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黄袍布衣 作者:罪化/devillived/王十一

字体:[ ]

 01
 
        未正时分,御书房里的博山炉吐出嫋嫋馨香。叶荫深端坐紫檀宝座,向著墀下无声一笑。
 
        “离和光节尚有三日,宁王何必急著把花送来给朕?”
 
        说话时,他的目光落在案前金砖墁地上。
 
        地上放著个马脑花钵,钵里种了植物,却被一幅红绸整个儿覆住,只隐约显露有枝叶葳蕤的意像。
 
        墀下的华服男子亦笑著回禀道:
 
        “臣往年送的芍药,花性由专人调教,确保能在和光节、皇上圣寿那日盛开。然而眼前这株深藏山中二十载,沾有地仙乖僻之气。纵使俗世巧匠,恐亦无法更易花期。古诗云‘天有惜花意’,皇上不妨也做个惜花之人。错时一赏这仙葩盛放的绝色。”
 
        说著,他便上前掀开红绸。满目繁茂的翠绿霎时跃出,孤零中央一抹妃色,便是那稀世罕有的地仙芍药。
 
        这只是一朵单瓣芍药,却精妙得无可思议:花瓣如冰中染血,层层剔透。光自檐下斜照,整朵仿佛一盏沁出血色的玉碗,盛浅浅几丝金蕊,美到惊悸。
 
        绝色当前,叶荫深一时竟看得痴了。半晌之後才颔首叹道:“果真是奇花。”
 
        他对花草实无好恶,对芍药却是特殊。只因二十年前他降生之日,举城芍药盛放。朝野便有人说他是芍药花神下凡。母妃太後很是受用这种传言,便敕书下令每年叶荫深生日时设芍药花会,广征天下奇葩。
 
        宁王叶青鸿见龙颜欣悦,便又提议道:“请皇上为此花赐名。”言毕使了个眼色,案边侍立的太监立刻铺上澄心堂金花笺。
 
        叶荫深略微思忖,白玉似的面上闪过一道红晕,旋即取笔舔了李墨,诗道:
 
        “二十年来藏深山,血凝蹀躞霜不开。婪尾春瘦敷红药,难愈相思与青官。”
 
        末了,又在诗句前题写“将离”二字,方搁笔。
 
        太监躬身将纸笺托到宁王手里,叶青鸿细细读过,赞道:“皇上文才斐然,日有精进。臣已是望尘莫及。”
 
        此刻,叶荫深全副注意都落在叶青鸿身上,听完这番赞美却反倒拧了眉。
 
        方才他已将欲吐露的心思藏在诗句里。原以为亲近如叶青鸿,必能窥见一二。可叶青鸿不知是真不懂或假糊涂,非但不愿捅破那一层窗纸,更用那冬烘的赞美来“和稀泥”,倒显得他唐突而莽撞了。
 
        思及至此,叶荫深便索性把心一横,愠道:“赏花吟诗之事只到今年。过了和光节的元服之仪後,朕便要日日亲政,不得空闲与宁王会面,芍药花会更不必再办。”
 
        听到这一番话,叶青鸿眼里隐约透出疼惜,不由低语道:“皇上不见臣便也罢了,但即是亲政,也该爱惜龙体……”
 
        叶荫深生性温和,耳根绵软。此刻听见这一段体己话,不觉心动神笙,於是缓步走下丹墀,负手来到叶青鸿面前,柔声道:
 
        “听闻朝中有人称朕为诗文皇帝,整日只知吟风花雪月。朕不屑与他们追究。却不希望王兄你与他们类同──只要过了今年同光,朕便能做想做之事。那样的朕,宁王可想认识?”
 
        “只要是皇上本人,臣都想要见识。”
 
        叶青鸿诺了一声,缓缓抬起头来。
 
        他本是先帝与西仑公主所生,五官相较寻常燕国人更为深邃。此时此刻,似乎有更多的话被他收进了深蓝的眼眸里。
 
        叶荫深最见不得他欲言又止的模样,霎时又酡红了俊颜。正欲发话,忽听太监禀报道:“德王与沈妙玄道长,三春门外请求觐见。”
 
      02
 
        叶荫深愣了一愣,方才想起昨日在御花园见到胞弟德王,听他提起一位道士近日在京城游方,精於玄黄,所卜之事无不应验。自己心念一动,随口说了句“竟有此奇人”。
 
        ──却没想到德王便兴冲冲地将人领到宫里来了。
 
        叶青鸿一听德王有事,作势便欲离去。叶荫深忙拉了他的手道:“不急,难得德王要领个有趣的人来,你便与朕一起看看,权作消遣便是。”
 
