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骗中情缘(永嵊皇朝系列之六) 作者:樊落

字体:[ ]

 
 
    骗中情缘(出书版)
    书  名:骗中情缘
    作  者:樊落
    系  列:永嵊皇朝系列之六
    出 版 社:龙马
    出版日期:2009/8/1
    文案:
    这世上所有家世好,功夫好,帅气又多金的男人都是大混蛋!所以他要娶天底下最丑最丑的人为妻,男女、老幼、善恶、尊卑、人鬼兽皆不限!
    在被兵部侍郎霍缜以即将成亲为由甩了的当天晚上,楚陶发下这个恢宏志愿,没想到气愤之下的胡言乱语居然还真被老天爷听到了,没过多久,就让他结结实实摔进了那个丑家伙的怀里。
    原来一见钟情并不只限于美人儿,这家伙虽然不美,但是够忠心,够体贴,也不枉他花千金将人买回来,可是,明明是选他为妃的,怎么被压的却是自己啊,这个居心不良的丑八怪!
    该死,这个笨蛋被他宠幸不知感恩,还骂他丑陋下贱,发誓永远不会喜欢他,从没人敢这么羞辱他,所以,他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皇子,把他连人带心骗到手后,再毫不留情地抛弃,这是对他信口胡说的代价!
    鱼,轻而易举被钓上钩,该是戳破真相,甩手走人的时候了,可为什么他却犹豫了?明知道留下来将面临死亡困境,却还是为他停住了脚步。
    原来,这个笨笨的家伙,不知何时起已成了自己的牵挂,一个个不经意编出的谎言串联到一起,便变成一张无法解扣的情网,在锁住对方的同时,也锁住了自己。
    既然谎言永远无法戳破,那就只有骗你一辈子,
    你,也让我骗一辈子,好吗?
    第一章
    万煜安泰年间,摄政王楚玄以辅佐名义把持朝纲,天子楚翘势弱,为其挟。万煜疆土不若邻国永嵊广博,然在楚翘治下,农商富庶,物贾天下,摄政王虽有篡位之心,却师出无名,故仅在暗中厉兵秣马,以谋其政。
    这世上所有家世好,功夫好,帅气又多金的男人都是大混蛋!所以他要娶天底下最丑最丑的人为妻,男女、老幼、善恶、尊卑、人鬼兽皆不限!
    在被兵部侍郎霍缜以即将成亲为由甩了的当天晚上,楚陶面对铜镜痛定思痛后,发下了这个恢宏志愿。
    楚陶是万煜皇朝的十一皇子,也是最小的小皇子,霍缜是他的情人……呃,曾经是,自从楚陶十三岁那年,在皇家狩猎围场遭遇饿虎扑击,被霍缜所救后,自幼崇敬英雄侠士的楚陶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内定情人。
    两人在一起磕磕绊绊了五年,为了霍缜,他把西平公主的提亲都回绝了,却没想到最后会落得被甩的下场,可见,人是不可以看表面的,内在美最重要,可以甘苦与共,生死相托的内在美!
    可是……这种内在美去哪里找呢?
    想想身为万煜天子,严谨自律的大皇兄,楚陶放弃了在自家地盘上找美人……不,找丑人的念头,而是把目标定在了临国的永嵊皇朝,天高皇帝远,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找人,而且刚被人踹了,换换环境养伤也不错。
    楚陶其实对自己此番出使永嵊并没抱有太大希望,无非是找个理由让自己得以跑出去玩几天,寻丑人同时品尝一下永嵊的名点小吃,游览古迹风光,再跟永嵊皇宫的侍卫们切磋一下武功,半个月下来,倒也玩得满开心,最开始被甩了的郁闷心情早一扫而空,谁知无心插柳柳成荫,就在他玩够逛够吃够打算打道回朝之际,他要寻找的丑人活生生出现在他的面前。
    确切地说,是他活生生地落在了人家面前——那天傍晚他兴致上来,酒足饭饱后驾车出游,谁知半路马突然受了惊,他本就有些醉意,一个不留神,被颠翻的马车甩了出去,在一个漂漂亮亮的空中飞人后,落进了一人怀里。
    惊魂刚定,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张奇丑……嗯,老实说,那张脸其实并不能算是奇丑,只是浮肿了些,脸颊额头布满疤痕,头发也有些乱,冷不丁看到,还真会被吓到,不过男人有双很漂亮的眼眸,墨黑的,带着温温暖意的眼神,似乎也被楚陶从天而降掉进自己怀里的状况弄愣了,四目相对,彼此都有一瞬间的静滞。
    一直找的丑人就这么平地冒出来了,事情发展太突然,楚陶还处于醉酒状态的大脑没及时做出应有的反应,眨眨眼,激动了半天,只冒出一句话:「你,好丑……」
    啪嗒!
