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铸雪楼·万象心印+番外 作者:雅加

字体:[ ]

 
 
风格:正剧 温馨 H有
 
作品简介
 
三月洛阳,梨花如雪。
 
五月扬州,春燕来归。
 
十月夷陵,携手江上。
 
一年将尽,方象舟对辛佩祯的恨意,竟然慢慢地变了质。本来是恨他伤害自己、欺侮自己,在他那一身气派之下,探到些许真心时,却开始怜惜他,舍不得他。世间万象轮转,总要有一人相伴,这人,是不是辛佩祯呢?
 
☆、1 洛阳三月
 
三月洛阳,梨花纷飞。河上有妇人曼声一曲“杨柳絮”,又有人高歌秦川春意浓。点点雪白花瓣铺了一地,河畔仿佛刚刚下过一场细雪,游人靴底沾了花瓣,染了花香,喜上眉梢地带着一身春意回家去,如此景色,怎能不令人沉醉?
 
渭水畔,梨树下,牵着一匹黑鬃枣红马的青年抱着手臂,眯起双眼,眺望随着春风飞上云霄的梨花芳华。此情此景,让他想起了家中四海堂里的那棵老梨树。那树结的梨子虽涩,春天开花时却称得上一场花宴,大小姐尚未出阁时,总是要小心翼翼地摘几朵最先开的梨花,捋得平平整整,夹在书里,秋天打开书页,梨花清香就这么沁着,好像春日再回,斗室生辉。少爷则惦记着不让下人扫院里的落花,说落花是要化作春泥的,该让它自在来自在去。
 
也不知家中诸事是否平顺?是该写封家书了。他拍了拍风尘仆仆的衣裳,牵起马缰,沿着那有人荡舟、有人歌吟的河畔,走在仲春三月的洛阳街头。
 
从燕南一路走来,虽是朝着北方去,路上也难免绕了几个弯,去看些风景,替少爷送些信。本来是要直接去华阴拜访方家的一位远亲,横竖晚去几天也没什么,又答应帮人递送东西,方象舟便绕到洛阳来了。十七岁那年,跟着少爷第一次来到洛阳,从此心心念念,多年来一直想再来一次,再看一场洛阳的梨花。如今真的又见着了,心里反而惆怅起来,竟有些思乡了。
 
路过徐州时,赵歆平交给他一个瓷瓶,说里面装的是从夷陵百里神医处求来的丸药,请象舟带去洛阳,交给洛阳城西吴家坡的吴员外。吴员外有个儿子,几年前得了重病,请了多少大夫也不见好,急得吴员外的胡子一把一把地掉。当年赵歆平在洛阳受过吴员外的恩,从百里神医那里求来丸药,也算还了人情。象舟找到吴家坡,河边浣衣的妇人告诉他大柳树东面的宅子就是员外府,象舟便骑马缓缓行了过去。在柳树边下了马,象舟正要踏上台阶,漆朱大门突然开了,一个男子被人推了一把,从里面跌了出来,滚了几滚。推他出来的人看样子是员外府的管家和家丁,骂骂咧咧地站在门内。
 
“骗子!还说能治好少爷,结果是个骗吃骗喝的!若不是老爷要为少爷积德,早送你去见官了!赶紧滚远些!”
 
象舟见那倒在地上的男子年纪尚轻,心想又不是年迈体虚,好端端地,为何要以行骗维生?天生劳碌命的象舟最看不起混吃混喝的痞子,当下不再理睬,将赵歆平的拜帖递了上去。
 
“在下方象舟,从燕南来,替徐州夔门赵门主送药与吴员外。”
 
一听老爷念叨了半年的药来了,管家乐得眉毛胡子都飞了起来,赶紧请象舟进去。见了吴员外,奉上瓷瓶,闲话几句,象舟说自己还要赶路就不留下用饭了,婉拒了吴员外的盛情邀请。吴员外觉得过意不去,唤人拿了一封银子来,给象舟当路资。象舟接了银子,告辞离开。刚刚在柳树下牵了马,满身尘土的男子从树后冒了出来,鬼鬼祟祟地对着象舟招手。象舟问他作甚,他抹了把脸,嬉笑道:
 
“那个吝啬鬼给你多少银子?”
 
