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楚楚(出书版)+番外 作者:轩辕悬/筱悬(下)

字体:[ ]

 
 
第十一章
也难怪楚岚喜欢吃小柳做的炒面。
小柳劲儿不够,拉面拉不细,刀削面那把快刀反倒把自己削了去,他做的是手擀切面,每根面条切得宽细恰当,特别有嚼劲。不过这面条做起来很费功夫,就算劲儿不需要拉面那么大,做上一回也还是累得够呛。
楚岚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喜欢吃小柳做的家常饭菜,尤其喜欢看着他做完,再捧到自己跟前,吃起来特别香。
他抱着胳膊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瘦弱的身影在里边忙忙碌碌。
揉面,擀平,刀切,下锅,捞起。
放油,熬熟,炒菜,下面,翻炒。
小孩没来得及换衣裳,还是田里耕作穿的短打,也不知他从哪儿找来的,嫌小了些,穿着有些窄,弯腰时隐隐露了一线腰。
楚岚咽了口口水,心想,下回得让他穿件更短的。
「再帮你做个汤?」小柳回头探询。
「嗯。」楚岚心不在焉。
小柳微微鼓起腮帮,明明嚷着饿,这时候面都炒好盛出来,却也不见他急着吃。不过,他还是快手快脚舀了碗高汤下锅温上,再放了择洗好的青菜,想想,又搁了两个鸡蛋。最后盖好锅盖。
又回头:「马上——」就能吃了。
不料楚岚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蹩过来,这时节竟一把从后面将他抱住,头搁在他肩膀上,下处硬得直戳他后腰。
「我好饿。」
小柳脸霎时涨得通红,到了这里后从没在白天做过啊!
楚岚拿那根硬硬的往前顶他。
小孩儿微微抖起来。
而那双手更从上衣下摆里探进去,握住他的腰。
「白天呢,大厨师傅就在隔壁……」
楚岚的手又去解他的裤带。
小柳浑身发热,衣服里的一只贼手在扯他的*头,下面又顶在他后腰上不断蹭磨,他两腿直发软,头不自主地下垂,差点就要垂到胸口。拿自己的手去挡那人的手,根本挡不住。那人要做的事情什么时候做不成?
可是,昨晚刚做过,汤马上就沸了。
身后的人呼吸越来越促,身前那颗也被他扯来扯去,小柳呢喃:「汤……」
「以后再喝。」
「面……」
「以后再吃。」
「火……」
「先灭我的!」
楚岚把他裤子褪了,小柳拼命夹了腿,细得不能再细的声音:「门……」
「砰」一声,楚岚一挥袖,门关上。
小柳再没可说的,又羞又隐隐有些期待,前一夜本就做得厉害,后面细缝嫩嫩红红,微微翕开,这时也似主人的心情,蹙缩不已。
楚岚一手夹了他的细腰,一手将自己挤进,既紧得要命又滑溜水润,舒爽时再不管不顾,杀将起来。
小柳腰被提着,脚尖着地,两手撑着灶台,被他从后狠狠侵犯,颈脖又被他舔弄,间或*头被搓揉拨弄,本就敏感至极的身体,此刻柔得软作一摊水了。
汤终于沸了,锅盖被水汽顶得噗噗作响,迎合着两人结合处的噗哧撞击声,夹在一声两声细不可闻的小柳的吟声,和楚岚的喘息声……
灶里的柴火也不及两人旺热。
「啊——」
小柳忍不住长长叫了声,楚岚从后面将他衣裳掀开,后背上都是一朵朵红红的吻印咬痕,说不出妖艳诱人,他再添上几朵。
「啊——啊——啊啊——」
后处不断蹙缩痉挛,小柳兴奋得脚趾全都蜷紧,仿佛时间都停顿,手指抓紧楚岚握在自己腰间的胳膊。
那人在要紧时偏偏拔出来。
瞬时的失落,小柳张开紧闭的双眼,回头看看楚岚,身体却也被转过来,那硬硬的家伙又入了进来,他只能像八爪鱼一样挂在楚岚身上,体重让那器官进得更深。
楚岚都顾不得说话,握住细腰的手直掐到对方的肌肤里,下处拼命顶进,再顶进。
终于,站着的半裸的两人同时到了颠处……
灶头里的火也灭了,汤烧干了半锅。
小柳把头埋在楚岚肩头怎都不愿看他,任那人伸了指头在他后处清理,再慢慢整理两人衣物。
