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半面神偷 作者:商锦书

字体:[ ]

 
 
备注:属性分类:古代/宫廷江湖/未定/正剧
关键字:闵子谦  陆钧麟  美攻忠犬受
                                                                                                                                                                                                                                                                                                  
==================
 
  ☆、第一章
 
  这世上,没有什麽偷不得,但为师要告诫你,唯有一样东西,不要去偷,我们偷得了,却……还不起。
  第一章 
  二月十四,夜。
  本应是家家户户都在安睡的时刻,但在京城皇宫中却是灯火通明。护卫们面色焦急,在偌大的皇宫里疾步穿行,似是要找回什麽丢失的东西。
  宫殿内,一位身著黄袍的男子慵懒地斜靠在龙椅上,眉头微皱,似乎是对被打断美梦的一种抱怨。男子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待听到门外之人的脚步声後,将身子坐直,面上表情也不似刚才那般慵懒,只听他对旁边的侍卫开口道:“传昊悠王。”
  “传──昊悠王──”随著侍卫的声音,宫殿的门被缓缓打开,瞬时,黑夜与宫内灯火相融,让寒冷的夜染上一丝温热。
  定眼看去,来人身著一袭青玉色的外衫衬著屋内的灯光缓步走近,面上是一贯温和大方的笑容,只见他在距离龙椅还有几步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行跪拜之礼。那人身後跟著一黑衣影卫,同样跪著,向男子开口道:“昊悠王柳惟卿,影卫凡尘参见皇上。”
  男子起身来到柳惟卿的面前,将人扶了起来,道:“惟卿不必多礼,快快起来!来人,赐座。”
  柳惟卿笑了笑,也不客气,就坐在了一旁,然後他的目光移向了仍跪在地上的影卫,男子顺著柳惟卿的目光也看了那人两眼,便道:“凡尘你也起来说话。”
  “是,皇上。”一身黑衣的凡尘站了起来,规规矩矩地站到了柳惟卿的身後。
  这时,男子才坐回龙椅,“到底发生了何事?藏宝阁丢失了什麽重要的东西?”他本就忙了一天,难得到傍晚才得空,这才睡了没几个时辰便被吵醒,甚是恼怒。
  凡尘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柳惟卿点了点头,示意凡尘回答,“启禀皇上,经王爷调查,藏宝阁并无贵重物品丢失……只是麟阁……”
  坐在龙椅上的男子在听到“麟阁”二字的时候愣了一下,“麟阁”是母妃生前存放玩物的地方,宫中知道那处的人不多,更何况外来的小贼。难道是……出了内贼?
  凡尘打量著圣上的脸色,看对方并无太大的情绪,便继续说了下去:“麟阁之锁被人破开,王爷与属下进去查看过一番,金银珠宝并无丢失,可是……”说到这里他有些为难地看了眼自家主子。
  柳惟卿挥了挥手,示意凡尘继续说,“玉麒麟不见了。”
  “玉……麒……麟……”男子重复著这三个字,眉头微皱。玉麒麟在皇宫里是个禁忌,知道它存在的人并不多,而且玉麒麟来自民间江湖,母妃曾说,这个玉麒麟身上有一个秘密,但从得到直到生命终止的那一刻她都没有参透这尊玉麒麟的秘密。
  “惟卿,这件事情你去查。记住,切勿暴露身份。”
  柳惟卿站起身来向男子行礼,男子将人扶起对其他人摆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凡尘,你也下去吧。”
  “是,皇上。”
  从始至终,昊悠王没有说过一句话。
