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隐月 作者:玥岭

字体:[ ]

 
  繁荣城镇的必要条件,除了风光秀丽,百姓生活安稳之外,还得地处交通枢纽,才能招来南来北往的商旅,让市镇蓬勃发展。
  鬲阳县正是个如此得天独厚的地方,它位居通往京城的要道,北往边疆、南通船港,加上地方治安良好,所以城里买卖珍奇货物的商家颇多,是个欣欣向荣的城镇。
  不过在鬲阳县成为南北商旅的集散中心之前,它只是个没没无名的小小县城,后来因为青岚堡堡主阎振风在这儿开起盐行,活络了地方上的商业,才让鬲阳县近十年来急速成长。
  也因为如此,阎振风成了鬲阳县里的首富,他名下两座山庄“华玉”与“清玉”,分别住着他的两位夫人,大夫人带着儿子阎宇焰住在华玉山庄,成年后开始代替爹亲管理山盐的生意,二夫人则与双生儿子阎日悉和阎月殇住在清玉山庄,为爹亲处理海盐的买卖。
  由于青岚堡与其底下两座山庄的扩展,连带地让鬲阳县变成边疆重镇,在如此繁华景况之下,原本它应该会成为盗贼们觊觎的目标,但是在鬲阳县,除了偶尔的意外,盗贼鲜少出来作乱。
  鬲阳县之所以会如此宁静,是因为阎振风性好交友,不少身手一流的剑客隐姓埋名在他堡里作客,甚至为他训练护卫,让青岚堡几乎有着妣美军队的实力,所以青岚堡与两座山庄的生意几乎没出过问题,也因此,地方上的宵小与不法之徒,在青岚堡的势力抵制下,自然得从鬲阳县销声匿迹。
  靠着青岚堡,鬲阳县的人口不断成长,而人口多又繁华的地方,工作机会自然也多,引得不少外地人往这儿跑,想在这块热闹的土地上寻份好差事糊口。
  苍昊也是其中之一。
  苍昊原与爹亲一同在大伯父的镖局底下做事,但年前的一个意外,让爹亲与大伯父在押镖途中去世,这个阴影让镖局的生意一落千丈,再也没人敢上门委托,所以大伯母索性收起镖局,靠着从前留下的积蓄过日子。
  而苍昊没镖可押送,自然被大伯母当成是家中的米虫。
  寄人篱下总是有股压力,看人脸色生活,如果不是脸皮厚的人,绝对无法长久待下去,所以苍昊干脆离家赴鬲阳县,打算投靠小舅父长彦,请他替自己找个工作,不管是什么样的粗活,都比在家里吃白食的好。
  所幸长彦并未嫌弃这个远来的亲戚,在得知姐夫去世的消息后,他替苍昊倒了杯茶,跟着在苍昊的对面坐下。
  “原来……你爹已经走了啊!”五十出头的长彦吐出一抹淡淡的沧桑感慨,然后点起水烟抽了一口。“难怪你大老远的跑到鬲阳县来,真是辛苦你了。”
  “能找得到事做的话,辛苦倒不算什么。”苍昊浅尝了口热茶,浓眉底下是双烙入三十年人生经历的黑眸,总是闪着几丝无奈。
  “这个嘛……”长彦低头想了想,才抬头询问:“你会写字算帐吗?”
  长彦目前是清玉山庄的帐房管事,正巧底下少个记帐的,若是苍昊能写能算,那这个肥缺就可以留给自家人了。
  “我没读过书。”苍昊诚实地回答。
  他幼年起即在爹亲与大伯父的教导下学武练功,当时镖局的生意又好,让人有种这样顺遂的生活会持续一辈子的错觉,所以爹亲压根儿没想过要让他读书识字,因此苍昊虽有一身好武功,却大字不识几个,所以当他失去镖局的生意,才会找不着其它的工作好做。
  “若不识字,我这里就没什么事能让你做的了。”长彦叹了口气,可惜这个外甥面貌端正,有张挺俊的好脸蛋,浓眉星眸、鼻挺唇薄,加上身材又结实,却偏偏不识字。
  长途跋涉却依然得到相同的答案,让苍昊有些失望,正当他想向舅父道谢离去时,长彦却突然开口了。
  “不过……”长彦放开水烟,偏着头略微思索了下,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前些日子我听总管提过,庄主好像打算多添几个护卫。”既然苍昊长年和其父走镖,这个工作他应当能胜任。“护卫你做得来吧?”
