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关河令 作者:尘色

字体:[ ]

 
 
 
 
 
 
 
  我只愿这一生,终有一日,看沧澜的铁蹄,踏过那如囚牢画地的浩荡关河,南下西去,一揽天下。
  为了这个心愿,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一
  初冬第一场雪在沧澜的盛京落了一天一夜,皇城里的雪积了半脚高,走道上清理出一条路来,路上还有水迹,踩在上头久了,绒布做的靴子会有一点濡湿。
  毓弋走下朝殿,早上来时沾湿的靴子已经干了,只是一种寒气逼迫在里头,让人觉得难受。
  身后不远两个兄弟安慰着三哥毓臻的话还能断断续续听得到,甚至还能听到毓臻的低笑。
  毓弋微微侧过头去,只是一瞟,也能清晰地看到毓臻脸上的笑容,清澄温润,还是朝中人人称颂的三皇子,丝毫看不出刚才早朝上才被狠狠批了一顿的痕迹。
  “九爷,九爷!”
  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毓弋停了下来,转过头去,便看到吏部两个副官追了上来,他挑了挑眉,目光淡然,并没有说话。
  “九爷,今天您看……”其中一人赔笑着问。
  毓弋望了远处低笑着不知在说什么的毓臻,也不禁随着他低低一笑,收回目光,道:“不过是内河赈灾的事,让皇上骂两句,三哥不在乎呢。”
  听他漫不经心的口吻,那两人对望了一眼,一人开口道:“只是最近太子的势力越来越大,三爷似乎……现在朝中上下,开始走动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九爷您……还不表态吗?”
  毓弋一笑:“太子现在威风,有人往他那边走动也是正常的,只是皇上还精神着呢,以后的事,谁知道?毓弋不同几位哥哥,现在走错了一步,日后,怕是连个富贵王爷也难当了。”见那两人只是点头,口气缓了下来,“两位若是问我意见,毓弋觉得,还是再等等吧。”
  “九爷说的是,说的是……小的听说,三爷到现在还舍不得动真格,怕还真是未到时候吧。”
  毓弋微微一诧,一笑掩饰了过去,只问道:“未动真格?这话怎么说?”
  那两人又是交换了个眼色,见毓弋也并不焦急,一人迟疑了一下,才凑近了,低声道:“说是三爷府里还藏着个宝贝,可定天下。”
  “宝贝?这话可有趣了,要真是这样,太子也不可能放着不管……怕只是坊间流言,不足为信吧。”
  “是,是,不过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九爷就听着玩,以后好做个参考就是了。”两人笑了笑,也不多礼,转过宫门,就各自散了。
  毓弋走出宫门,门外已经有马车候着,走到车旁,有人迎上来,恭谨地问:“爷是现在回府,还是另有去处?”
  “回去罢。”毓弋坐到车上去,外面传来几声低吁,马车缓缓动了起来。
  
  三爷府里还藏着个宝贝,可定天下。
  
  刚才宫里听到的那句话,在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回响,总觉得心里放不下,毓弋轻轻揉了揉鼻梁,伸手掀起挂帘:“琉云,别回去了,先到三哥府里去。”
  外面的人似是有点错愕,也没说什么,低声应了。
  “毓臻啊毓臻,我倒要看看,你还藏着什么宝贝。”
  
  沧澜这一朝,皇帝有九位皇子,自从三年前立了长子毓宁为太子后,其他皇子便逐一从宫中搬离,在宫外各自成家。其中只有三皇子毓臻的府邸是由皇帝亲自钦点建造,自然也成了众多皇子府邸中最奢华的一座,落在盛京南郊,显示着三皇子毓臻超然的地位。
  毓弋的马车停在三王府前,便马上有人迎了上来了:“是九爷吗?”
  毓弋掀帘走了出去,也不等人行礼,问:“三哥回来了吗?”
  “还没。”那人回道,“爷说下了早朝后另有去处,会晚一点再回来。”
  毓弋一笑:“可真是不巧,每次想跟三哥下棋,总是碰上他不在的,难道是故意躲着?”
  “九爷说笑了,爷确实有事,不过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要不,九爷先到里面等着?”
  “那就有劳了。”毓弋笑着,跟着那人走了进去,刚入了门,才想起来,又回过头去,吩咐道:“琉云,你先回去吧,我不知道留到什么时候,到时请三哥借我一匹马回去好了。”
  说罢,才走了进去。
  一路被引进偏厅,下人上了茶点,便退到了厅外候着,并不打扰,很是识趣。
  毓弋半闭着眼靠在椅子上,悠然地呷着茶,一边掂量着。
  这几年,他自信对这一干兄弟的底细都摸得一清二楚,惟独三哥毓臻,哪怕消息再完整,都总让他觉得还有哪里不足。
  要登大统,比起太子,毓臻是更强大和难料的对手。
  所以,即使是一个流言,他也必须亲眼验证过了,才能放心。
  只是这三王府他来得不算少,却没有谁让他觉得可疑。
  真的只是流言?
  
