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的男人]情陷状元郎+番外 作者:香品紫狐

字体:[ ]

 
[王的男人系列] 情陷状元郎(出书版)+番外 BY: 香品紫狐
 
 
  第一章   
 
  今日,伊东岳国的皇城比以往更为热闹,城里最宽阔的大道两旁人头涌涌。一阵锣鼓声传来,一队手持长枪的侍卫浩浩荡荡地走来,紧接其后的是礼仪队。
 
  身穿暗红官服的少年骑着高大的灰色骏马,在两队礼仪队的前后护送下走来。
 
  他的出现立即引起路旁人们的骚动,群众们有的大声欢呼,有的交头接耳,大街上顿时人声鼎沸。一些不明就里的老人家也跑来凑热闹,一名老妇问着身旁的汉子:“这是谁家孩子啊?好有气派。”
 
  “你居然不知道?”那汉子惊讶地反问,“这位是新枓状元,林睿熙大人。”
 
  “哎哟……”老妇眯着一双老眼,见少年骑着马缓缓走过。这林睿熙看来十六出头,长得粉脸朱唇,体态风流,不细看还以为是一名娇俏的小姑娘,只是他俊眉飞扬,双目含着寻常少年缺乏的清冷光芒,使人望而生畏。
 
  那老妇一看就知道这孩子非池中物,不禁感叹:“这后生不得了啊……”
 
  “当然不得了。”汉子接口道:“林大人可是我们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状元,参加殿试力压群雄,连皇上也对他的诗词赞不绝口。”
 
  他们聊着聊着,林睿熙一行已经渐行渐远,人群也随后散去。
 
  绕城一周之后,林睿熙在几名官员的陪同下回到皇上御赐的状元府,他还没来得及换下一身累赘的官服,仆人已经呈上各方送来的请柬。
 
  林睿熙翻看着,全部都是一些达官贵人邀他赴宴的请柬,他眉心轻颦,似乎对这些应酬之事不甚乐意。林睿熙漠不关心地把这些请柬放下,正要进内室,管家锦欢叔蓦地双手呈上一份请柬。
 
  “少爷,您请看看这个。”
 
  “也是请柬?”林睿熙有点不耐烦地问,这时,锦欢叔身旁一名有点龅牙的男仆插嘴道:“少爷,这可不是一般的请柬。” 
 
  “你是谁?”林睿熙见他很面生,不似自己从乡下带来的仆人,锦欢叔解释道:“少爷,他叫阿广,是刚请的奴仆,阿广本地人,对城里的事很清楚的。”
 
  “哦?”林睿熙好奇地打量着阿广,他问:“你说这不是一般的请柬,是什么意思?”
 
  阿广头头是道地说:
 
  “这是当今宰相、陈之孝陈大人的邀请函,陈大人位高权重,无论是朝廷里的高官,或是城里的富豪,都跟他有亲密的来往,他设宴,必定会邀请城里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您只要参加了他的宴会,就能省下一个个去应酬那些人的麻烦。”
 
  “我根本就不想应酬他们。”
 
  “少爷,您而今高中,早晚是要跟这些人结交的,避过了这回,也避不过下一回。”
 
  林睿熙心中不乐意,可他也明白官场里的规矩,尽管自己有千万个不愿意,也必须跟这些人打交道。他低叹道:“我明白了,我会去的。”
 
  阿广和锦欢叔见他想通了,满意地相视一笑,收下请柬离去了。
 
  晚上,林睿熙用过晚膳后,换上轻便的素衣,准时赴约。宴会地点设在京师最有名的勾栏院里——香品楼,林睿熙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踏足这种地方。
 
  陈之孝摆了三围酒席,林睿熙被安排坐在他身旁,可见陈之孝对他的看重程度。他自然也是这次宴会的主角,客人们轮流上前祝酒,林睿熙脸上堆着冰冷客套的笑容,一一应付一些官员拉着他问长问短,谄媚恭维之态表露无遗,林睿熙全部都冷淡以对。他实在不喜欢这种场合,一心只想找到适合时机,好尽快离开。
 
  夜色渐深,大伙也喝得差不多了,林睿熙趁陈之孝送走了一名客人,随即上前请辞。   
 
  “陈大人,谢谢您的招待,我还有事,要先行告退了。”
 
  “唉?等一下。”陈之孝凑近他,神秘兮兮地说:“先别走,待会还有精彩的安排。”
 
  林睿熙看他的神色就料想到不会是什么正经事,他推辞道:“谢谢陈大人的好意,可我……”
 
  “唉,你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呢,就急着拒绝了?”陈之孝鬼崇地看了看四周,确定大家都在喝酒谈天,没有注意到他们,他才压低声音道:“待会飘红姑娘会过来,这可是我特意给你安排的。”
 
  他说得这事是什么天大的恩赐似的,林睿熙困惑地问:“请问飘红姑娘是谁?”
 
  “飘红姑娘是香品楼最有名的花魁,也是江南十大名妓之一,她平时不轻易见客的,平日那些乡绅富豪一掷千金都未必能见上她一面,老鸨见是我才肯卖个人情。”
 
  看来这陈之孝是想用美人计来拉拢他,林睿熙心中对他越发反感,他以为自己是那种会被美色迷惑的庸俗之徒吗?
 