    抱住他的双手松开了,楚陶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等眼前金花冒完后,他爬起来,丑人早已不知去向。
    不过这难不倒楚陶,他连夜夜就赶画了丑人的图像,拿去给永嵊六皇子聂瑶,让他帮忙寻人,谁知无巧不成书,那丑人,居然就是聂瑶的贴身随从阿丑,机缘不可失,他花了千两黄金,把阿丑从聂瑶那里买了下来,然后扬扬得意地班师回朝。
    不过……
    唉,旧问题解决,新烦恼又增,冬日晌午,楚陶半倚在自家王府的贵妃榻上,手指在腿上轻轻敲点,发出一声叹息。
    聂瑶那边他还赊着帐呢,那千两黄金啊,他猴年马月才能还清?
    万煜皇子的俸禄不多,再加上楚陶从小劣迹斑斑,所以身为皇兄的楚翘对他的月俸加了限制,每月到他手的也不过千两,虽说他有私房钱,但要达到千金这个数还任重道远,当时因为找到丑人,一时激动之下没多加思量,现在想想,千金还真不是个小数目,而且……
    想像着阿丑那张脸,不由小小地怀疑一下——那家伙真值千两黄金吗?他要是当得千金,那身为皇子的自己又该值几何?
    「王爷,您在想什么?为什么叹气?」打断楚陶正在进行的黄金盘价,阿丑走进来,手里端着他喜欢的祁红。
    在想——怎么赚钱,来付你的身价啊。
    当然,实话楚陶是不会说的,换了个躺姿,接过阿丑递上的香茶,品了一口,道:「腰有些痛啦。」
    说着话,又喝了口热茶,茶水甘鲜醇厚,带着淡淡隽香,正适合一晌梦后品尝,呵,这茶泡得还真有水准,比起他府上仆人的茶道不知要高出多少倍,看来这千金花得不冤枉,像这样体贴、耐性、有眼色、又万事通的人自己身边可一个都没有呢。
    「一定是骑了一上午的马,累着了,我替王爷按摩一下。」阿丑半蹲在床榻前,道。
    一听说要按摩,楚陶立刻乖乖趴好,阿丑的按揉技术比茶道还精湛,早在刚买他回来时自己就领教过了,看来那位永嵊六皇子还真知道享受,连随从都全方位的训练,入得厅堂,进得厨房,上得床……不,偷偷瞥了阿丑一眼,楚陶在心里摇摇头,床,还是暂时别上了。
    虽然把阿丑买回来是为了应证誓言,但这个过程要慢慢来,等有一天他把那个该死的混蛋忘记,再想以后的事吧。
    楚陶抱着茶杯,半趴在床榻上,一脸舒服地享受伺候,午后阳光透过窗棂射进来,让他又开始昏昏欲睡,阿丑看在眼里,心里有些憋闷,他又习惯成自然,自荐做苦力了,他忘了,这里不再是瑶王府,他面对的也不是比狐狸还狡猾的六皇子,而是这个笨蛋王爷,认为钱花到了,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服侍。
    被揉得舒服,楚陶漂亮的眼瞳微眯起来,眉头稍稍弯下,像极了正在太阳底下打盹儿的猫儿,楚陶跟他的前任主子岁数相仿,却看不到半点儿皇室骄子的傲气和戒备,致雅纯净,让他想起山间随风摇弋的百合花。
    和楚陶处了几天,他发现这位小皇子除了活泼好动,习武成痴外,性子也出奇的好,跟聂瑶那种故意做出来的温雅之态不同,是真的很温和单纯,对下人的一些小过失也不太计较,偶尔还会拉家丁来掷骰子赌钱,让他觉得这位小皇子可能从小被宠坏了,才会这样不识世情。
    「阿丑,你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享受着舒服按揉,楚陶问。
    不知他的用意,阿丑随口道:「很好啊。」
    「要是有人欺负你,一定要跟我说。」
    虽然楚陶觉得自己的王府里没恶奴,但也难保大家不欺生,阿丑又长得一副唯唯诺诺的受气样,想不欺负他都难,本来想直接跟他讲,这世上丑人多得是,没必要自惭形秽,又怕触到他的伤心事,才选了个婉转的说法。
    「没有,大家对我都很好。」敢欺负他的也就这位十一皇子吧?他还真把自己当下人看了,是不是觉得出了大价钱,不物尽其用地使唤不过意?
