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为谁春+番外 作者:rosiel/枫溪/姬泱/姜十一

字体:[ ]

前言 
 
  大郑王朝自文御王开国以来,到郑王嵘蕲继位,已经传承二十九代君主,几近五百年的历史。所谓久安必乱,王朝平盛已久,当权者只知安享繁华,早已忘记先王披荆斩棘和强国时候的励精图治。 
 
  郑朝末年,江山崩坏,权臣窜政,边关狼烟四起,百姓陷于水火。原本是郑王封的诸侯封国自立为王,逐鹿中原。 
 
  新州是大郑海上第一要塞,在新州城外,穿过内海,和辽东雪山相接的就是封国的土地。新州自古通商,撒金泼银般的繁华,又因为这里是郑封两国相对的前线,所以战事一直没有平息。 
 
  封王龙虞曾说过,得新州,得天下。 
 
  只要大郑把守住新州要塞,封王的野心也被遏制了。历代封王无不望新州生叹,因为攻下新州则是封国王者西征的必经之途。 
 
  封王龙虞的二王子龙泱战功彪炳,对新州,对天下,自然是志在必得。 
 
  楔子 
 
  那条河真好看。 
 
  薄冰下面的潺潺流水,精致的石桥横亘在河水上面,雨似乎可以把石板路打透,鞋子踩在上面有惊心动魄的清淡。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丁香花的味道,十六骨的油纸伞撑开一方没有雨水的空白。 
 
  战火后的永嘉城如同在宣纸上浸染的图画,一切都保留了下来,可是已经被水晕染开了,有些陈旧。 
 
  他敲开了一个高宅的大门,问那个老护院,「走累了,能不能讨口水喝。」 
 
  老护院转身问身后的主人,「公子,是旅人来讨水喝。」 
 
  「是吗?」 
 
  一个淡泊的声音传了出来,老护院打开了大门,那个人看见他愣了一下,然后一笑说,「没有水,有酒,你喝不喝?」 
 
  三十年的状元红,已经二十年没有喝过了。 
 
  第一章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封二王子龙泱易容,他独身走入新州城观看自己的胜利果实,而周离则是郑朝新科的状元,从雍京到新州的钦差大臣。封二王子名扬四海,郑军一听他的名字就四爪发软,而周离不过是刚从家乡永嘉撞到雍京的十五岁的书生,一脸的清秀娇弱,浅浅的笑容,手指握住食盒苍白无力。 
 
  龙泱拣起自己故意撞掉的食盒给他,「对不起这位小哥,方才人太多,没看见你。」 
 
  周离拿过盒子,紧抿着嘴唇道谢,似乎有些着急要走掉的意思,龙泱身体拦着他,又问,「小哥,你既然来了,怎么不看法场?」 
 
  「我怕见血,怕看了杀头晚上睡不安稳。」 
 
  「那我刚才还看见你在法场上用烈酒和白饭生祭罪人,他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 
 
  「亲人?」 
 
  「也不是,我不认识他。」 
 
  龙泱继续问,「在临刑前给罪人喝烈酒,只是为了让他神志混沌,免受一刀之苦,无论他生前犯了什么样子的罪过,只要有人来祭,刽子手都不会拦着的。可一般来的人都是罪人的亲朋好友,即使他们也唾弃罪人,但是毕竟不忍心看着罪人如此痛苦的去死,不知这位小哥究竟为了什么?还是你认为他死的冤枉?」 
 
  「今天早上我起的早了,有些无事可做,所以就过来了。」 
 
  谎话,通篇的谎话,龙泱嘴角微微冷笑,没有揭穿他。 
 
  周离是大郑翰林院六品编修,此次来新州就是带了郑王嵘蕲要斩杀罪人的圣旨,但是他本身却没有坐在监斩台上,反而穿着白衣服去法场生祭罪人,让人不解。 
 
  那边的追魂炮已经响过三声了,刽子手举起了屠刀。 
 
  周离一直看着地面上,捂住了耳朵。 
 
  龙泱抬头看到了全部的过程。 
 
  此时被杀的人就是被封二王子用反间计构陷的新州守将左箴。 
 
  这个人简直就是封二王子宿命的敌人,有他守在新州,封国西进逐鹿的脚步被一拖再拖。上一场战役是他让自己的父王重伤在身,兵退三百里,让出了十五个城池,还让自己手中最精锐的部队损兵折将,这才让他最终攻破新州之后屠城三日。然而新州在三个月之后又被大郑将军陆风毅攻下,一场拉据战让新州几乎成了不毛之地。 
 
  有新的敌人自然要有新的对策,所以龙泱才走这一趟,也好探探虚实,谁承想,却遇见了永嘉周家的周离。 
 
  周离的底细,还是他刚才躲在监斩台旁边听那些官员窃窃私语得知的。 
 
  他和永嘉周家有私怨。 
 
  周离感觉有人把他的手拉开,让他重新听见外面的声音,还是那个撞掉他食盒的人。 
 
  「好了,已经过去了。」龙泱微笑着说话,「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这些事情都看习惯了。」 
 