  正自盘算着到后院去走走,毓弋刚站起来,一转头便看到一个人从偏厅的小门里晃了出来,无声无息,着实吓人一跳。
  反应过来,毓弋才细细打量起那人,一身鹅黄绣红的绸衣,外面披的是纯白的狐皮长袍,杏黄刺绣腰带束得歪歪斜斜,脚上居然什么都没有穿,露出一双白皙干净的脚。怎么看都不像是下人。更诡异的是,那人散发披肩,脸上戴着一个红白狐狸纹案的檀香木雕面具,若不是人还算高挑,手脚修长,毓弋真要怀疑他是一个女子了。
  “啊。”那人见到毓弋,只是低低地叫了一声,转过身去就想走,毓弋正要开口叫他,他却又转了回来,走到毓弋身边,轻巧地拿起毓弋手边的那碟小点心,走开两步,“我要了,你让他们再给你拿罢。”
  冰凉如水,温润如玉。
  只不过是淡淡的一句话,听在毓弋耳里,居然叫人一阵失神。
  回过神来时,那个人已经走出了偏厅了。
  毓弋留在原地,失笑地望着被留下的茶。一个奇怪的人,光着脚跑出来,拿走他的点心,又跑走了。
  “还真像些神话里的狐狸精啊……”低低一笑,毓弋大步走了出去。
  拿走他的点心,正给了他一个四处走动的好借口。
  
