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王劫:皇兄,你太坏 作者:洛梦笙

字体:[ ]

 
 
☆、第1话 当朝太子竟然是?!(上)
  冷汗淋漓中的痉挛,惊恐绝望中的颤抖。
  云少殇与其说是被噩梦惊醒的,不如说是被硬生生痛醒的。
  噩梦里是铺天盖地的恐惧。看不清样子的男人,暴力地*插和肆意地羞辱,那让人绝望的凌辱入骨入髓,让人逃不可逃,退无可退,拼了命地挣扎和喊叫,却徒劳无功。云少殇陡然睁大了眼睛,泪水伴随着冷汗汩汩而下。
  尖叫声被一支粗糙的手卡在喉间,一只属于人的手,男人。
  人?!
  男人?!
  这一吓,石破天惊,即将登基的盛天皇朝的新储君云少殇浑身抽搐。
  夜半三更,守卫重重的皇宫大内竟然有人闯了进来,而且将一朝天子玩弄于身下?!
  噗哧噗哧,不绝于耳的- yín -靡声响让从噩梦中痛醒的人慢慢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随着清醒而来的是,后樱处火热的灼痛感和肿胀感,以及,扎入心底的刺痛。云少殇想昏过去,期望一觉醒来,黄嬷嬷会仪态万千地走进来,边为他更衣边提醒他需要注重的礼节,来告诉他,他是即将主宰这万里河山的天子。虽然,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这九五之尊的位置。
  在自己的寝宫被人侵犯和凌辱,让在皇宫一直如履薄冰的云少殇绝望,然而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显然给身后的男人带来了极大的快感,男人粗重地喘息喷在云少殇背上,即使隔着亵衣,依然滚烫得刻骨。
  突然,男人一把将云少殇推倒在床上,一支大手从后绕过腰,粗鲁地抬高了云少殇挺翘的臀。
  “你……要做什么?”如蚊蚋般的声音打着颤儿飘出,全是怯生生的味道。
  男人却没有回答,突兀地拔出自己依然硬梆梆的硬杵。
  “呃!”云少殇短促的一声尖叫,随机被另外一支手捏住了喉咙。
  “你想让整个皇宫都来观摩吗,小家伙?”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那么远,却那么冰冷。
  云少殇一哽,这个声音是?!
  “啧啧啧,小家伙,你这小屁股可真是紧致呢!让我好好看看。”说罢,恶劣地掰开了那粉嘟嘟的臀瓣。
  被发现了……
  被发现了?
  被发现了!!!
  云少殇心跳咚的一声停了,直到,一个湿滑的东西舔上了他的私处。
  不要!
  求求你!!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男人着迷地看着那隐没在股缝里的小小胎记,胖嘟嘟的,形状像一只麒麟。没来由地觉得,可爱。
  脑中轰隆隆作响,云少殇却发不出声音,感觉有什么东西一滴一滴地心口流失,他想抬起手摸摸自己的心,却发现无能为力。
  “呃!”云少殇不可遏制地又一声抽叫,那个滑溜溜的东西竟然探入了他的股间,亵玩着他从未被人造访过的稚嫩。
  哈啊……哈啊……哈啊……
  云少殇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双腿之间稚嫩的欲望竟然因为后樱处的侵犯渐渐挺立起来,一股从未有过的麻爽从后樱处泛开,一点点侵袭上脑子。
  ☆、第2话 当朝太子竟然是?!(中)
  之前被暴力侵犯弄伤的后樱那种扯痛被这酥麻的感觉淡化,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要爆发出来,不自觉地哼出声来,“不……不要”,这一声“不要”,比之刚才,那是大大的不同,抗拒之中带着点撒娇,一种不自觉的诱惑,让身后的男人险些射出来。男人好像很生气,修长的两只手指猛地插进樱穴里,毫不怜惜地往下用力挖弄。
  “啊!啊啊啊啊啊!”云少殇终于承受不住,往后绷紧了脖子,纤细的腰部弯成美丽的弓形,紧紧地闭着漂亮的大眼睛,往第一次的顶峰坠落。
  频繁收缩的樱穴紧紧地咬住那滑溜溜的舌和修长的手指,然而男人并没有给时间让云少殇享受这顶峰的余韵,而是突兀地抽出手指收回舌头,突如其来的撤退让樱穴内部粉红的媚肉往外翻出,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那般- yín -靡。男人低吼一声,猛地卡住云少殇漂亮的腰肢,狠狠地将自己插了进去,并且大幅度地抽撤,那力度和速度都让云少殇承受不住,感觉自己下一刻就会被做坏掉,而崩溃的呼喊全部被不知何时插进嘴里的手指硬生生堵住。
  让我,死了吧。
  这是云少殇昏厥之前最后的想法。
  然而,当云少殇从昏迷中醒过来,噩梦不但没有结束,反而越演越厉。
  “呃……呃啊!”胸前的两颗小巧樱首,早已被粗糙的指尖亵弄得红肿不堪,感觉随时都会渗出血来。
  一切,比梦更不真实。然而,在樱穴处疯狂肆掠的硬杵进进出出,没有丝毫的倦怠。有温热的湿滑液体从腿间流下,渗透了没有被完全褪下的亵裤。云少殇仍然被迫抬高着臀部,以一种万分羞辱的姿势接受凌虐。
  什么时辰了?