“未数,不知。”
 
“拿来,我替你数数。”男子一脸无赖,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脸上堆满坏笑,“小哥,你看,要不是我没治好他家的病鬼,你送来的药也不会这样值钱,你得多谢我啊。”
 
“阁下有强词夺理的工夫,不如好生琢磨琢磨如何正经谋生。”
 
套好鞍,象舟翻身上马,也不睬他,夹了夹马腹,向北去了。男子跟在后面嚷了几句,象舟懒得去听,只管径直进城去找住处。
 
隔日,象舟睡了个好觉。日头都照进窗里了,他才起身,慢吞吞地梳洗,挎着刀下楼去吃了些胡辣汤和热饼,然后走上热闹的市街,随意浏览市井风光。在家时,少爷要早起练剑,他必须比少爷起得更早;所谓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象舟从七岁开始就没睡过懒觉。如今自己在外闯荡,睡到何时都随他,象舟还是鲜少晚起,偶尔为之,就像小孩子偷吃了糖果似的,觉得格外松快,仿佛拿了奖赏。
 
因为多年来贴身保护自家少爷,在闹市穿梭时,象舟依然保持着高度警醒。伸到他腰间去的那只手还未真的碰上荷叶青色的绣花荷包,已经被象舟一把攫住。象舟修了二十年的混元内功,在江湖中绝对称得上一流高手,这一抓,险些扭断来人的手腕。一边痛呼大侠饶命,来人一边跪了下去,要抱象舟的腿。象舟向后一退,这才看清,想偷自己荷包的,竟是昨日在员外府遇到的那个骗子。
 
“是你?”
 
“小哥,我只是想从你身上偷点散碎银子,你何必下手这么狠?”
 
委顿在地上的男子抱着手腕,哀凄道。象舟也觉得自己下手重了,温声道:
 
“抱歉。你起得来么?”
 
“动不了,我好饿。”披头散发、满面尘灰的男子可怜兮兮地仰望象舟,“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吃饭。”
 
“那……你随我来。我请你吃些东西,算作赔罪吧。”
 
象舟不忍心看人捱饿,叹了口气,将男子拎起来,领他进了路边一间酒楼。他本来打算吃碗素面就算了,但昨日刚拿了路资,又遇上了这个无赖,还是正经吃一顿好了。唤小二来点了几样菜,象舟询问道:
 
“兄台是何方人氏?怎地流落到如此境地?”
 
“我乃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家仆,犯了错被赶出家门,想来洛阳投奔亲戚,却没找到。”
 
大口吃着先上来的切牛肉,男子含含糊糊地回答。象舟哦了一声,问道:
 
“该如何称呼兄台?在下方象舟。”
 
“我姓唐,叫做唐黎。”见小二放下一盘合菜,男子两眼放光,又扑了上去。象舟看着他吃,自己动了几筷子,把多数菜都让给了他。吃完后,男子一抹嘴,对着象舟拱手:
 
“阁下大恩大德,唐黎无以为报。阁下看来不是洛阳人氏,不知家在何方?”
 
“燕南。”
 
燕南。唐黎低声重复了一遍,又问道:“阁下要去往何处?或许我们同路。”
 
“同路?”象舟结了帐,拿了刀,笑了一下,右边脸颊现出深深的酒窝。这样一来,他那稍嫌瘦削、拘谨的面庞,突然变得生动了许多,端正中透着秀丽,“我不这么觉得。”
 
说完,他握着刀,走出了酒楼。唐黎愣了愣,起身追出去,却没有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找到那个黑衣挎刀的挺拔背影。洛阳还是那个洛阳,唐黎还是那个唐黎,风景却不是那幅风景了。
 
在洛阳盘桓几日,象舟买了些干粮,备了两身夏衣,准备往华阴去。出了洛阳城门没多久,在五里亭处,象舟又遇到了唐黎。这人明摆着是来堵他的。象舟本来想视而不见,没想到,唐黎竟跳起来,直直地扑到他的马前,象舟赶紧勒马,才没让爱马“火盏”把他踩成肉泥。见象舟瞪着自己,唐黎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趋前讨好道:
 
“我就是想提醒你一声,财不露白,你那荷包,太晃眼了。”
 
“唐兄是只会盯着别人的荷包看么?”
 
