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玉碎宫门+番外 作者:月幽(下)

字体:[ ]

 
 
玉碎宫门 正文 第四十回 夜飞鹊
章节字数:4782 更新时间:07-11-14 11:51
    夜幕降临,家家户户习惯地早早点起灯来,远远望去,长长的灯火犹如两条蜿蜒盘旋的火龙,差可与天上星辰争辉。
 
    卧龙街、观前街地处城市中枢,一直以来便是苏州最为繁华富庶的黄金地段。
 
    “王爷,请瞧仔细。”
 
    提灯小僮轻声提醒,不时停步凝身,照亮足下细碎的石子路。
 
    三五家丁左右簇拥,一脸如临大敌的警惕戒备,不让闲人靠近半步,犹恐有人对王爷不利。
 
    王爷若在苏州稍出差池,莫说是顾府上下鸡犬不留,就连苏城百姓亦有屠城之虞,肩上的职责实在重大呀。
 
    夜风的清爽驱散昼间的燠燥,吹到各人身上,皮肤微觉丝丝凉意,无论贫富贵贱,共同领受风神的薰泽。
 
    观前街上,凑合着店家门前的一点微光,挎着小篮的小贩正不失时机地忙着向路人兜售,卖茉莉花的、卖梨膏糖的、卖桂花赤豆小园子的……乡间俚语此起彼落,构成一首轻松欢快的小夜曲。
 
    丝竹悠扬入耳,带着江南特有的水乡灵韵,柔婉缠绵、凄怨悱恻,殊异于北方的燕赵悲歌、高亢激越。
 
    这是一洼自在恬淡于天地间的溪泉,与似千军万马奔腾的瀑布截然不同,自成风格,不愿合流,果然是南腔北调大不寻常,同按宫、商、角、徾、羽五音,弹奏出来的旋律差之何止天壤之远。
 
    清丽中略透戚楚的娇声开腔歌吟,软软糯糯的吴侬细语荡气回肠,恰似黄莺出谷、乳燕归巢,吸引了不少人伫足倾听。
 
    采芝斋的店面门前,坐立着一老一少,两人披沐在晕弱的灯火下,衣衫陈旧,风尘满面,看来境况凄苦。
 
    “凉风动水夏日长,长日夏水动风凉……”
 
    老叟弹拨三弦,配合默契;少女舒润歌喉,刮朗朗一副金嗓子。
 
    “王爷该走了,刘太守还在恭候着您呢。”
 
    家丁凑到璎耳畔,压低声音地催促着,唯恐被人不慎听见,暴露了璎的显赫身份。
 
    “就让他等着呗……”
 
    任性地一撇嘴,在他心目中区区一介太守犹如芝麻绿豆,哪及眼前从未聆听过的音律来得活泼新奇。
 
    听腻了宫廷里一板一眼的词曲,偶尔一段江南小调颇使人耳目一新。
 
    既然王爷撂下话来,也就不敢再多嘴地去扫王爷的雅兴,退在璎的身旁,静待王爷兴尽启程。
 
    稍时,一曲歌毕,响起疏疏落落的掌声,璎哪管在众目睽睽之下,兴奋地拍手叫好,引得旁人侧目,待看清他的面容之后,少不得又是一番惊艳。
 
    少女托着盘子走近,欲讨些赏钱,听曲的人多,给钱的人少,于是人也散了大半,盘子里冷落地敲响了几下铜板的掷笃。
 
    羞答答地走至璎面前一福,怯怯如雏鸟,惹人怜爱。
 
    灵气的大眼流波一转,小家碧玉的楚楚风致展现无疑。
 
    今年适逢选秀之期,看来应在南方多多留意。
 
    艳如牡丹、玫瑰的北方胭脂司空见惯,再出众的姿色在璎眼中算是稀松平常,领略过南朝金粉的娇媚柔婉,璎的审美观顿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且观眼前这朵宛在风中摇曳的小雏菊何尝不可人?鲜活灵灵地好似远香堂前颤立荷尖的蜻蜓。
 
    “王……公子,该看赏了。”
 
    倏然警觉改口的家丁,悄声为不明就里的璎解说。
 
    “噢?对,重重有赏、重重有赏……”
 
    经人点醒的璎火速反应过来。
 
    为了讨璎欢心,家丁立即掏出一锭银锞子放入盘中,谄媚地催着少女道:“还不快上前谢过王……公子。”
 
    好险,差点又将“王爷”两字顺嘴溜出。
 
    “奴奴谢仔哉。”
 
    手中沉甸甸,脸上笑如花,这位公子好大方,一出手便是一锭银锞子。
 
    “不用了。”
 
    淡然一笑,翩然离去,俊俏的身影消失在万家灯火之中。
 
    “阿囡,弗用看哉,人去仔老远哉。”
 