  眼前阵阵发黑。
  无所谓了,真的已经无所谓了。
  反正已经被发现了,无论怎样都是死路一条,那就早死早超生。
  云少殇眯起了眼睛,小脑袋再次迷糊起来。
  “宝贝,不要哭,乖乖的。”恶魔般的舌头在云少殇敏感的耳垂殇咬弄,直到让魂游天外的人儿再度把注意力收回来。
  那声音,再次让云少殇恍惚间觉得好熟悉,无来由的心安——这感觉,他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过。
  “容……容……舒刻……是……啊!”用尽了力气,那一句话也没能问得完,云少殇险些被后面粗暴的男人撕裂,在他叫出那个名字后。
  浅冷的笑声顺着耳边侵入心底,引起阵阵颤抖,那声音有那样一股魅惑的沙哑,让云少殇不自觉地沉溺,却又在沉溺中觉得不寒而栗。
  “殇儿,或许,你应该像小时候一样,叫我,容哥哥。你说呢?”感觉男人的笑一定更深了些,因为结尾处有那么一丝戏弄。
  果然,是他啊……
  但很快,心安被僵硬替代,云少殇想到了那个可怕的事实。然而,背后的男人却并没有因为相认,而心软,反而变本加厉地攻城略地。
 
  ☆、第3话 当朝太子竟然是?!(下)
  “我的殇儿,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半夜三更的?”
  粗糙的舌苔继续在小巧玲珑的耳朵上肆虐,不得不说,这具还没有完全发育的身体异常娇嫩。
  “你?知……知道我?!”云少殇一脸的不可置信,猛地转过小脑袋瞪着身后的人,没想幅度太大,给撕裂的伤处雪上加霜,立刻浑身一抖,软在了男人怀里。
  “看不出来我的殇儿这么热情,怎么,殇儿那般想念容哥哥?”说吧,还恶劣地往后一送,扑哧一声尽根没入。
  “可是……”为什么?他一直都被隐藏得很好,整个皇宫,不,整个盛天,除了母后和黄嬷嬷,没有任何人知道。
  愉快的笑声扬起,那张比他走时候更加要人命的小脸就在面前,他走的时候,这小家伙还是一脸的粉雕玉琢,而如今,那粉雕玉琢里藏了满满的羞涩,加上那倾国倾城的一张容颜,不止是男人,这小家伙不知道他此刻的表情足以勾起所有雄兽疯狂的- yín -虐欲望。
  大大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得圆溜溜的,小巧的被玩弄的有些红肿的小嘴微微张着。
  容舒刻克制不住地低吼一声,今晚第六次将自己滚烫灼热的精华射进那销魂的小*里,然后猛地把那纤细的身子整个抱紧在怀里,让虚软的小家伙依靠在他坚实的怀里。
  空旷了那么久的怀抱,终于被填满了。
  “殇儿……”沉重的一声唤,不知为何,让云少殇鼻子发酸,满腔的莫名委屈袭来,让云少殇不自觉地往那宽厚的怀抱里蹭。
  容舒刻失笑地看着怀中不停拱来拱去的小家伙,心底那个念头再一次坚定。
  “殇儿,哥哥走的时候你几岁了?”