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厨房里有欢好的味道,有食物的香味,静谧中,小柳想,最好永远永远都这样。
可美好的时候,楚岚却突然开口——
「楚柳,我下月初十要成亲了。」
厨房里又恢复寂静。
楚岚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时候说起这件事。
自他返回兖州,呆在主宅的时间不多,他知道母亲定是将所有的事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过既然她从不提及小柳,他也懒得多话。
而齐嘉义和楚芸在宾州将大小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当当,齐嘉义的侠名更是广为传播,连楚芸这么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也崭露头角。
白道群侠对昊天教妖人的武功甚为忌惮,越是如此,剿灭之心也就越盛。何况近二十年,白道上很多门派蓄势以待,等的就是剿魔立功、大展宏图的这天,在这个时候,为了楚家声威不堕,和璃玉堂联姻就更刻不容缓。
前日,楚嫣玉又和儿子提起此事。
楚岚想起母亲的神情,淡淡的,却是不容拒绝的。
其实这桩婚事,是他和母亲多年前就定下了的,楚岚一向最忌惮璃玉堂,并不排斥娶个卿家的姑娘,以此拉近两家的关系。
即使是现在也没想过要拒绝联姻。
楚嫣玉看着儿子,脸上有薄薄的笑意:「听说卿家小三特别看重你,只是她姑娘家脸嫩,还是他们七当家来信催促。我看就定在下月初十。」
楚岚对卿三姑娘没什么印象,只要姓卿就行,在联姻中得益的除了楚家更有卿家。
本来这种事情并没必要告诉小柳,楚岚觉得这跟小柳根本没关系,可是他隐隐觉得烦躁,与小孩儿做完,身心放松,便脱口把萦绕在心里的事情说了出来。
小柳静静地,头还是埋在楚岚的肩窝,只是眼睛定定地盯向屋角的某处。
欢好后的余韵还停顿在身体里呢。
刚刚才想说永远这样多好……
直将眼睛看得酸酸的,才垂下目光,眼里没有丝毫水意。
也许早就存了这样的准备,作为这么个给别人养在别苑里的身份。他总觉得好日子能过一天就是一天。
楚岚突然有些怕这种静,他轻轻拍小孩儿的背:「这跟咱们没关系。」
小柳在他肩窝处微微点点头,楚岚看不真切,将他头扶起,看着没什么异常,心里竟更有些说不出的味道,说道:「真跟咱们没关系。」既是说给他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小柳再点头,乖乖地。
这回楚岚看清楚了,似乎松了口气似的。
「吃东西!」
小柳下地,将剩下的半锅汤盛出来,面再在锅里翻热,两个人适才都花了不少气力,一起把面和汤卷得一干二净。
「你在学算账?」楚岚突然问。
小柳看看他,点头应是。
「别给我丢脸,好好学。」
小柳用力点头。
楚岚看他乖巧的模样,突然一阵烦躁,伸手在小孩儿腮帮上捏了一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下月初十,只有十二天了。
小柳默默在心里算着,十二天,一百四十四个时辰,五百七十六刻。
他站起身,将锅碗盘筷洗净,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楚岚从背后抱住他。
小柳就势照常洗着碗筷。
其实他很想问一句,真的没关系么?咱们,咱们又是什么。
 
接下去的十一天过得风平浪静,小柳似是从没听过楚岚要成亲的事情,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便是主宅的老帐房先生也还是被特许了依旧每天过来教他看账本,算账。
算账是件很打发时间的事情,也很有趣,能将所有的收入、支出、各笔款项的来来去去算得一清二楚。小柳很喜欢做这个。
也许以后可以靠这个养活自己。
