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人难为 作者:江洋

字体:[ ]

第一章
 
    一条沿江大道贯通南北,三匹马驮着三个人,不紧不慢地走在路上。
 
    “天气还真不错。”中间一个身材颀长的锦衣少年远眺江边美景,俊朗的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
 
    “是啊,烟花三月下扬州,公子此行正合时啊。”左边一个官差打扮的人逢迎地笑。
 
    “天快午时了,咱们到了前面林子里休息一下吧,早上买的天福号的腊味,正好给您下酒。”右边一名官差打扮的人瞧了瞧挂在马上的袋子,满脸笑眯眯。嘿,这趟公务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美差啊,侍候着公子——呃,不对,是押着解犯人——也不对,是跟随着公子犯人,流放三千里,每天美酒美食美景相伴,时不常还有美人做陪,哈哈,真希望这趟差出他个三年五载的,也就不枉此生啦!
 
    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三人正好走到一片大树林,下了马,在江边找个舒服的树荫坐了,一名差役跑去江边取水,侍候锦衣少年洗脸洁手,另一名差役把十来样腊味薰肠以及美酒摆好,清风徐来,野花飘香,三人心情愉快地开始享用午餐。
 
    突然远处传来几声哭泣,一个少年的声音喊道:“爹,求求您了,让我去吧。”这声音清脆悦耳,正是刚刚由童子变为少年之后清澈干净的声音,语气里带着几分颤抖,几分悲伤,几分哀求,便是铁石心肠的人听到也会动容。
 
    锦衣少年一口香喷喷的腊肉咬在嘴里,忘了咽,转头向林子另一头打量。
 
    一个灰衣老者踉踉跄跄地朝前走,身后追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形苗条,脸蛋秀美,更惹人怜爱的是他满脸的泪痕和悲伤的表情。
 
    “美人啊——”锦衣少年嘴里的腊肉掉在地上,眼光直直地望着那边。左右差役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双双起身,向那父子二人迎了过去。
 
    “这位老丈,请问出了什么事?”差役甲和气地询问,知道那位公子犯人对这老者的儿子很有兴趣,他当然不会摆出平时的官差架子。
 
    那老者站住喘气,一抬头看见他的服色,眼神发怔,头一次碰见这么和气的官差,吓了他一跳。
 
    少年也吃了一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大大,晶莹的眸子像两颗最上等的黑宝石,带着惊讶,带着崇敬,敬畏地望着差役甲,让他情不自禁地挺起胸膛,自觉形象光辉高大了许多。
 
    “您是?”少年脸上的敬畏很快变成了激动,扑前一步,跪在差役甲脚下,喜极而泣道:“冤枉啊!请官差老爷给小民做主!”
 
    差役甲此生还是第一次被称做“官差老爷”,更有这么美丽的一个孩子含泪下跪,一颗心轻飘飘的,险些飞到了云端里去,急忙伸手想去扶他,差役乙一把揪住他后退一步,咳嗽一声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喊冤?”
 
    “小民陈秋,因为遇上了兰……遇上了恶霸强逼卖身之事,恳请官差老爷为我做主。”陈秋水汪汪的眼睛满含悲愤,雪白的小脸仰起来,期待地望着两位官差。
 
    陈老者看看自己的孩子,又看看两位陌生的官差,心中疑惑,据他所知,官差与恶霸向来是一个鼻孔出气,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早证明了这一点,不过这两位官差看来和气,口音也不是本地人,倒叫他有些摸不准。
 
    差役乙道:“我们又不是你当地的父母官,哪里为你做得了主,不过我们公子倒是可以给你做主。”伸手一指坐在远处树下的锦衣少年。
 
    陈秋眼睛一亮,急忙爬起,冲向锦衣少年,跪倒磕头:“公子,小民陈秋给您叩头,求公子救救小民一家。”
 
    他哭得真挚,细瘦的肩膀不停抽搐,锦衣少年情不自禁地伸手扶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轻轻抬起,陈秋秀美的小脸上挂着泪珠,如梨花带雨,迷朦的眼睛求恳地望着眼前之人,神情楚楚可怜。
 
    锦衣少年心中一动,微笑问道:“你叫陈秋?”
 