  「见笑。」 
 
  周离的神情除了弱之外,也没见尴尬,似乎对于他来说,怕血也不算丢脸的事。 
 
  「男孩子应该强壮一些,如果一见血就害怕,怎么不让人取笑呢?」 
 
  「我是读书人。」 
 
  「那又怎样?」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也是应该,不用那么强壮。」 
 
  龙泱眼皮朝天翻了一下,给了周离一个大大的白眼,很遗憾,周离没有看见。 
 
  忽然龙泱看见周离身上有配剑,其实是一把匕首,是用绳子套着挂在脖子上的,方才站的远,龙泱没有仔细看,可是刚才周离一弯腰低头的时候露出一点剑柄,那是,…… 
 
  大郑岐山神宫的标志。 
 
  雕刻着曼陀罗花,剑柄上面的狼头含着一颗红色宝石。 
 
  很多年的传说了,岐山神宫中供奉着当年文御王开创大郑五百年江山时候用的神兵,有一万多柄长剑,还有若干短剑。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如今放在岐山十丈高台上的『七和』,『子空』还有『坠星』这三柄长剑。这些武器在锻造的时候加入了『燃世』,可以杀人于无形当中,虽然几百年了谁也没有见过,可是龙泱却亲眼在战场上看见左箴麾下的一支队伍使用类似传说中的武器。 
 
  当时幸存下来的人说,只是看见红光,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清醒过来,他周围的人全死了,他只是因为倒在身上的尸体太多侥幸逃过一劫,可是从那之后,他的眼睛瞎了。 
 
  除了左箴之外,岐山神宫的兵器也是龙泱的一个心病。 
 
  如今既然周家的周离拿着神宫匕首,那么这次中原之行,似乎势在必行。 
 
  龙泱不禁自己问自己,怎么会这么凑巧? 
 
  转眼三年过去了,那个时候,雍京被封二王子的骑兵围困,郑王嵘蕲最后只能急召左箴回防。可是,他竟然又是那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并且还说,如今雍京虽然只是一时之困,封国的轻骑终究不能攻破雍京城的,可是现在新州是重中之重,只要他撤出新州,那么整个新州肯定会被封二王子攻破的。 
 
  作为将领,要负责整个战局,因为新州关乎整个大郑江山,所以左箴连拒郑王六道急召,留守新州。 
 
  三年后的今天,周离还能清楚的记得那几日在禁宫微音殿中,郑王嵘蕲摔碎的茶碗,还有发青的脸色。 
 
  郑王甚至对正在草拟第七道诏书的周离喊,「你让他回来,告诉他,我就是他的主君,我就是他的天下,我就是他的大郑江山!」 
 
  「周离,如果有一天我被赶出雍京了之后,你怎么办?」郑王忽然问周离这样一句话。 
 
  周离甚至没有停下手中的狼毫,他毫不犹豫的说,「陛下,那臣跟着您上山落草。我只跟着您。」 
 
  不经意当中,这句话为周离真正开启了锦绣前程。 
 
  而那个时候郑王已经对左箴不满,所以封二王子的反间计可以说事半功倍。 
 
  杀了左箴,郑王有些后悔,周离就替郑王祭了祭左箴,这又让郑王对周离的信任加倍。 
 
  所以在他不到十六岁的时候,就被派到南京翰林院,出任掌院,真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江南午后有一种绵软的热气,浑身睡的都有粘粘的,不是很舒服。 
 
  周离忽然睁开了眼睛,从往日的梦境中回来了,他在卧榻上睡着了,手中还捧着一本书,是《绣榻野史》。 
 
  这种香艳的文字一般人只偷摸看,可是周离书房有一个书橱是放这个的。曾经有言官因为这个参他不检点,不过周离原先只是一笑,后来也只是说了一句『不过雪夜闭门读屏蔽词语而已』,郑王嵘蕲一笑置之,旁人自然也不能再说什么。 
 
  这个时候周桥从外面进来,一看他醒了,就对他说,「大人,需要梳洗一番吗?」 
 
  「等一会,先落落汗。」 
 
  他本来说口渴,不过还没有开口说话,周桥已经端过来茶水,虽然这个人端茶有些笨拙,不如那些可人的侍婢,不过现在周离到也不挑,毕竟在外做官,这里又没有女眷,一切能将就就好。 
 
  其实周桥这个人有些奇怪,经常不说话,就是说话也说了两三句。本来周离的话就不多,周桥只比他更沉默。 
 
  周桥和周离的关系非常特殊。 
 
  三年前周离要来金陵上任,顺便回家的时候发现他的管家三伯正在处置一个年轻人,那个人就是周桥,只不过当时他叫做于桥。 
 
  当时于桥被打的血呼啦查的,看到这个情景,周离被吓的差点背过气去。 
 
  管家三伯说,于桥的娘亲就是当年周家私逃的舞姬芙蓉娘子,这次是因为于桥又想重新投靠周家所以老爷才下令要家法惩治的,这已经是恩典了。 
 
  周离实在受不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惨痛在眼前,他说,「行了,既然都是多少年的旧事,也别计较了。这个人我要了,你们给他找大夫治伤,休息几天随我去金陵。」 
 
  周桥那个时候只是很难受,他并没有昏,他看见周离说了两句话,就走了,可是三伯也没有敢怠慢,连忙按照周离吩咐的去做。 
 
  后来逐渐他知道,周家虽然是周离的父亲周演当家,可是他基本上不管俗事,内府是周离的母亲昊夫人当家,外面的事情其实就是周离做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