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水山庄之冤家路窄 作者:迷音

字体:[ ]

 
 
《天水山庄之冤家路窄(出书版)》
 
文案:
 
 
若說當今,誰知江湖第一幫?
如果有人說是天水山莊,那麼他很快就會被渡劍盟的幫眾圍毆;
如果有人說是渡劍盟,那麼他很快就會被天水山莊的幫眾痛扁。
那麼,到底誰,才是這江湖第一大幫呢?
話說從頭,就不得不提兩位幫主歐陽雲和石玉樓從少年起便結下的恩怨。
他們原是至交好友,卻因為一時的「酒後亂性」弄到分道揚鑣的結果。
一點芝麻小事就能造成兩幫械鬥──可這兩位幫主的打法,怎麼看都比較像是在打情罵俏情侶吵架,
感情其實很好的兩幫幫眾,不得不思考如何「調解」的可能性了……
 
双剑相击,两个年轻男子正斗在一起。
欧阳云手中的三尺青锋灵蛇般飞舞,剑剑不离面前男子的周身要害。此时的他衣衫不整,半敞的衣襟也遮掩不住胸口的红痕青印。
房中的桌椅早就被两人的打斗连累到支离破碎,就连床铺上的被褥也可怜兮兮的被丢到房中的角落缩成一团。欧阳云长发尚未梳起,齐腰的黑丝散乱、随着他的身行一起飘飞。常日里温雅俊秀的公子哥儿此刻却是面色青惨、双目赤红,犹如地狱来的索命夜叉。
「石玉楼,亏我还把你当做是好友、是兄弟……你,你竟然敢趁着醉酒,对我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混帐事!」恶狠狠一剑削去,欧阳云恨不得把面前这白衣男子顷刻间就削成个十七、八段。
一身白衣的石玉楼手中的剑急忙挡去,犹是如此,凌厉的剑风也刮得他脸颊生疼。他看着站立不稳气喘吁吁的欧阳云,又是歉疚又是心疼。
「欧阳,你先休息一下吧……你看你都站不稳……」
「住口!我现在这样是被谁害的?」欧阳云气得大吼,终于还是因为身体太过不适,只得停下来喘喘气。打了半天却只是在石玉楼身上划出几道浅浅的血口,可他自己却已经是双腿无力到左摇右晃。
见欧阳云停了手,石玉楼拎着剑站远了一些,免得欧阳云突然再冲来给他一剑。
房中的几把椅子早已被两人的打斗劈成了柴禾,唯一能坐的地方就只剩下了那张雕花木床……石玉楼看着那张昨夜与欧阳云翻云覆雨了一整晚的床榻,眼前似乎又看见了欧阳云一脸醉态、浑身酥软的诱人模样。
只可惜欧阳云早上一清醒就跳下床,愤怒到失去理智般地抄起利刃就朝着石玉楼砍来……不过,看他这发丝披散、衣衫凌乱的模样却也是别有一番惑人风情啊!「咕咚」一声,满怀绮思的石玉楼盯着欧阳云大大的吞咽了一口泛滥的口水,不想这个动作却再次刺激到了欧阳云此时异常脆弱的神经。
休息了片刻的欧阳云连招式都不用了,他挥剑就砍。
「王八蛋!你竟然还敢想这些龌龊心思!今天我欧阳云就算替天行道,灭了你这头畜牲!」
「都已经说了我是情不自禁……」实在是你喝醉的模样太惹人心动啊!石玉楼急忙吞下了后半句话,不然欧阳云只怕会发飙的更厉害。且打且退,石玉楼在不大的房间里左躲右闪,却依然不能逃开欧阳云愤怒的剑锋。
一身白衣被血染了多处,石玉楼已经被欧阳云砍了近一个时辰,浑身上下都透着狼狈。欧阳云的双腿也是早就迈不动了,他扶着墙死死瞪着玷污了他清白的男人,要不是手已经抖得快握不住剑,说什么也要在这男人身上戳出几个透明窟窿来。
「情不自禁……我呸!」欧阳云心下暗自后悔,不该把桌子椅子都劈掉的,现在连坐的地方都没了。「你认识我都两年了,怎么就昨天要情不自禁?!以前也不是没有同榻而眠,怎么就昨天会情不自禁?!说谎都说到漏洞百出,石玉楼,你当我是傻瓜吗?!」
「呃……」石玉楼窘到语塞!难道要说昨天的夜色太迷人!昨天的美酒太香醇?
欧阳云瞧见石玉楼脸色微红,眯起双眼冷笑了两声说道:「哼哼!你不会是想说月不迷人人自迷吧!」
……石玉楼继续沉默,他确实是刚想到这句话。
「呵……我到是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把上古名剑「凤翎」杵在地上当拐杖,怒火先暂停下来的欧阳云支撑着快散架的身体悠然说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我告诉你,我马上就要回天水山庄继承帮主之位,你不愿我回去,于是就想出了这么一个下三滥的变态招数想留下我?」