    陈秋轻轻点头,下巴却还在他的掌握之中,顿觉羞涩,轻轻垂下眼睫,白嫩的小脸泛上红晕,美不胜收。
 
    锦衣少年怜惜之心大起,问道:“你家遇到了什么事?不妨说说。”眼看两名差役和陈老爹都围过来,手指恋恋不舍地在陈秋滑腻的下巴上又摸了一下,才放开他。
 
    陈秋乖顺地跪在地上,把事情叙述一遍,无非是贫寒人家的孩子,因为长得好,被一个有钱有势的恶霸公子看上,要收他进府,家里不愿意,恶霸就断了他们的生活来源,挤兑得他们无法生活,陈秋的娘急病了,请医买药欠了一大堆债,陈老爹还不上,陈秋的姐姐被债主抓走,威胁要卖去妓院,陈老爹四处求告无门,急得头发白了一半,咬牙去找巡府大人告状,却无果而返,陈秋为解家难,央求父亲舍了自己,去恶霸家为奴,父子两个刚才就在争执这件事。
 
    锦衣少年听罢,怒道:“清平天下,竟有如此无理之事,哼,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无法无天,敢强抢民男!”
 
    陈秋见他义愤填膺,顿时大喜,泣道:“请公子为小民做主!”又转头看他老爹,喜道:“爹,您看,世上的贵人还有好人的,这不就让咱们碰上了吗?谢天谢地!”
 
    锦衣少年有趣地望着他:“你怎知道我是贵人?”
 
    陈秋道:“您一看就是贵人,而且我第一眼就看出您是好人!”他笃定态度与恭敬的语气令锦衣少年心情舒畅,哈哈大笑,转头向两名差役道:“你们看看,这孩子多有眼光!”
 
    差役甲乙满脸陪笑,肚子里直抽筋,不停打量陈秋,心道这孩子是真的特别单纯呢,还是特别会拍马屁?
 
    “好,既然本公子见到了你……你这件冤屈,那便不能坐视不管,你且起来,本公子一定为你做主,好好惩戒那个混蛋!”
 
    “多谢公子!”陈秋又惊又喜,脸上的笑容如春花绽放,眼光是毫不掩饰的敬慕爱戴,使锦衣少年心中飘飘然,如饮醇酒,微笑道:“本公子姓严名喧,你记好了。”
 
 
 
小人难为 正文 第二章
章节字数:2082 更新时间:08-11-30 21:13
    本城最著名的素斋“功德林”出现了三位客人,模样颇不寻常。不过功德林接待的多是达官显贵,以及奇人逸士,所以这三人倒也并不算顶尖的稀奇。不过他们吃过饭之后才对饭菜挑三拣四,一顿猛贬,就让人不满了。
 
    “客官,我们功德林的大厨声名远播,菜品自成一家,连巡府大人都非常喜欢,实在不知哪里不对您的口味。”功德林的伙计见多识广,对这几个特殊的客人早有不耐,言语不觉傲慢了起来。
 
    “瞧瞧,巡府大人,哼,原来功德林的后台竟然是巡府大人么?”中间那位客人挖了挖鼻孔,把一小团什么东西丢在菜里,然后用筷子戳戳,像突然发现了新奇东西般叫道:“哎呀!这是什么?你们菜里怎么会有这种脏东西?!”
 
    几个伙计都瞪大了眼睛,怒道:“那明明是你自己放进去的,怎么,客人是存心来找事么?”
 
    “哪里,你们卖这样的脏东西给我吃,分明是不打算开这店了,来人,把你们老板叫来!”客人的态度比功德林的伙计傲慢一千倍,那种邪妄的神气,实在叫人恨不得痛打他一顿,功德林在此地经营已久,伙计们什么场面没见过,园中的十数位武师,也不是白养的,不过碍着三人中有两位是正经的官差,才没有马上把他们打出门去。
 
    兰子杭正在看帐,管事匆匆过来禀报事由,末了道:“还是请大公子过去看一眼,小的们也好知道如何处置。”
 
    兰子杭哼了一声,披枷带锁的犯人来吃饭,还带着两名官差,这可是头一次碰到,敢来他的功德林惹事生非,这人必有所恃。兰子杭这几日正心情不爽,扔下帐本,就跟管事到前面来,要看看是谁敢在他的地盘上放肆。
 
    严喧把腿跷在桌上,两名差役一个给他揉肩膀,一个给他端香茶,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旁边虎视眈眈的一众功德林伙计,看得眼都直了——这是什么世道?差役居然服侍带枷的犯人?!
 