  林睿熙更加坚决地说:“非常感谢陈大人的一番心意,可我真的有要事在身,不能多陪。”
 
  尽管对方再三拒绝,陈之孝却依旧不放弃,他拉住林睿熙。   
 
  “别走别走,我马上就让老鸨把飘红姑娘叫来。只要你见上她一面,我保证你去意全无。”
 
  他如此挽留,林睿熙也不好太过推拒,只好耐着性子坐下等待。过不多久,香品楼的老鸨堆着满脸歉意的笑容进来。
 
  “陈大人,真的十分抱歉,飘红姑娘临时有客,无法抽空过来,不然我给您安排别的姑娘吧?”
 
  陈之孝大怒,厉声问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跟我抢?”
 
  老鸨面露惧色,她在陈之孝耳边低语,林睿熙就坐在旁边,听到她说起什么“五王爷”的,那陈之孝脸上的怒气渐渐敛去,他不甘心地道:“这样啊……既然如此,那就安排别的姑娘吧……”
 
  林睿熙随即道:“不必麻烦了,既然我无缘与飘红姑娘见面,今天就此作罢吧,陈大人,请容我先行告退。”
 
  他一再请辞,加上自己原本精心的安排被破坏,陈之孝也心生无趣,他勉强笑道:   
 
  “都怪我安排不周,扫了林大人的兴,既然你还有要事,那我送你回去吧……”
 
  “多谢陈大人,我自己回去就可,您还是留下招呼别的客人吧。”
 
  陈之孝看他要走了,赶紧让奴仆棒上一盒子礼品,又道:“这是千年野人参,你带回去吧。”
 
  “非常感谢陈大人,可是,所谓无功不受禄,在下不能收。”林睿熙还是拒绝。
 
  他一点情面也不给,陈之孝开始面露不悦。林睿熙知道自己得罪他了,可他不在乎。他礼貌地作了一揖,说下声“告辞。”,转身离去。他走后,陈之孝气愤地一拍桌面。
 
  “哼!好个清高自傲的状元爷!”
 
  他旁边的师爷好言相劝:“陈大人莫恼,这种初出茅庐的小毛头只会恃才傲物,就让他多吃点苦头,等他看清形势之后,早晚还是要来投靠您的。”
 
  “嗯,你说得有道理。”陈之孝捋着下巴上的胡子,绿豆小眼里闪着狡诈的光芒。
 
  林睿熙就着红灯笼透出的微弱光芒,沿原路离开。这香品楼比他的状元府还大,一时半到居然找不到大门。
 
  林睿熙越过一道拱门,看到的是一个裁满牡丹的陌生小庭院,他已经确定自己走错路了。他正要调头离去,一条黑影猝不及防地从花丛里站起来,他嘴里含糊地喊着:“飘红……”
 
  那人冲过来把林睿熙整个抱住,林睿熙随即闻到一股浓郁的酒味,他心想只是个醉鬼,正想冷声开口训斥,那人倏地扳起他的下巴,俯身吻下去——
 
  “呜……”林睿熙惊得双眼圆瞪,身体僵硬,竟任由那柔软的物体压在自己唇上、直到对方湿热的舌头探进他嘴里,林睿熙才猛然惊醒。他如招五雷轰顶般,暴怒地推开那人,接下来,他做了自己这辈子最疯狂的一件事。他攒紧拳头,往那人的下巴挥去——
 
  磅!比他足足高了一个头的男子笔直地倒下。
 
  “呃……”雷皓翔的酒意全被这一拳打散了,他摸着自己肿痛的下颚,撑着身子坐起来。   
 
  眼前是一名气得涨红了脸蛋的俊美少年,雷皓翔一时没意识到自己刚才干过的无礼之事,只是呆呆地坐在地上,与林睿熙大眼看小眼。
 
  此时,一名身穿桃红色纱衣罗裙的美艳女子从拱门外进来,她手捧盛着酒瓶和酒杯的托盘,错愕地看着对峙的两人。
 
  “咦?你们……”飘红正要询问,林睿熙瞪了雷皓翔一眼,蓦地转过身,怒气冲冲地从她身旁快步越过。雷皓翔随即从地上弹起来,伸手喊道:
 
  “等等……”
 
  林睿熙头也不回地走了,雷皓翔只能望着他的背影轻叹,飘红轻步走到他身后。
 
  “五王爷,那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雷皓翔耙耕了一把自己额前的发,无奈地笑了笑。
 
  林睿熙一回到家里就拼命喝茶漱口,锦欢叔见他脸色不好,料想一定是遇到什么不快的事了,也不敢多问什么,
 
  喝下几杯茶水后,林睿熙稍微冷静了下来。他看天色已晚,便对锦欢叔道:“锦欢叔,你不用侍候我了,去休息吧。”
 
  “好的……对了,少爷,您出去的时候,大夫人派人捎信来了。”锦欢叔从兜里拿出一封还没拆开的信笺。
 
  林睿熙接过,看也不想看地扔在茶几上。
 
  “少爷……您,不看看信吗?”
 
  “反正只是催我回乡。”林睿熙不以为然地说,语气里带着一丝嘲讽。他是庶出,加上母亲早逝,他在家里向来没地位,唯一对他好的就只有父亲和从小照顾他的锦欢叔。这世上毕竟还是趋灸附势的人多,自己金榜题名了,连以往对他不屑一顾的大夫人也要降低身段来讨好。
 
  “那……您要不要回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