    掩到身后的老叟眯起昏花的老眼,侧脸瞅瞅痴迷目送那位俊公子远去的女儿,皱起半白的眉毛,猛地叫回她的魂魄。
 
    “爹爹,明朝俄伲再来,倷讲阿好?”少女扯起老叟褴褛的衣角,娇羞地说道。
 
    “弗哉,格个人一看就晓得是个大老倌,倷勿瞎想哉。”老叟摇头劝道。
 
    历尽沧桑,眼底看过的人何止千百,那位俊生公子即使一身轻装便服,仍掩不住浑身散发出来的华丽气息,绝俗风华如夜明珠闪熠夺目,一望可知是家世高贵的名阀公子,决非他们这种江湖跑佬的破落人家可以痴心妄想的。
 
    “明朝再来、明朝再来……”
 
    不依不饶地摇晃着衣角,小嘴微翘地撒娇不已。
 
    “倷么就明朝一日,后日一准要到阊门,还是寻个铜钿多的场化去仔吧。”
 
    老叟苦口婆心地要劝醒少女的迷梦。
 
    “好格……明朝应该够哉……”
 
    少女有点不死心地垂下长睫。
 
    从小尽唱些待月西厢、兰桥幽渡,到了这种年纪原比寻常人家的女儿要早熟得多,她也曾象女主人公一样,满心期待着有朝一日能觅得金玉良缘,不用再卖唱街头、风餐露宿。
 
    哪家贫女不曾偷偷窃想过麻雀变凤凰?而那个象仙人一样的公子……
 
    年纪虽不大,风情却早解,丰富的人生阅历已是同龄少女的几倍。
 
    明知他是天上明月,自己不过是地上小草,连暗暗恋慕也会玷污他的高贵,可是那玉面朱唇、那临去一笑……让自己不得不自欺欺人地抱有淡淡憧憬。
 
    芳心恻然一楚,怔怔地落下两行清泪。
 
    太守的衙门座落在书院街,过了三元坊即到,其实一过察院场,街上就显得冷冷清清的,人丁稀少。
 
    拐进书院街,离衙门尚有一段路程,就看见府门前灯火通明、人声微嘈,刘太守想是早在衙前恭候多时了。
 
    “王爷、王爷……卑职刘诚安恭请王爷金安。”
 
    远远望到街角处一盏灯笼晃晃悠悠,脚步声听闻,撩袍捋带地急急降阶迎上前去。
 
    “罢了。”
 
    璎一摆手,免去了刘太守过度热情的打拱作揖。
 
    “王爷的驾临真使卑职寒家蓬筚生辉,请--”
 
    刘太守螃蟹似的侧过半边身子,弓背哈腰地邀王爷赏脸入府。
 
    “前边带路。”
 
    璎不懂得客套,省掉寒喧的啰里八嗦,派头十足地呼喝着姑苏太守。
 
    “是,王爷请进--”
 
    刘太守不作为耻、反以为荣,端出笑脸在前引道。
 
    绮宴排就,珍馐罗列,十来个歌伎吹拉弹唱、或歌或舞,更有数名姿色较佳的陪侍饮乐。
 
    “王爷,请饮下奴家献上的这一杯酒……”
 
    歌伎娇揉做作地飞送媚眼,身躯硬要倒向璎的怀中。
 
    “坐好!”
 
    璎不耐地一把推开身边的歌伎,浓腻的脂粉味呛得他只觉得浑身不舒坦。
 
    除非是花泪语、燕儿之流的顶尖姿容,象此类庸脂俗粉,璎是不屑一顾的,更不用说是将她们当人地放在眼里。
 
    “王爷……”那歌伎还不知趣,嗲嗲地捉住璎的袍袖,软绵绵地道,“今晚让奴家来侍候您吧……”
 
    好俊的王爷!即使今晚不取缠头,她也愿意奉陪春宵,这般高贵的人物她还是头回碰上,纵然一晌贪欢,日后也有了向同辈姊妹夸耀的话题,说起来她的身价非同等闲,连誉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靖王爷亦曾慕名造访。
 
    “滚开!”
 
    惹得火起,手下哪晓得要掂着份量地怜香惜玉,璎绝情地弹臂一振,挥开身边美伎,此时他浑然忘了顾及靖王的身份体统,对他来说求得耳根清净就好。
 
    “哎呀!”
 
    柔弱女流怎禁得起璎地猛力推搡,无法稳住的身形地从凳上摔落,骨碌碌地在地上翻滚了数丈。
 
    惊声四起,弦乐倏止,所有人不知所措地瞧向怒容满面的璎,不知哪里得罪了王爷,惹得他如此恼火。
 
    “请王爷息怒--”
 
    刘太守马屁拍在马腿上,碰了一鼻子灰,忙命人将那吓瘫在地的歌伎拖下,自己亲自上前连赔不是。
 
    冷眼瞅着,璎不发一言地举杯就唇略沾了沾,算是喝过了,站起身来,道:“刘太守,这酒已饮过、曲已听过,本王告辞了。”说着,就欲往外而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