  “行。”苍昊没想到会有意外的转机,加上又是擅长的工作,毫不迟疑地点头答应。
  “既然这样,等总管回来我就跟他说一声,请他帮你找个缺。”长彦喝了口茶,然后苦笑了下。“唉……如果你识字就好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到帐房来帮帮我。”
  不过既然苍昊能武不能文,这个主意是万万行不通了。
  虽然有些惋惜,长彦还是先唤来下人,让仆役替苍昊备个房间休息。
  “总管一早出门巡铺子去了,恐怕要到半夜才会回来,你今晚就先住下吧。”
  “我明白了,多谢舅父。”苍昊微一拱手,算是道谢。
  “我还有事得办,就不陪你多聊了,反正以后你在这当护卫,我们多的是机会见面。”长彦拍拍苍昊的肩膀,“对了,若是无聊,你可以去院子里走走,但是千万别接近庄主住的影星阁。”
  “影星阁?”苍昊虽然有丝纳闷,不过长年走镖的经验,让他养成不多问的个性,毕竟不是每趟镖押的宝,都是见得了光的的货物。“我懂,多谢舅父提醒。”
  “下人会带你去房间,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长彦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让仆役带苍昊到后院厢房去。
  苍昊跟着下人走入专门给侍从住的后院,这里平时是给山庄客人的侍从、护卫过夜用的,所以房内摆设相当简朴,除了床与一套桌椅,再无多余长物。
  苍昊虽不知影星阁位于山庄的何处,不过他没打算到处乱逛,所以并未向仆役探问影星阁所在地。
  送走仆役、放下行李后,苍昊到院子里散了散步、活动一下筋骨,便回房休息去了,希望在总管回来后,能带给他好消息。
  *****
  清玉山庄的夜晚静得出奇,除去几丝星子流光闪烁,偶尔的夜犬吠叫,以及巡逻护卫的轻微脚步声,就再也没有一丝嘈杂。
  但是在如此安宁的夜里,苍昊却没能睡好,倒不是因为床太硬让他睡得不安稳,因为走镖时他与爹亲常露宿野外,有房有床的环境对他来说已相当舒适,但由于长年走镖的关系,苍昊也养成一有风吹草动就得立刻清醒的习惯,所以当他听见自外头传来的笛声,即使再怎么疲累,也无法静心成眠。
  听了将近一个时辰的笛音,苍昊发现吹笛的主人似乎还是不打算停手,那悠远笛声依然继续远扬,苍昊实在是忍不住了,反正也睡不着,他干脆起身套上外袍,想到外头瞧瞧吹笛人的真面目。
  苍昊踏入后院,却发现园子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只有那笛音越发清晰,他不懂音律,但他觉得这乐音仿佛是由树荫与林缝之间摩擦出的自然声调,就像是他走镖露宿荒野时听见的夜虫低鸣,既和谐又悦耳。
  为了能够听清楚笛声,一方面又好奇吹笛之人为何者,苍昊举步往声源循去,一路来到东厢的院里。
  越过圆弧拱门,设有水池与假山小桥等装饰的园景在夜月的映像下显得幽静,流水顺着假山瀑布而下,于池边卷起小小的漩涡。
  除了这些造景,在月光下,园内的树与花草也都依稀可识,淡柔的花朵与苍劲的绿树环绕着水池周围,打造出与自然相仿的美景,而在苍昊讶于景致之美的同时,他也寻得笛声的来处……
  宽广水池的中内有座亭子,漆黑的亭柱与赭红的屋顶配上木雕的栅栏和石桌,算来是常见的色调与摆饰,但是站在亭内的身影,却是个不寻常的美丽少年。
  若说世上有仙,那么少年或许就是仙人入凡,否则那张面容为何能够如此白皙、宛若月牙色般?又或者,少年是山精、是野怪,识得变化之术而投形于人,方能幻化成如此美貌,让他的发色幽若黑夜、眸光曜如月色,然而笛声却又清远嘹亮,仿佛是一片受到暖阳爱护的广阔草原,而轻触着青玉小笛的唇瓣,则似惹来蝶舞蜂鸣的柔软花瓣,看来滑嫩无比。
  他见着了幻影吗?还是有幸遇上仙君?又或者眼前只不过是只成精的妖怪,正以柔美之姿、暗张利口獠牙,等着朝他伸展巨大前爪……
  “啊!”
