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代御医司徒白+番外 作者:妖湘 /鱼龙舞

字体:[ ]

 
 
    书名:一代御医司徒白
 
    作者:妖湘 (鱼龙舞)
 
    
    内容简介
 
    史上最年轻御医司徒白与皇上李凝宾秘辛大公开!堂堂御医竟是戳脸控?还因为皇上被威胁赔葬?甚至被女人甩巴掌?最后竟然还要贡献出自己的贞操当赔偿!
 
    这世界有这道理么?且看我们皇上如何以超展开补(吃)偿(掉)我们克尽职责(?)的白白吧!
 
    凝宾:“白,辛苦你了,今夜就好好帮你补一下,传说龙(哔)是很补的哦!”
 
    (内容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图源百度,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移除)
 
 
    ☆、《上》
 
    不知道该说是命运使然还是老天爷爱玩。
 
    司徒白一家四代都是御医,他的爹爹是御医,爷爷也是御医,爷爷的爹爹自然也是。
 
    当御医得思绪清晰,头脑要转的快,最重要的是能理性冷静、小心谨慎。
 
    这点自然是不难的,不过如果有人在你耳边一直持续的喊阿叫的,要能冷静要时时小心还要保持完美微笑的转头答道“放心吧皇上,微臣理当尽心尽力将XX的病给治好。”这点就有点困难了。
 
    所以御医除了医术高明点,最重要的还是那理性。
 
    如果情绪控制能力不够好,当大夫就有点危险了。
 
    若因为情绪波动过大,进而影响到脑袋中肢体控制这部份,很巧的当时又在于紧急状况不能有任何的差池时,那就只能希望神佛保佑了。
 
    还好司徒一家情绪控制那方面还不错。
 
    司徒白是家里第二个孩子,因为乖巧聪明看起来白痴白痴挺讨喜所以备受疼爱。
 
    他七岁的时候就跟爹爹进皇宫帮忙接生,皇后第一次生下龙子,自然是疼的哭爹喊娘。
 
    皇上看了焦急,来回踱步还不时指着御医群大骂“母子都要平安,弄不好,你们全部给他们陪葬!”
 
    司徒白还小,也只能在旁边帮忙拿个水、换毛巾什么的。就他这样也都忙上忙下的,可见当时场面有多混乱。
 
    在场的御医们除了司徒白,大多都是老练、从前朝就待在皇宫的,接生这种场面也见过不少,但这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皇上提出的陪葬威胁倒是有一定的恐吓作用。
 
    所以大家还是忙得不可开交。
 
    俸禄不是领假的,最终皇子还是平安的生下来,皇后也平安无事。
 
    司徒白把香香软软的皇子抱在手中,粉粉嫩嫩的好可爱。
 
    “还好你平安出来,不然我们都要给你陪葬了。真是的,哼,你就只知道睡,戳你。”司徒白泄忿似的戳了那嫩嫩的脸颊。充满童稚的脸庞堆上了一些狰狞,反差的令人有点想笑。
 
    司徒白天资聪颖,锋芒毕露,跟着爹爹爷爷边打杂边学习,七岁时就已经会治小病小痛,其他御医也都挺喜欢他,于是举荐他去当皇子的专用御医。
 
    皇上起初看他样貌呆呆的,不答应,几次看他医治,倒也手脚伶俐,反正他治不好,还有其他御医可以担当,也就点头说好。
 
    然后司徒白深深的觉得,他当初说什么都要拒绝御医群们及圣上的这片好意的。
 
    皇子完完全全的被捧在手心,什么夸张的案例都层出不穷。
 
    “司徒白,唔……救救皇子吧,他、他看起来快死啦,唔阿!』
 
    “秉娘娘,皇子只是昨天出游太累睡得晚点而已,绝对不是快死了,请娘娘放心。”
 
    “司徒白,皇子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就算不治也得给朕治好,不然你给他陪葬!”
 
    “秉皇上,皇子只是拿了西域进贡的滑石粉往自己身上抹而已,不是什么不治之症,皇上请放心。”
 
    “司徒御医,皇子流那么多血会不会死?啊啊你说话阿司徒御医!”
 
    “公公,你这样一直、一直摇我……我不能说话阿。殿下只是跌倒摔伤,伤口那么小是不会死的啊啊啊啊,别摇啦,再摇换我死啦!”
 