  毓弋也知道毓臻喜静,府里的下人不多,一路走去,只碰上两个。因为人人皆知,九皇子毓弋的母亲出身卑微,九皇子自然也难争帝位,他与各个皇子都处得来,所以他在三王府里走动,下人们并不奇怪,也没阻止,见过礼便各自做各自的事去。
  院落之间回廊交错,间或隔以假山雅亭,蕖塘曲桥,错落别致间自有一股让人慑服的尊贵,无论多少次,毓弋站在这院中,还是忍不住想要笑。
  父皇宠毓臻,赏赐无数,总想着让他离了皇宫那是非之地,却总是不明白,毓臻最想要的就是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刘大人,这边请。”
  转过一座假山,正好听到有人恭敬地低语,毓弋探头去看,说话的人果然就是三王府的管家楼叔,楼叔身旁那个人,毓弋却也认得,竟是宫中太医院的御医。
  毓臻自然是没病的,早朝上还见着他精神抖擞地低头听皇帝的怒斥,一脸淡然。
  不知要怎么样的人,才值得毓臻如此重视?
  见楼叔吩咐了下人引刘太医离开,歇了一会,毓弋才从另一边绕过去,正好堵住了楼叔的去路。
  “见过九爷。”楼叔恭敬地行了礼,“那些小兔崽子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九爷来了也不通报,伺候不周,实在该死。”
  “楼叔太客气了,毓弋只是一时兴起想来找三哥下棋,若是惊动了府里,才是毓弋的罪过啊。”毓弋笑了笑,微微一顿,似是无意地转过话题,“刚才好象看到了刘太医,难道是三哥身体抱恙?”
  楼叔一笑:“九爷过虑了,爷一切安好。”
  “那么刚才的是……”
  “刘大人之前托爷替他找药材,现在过来拿而已。”楼叔回道,一边往偏厅里走,“外面天冷,九爷还是到屋里好,小人这就去给九爷温点酒。”
  毓弋笑了笑,依言走回偏厅:“楼叔不必麻烦,这茶还热,楼叔有要忙的事尽管忙去,不必分心照料毓弋了。”
  “是。”楼叔应了,也还是叫人换过了热茶,捧上点心,才恭敬地退了下去。
  客套半天,没问出任何东西来,反而又回到这小小偏厅来,毓弋捏了杯子无意识地摩擦着,心里隐约有了烦躁。
  “你那样子问是没用的。”一个声音蓦然从背后响起,毓弋下意识警惕起来,转过身去。
  一只手伸到毓弋身旁,修长的双指捏起一小块枣糕。
  毓弋松了口气,看着眼前人。
  红白狐狸纹案的檀香木雕面具,不知用的什么手法,刚才捏起的枣糕已经放进嘴里了,依旧光着脚,分明就是之前突然出现,拿走点心后又突然消失的人。
  见他又把手伸向盛枣糕的碟子,毓弋手一转,已经把那碟夺了过来,笑吟吟地看着定在那儿的人:“你刚才说什么?”
  “你想问刘太医来给谁看病,可是问楼叔又问不出来,是因为你的方法不对。”那人收了手,悠悠道,“‘其言无比,乃为之变’,对方既然不肯依你所想的回答,自然要变换着法子,你却还要一个劲地问下去,当然不会有结果了。”
  越是平淡的语气,听在毓弋耳里越是一种挑衅,他不禁挑了挑眉,不怒反笑:“若换作你,又该怎么问?”
  那人却没有回答,沉默一阵,低低地笑了出来。
  毓弋微微一愣,不知他笑什么,只觉得那低回的笑声,像柳枝撩拨,让人很想掀起那面具,好看一看那张笑着的脸。
  “我若问你来这里是为何,你必定不答。”那人像是勉强止住了笑意,自己说出了缘由。
  毓弋心中一惊,原想着自己在宫中多年,进退应答还轮不到一个怪人来指指点点,却没想到这人只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就让自己露了马脚,思索间,捏着碟子的手也不禁加了力度。
  那人却似对他的举动毫不介意,只是兴致勃勃地说下去:“古人云:‘欲闻其声,反默;欲张,反睑;欲高,反下;欲取,反与’,说起来轻易,可是用得恰当,作用可就大了……”
  “我说你啊,再这么站下去,病起来麻烦可就大了。”
  那人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人从后一把抱了起来,抱他的人模仿他的语气,略带笑意地唠叨。
  “三哥你回来了。”毓弋放下手中的碟子站了起来,笑着道。
  来人正是沧澜皇朝的三皇子毓臻,身上的披风还没解下来,显然是从外面回来没来得及换下便往这边走来,这时怀里横抱着一个人,脸上居然还是一派温情,丝毫看不出半点疲累或是尴尬,听毓弋招呼了,便回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原来是九弟你过来了,刚才楼叔说有人来了,我还没来得及问呢。”
  听到这话,即便是毓弋也不禁愣了,毓臻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跑过来,敢情还不是来见自己的?
  没等他理清楚,毓臻抱在怀里的人就先挣扎了起来:“放我下来,大白天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
  毓弋顺着声音看过去,刚才那人说话还温水般不徐不快,这时挣扎起来,却是另一种的味道,爽朗清脆,还带着一丝埋怨,绕得人心头微痒。只是不知道,用这样语气跟他那尊贵得不容侵犯的三哥说话,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毓臻却没有发怒,毓弋甚至看到了他眼中的一丝宠溺,他并没放手,反而将人稳在怀里:“下雪天的,光着脚跑出来,让人找急了,你倒说说看谁更不像样?”
  只是这么一句,毓臻怀里的人就停了下来,半晌才低低咕哝了一声:“我饿了……”
  毓臻挑起眉,目光转到毓弋放在桌子上的那碟枣糕上,脸色变了变,毓弋也忍不住看了过去,精致的白糖枣糕,分成能一口吃掉的小块砌在碟子上,并没有什么值得让毓臻变脸的地方。
  “只吃了一块?”毓臻的语气越见温柔,毓弋却听得心里一颤。
  但显然被毓臻抱在怀里的人并不见得害怕,反而往毓臻怀里蹭了蹭。
  毓臻轻叹了一声,腾出手来,一把掀开了那人脸上的面具。
  “啊……”
  叫出来的却是两个人。
 
[ www.4yt.net 四月天原创网作品全文阅读 PDA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