石玉楼一听,脑门一凉,硬是被欧阳云这话激的吐出一口血!「放屁!你继承帮主之位干我什么事?我有什么不愿你回去的!」都说了是情不自禁!情不自禁!他到底要说多少遍欧阳才会相信!
「因为我说过想和你一起建立江湖第一帮啊!」欧阳云介面道:「如今的江湖第一大帮是天水山庄,我若是回去做了现成的帮主,这江湖第一帮自然就和你石玉楼没半点干系!没有我助你,你的雄心壮志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实现?何况,天水山庄又岂是容易扳倒的?以后天水山庄又有了我,自然是如虎添翼,更上层楼!到时候,你的江湖第一帮之梦就更是镜花水月了!」
石玉楼闻言不由得气往上撞,心里那一点点对欧阳云的愧疚也是唰的一下转瞬无踪。这欧阳云,论人品,温文和善气度从容;论武功,年仅二十就已将手中长剑舞得出神入化;论相貌,那是多少名门闺秀小家碧玉心中的最佳夫婿人选;论家世,他可是江湖第一大帮天水山庄庄主的义子兼最喜爱的关门弟子!
无论欧阳云想做什么,都是风顺雨顺,就算欧阳云想吃皇帝的御膳,也会有人立刻偷个御厨送来巴结他!这样什么都有了的欧阳云,偏偏聪明才智也一流到令人眼红……
反观石玉楼,论相貌论武功论人品论才智,样样不比欧阳云差,可就是师门坐落于江湖一角,没名没气,自然无法和天水山庄去相比。
欧阳云十五岁初出江湖就已在武林大会上一鸣惊人,石玉楼却是这两年由于无意中和欧阳云结为好友,两人这两年来一起游历江湖,才算是在江湖上闯出一些名气。
石玉楼生平第一宏愿,就是亲自创立江湖第一大帮。他那胸无大志的师父武功虽然高强,却是只喜欢缩在乡下那种小地方养鸡养鸭种瓜种豆,顺便养个徒弟免得师门绝学要是不小心失传了会太对不起师门祖先。每天笑呵呵地抱着小鸡小鸭比对待亲儿子还亲的师父是浑然不理会徒弟的一片雄心壮志!
石玉楼最恨有人说他的宏愿不可能达成。他额头冒着青筋,眼前的欧阳云也由刚才的风情无限变为了面目可憎。欧阳云哪句话不能说,偏要来掀他心里的这片逆鳞!
「哼哼……天水山庄很了不起么?一个快死的帮主,一个废物一样的帮主儿子,一群老的老、小的小的没用属下。这样的天水山庄白送我我都不要,你竟然还一心巴望着赶快回去接下来这副烂摊子。呵,欧阳云,我怎么不知道你会是这么糊涂的人!就天水山庄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是不堪一击,你把个稻草当做宝,真是可笑!」
「你懂什么!」欧阳云气的眉毛都要竖起来了!这石玉楼说话,真不是一般的难听!他冷声道:「就算我师父年纪一大把,师弟才十五岁还很小,帮中的人员正是新老交替的时候……但是天水山庄三代的基业也不是说掀了就能掀掉的。而且只要有我在,不出五年,谁想对天水山庄不利,我随便派些手下出去就能揭了他老窝。」
「是么?那这五年里你可要小心啊!别让别人把你心里的宝贝说掀就掀掉了!而且……你那师弟再长大些,你这帮主还能不能坐下去可就不一定了。你别忘了,你只是你师父的义子,你师弟才是你师父的亲儿子。到时候,你要是被扫地出门,我也会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不介意收留你。」石玉楼也是冷冷的回道。无论如何,欧阳云真的不该回去。
欧阳云面无表情,扯给石玉楼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看来你还是想成立自己的帮派啊!别怪我不提醒你,你是无法扳倒天水山庄的。而且……我师弟想从我手里把帮主的位置拿走,他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我也不瞒你,这几年天水山庄培养的不少新人都是我的人。既然我接下了天水山庄,那它就是我欧阳云的!」