像老先生那样,为别人算账,不用跟很多人打交道,也不需要很大气力,他完全能应付得来。
楚岚在成亲前其实有很多事情要忙,不过他只是每天回主宅两个时辰,处理些必需要他到场的事务,其余时间都呆在别苑里,练练武,看着小孩儿。
楚芸已经回来,对哥哥这样颇有微辞,楚母却不动声色。
璃玉堂离兖州有些距离,初七那天,卿家的人就将三姑娘先行送到兖州,就等着正日子拜堂成亲。
楚家和璃玉堂联姻是白道武林的大事,许多豪客参加完武林大会,还没及赶回家,就直接赶到兖州参与这件盛事。
卿家三姑娘是璃玉堂三代以来最出众的人才,楚家少当家又是世家子弟中武功首屈一指的英俊儿郎,更重要,楚家本来人丁单薄,若和子族遍天下的璃玉堂结为亲家,声威必将更上层楼。
小柳所在的别苑,侍卫、下人们都知道少主即将成亲,但是楚岚御下极严,众人多日下来多少也知道那位「二公子」生性老实乖顺,这几日倒都安分,口风甚紧。
五月初九,成亲前一日,楚岚比较晚回来,吃了小柳给他做的三菜一汤,喝了一壶早就泡好的东山碧螺春,才搂了小孩儿一起进到两人的卧房。
虽然两人欢好过无数回,小柳却总是有些些羞涩,即使不再推拒挣扎,但是楚岚若要他做些稍出格的事情,他仍是死都不干。
两人互相替对方宽衣,楚岚皱眉:「你怎么老是养不胖?」
小柳瞧瞧他,咕哝道:「已经胖了很多了。」比起以前在花船上,小柳个子已经长了不少,气色也是好了许多。
楚岚坐到床上,让小柳面对着坐在他膝盖上,手从腋下握住小孩儿,拇指在那两点粉红上按揉。
小柳吃他不消,整个人往前贴去,嘴里轻道:「烛火……」
「你什么我没见过,做什么还要灭了烛火?」
小柳脸一红,他并不是怕楚岚瞧见自己,而是,屋里点了灯,窗外面的人能看到里面的动静,他不要。
他趴在楚岚胸前,细细地说:「外面。」
楚岚这才明白过来,嗤了一声:「他们敢!」话说完,捧起那张小脸,一口便亲上去,熟门熟路地和小孩儿亲热起来。不过上了榻,他还是将帐帘下下来,春光不致外泻。
谁都不提明天的事情,尽兴地做了两回才歇下。
楚岚轻轻捏摸着怀里小孩儿的身体,突然说道:「楚柳,你别怪我,之前,我在山上对你不好。」
小柳累极,听了这话,一阵怔忡。
在山上,被那人欺负的事情似是过去很久很久,要不是他提,都快想不起来了。
见小柳没说话,楚岚又说:「我这几天想,我对你不好,以后我会对你很好,非常好,比对任何人都好。」
小柳眼里一热,泪哗地涌出来。
狠狠压在心里的东西似乎破堤而出,不过他死死咬住嘴唇不出声。
他不求别的,这么多年,除了齐嘉义,并没有人对他好过。
可是,他知道,楚岚待他好。
和公子还不同,公子对他好,他想豁出命去回报公子。
可是楚岚对他好,他却不会受宠若惊,甚至有时候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因为他心底里,楚岚是特别的,在山上,石屋前面的小院子里,冬日暖阳里第一次看到楚岚,从马上跃下的潇洒少年,自己心里就觉得特别。
之后他欺负他,那种特别就淡了,自己都没察觉就抛到脑后,可是后来他救他,跟他说很多话,逼他说很多话,逼他做羞人的事情,吃他做的饭菜,在这别苑里一起过生活,他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意,他喜欢楚岚。
他希望楚岚也喜欢他,虽然不太可能。他压在最最心底,从不敢想。
可是,明天那人就要成亲了。
「真的。」楚岚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没察觉小柳掉泪,漫不经心说着,「和师父师母、娘亲、师兄师姐、楚芸在一起,都没和你在一起舒服。楚柳,我很喜欢你。」
小柳心里转过十多年来屈辱的生涯,转过短短一生所有开心、难过的片断。
听了楚岚的话,却觉得那些都没什么,他成不成亲也没什么。
什么都没关系了。
都值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