        说著,便命太监出去领人。
 
        少顷,书房外响起一阵脚步,其间还夹杂著木轮与甬路碾压的声响。叶荫深与叶青鸿对视了一眼,正有些纳闷,便听太监又一声通报,将门推开了。
 
        书房外的彩檐下,德王三呼万岁,在他身边则是一架轮椅,轮椅上坐了个道袍鹤氅的清俊道士,手执拂子打个稽首道:“方外沈妙玄,不良於行,还请皇上海涵。”
 
        叶荫深并不计较这些缛节,更罕於这名道士气质的清濯,当下心生好感,挥手命他们入内。
 
        得了应允,德王自然爽利地一脚迈进门槛;沈妙玄的轮椅後则倏地跃出个双髻的童子,将轮椅抬起,过了半尺高的门槛,又轻轻落回地面。沈妙玄分明是个成人模样,更不用说那轮椅的分量;然那童子却如同拈著一片细羽,令人讶异。
 
        那轮椅由童子推到墀前。及至稳定了,童子退後一步,朝叶荫深倒头叩拜,而後化一缕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御书房内鸦雀无声,连一向自负於见识的叶青鸿都不禁愕然。叶荫深明白此道人端的有些本事,不由主动问道:“不知道长仙乡何处,宝观几重?”
 
        沈妙玄没有立刻回应,反倒大胆地仰头,打量了叶荫深一会儿,方才答道: “贫道大若山上无根子,灵璧穴间有信风。”
 
        叶荫深知道他打的是哑谜,却也能大致听懂:譬如他行踪又如浮萍、信风般飘忽不定。而“大若山”、“灵璧石”更似乎在哪里听过,直勾起了自己某种惆怅的情绪,一时竟惶落了言辞,呆立原地。
 
        叶青鸿无时不刻观察著皇上的动向,便岔开话题道:“大若山,在廖水之东,乃是中土正国的名山,距燕国千里。道长此行迢迢,不知所为何来?”
 
        沈妙玄同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终将目光还回叶荫深身上,道:“此行专为寻找一个有缘人。”
 
        叶荫深方才回过神来:“道长可已寻到了此人?”
 
        沈妙玄忽然一笑,指著阶前的地仙芍药道:“见著此花,便知缘分近了。”
 
        叶荫深奇道:“莫非道长认得此花?”
 
        沈妙玄却摇头:“贫道不认得。只是在来时卜了一卦,说应照北往燕国都城而来,见著‘暮春暖冰花带血’,不久便能找到有缘人。”
 
        他话只说了一半,叶青鸿却蹙了眉道:“什麽冰花带血,如此不吉,此花名为‘将离’,乃是皇上赐名。”
 
        说著,便命太监将方才叶荫深题写的诗句托给他看。
 
        沈妙玄捧著金笺,将诗句略略扫过,未几便笑道:“二十年来藏深山,一朝将离显情真。此为临别遗诗,如何像是一国之君所做?大人莫要诓我。”
 
        此言一出,叶青鸿脸色丕变,而一旁的德王更是惊得满额冷汗,咂舌道:“道长这话未免太过!恁得如此放肆大胆!”
 
        沈妙玄但笑不语,只将目光依旧投诸丹墀之上。
 
        宁、德二王这才注意到皇上面带笑容。
 
        
 
        叶荫深暗自称奇。
 
        自他即位五年,实权一直掌握在生母姜太後与母舅姜聿手中。为求自保,叶荫深唯有将抱负隐藏在诗词风月之下;三日後的同光元服,他以此向过去告别,尽力去做一个适格的君王。
 
        然而此事,连最为亲近的宁王都未必理解,如今却被这个游方道士一语道破,恐怕便是缘分了。
 
        这样想著,他便挥手让叶青鸿冷静,亲自走下丹墀,趋前问道:“道长所言深得我心,不知可否为朕做些占卜?”
 
        沈妙玄亦慨言:“相逢即是有缘,贫道今日便为皇上言无不尽。”
 
        叶荫深大喜,便先求道:“那便先请为朕一卜国运。”
 
         沈妙玄道:“不知皇上以何物相卜。”
 
        叶荫深略一思忖,旋即解下腰间玉佩,托在纸笺上命太监送到轮椅前。
 
        这乃是一块罕有的白底红翡,红处透雕成数朵芍药花形,最上一抹红珠,被巧妙地雕成了烘云托日。
 
        沈妙玄细细端详了一阵子,忽道:“有了。”
 
        说著便指玉佩上的花朵道:“玉上花无叶,乃是王字。王托於方纸笺内,恰如入了城桓,又是国*字。国中之王为花,花王伴日为旺,便是指国中若得一花为王,必主旺盛。”
 
        众人都以为这是一个吉兆,却听德王呆头呆脑地嘟囔道:“皇兄不就是芍药花神降生麽?花皇在此,又要弄个花王来做甚……”
 
        他话未说完,叶青鸿立刻变了脸色,出奇严厉地瞪视道:“这是白底红玉,按道长推算,白玉上有花无叶,本就是一个皇字。又何来王皇之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