“哪里哪里。你装扮素朴,却带了那么好的缎料荷包,绣工也好,很惹眼的。我是为你好,特意来提醒你。”
 
“象舟晓得了。多谢唐兄提醒。”
 
喝了一声驾,象舟正要走,唐黎又扑过来,拽住马缰,换了一副期期艾艾的表情,说道:
 
“方兄,我在洛阳,是找不到亲戚了,也呆不下去了,只能去别处谋生。你就让我和你一路罢,好么?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喜欢骗人的。”
 
“我要去华阴,你也要去么?”象舟无可奈何。
 
“华阴?华阴好啊!我想起来了,我在华阴,有个亲戚呢。”
 
唐黎乐颠颠地说道,对象舟说了一声稍等,转到老槐树后面,牵了一头灰驴出来。象舟默默地看着他在驴背上铺了块毡布,抱着驴脖子爬上去,拿了根树枝当赶驴鞭子,揪着驴耳朵小心翼翼地坐稳。回头对象舟一笑,唐黎道:
 
“好了,咱们这就上路罢!”
 
当年,少爷的身份还是象舟的主人,一起行走江湖时,偶尔夜间露宿,或登高望远、荡舟江上,象舟总能从他口中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有些是书里看来的,有些是听来的,有些是少爷自个儿编的。有时,讲完了故事,少爷像觉得意犹未尽似地,再加上一句:
 
“象舟,你天性善良,命中或有大劫,到时,千万不可心软。”
 
“主人,是什么大劫?”象舟听得莫名其妙,“四岁那年还不是大劫?要不是遇到了主人,象舟还不知在哪呢。”
 
“你的大劫,还远着呢。”身着黑色锦袍的青年袖着双手,迎着江风,侧影如江上白燕,飘然若仙,“就怕我到时帮不了你。你啊,太过于老实了,谁都能欺负你。”
 
事实上,欺负象舟最多的,正是少爷本人。象舟跟了他二十多年,他的起居饮食,几乎是象舟一手打理,所以,象舟会烧菜煮饭、洗衣缝补,还会研墨铺纸、晾晒书册,至于夏日打扇、冬日烧火,更是不在话下。对少爷,象舟既怀着报恩之心,又抱着景仰之情。如今,按着少爷的意思,象舟成了方家的养子,身份上算是大小姐和少爷的弟弟,但是,对象舟来说,少爷还是高高在上的,再生之恩难忘,象舟是打算用一辈子来报效方家、回报少爷了。
 
“你为什么盯着这个荷包看?是你的相好送的么?”
 
在一间废屋中夜宿时,唐黎见象舟坐在火堆边拿出荷包来看,好奇地凑上去。象舟收起荷包,拨了拨火堆,答道:
 
“是我家少爷和少夫人送的。少夫人有个姐姐,手很巧,知道我要离家,他央求姐姐绣了个辟邪保平安的荷包给我带着。里面绗的平安锁片是少爷年幼时的随身物,给了我。”
 
“你家少夫人对你这么好?那你家少爷不吃味么?”
 
“他吃归吃,不会吃到我头上。”象舟笑了笑,“只怕这会儿他也没工夫忙这个。”
 
唐黎伸出手去烤着火。“我听着有点糊涂。你是方家的下人?还是……”
 
“我四岁那年,被人牙子捉住了。”拨弄着火堆,象舟望着飞溅的火星,眼瞳被火焰照成了琥珀色,里面跃动着一簇簇小小的火苗,“塞外连年争战,我爹死了,娘带着我往关内逃。路上,她染了病,还没到关内就过世了。人牙子手里有好些个我这样的孩子,带着我们去集市上卖,我最小,又病怏怏的,没人愿买,那个牙子就打我。少爷那时也不过九岁,正好被别人领着路过,看着不忍心,扔了三两银子,把我带走了。然后我就跟着少爷回了燕南。没有他,就没有方象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