  突如其来的一阵惊叫与同时中断的笛声,让苍昊从梦里清醒过来。
  循声望去,他瞧见亭子里的少年已经放下玉笛,正愣愣地瞧着自己,看来刚才是少年讶异的叫声拉回了他的思绪吧!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冒犯到对方了。
  “对不起,在下因为听闻笛声所以才入此一探,倘若有所冒犯,在下这就离开。”苍昊看见少年用错愕的眼光打量着他,心想自己或许是不受欢迎的客人,所以连忙出声解释。
  不过……事实上,少年只是因为没想到半夜三更还会有人在院子里遛达,所以才吓了一跳。
  “没关系。”少年步出亭子,往苍昊所站的院子角落走来。“平时没有人会到这个院子来,所以我才吓了一跳。”
  “那倒是在下打扰了。”苍昊听见少年的回答,越发觉得自己不应多留,毕竟一个平时就没什么人进出的院子,应该不是他这个外来的访客可以随便进入的。
  少年轻轻地摇了摇头。“笛声吵到你了吗?”
  “刚开始的时候,现在倒不会了。”苍昊虽然觉得实话有些伤人,但他真的是被笛声吵到睡不着,所以才起床一探究竟,只不过他没想到吹笛的人会是个如此漂亮的少年。
  “我因为睡不着才出来走走,忘了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睡了。”少年低下头苍昊道歉。“对不起……我停下来,你就能好好休息了。”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继续吹没关系,我觉得挺好听的。”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见到少年老实地道歉,苍昊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他确实是累了、倦了,也想好好睡个觉,但是少年那一脸带着歉意的愧疚神情,却让他觉得有些心疼,甚至有种自己才是罪人的错觉。
  “你觉得好听?”少年突然抬起头来,闪亮的目光直视苍昊,等着他的回答。
  就如少年先前所说,这个院子平常没什么人会进来,所以他虽然常在院子里吹笛,却从来没有人告诉人,笛声究间是优美还是刺耳。
  一双星子般的晶亮眼眸看得苍昊有点反应不及,因为他从来没瞧过这么漂亮的男人,甚至可以说,这个少年比女人还美。
  “我对笛子没什么研究,不过我是因为被笛声吸引才过来的,所以对我来说应该是好听吧!”苍昊不知道该怎么赞美少年的笛声,只好照实回答。
  不过无论如何,少年没生他的气真是万幸,因为他可不是来作客,而是来谋生计的,如果惹恼了山庄里的人,说不定工作又没着落了。
  “谢谢你。”少年开心的笑了起来。“从来没有人说我的笛声好听。”他的笑容里隐藏了几分落寞。“或许……该说从来没有人听过我吹笛子吧。”
  “我不会说什么好听话,但是我挺喜欢的。”至少,这名少年的笛音不会让他感到嘈杂,甚至让他怀念起跟随爹亲走镖时的露宿生涯。
  虽然不知道为何没人听过少年吹笛,但是这应属少年的私事,所以苍昊也没再多问。
  “你真是个好人。”少年对着苍昊露出甜甜的微笑。
  “那倒也不……”苍昊看看少年单纯的表情,苦笑着应了一声。
  他若是好人,那就不会在镖局讨生活,因为这份工作或多或少会杀些盗贼宵小,虽说是工作,而那些不义之徒也该罚,但杀人总是件让人心情沉重的事。
  “对了,你是山庄里的人吗?”少年没有察觉到苍昊脸上一瞬间闪过的苦笑,因为难得遇上知音,所以他热切地想知道苍昊是否住在清玉山庄里,倘若苍昊一样是庄里的人,那以后就有人听他吹笛了。
  “不,我今天才到这里拜访,为的是找份工作。”苍昊毫不隐瞒地应道。
  “这样啊!”少年歪着头思考了一下。“你可以把名字告诉我吗?我让总管替你安排个工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