「哦,那用不用我预祝你马到成功?!」石玉楼散发着超强的冷气,极度的不爽。他小瞧欧阳云了……欧阳云曾经说想和他建立帮派,八成也是早就打好了算盘。一但天水山庄他拿不到手,那么他从天水山庄撤走的心腹估计也能把这江湖第一大帮挖成个空壳子。
把散在身前的长发拨开,欧阳云神色淡然。「不必预祝,我不会失败的。」他看着石玉楼,算计般的一笑,说道:「怎样?和我一起去天水山庄吧!二庄主的位置由你坐,我师弟当个闲散的公子哥儿就可以了!」
石玉楼瞪了欧阳云一眼,「不去!」让他当副手?开什么玩笑!
欧阳云好似早就料到石玉楼会如此回答,他上前两步,让石玉楼看清他那举步为艰的模样,还把胸前的衣服往下拉了一拉,让胸口那点点情事痕迹暴露个清楚。「只要你和我去天水山庄,昨天的事我就当作忘记了!不然……哼!」欧阳云脸上一寒,长剑再度举起。
石玉楼当然很清楚欧阳云的两条腿为什么会只是站着就很吃力,也很明白欧阳云胸前的那些痕迹是怎么得来的……还没待他羞窘,脑中却忽然灵光一闪,他不由得戒慎的向后退了一步。欧阳他,总不会连这种事都要拿来策谋吧!
一股寒意从头顶漫流到脚下,石玉楼的胸口犹如吹起了过堂风般凉飕飕的。
「不去!我绝对不会去天水山庄!」石玉楼坚定了心思,决不能上了欧阳云这个当。
「你真不去?」欧阳云的表情越见险恶,声音也低了不少。
「不去!」石玉楼继续坚持。成立江湖第一大帮是他的梦想,当个二庄主听欧阳云的指挥……光是想一想,石玉楼就浑身难受。
「我再问你一次,到底去不去!」欧阳云的眼神凶险,再度上前了两步。
石玉楼已退到了窗户边,他手腕一翻将剑横在身前。「不去,说什么都不去!」
「好!既然你不去,那也别怪我不够仁义。昨天你怎么对我的,今天就拿命来还!看剑!」
欧阳云持剑向前,漫天剑光罩向石玉楼……
这一场比斗,从清晨打到了黄昏,没人知道胜负如何……
第一章
十一年后
武林!向来是各路英雄豪杰喜爱周游的是非地!也许今天他成了一代名侠,也许明天他就在某魔头的刀下成了一只亡魂!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生生死死……成就了江湖中脍炙人口的传奇!
若说当今,如果有人说——江湖第一帮,是天水山庄,那么他很快就会被渡剑盟的帮众围殴;如果有人说——江湖第一帮,是渡剑盟,那么他很快就会被天水山庄的帮众痛扁……
那么,到底谁,才是这江湖第一大帮呢?
微风轻拂,艳阳高照,今天是个好天气!盘龙山,山顶好大一块空地上此刻是人满为患。
满山顶站着的人分成两派对峙而立,从早上就跟着自家的帮主跑上了山,此时已近中午,两派站在后面的人仗着前面有人给挡着,小心的拿出藏在怀里的干粮偷偷吃起来。此种行为顿时招来身旁众人鄙视的怒目,吃东西的人急忙分了些给周围的人,众人喷火的目光才稍微收敛。都是自家人嘛,当然得有福同享,毕竟过一会儿,就得有难同当了。
「石帮主,好久不见啊!近来身体可好?」欧阳云长身而立,俊逸的身型、潇洒的笑容,惹得对面帮派里的几位女帮众心头小鹿乱跳。
石玉楼冷哼,「确是好久不见。最近在下身体健康硬朗,就不知欧阳帮主上次受的伤好了没?」总是一身白衣的他微微侧身,眼神大刺刺的看向欧阳云的腰侧。上次在那里划了一剑,血喷得蛮厉害的,就不知这一个多月来,养好了没有。
欧阳云脸上笑容一僵,随后马上又笑的更是灿烂。「那点皮肉伤算什么,就算不上药,三五天的也就好了。让石帮主担心在下可怎么好意思。哈哈,就不知石帮主的腿伤怎么样了,上次石帮主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可让在下愧疚良久啊!」那一剑害他半个月不能弯腰,整天走路活像僵尸跳步,今天一定要把这一剑之仇给找回来。哼!
「刀剑无眼,有些小伤也再所难免。」石玉楼表面回答的淡然,心里却是怒气升腾翻滚不休。「上次是在下不小心腿脚抽筋,摔倒在地不是欧阳帮主的错,怎么好意思让欧阳帮主来惦记。」左大腿现在还在隐隐做痛,上次那一跤,可是让他在两大帮派面前把面子给跌出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