  “六岁。”
  “九年了,”容舒刻把头埋进小家伙细嫩的脖颈间,“容哥哥可是从离开开始,就日日夜夜都想着殇儿这里,”一只手早已探了下去,在那红肿撕裂的地方轻轻点了一下,满意地还来怀中人的僵硬,“果然,滋味相当销魂。”
  戏谑的口气,玩弄的大手。
  这个人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清朗剔透的哥哥了,但是身体比思维反应更快,他几乎是无条件地相信着这个人,即使再相逢,这人就把他伤成这般。
  云少殇面红耳赤,心中的那些恐惧和绝望都被容哥哥的气息淡去了。
  父皇的骤然驾崩,母后的强横逼迫,文武百官的不明态度,背负了十五年的惊天秘密——都被身后这个人淡化了。他突然觉得,只要这个人站在他身后,他真的可以,扛起盛天整壁江山。
  心跳的安稳,让云少殇说话也流利起来。“容舒刻……”
  修长的手指压过来,容舒刻挑了挑眉,“像小时候那样叫我。”
  这样说的人,看着那粉嫩嫩又有些肿的小嘴,眼神一闪,就将压在小嘴上的手指探了进去,一番搅弄,直到那大大的眼睛里水濛濛的了,才撤了出来。
  本来因为容舒刻的话而脸红的小家伙,因为容舒刻的举动彻底燃了起来。
  ☆、第4话 初相识(上)
  见小家伙犹豫不决,修长的手毫不客气地忘两腿间的禁地探去。
  云少殇瞪大了眼睛,浑身一震,慌忙伸出嫩滑的小手握住那只做坏的大手,“容哥哥!”
  “我的殇儿!”容舒刻一把抱住了小家伙,畅快地笑开来,朗朗的笑声,劈开了漆黑的夜,让云少殇觉得,未来一片明媚。
  他曾经是这么认为的。
  “容哥哥,我,”云少殇低下了小脑袋,“我是男孩子。”
  “然后?”容舒刻眯起眼睛。
  “不……不可以……”云少殇试图并拢没有力气的双腿。
  “不可以?”容舒刻冷冷笑了,手指进犯刚被他捅破的樱穴。
  “不要!”云少殇抬起了小脑袋,双手抱住容舒刻那只手。
  “你再说一遍不可以?”容舒刻低声道。
  云少殇拼命摇头,突然问,“容哥哥是怎么知道的?”是怎么知道他身为麒麟子的?
  “你五岁的时候来将军府里玩,还记得吗?”
  成功转移了魔王的注意力,云少殇喘了口气,吐了吐舌头,听到容舒刻的问话,偏了偏脑袋,“不记得了。”五岁的事谁会记得啊?
  等等!十年前的事了,也就是说?!
  “你早就知道了?!怎么会?”
  七皇子云少殇,是现在的皇后冉玉霜所出。一出世,就受到先皇的宠爱。先皇素来不喜小孩,却不知为何对这七皇子爱得不得了,因此不顾祖制和文武百官的反对,硬是废了太子改立云少殇为太子,冉玉霜也被封为皇后。
  然而,这太子从小不与人亲,出了皇后和皇后身边的黄嬷嬷,谁都不让碰,也从来不允许宫女太监出入他的寝宫,凡事都由黄嬷嬷亲自打点。太子小小年纪,却不爱笑,也看不出来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第一次露出明显的情绪是在遇到了容舒刻后。
  那天,是容舒刻十五岁的生成,也是他正式接掌凤威将军令,成为第九代凤威将军的好日子。皇上在宫中大摆筵席。云少殇随母后出息。那个时候,刚刚十五岁的容舒刻,已足够凛然霸气,皇上御赐盛天皇令,准其可以随意出入皇宫。席后是歌舞盛宴,本来就头晕的云少殇觉得小脑袋昏昏然,向父皇敬了酒后,趁母后不注意就偷偷跑了出来透气,却被大皇子和几个皇姐堵在了御花园的假山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