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的男人]魔王的男人+番外 作者:小十四

字体:[ ]

 
文案:
 
  无论去到那里,子阳云傲都是最惹人瞩目的对象。
 
  他是公认的天之骄子,世袭侯爵,
 
  长相英俊,风流倜傥,腰缠万贯,
 
  微微一笑,便叫天下女子心碎。
 
  他是中原正道的一颗耀眼新星,
 
  每人都用羡慕妒嫉的眼神仰望他,
 
  却没有人知道他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厉天邪这三个字,足以令天下英雄闻之色变。
 
  他是魔教教主,六岁继位,二十岁雄霸北方,
 
  残酷粗暴狡狯不择手段,这些全都是他的代名词,
 
  但无人得知他的冷酷之下,也另有深情的一面。
 
  当风流放任的小侯爷恋上冷酷深沉的魔王,
 
  一个想偷偷摸摸,
 
  一个要光明正大,
 
  在他们激烈的爱欲纠缠之下,
 
  江湖从此翻起风云。
 
 
  第一章
 
  三月牡丹遍帝城,万紫千红百朵开。
 
  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于洛阳举行,白马寺外空地搭起一个巨大擂台,台下摆着近三百围斋菜,坐满前来参加大会的武林人士。
 
  日照西墙,台上的比武己经渐入佳境,各家名宿跃跃欲试,气氛喧哗热闹,就在此时,两辆华丽的马车缓缓驾入。
 
  辚辚车声,吸引了各方注意,第一辆马车停下,走下四名俏丽婢女,她们走到后面,把第二辆马车的车门打开。
 
  下车的依然是女人,两名绝色美人。
 
  左边那一个头上梳着坠马髻,身穿绯红薄纱衣,露出大半雪白酥胸,芙蓉脸上生就一双桃花媚眼,神色艳丽;右边那个把满头青丝梳成大大小小的辫子,结以七色彩带,穿着彩衣,神色娇憨,笑靥如花,散发出一种纯真的魅惑。
 
  两名各有独特风情的绝色俪人甫出现,就惹来不少放肆的目光话语,负责迎宾的白马寺副主持慧心大师心思剔透,瞧着两名俪人半晌,已猜到姗姗来迟的宾客到底是谁。
 
  他立刻领着几名武林中人迎上马车,对着半开的车门合十,说:“小侯爷终于到了,难得难得!”
 
  此言一出,旁人才知道,来者竟是子阳府小侯爷,外号“五绝公子”的子阳云傲,登时,哗声四起。
 
  “见笑!只望慧心大师别嫌晚辈迟到了!要知道晚辈本来不会迟到的,都怪八宝楼的酒菜实在太香了。”
 
  随着一声放诞轻笑,马车门再次被推开。
 
  在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马车上,谁都想看一看车上那位出身王侯,名满江湖的风流公子的真风采。
 
  一位年轻公子缓缓步下马车。
 
  他头戴银丝珍珠冠,身穿长袍有如轻云,袍摆还用银线绣着几朵牡丹,腰缠珍珠衣带,脚踏银头白缎六合靴。脸如冠玉,眉若刀裁,眼带春风,唇薄而朱,左唇角旁的一颗朱红色的小痣,为俊秀英挺的五官平添几分邪气。
 
  “小侯爷……”他带来的美人就仿佛醉了一样,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子阳云傲笑着伸出双手,一左一右地牵着她们的手,跟随慧心大师,大步前行。
 
  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对艳羡的眼光都胶着在他身上。
 
  子阳云傲的曾祖父子阳寒衣本来是平西将军,因为护驾有功,死后被赐封为平西侯,子孙世世袭爵。祖父子阳润生在封侯前已官至一品,为六部尚书之一。祖母凤太君是五十多年前名满江湖的第一美人,一手腾云刀法要出神入化,嫁入子阳家后,为子阳家产下嫡长子子阳屏,子阳屏虽不涉官场,但长袖善舞,令子阳家成为南方十大巨富之一,可惜他英年早逝,二十二岁已撒手人寰,留下独生爱子,以四岁稚龄世袭侯爵,正是子阳云傲。
 
  子阳云傲的家世固然令人倾慕,但他本身也是个绝顶的人物。年少英俊,风流倜傥,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江湖人称“五绝公子”,最后一绝指的是他的“笑”。
 
  江湖流传,只要是女人,都抵挡不住他的微微一笑,而拜倒在他的脚下。
 
  子阳云傲从来没有过出手,但是江湖之中也没有人敢招惹他,理由很简单,在他初出道时,曾经有人当面辱骂过他,当时子阳云傲一笑置之,但在一天后,那人家中上下一百六十四口,连同庄外的鸡犬马匹,全都死光死绝。
 
  从此以后,江湖中再没有人与子阳云傲起过争执,这固然因为子阳云傲本身不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更重要是每人人都明白到,这位小侯爷绝非如他表现出来的如此无害。
 
  在众多双眼睛的注视中,子阳云傲脸带潇洒微笑,犹如闲庭信步地穿过人墙,走到主家的棚子前。
 
  上届武林盟主,“关中大侠”卓震东一看见他,就笑逐颜开地站起来。
 
  “小傲,你总算到了!”
 
