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买来的王子 作者:朱雀恨

字体:[ ]

 
 
          
       
        文案:  
       
        维拉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威尼斯的拍卖会。  
       
        他是拍卖会上最后一件,也是最珍贵的一件拍品——来自东方的龙族王子。  
       
        他的乌髮有如流云,赤裸的身体宛若皎月,所有人都因他屏住了呼吸。  
       
        然而,维拉可以对天发誓,自己拍下他,是為了日行一善,放他自由。  
       
        可惜被救的王子既不相信,也不领情。  
       
        当那双美丽的眼睛凝视自己时,维拉读出四个大字:「色狼,滚开!」  
       
        糟糕的是,一次擦枪走火的意外让维拉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色狼。  
       
        更糟糕的是,重重的误会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擦枪走火。  
       
        望著一床狼藉,维拉不禁自问:  
       
        当初买下他,自己真的是出於善意,还是因為欲望?  
       
        如果自己只是一头色狼,  
       
        為什麼捉弄他,会让自己乐此不疲;  
       
        照顾他,会让自己甘之如飴?  
       
        為什麼他寂寞时,自己会难过;  
       
        他微笑时,自己的心会化作一池春水?  
       
        这种感觉,就是久违的爱情吗?  
       
        第一章  
       
        「下面是今晚最后一件拍品,错过它,将使您抱憾终身。遗憾的是,在座的诸位中注定只有一位能得到它。」  
       
        拍卖师卖弄地拖长了尾音,目光扫过台下一双双贪婪的眼睛。  
       
        这里是威尼斯一年一度的奢侈品拍卖会,想要踏足这个铺满金丝织就的波斯地毯、燃烧着琼脂蜡烛的大厅,需要的不止是装满了黄金的钱袋、显赫的家世、高贵的血统,更须得到资深人士的引荐,因为在这个号称全世界最神秘的拍卖会上,绝大多数的拍品都是不合法的。 
       
       
        在这座镏金拍卖台上,拍出过本该深埋于金字塔中的埃及法老木乃伊,教皇写给私生子的亲笔信,甚至还有法皇被盗的钻石王冠。  
       
        按照惯例,每年的最后一件拍品都是最具份量的压轴巨献,因而此刻大厅中的王公贵族们一边暗自盘算手中剩余的筹码,一边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拍卖师显然对这样的场面相当满意,他挥了挥手,十来个身穿绣花号衣的男仆将一个蒙着巨幅丝绒的庞然大物抬进了大厅,安置在拍卖台前的空地上。与此同时,大厅中数十盏枝形烛台上的蜡烛齐齐熄灭了,只有拍卖台后方的两个小烛台中,琼脂蜡烛还在放射着柔和的光芒。 
       
       
        拍卖师走上前来,轻轻拈起巨幅丝绒的一角:「这是一件来自东方的拍品,它神秘而诱人,能挑起一切隐秘的渴望……」  
       
        随着突如奇来的「哗啦」一声,整幅丝绒都被掀开,曝露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大玻璃水箱,水箱顶部的玻璃板上跌坐着一个白衣少年。  
       
        幽微的烛光勾勒出少年的模样。如拍卖师所说,他显然来自东方,乌黑笔直的长发以一根银簪挽于脑后,皮肤有着象牙般温润的色泽,一袭宽大的白袍包裹着他纤细的身体,有风从大厅中吹过,白色的衣袂轻轻飘摆,宛如东方故事中的神仙。 
       
       
        然而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少年的双手、双脚都戴着镣铐。然而即使是这样,即使被摆在拍卖台上,被那么多异族以好奇甚至是- yín -猥的目光注视着,他的姿态中丝毫没有显出慌乱,单薄的脊背挺得笔直。 
       
       
        「他看起来很骄傲,对吗?」拍卖师环顾窃窃私语的众人:「那不奇怪,因为他是一位真正的王子。」说着,拍卖师示意一名强壮的男仆登上了水箱旁的梯子,来到了白衣少年的身后。 
       
       
        在众人的惊呼中,男仆揪住了少年的头发,逼迫他仰起头来,一张绝美的东方面孔呈现在众人眼前。润丽的长眉、微微上扬的漆黑凤目、线条玲珑的下颌,无不深深吸引着观众的视线,他的五官是那样精致,皮肤更是细洁得宛如丝绸一般,因为痛苦,他水色的唇微微张开着。台下有人呼吸急促了起来。 
       