    兰子杭进来就看到这种情景,立即明白这家伙不是普通人。
 
    严喧眯着眼睛半躺半靠,懒洋洋地看出现在眼前的男子,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脸还真不是普通的英俊,身段很好,矫健挺拔,一身天青色的蜀锦长衣,腰间系条宽宽的金丝绣带,越发衬出他宽肩细腰,长身玉立,风姿翩然。
 
    “美人啊……”严喧的眼有点直,他是最喜欢美人的,不论男女,只要美得够让他动心,他就很干脆地动心了。两位差役早知他的爱好,咳嗽一声,提醒道:“公子,想必这位就是功德林的主人了。”也就是他们此行要找的正主儿。
 
    “哦。”严喧点点头,笑嘻嘻地道:“原来你就是王老虎。”想不到那个被陈老爹骂得狗血淋头的“恶霸”,居然如此年轻,俊美不凡,严喧很有点意外。
 
    兰子杭很干脆地道:“在下兰子杭,不姓王。”最近他心气儿不顺,虽然看出严喧必有来历,也懒得跟他虚与委蛇,直截了当地道:“不知下人怎么得罪了客人?”
 
    严喧盯着他上下猛看,啧啧两声,慢悠悠地道:“你这里菜倒不错,园子景致马马虎虎也看得过去,只是你这些伙计长得不顺眼,让我吃饭都不舒服,如果是由你来侍候本公子,那这里的饭菜就真的十全十美了。”
 
    功德林诸人都倒抽一口冷气,乖乖,兰大公子多大的脾气,几曾有人敢调戏他?这人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兰子杭顿时大怒,冷笑道:“没错,我这功德林是该好好管管了。”转过头去,冷电般的目光在众伙计身上一扫,众人被他气势所摄,都战战兢兢,大气也不敢出。
 
    “功德林是什么地方,来的都是什么客人,你们不知道吗?像这种东西……”他下巴朝严喧一抬,神情似是看着一摊不堪入目的污渍,冷冷地道:“也敢放进来,扰了功德林的清静!”
 
    严喧惊讶地张大了嘴,这家伙说什么?“这种东西”?他说谁哪?
 
    兰子杭正眼都不瞧他,冷然吩咐:“程四,把这儿清一下,脏东西扔出去,相关的人都打二十板子,结帐走人。”
 
    命令一下,众伙计都大惊失色,愁眉苦脸,功德林的薪水是本城最高的,客人非富即贵,时常打赏,实在是大大的肥差。众伙计对待客人也是极尽谦恭,无微不至,刚才这三人来时,本来确实扎眼——两名押解犯人的差役,带着一个锦衣华服,却扛个大枷的年轻犯人,要不是他们出手豪阔,进门就先一锭黄金打赏,才不会放他们进来!
 
    谁知这三人吃饱之后会弄出这么大的乱子,害大家丢了饭碗,众伙计都悔不当初。
 
    他们知道兰子杭的脾气,连哀求都不敢,只把一腔怨气发泄在严喧三人身上,也不管其中二人是差役打扮,横拖倒曳把他们拉出园外,顺便拳打脚踢了一番,扔在街上。
 
    差役甲鼻青脸肿地爬起来,凑到严喧身边,苦着脸道:“怎么会这样?这姓兰的也太不讲理了,敢对公子您这样!”
 
    严喧也是意外,他武功不错,那些伙计家丁下手虽重,不过给他弄了点皮外伤,并没真正伤到他,要不是他自己贪玩,在脖子上扛了个真正的大木枷,也不会轻易被这些人打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