  卓震东在武林中德高望重,更是子阳云傲祖母的结义兄长,在他跟前子阳云傲不敢有失礼数,立刻把两名美人推开,恭恭敬敬地抱拳作揖。
 
  “晚辈拜见卓伯伯。”
 
  卓震东高兴极了,右手把雪白的胡子捋了一遍又一遍,左手用力拍着他的肩背,道:“我还以为你只顾着在温柔乡里销魂,把我这个伯伯都给忘记了!”
 
  他年纪已近七十,依然身强力健,大手使劲拍下,声如洪钟,把子阳云傲的肩膀和耳膜都震得发痛,他苦笑着摸一摸耳朵,说:“今天的主角是卓伯伯和卓大哥,小傲怎敢不来?卓大哥呢?”
 
  “不凡刚上擂台,你看!”
 
  子阳云傲抬头看去,果见卓不凡就站在擂台上面。
 
  卓不凡乃卓震东的侄子,与子阳云傲同年,外号“逍遥郎君”,长相堪比潘安,这时,他伫立台上,身长玉立,俊眉修目,一身蓝衫随风翩翩而动,刹是好看。
 
  他的对手是崆峒派的三代弟子林宗悟,在江湖中薄有名声,一把金刀耍得虎虎生威,招招迫命,卓不凡把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握着判官笔,挥洒随意。
 
  两人相斗将近百招,卓不凡露出一个破绽,林宗悟大喜,想也不想金刀疾砍而出,卓不凡露齿一笑,脚步交错,笔尖巧妙地自空隙间钻了进去,在林宗悟左肩上轻轻一点。
 
  内力吐动,林宗悟“哎呀”,脸朝天地仰倒台上,卓不凡当即上前把他扶起,并抱拳致歉。
 
  见他不单止武功出众,更是气度不凡,台下刹时掌声雷动。
 
  “好!”见他赢得漂亮,子阳云傲并忍不住喝采一声,卓震东脸上滔光,笑得更加开怀,高声对他说:“哈哈!小傲,技痒了没有?要不要上去和他切磋一下?”
 
  子阳云傲摇头,笑说:“我这种三脚猫功夫,怎敢和卓大哥交手?卓伯伯别要我在人前出丑。”
 
  说罢,他便搂着两名美人坐下,却见卓震东的副手“神算子”朴天算双眉深锁地坐在座位上,连瞧见他也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子阳云傲没有主动问他,反而朴天算见他坐下,半晌后,忍不住开口。
 
  “小侯爷认得蜀中富商贾老实吗?”
 
  “一面之缘。”子阳云傲点点头,淡淡地说:“他的名字老实,做生意却不太老实。”
 
  “因为他在武林中总算有头有面,所以今次武林大会也邀请了他,问题是带来的同伴……”
 
  “哦?他带来什么人?”子阳云傲这才有点兴趣,抬起头,左右张望。
 
  “就在那里。”
 
  顺着朴天算的指头看去,果然在左后方看见贾老实的棚子,贾老实就站在棚子一角,身边还坐着几个人。
 
  坐在正中央的人正在倒酒,他身穿黑衣,脸色枯黄,表情木然得可怕,身形异常高大壮硕,坐着的姿势也足足比旁边的贾老实高上一个头。
 
  那人彷佛感应到正被人窥看一样,忽然转过头来,眼神越过无数人头,精准地对上子阳云傲。
 
  其貌虽木然平板,但漆黑的双眼中流露出来的眼神却极是凶悍,就像随时要择人而噬的猛兽。
 
  瞧着那个男人,子阳云傲倏忽怔仲。
 
  朴天算在他耳边说:“小侯爷,你看见左边的那两人没有?”
 
  子阳云傲这才看见坐在左侧的另两个男人,两人的脸孔都如那个黑衣男人一样枯黄木然,一人穿着浅黄色的文士袍子,手拿纸扇,扇上绘着浮萍随波图,另一人穿着棕色长衫,左袖长至及地,右袖短不及手肘,右前臂与五指全都用白布缠绕。
 
  “小侯爷,你看他俩的打扮像不像魔教左右使‘妖魅暗影’夏飘萍和‘腐心邪刹’秋愁雨?”
 
  “我从未见过秋愁雨和夏飘萍,实在认不出来。”子阳云傲回过头来,漫不经心地拿起茶盅,边喝,边说,“江湖中这样打扮的人或者不多,但也不少,总不能因为别人这样打扮就说他们是魔教左右使。”
 
  卓震东听见他的话,把视线从擂台上转过来,说:“天算,我就说是你太杞人忧天了,这里是什么地方?魔教的宵小纵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来此!”
 
  瞧着他骄傲自信的样子,朴天算的唇瓣蠕动几下,欲言又止,子阳云傲借着茶盖的掩护打量一下他的神色,眼珠骨碌碌地转了两圈,说:“既然朴先生如此担忧,那不如由我前去打探一下吧。”
 
  朴天算大喜,连忙道:“正有此意,劳驾小侯爷了!”子阳云傲的身份与旁人不同,纵是魔教中人也绝不敢轻易加害。
 
  子阳云傲笑了笑,站起来,两名美人起身相随,子阳云傲本来想她们留下,但回心一想,忽然就改变主意,牵起两名美人的玉手,有影成双向贾老实的棚子走去。
 
  他的棚子在左边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子阳云傲缓缓而行,路上不少人都上来和他攀关系,他淡淡应之,眼角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向棚子中的黑衣男人看去。
 
  好不容易才走近目的地,还未进棚,守在棚子四周的几个剽悍男人已经聚集起来,凶神恶煞地挡在子阳云傲面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