       
        仿佛还嫌不够似的,拍卖师朝男仆又做了一个手势,随着一阵惊心动魄的裂帛声,少年的白袍被撕扯了下来,与此同时,正对着少年的大厅顶部投下一道明亮的烛光。现在大厅中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身体了,虽然还有一些布帛挂在他的身上,但却已不足以遮羞。 
       
       
        烛光肆无忌惮地洒落在他白玉般的躯体上,以西方的审美眼光来看,他的胸膛也许太单薄了,腰肢也过分纤细,仿佛稍一用力便会折断一样,但这种奇异的脆弱感,连同他微微挺立的粉色乳首、线条柔润的臀部,以及双腿间色泽美好而羞怯的部分一起,构成了一种神秘而强烈的性吸引。昏暗的大厅里,响起几声吞咽口水的声音。 
       
       
        「我和诸位一样感到无比幸运,因为这世上还不曾有人像这样尽情领略过眼前的美景。他从未被任何人染指过,关于这一点,在拍得他之后,您尽可以亲自检验。」 
       
       
        拍卖师的话引来一片心领神会的笑声,他点点头,忽然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但是,这并不是他全部的价值。如果您认为看到的仅仅是一个美人,那就错了,在您眼前的其实是一个奇迹!」 
       
       
        说着,拍卖师也许是启动了什么机关,只见水箱顶部的玻璃板忽然自动向两边分开,「哗啦」一声,水花四溅,而那衣不蔽体的少年也随之跌落在了水箱之中。  
       
        漆黑的长发散开了,流云般在水中飘摆,水淹没了他的口鼻,也淹没了他的头顶,他却毫不挣扎,观众们惊呼起来,都以为他会被活活淹死。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厅中剩余的烛火齐齐熄灭了,在短暂的漆黑之后,水箱中放射出一片柔和的萤光。 
       
       
        众人无不瞪大了双眼。  
       
        现在他们看清了,那片美丽的萤光不是来自别处,而是来自少年的身体。落水之后,他身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他的耳朵变得尖而修长,宛如传说中的精灵,一层珍珠色的鳞片覆盖了他整个的躯干,月光般照亮了整个水箱的萤光,正是由这些鳞片发出。 
       
       
        众人的惊叹中,响起了拍卖师得意的声音:「您所看到的是仅在传说中存在的奇迹。在挪威、在芬兰,它们被唤作美人鱼;在东方,它们被世人尊为龙神,统治着那里的海域;而在欧洲大陆,我们叫它们水精灵。」 
       
       
        「不论被冠以怎样的名字,它们都是强大的,拥有不可估量的法力,换句话说,一般而言,它们决不会任人玩弄于股掌。但是,这位不幸的东方王子,被下了咒术,在咒术解开之前,他将跟普通的凡人一样,任您予取予求。」 
       
       
        「虽然他丧失了能够抗拒您的法力,但是他依旧拥有精灵的特性。在水中,他会变化出原形;他永远不会被溺死;更重要的是,不管岁月怎样流逝,这张美丽的脸孔是不会老去的,据说它们拥有三百年的青春。而且,传说——」 
       
       
        拍卖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传说一旦他爱上了您,他会为您怀孕,生下跟他一样漂亮的精灵后代。如果他为您哭泣,他的泪水会凝成珍珠。这种珍珠无比宝贵,每个精灵一生也只会落下一粒,而且只为最爱的人。假如您拿到这样的珍珠,请一定送到我们拍卖行来,这会是最最珍贵的拍品!」 
       
       
        竞价开始了。  
       
        大厅中的烛火重新被点燃,少年也被从水箱中打捞出来,跌坐在拍卖台前的波斯地毯上。水珠从他乌黑的发稍滴落,流淌在半裸的身体上,离开水之后,他渐渐回复了原本的模样,尖耳缩起,重新变出秀丽小巧的耳廓,鳞片也消失了,露出底下凝脂一般光滑的肌肤。 
       
       
        不知是因为冷,因为那些赤裸裸的注视,还是因为大厅里此起彼伏、流露着焦躁欲念的叫价,他的身体颤抖着,洁白的牙齿紧紧咬住了嘴唇。  
       
        叫价已经高得令久经沙场的拍卖师也兴奋不已,随着一个比一个更惊人的数字报出,实力不济的竞争者只得认输乖乖退出,眼看举牌者只剩下大腹便便的法国公爵一人,拍卖师开始了三次报价,老公爵一面色咪咪地注视着台上的猎物,一面等待落槌声响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