羊水已经破、破了唔……”言非离疼痛不已地倒回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花香艳终于脸色苍白地带着秋叶原匆匆赶来。
  此刻言非离正疼痛不堪地在床上辗转翻滚。
  秋叶原一见言非离的样子,二话不说,立刻上去一把按住他,不让他如此翻滚伤到自己。
  “快!快帮我按住他!”秋叶原不客气地对神志早已有些呆滞的花香艳命令道。
  “你、你要做什么?”花香艳按着言非离,瞪大眼睛看着秋叶原握在手中的剪刀问道。
  秋叶原也不理他。
  手脚利落地“噌噌”剪开言非离的裤子,扒开他的双腿。
  伸手探了探,羊水显然已经破了一段时间,产门也开了一半。
  揉了揉言非离的肚子,听见他随之而起的呻吟,秋叶原拧起眉头。
  “羊水破了多久了?”言非离好似根本没有听到,只是急喘着气。
  “言将军、你的羊水破了多久?”秋叶原将他的双腿更开的架开,又一遍问道。
  正在此时,“你们在干什么!”一声厉喝突然在屋内响起。
  转头望去,却见北门门主北堂傲正脸色铁青地站在卧房门口。
  谁也没想到应该在大堂与大家欢庆新年的北堂门主会无声无息地突然出现在这里,花香艳有些惊慌,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形应该怎么解释。
  秋叶原却异常镇定。
  “北堂门主,我们正在给言将军接生!”“什么?”北堂傲闻言,瞪大了秀美的双眸。
  他震惊的表情就和刚才初闻此事的花香艳一样,只是反应比他快了许多。
  眼光立刻从言非离被大张的双腿向上移去,看见他腹部不同一般的高高隆起,肚皮一阵一阵的蠕动清晰可见。
  再向上看,却是言非离大汗淋漓神志模糊的苍白面容,双手还紧紧抓着花香艳按住自己的臂膀。
  北堂脸色惊疑不定,眼光闪过一丝怀疑,但很快便镇定下来,来到床边。
  虽然已被阵痛折磨的有些神志模糊,但是听到北堂傲的声音,言非离却突然清醒起来,撑起头颈,正看见北堂傲脸色复杂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