  一众侍女侍卫外加一个影卫都退出了大殿。这时屋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柔和了许多,确切的说,是更像一个家。见众人都已经退下,男子拉过柳惟卿的手笑道:“惟卿这些日子都在王府忙什麽,怎麽不来看皇兄了?”
  柳惟卿面上带笑,原本就清秀的脸庞此刻显得更加迷人,他执起兄长的手,在对方手心写起了字,‘皇兄忙国事,惟卿怕打扰皇兄,便在王府里练习书法。’
  男子轻声读出柳惟卿写的字,像少时那般笑著揉了揉他的头,“惟卿真是我的好弟弟。这次玉麒麟失窃,关系到母妃的一些事情,我不便假手他人,惟卿……你便辛苦一点。我会让凡尘好好保护你的。”
  柳惟卿笑著点了点头,即使皇兄不说,凡尘自然也会拼命保护自己,像小时候那般。
  兄弟俩便就这样,两人一个人说,一个人写地聊了起来。
  柳惟卿是当今皇上昭弘帝柳惟峰的胞弟,两人关系十分要好。却说柳惟卿并不是从小便患有哑病,而是宫中勾心斗角的一个牺牲品,当年柳惟卿的才学与功夫都比柳惟峰强上百倍,自然更是深受父皇与母妃的喜欢,相对的嫡子之争之时,便有那看不惯他的人对柳惟卿下了毒手,幸好及时被凡尘发现,将其救下,柳惟卿虽性命无忧,却可惜了他的那幅好嗓子。再後来那个救下他的少年自愿加入了影卫一门,为的就是要保护柳惟卿,而他那个一向贪玩的兄长也为了给弟弟报仇,夺取了太子之位,顺利地当上了皇上。当然那些往事已经随风散去,他们兄弟早已约定忘却那些仇恨,要做一个对得起百姓对得起国家的皇上与臣子。
  见柳惟卿有些乏了,柳惟峰便让人留在了宫内,虽不合乎礼制,但兄弟两人如此亲近地睡在一起自柳惟峰继位以来便没有过了。
  清晨,太阳还未升起,一向浅眠的柳惟峰宠溺地看了一眼睡在一旁的胞弟,起身准备上朝。门外,凡尘一直等在那里,虽知主子今晚可能会夜宿皇宫,但却还是不愿离去。柳惟峰出门便见在一旁站著的那块木头,凡尘见状立刻行礼,柳惟峰摆了摆手,“这次调查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惟卿,不得有半点闪失。”
  “属下定当尽心保护王爷。”凡尘立刻跪在了地上,坚定地说道。
  柳惟峰对这个影卫的说词自当不会怀疑,若不是那时他及时救了惟卿,说不定如今朝堂之上也只剩自己孤单一人了吧。
  柳惟峰还想再吩咐点什麽,但觉衣角一沈,原来是柳惟卿站到了自己身边,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裳,见对方关切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柳惟峰还想说的话也硬生生地咽了下去,他伸手替胞弟整了整自己穿戴时没弄平整的衣领,道:“万事小心。”说完便率领著一众侍女侍卫往大殿走去。
  柳惟卿看著远去的兄长背影,以手抵唇默默地笑了笑,紧接著他向跪在地上的人伸了伸手,那人见状立刻起身上前,替柳惟卿整了整衣服。尔後便又站到了对方的身後,柳惟卿回头看了一眼他那面无表情的影卫,紧接著抬头看了一眼此刻的晨光,眯了眯眼。
  ‘但愿,不会引起一场江湖的血雨腥风才好。’
  晨曦渐染,黑夜随著淡淡晨雾渐渐散去,京城郊外的山坡上,一个身著夜行衣的人望著身後那片红色的建筑,将脸上的半张面具摘了下来。他蹲在地上,将包袱里的木匣子拿了出来,嘴里喃喃道:“师父……子谦将玉麒麟偷出来了……师父放心,玉麒麟的秘密,子谦一定替您解开。”说罢他捂住了脸颊,低声呜咽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林中飞鸟惊起,随著一阵晨风,原本在山坡之上的那名男子便如风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山石上那孤零零的半张面具。
  近几年来,武林鲜少有大事件出现,偶尔的小打小闹也被人们一笑置之後渐渐淡忘。但是最近的江湖却又开始热闹了起来,因为……那个消失已久的人回来了。