    「没有啊。」在得到一个肯定答覆后,楚陶很失望地叹了口气。
    没恶奴,有几个欺软怕硬的家伙也好啊,让他打抱不平的英雄壮举有个发挥的空间,要不整天练武为了什么?
    「王爷是不是觉得无聊?要不过会儿去藏书阁消磨一下?」阿丑察言观色,便知楚陶想当英雄的念头又冒上来了,便如是提议。
    楚陶好武成痴,极度崇拜英雄侠士,府上光练武厅就有三处,外加那个列满各种义侠志异小说的藏书阁,那是楚陶除了练武,会友,胡闹外,最常去的地方。
    「我前几天帮主子买的异侠志据说是绝版,您还没看呢。」其实是路经书屋顺便找来的,经他的手一转,书价从一百钱变成了五两白银,看这位小皇子刚被自己的前主子狠宰了一顿,他已经很手下留情了,否则只怕会坑他个几十两,反正白痴的钱不赚白不赚。
    楚陶还在为他的欠账发愁,对阿丑的提议兴致缺缺,想了想,忽然道:「总待在家里太闷,阿丑,我带你到宫里转转去。」
    阿丑挑了下眉,总待在家里?这位小主子除了玩累了会回家外,何时安静过?去宫里,不会是……
    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想,「好久没去跟何大哥他们练拳脚了,今天要练个痛快。」
    何大哥是内宫侍卫统领何云,官拜三品,功夫自是不必说了,楚陶的武功很多都受过他指点。
    主意打定,楚陶坐起来,换了便服后带上阿丑直奔皇宫。
    来到侍卫们平时练功的地方,何云正在指点部下拳脚,看到楚陶,忙上前行礼,被楚陶拦住了,「江湖中人当不拘小节,何大哥太见外了,哈哈!」
    楚陶尽量做出江湖好汉的豪迈举止,可惜不怎么成功,何云身后几名小侍卫差点儿笑场,阿丑冷眼旁观,从他们的神情中就能看出这位小皇子的功夫不怎么样。
    何云豪爽一笑:「王爷是来练武的吧?那我们玩几场,还是老规矩,一赔十吗?」
    「不,今儿把价码稍微提一下,一赔二十!」
    楚陶说着话,外套大氅脱下,凌空转了个飞花,标准的英雄出场架势,可惜阿丑不配合,还愣愣站在那里,于是大氅在空中旋了两旋,漂漂亮亮落到了地上。
    在场众人的脸盘集体黑了一下,其中最黑的当属楚陶,低声急唤:「阿丑!」
    「对不起,王爷,您耍得太快,我没接住。」阿丑趁弯腰捡衣服时低头闷笑了两声,他是故意的,最近他喜欢上了逗弄这个小调味品——看楚陶出糗的确令人心情愉悦。
    「他是王爷新收的仆人吧?还没见识过王爷的功夫,情有可原。」何云不愧久混官场,轻松一句话就把尴尬气氛化解了,拉楚陶走进练武场,道:「我们好久没切磋了,王爷功夫一定大有长进,待会儿可要手下留情才行。」
    「何大哥不要谦让,我们要实打实地战一场。」
    楚陶嘴上说笑,下手却毫不含糊,请战姿势亮出来后,立刻便将铁拳挥了出去,两道身影你来我往,很快便战在了一起。
    小皇子的功夫居然还不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