    一再确认真的没事之后,司徒白还是不得闲,一定要陪着皇子一整夜确认没事后,那些爱瞎操心又不自己来的皇上皇后才肯罢休。
 
    “哼哼,他们都要我给你陪葬呢,你到底干我什么事?还要给你陪葬?戳、戳你。”不甘心的戳几下皇子软软的脸颊,司徒白心里才平衡。
 
    “嗯……其实你的脸好好戳。”望着躺在床上的李凝宾,司徒白轻轻的说着。
 
    这种明明没事却大惊小怪的戏码几乎三天一小次,五天一大次的上演,而司徒白也总是每次都被威胁陪葬陪葬的,久了倒也习惯,但戳皇子脸颊这种幼稚的事每次都还是会出现。
 
    不戳白不戳嘛,既可以发泄情绪,皇子的脸又这么软这么细致,不戳是白痴。
 
    特别声明,他绝对不是变态。
 
    直到李凝宾六七岁学会准时起床,不会拿滑石粉往自己身上涂,不会走几步路就跌倒之后,司徒白被唤来唤去的机会才少了,戳他脸颊的机会当然也越来越少,一个月的次数用手指头都算的出来。
 
    到了李凝宾大约十岁的时候,也只剩在他练武练到脚扭到,或是唸书唸的太累头痛的时候,才会召来司徒白。
 
    司徒白去采集药草出宫时都会特地绕去看看李凝宾,看他耍刀舞剑什么的,总觉得他的眼里好像多了点什么,不在像以前那么纯净,多了点深不可测,“都长这么大了阿……当初才跟爹爹去接生的呢。”司徒白小声的自言自语。
 
    现在都很少会被唤去帮皇子治病了,想起来还有些怀念。呸呸呸,自己在想什么?这样才好啊,每天被呼来唤去只为了那么一点小事,累都累死了。
 
    不过戳李凝宾脸颊是真的挺好玩的。
 
    “司徒御医!快快,皇子发高烧啦!”哪天夜里,不知道是哪宫的太监急急忙忙的冲到太医院唤醒正在熟睡的司徒白。
 
    “什么?皇子发烧?”司徒白惊醒,眼里满是错愕、讶异。
 
    照理来说,被这么细心保护着,要发烧简直比司徒白看起来不呆还难。
 
    “快,在哪里?带我去!”他立刻套上了件大衣急忙的跟着太监走。
 
    “请大家让开,让开!司徒御医来了!”太监才到门口就大喊,围在皇子床边的一群御医,也急忙让出一条路。
 
    虽然司徒白才二十三岁,但在宫中名声极好,几年来医术也进步的十分高明,最重要的是,皇子从小就是他医治的,所以应该最了解他。
 
    “司徒御医,您一定要救救皇子啊!”那是皇后的哀求声。
 
    “爱卿,你应该知道的,治不好,你给他陪葬。”那是皇上的威胁。
 
    “白白,你一定要弄好啊,不然我们全部都得死了!”那是司徒白的同事的呼喊声。
 
    整个房间闹哄哄的乱成一片,司徒白眼角抽蓄,终于克制不住的大吼。
 
    “通通给我住嘴!再拖下去皇子就要死啦!”这句话有用的使全部人都安静了。
 
    “恕微臣失礼,皇上和皇后娘娘请先暂时离开,皇子需要休息的空间。另外各留二个宫女、太监帮我,其他人麻烦请先回避。”
 
    “请到明早都不要有人靠近晞腾宫,相信皇子不喜有人打扰。”
 
    说罢,他向皇上皇后鞠了个躬,就走向李凝宾床边。
 
    虽然有点不甘心,可是为了皇子无恙,大家只好以缓慢的速度离开。
 
    “司徒爱卿,如果这次皇子治不好,整个太医院就准备给他陪葬吧。”那真龙天子早已有些不悦,他可是第一次被这样几近命令,说出的陪葬自然是无比认真。
 
    “是,圣上放心,微臣定不负圣望。”直到司徒白做出肯定无比的保证,皇上才愿意离开。
 
    其实司徒白根本无暇顾及皇上的反应,他只觉心一片揪紧,眼里只剩下躺在床边的少年。
 
    皇子的脸红的不寻常,额角冒出冷汗,眼睛紧紧闭着,急促的呼吸声及不停抽动的身体显示着李凝宾是真的很不舒服。
 
    脉象乱的可以,太过于急促规律度也不足,甚至还夹杂着轻微的杂象。
 
    司徒白的心瞬间象是被什么仅仅拧住,痛苦难当。
 
    爲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一、一定是从小就看着皇子长大,虽然没有真正将自己派给李凝宾当专属御医,但是他受伤生病什么的也都是自己在治,其实这次皇子生这么重的病,也有一部分是自己的错。
 
    一切都是罪恶感作祟。
 
    司徒白轻轻将手放在李凝宾红得不正常的脸颊。
 
    唔,怎么这么烫。这次好像不是一般的发烧,难怪群医束手无策。
 
    司徒白拿出腰际的针包,里边放着十几支长短粗细都不一的金针。
 
    将针刺入皇子的皮肤内,虽然针灸对这次的病症没有显著的疗效,但至少可以先减轻李凝宾的痛苦也可以控制一下病情。
 
    片刻,李凝宾的眉不再紧紧蹙着,冷汗也少了许多,看起来就象是睡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