  熟知中原武林的人都知道,十几年前,有个人练就了一身绝妙轻功,若说他是天下第二,就没有人敢自称是天下第一,但是很可惜的是这个人并非什麽名门正派,做的活计也为武林正道所不齿,他就是人称“半面神偷”的陆行。此人行事古怪,但却也算得上是盗亦有道。因偷盗之时喜欢戴著半张面具,从而得名“半面神偷”。没有人见过陆行的另外一半脸,江湖传言,陆行的另外一半脸定是无比丑陋,否则为何只遮住左脸?不过,这位“半面神偷”在十几年前便消失了,有人说他早已魂散,也有人说他是金盆洗手,没有定论。不过此时他又重出江湖,却不知是看上了什麽珍宝。富庶的人家人心惶惶,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家的珍宝被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小贼给偷了。
  此人魅力到底有多大?可以说是上到八十岁的老朽,下至六岁的孩童,无不知晓那麽丁点关於他的故事。
  街边的叫卖声吸引了骑在马背上的柳惟卿,他翻身下马,在卖糖人的摊子前停了下来。凡尘见自家王爷饶有兴趣地在摊位前驻足,便悄无声息地站到对方身边,以便近身保护主子。虽然柳惟卿并不是弱不禁风的书生,但在这江湖之中,变数,往往难以预料。
  柳惟卿长在宫中,虽少时曾出来玩过,但因为那件事情之後父皇与皇兄就很少让他自己出门了,见到那糖人便觉得很是有趣,糖稀在摊贩手中变化著,不一会儿便捏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兔子。柳惟卿看著好玩,脸上不自觉的也露出了笑容。
  凡尘站在一旁,见柳惟卿对著那糖人露出了笑容,心底一柔。少时王爷受的苦,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能再见到王爷这般,也算是上天赐予的福吧。
  就在主仆二人在街边摊子上驻足的时候,一个白衣男子与他二人擦肩而过,凡尘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却只见那人背影而已。“或许是错觉?”凡尘嘟囔出声,柳惟卿敛了笑容支起身子,看了凡尘一眼,伸手牵过他手上的缰绳,没有上马,只是静默地牵马而行。凡尘向摊主要了那个小兔子糖人,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钱袋,原本挂在腰间的钱袋却没了踪影,凡尘眉头微皱,心道:‘糟糕,定是被人顺了去了。’
  柳惟卿见对方没有跟上,便停下脚步回头望去,但见凡尘一脸无奈地向摊主解释著什麽。柳惟卿笑了笑,难得看到凡尘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他觉得十分有趣。
  摊主见对方不想给钱,立马不乐意了,今年庄稼收成不好,他才到集市上来卖卖手艺,哪成想这位长得挺像个公子哥的人连几文钱的糖人钱都拿不出。凡尘还想跟摊主解释,这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凡尘一愣,看向对方,只见柳惟卿摇了摇头,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两银子放到了摊主手中,便拉著凡尘走远,只留下捏糖人的摊主暗自高兴。
  “主子……是属下疏忽了。”
  柳惟卿停下脚步,将手指放到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看到柳惟卿的眼神,凡尘便知那是什麽意思了,十几年的相处让两人产生了非一般的默契,这种默契就连身为兄长的柳惟峰也望尘莫及。凡尘领命吩咐跟著他们的暗卫先去客栈订了房间,自己则跟著柳惟卿继续在街市上游逛。
  听闻江畔传来阵阵琴声,柳惟卿住了脚步,此曲辗转悠扬耐人寻味,奈何少了笛声合奏显得有些孤独的凄凉,若是有人与之合奏定是人间仙乐。
  微风吹过江面,留下淡淡微波,凡尘上前,恭敬地向柳惟卿说道:“主子,起风了。您今日穿的单薄,还是早些回客栈休息的好。”
  柳惟卿点了点头,便随对方回了客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