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师长受+番外 作者:西西子

字体:[ ]

 
 
【7-22】文中出场人物
 
易无忧【泷紫薇】:咳咳,无忧身份有点复杂。前世是天界三太子,现在是天朝国师,真正身份是天朝皇室遗留在民间【不如说是为了活命不得已被抛弃==|||】的长皇子。至于那些什么天朝第一美人,摄政王男宠等等乱七八糟的咱就不说了,大家心知肚明。
 
    原辰钰:哇!颐王殿下,噢,现在是皇帝哟。就是无忧口中卑鄙无耻下`流的昏君,他就是正牌别扭攻,好吧,我承认说成妖孽攻更合适==|||
 
    重华:黄泉之主,谁能比他更痴情。【握拳】放心吧,葱花,西子为你做主,两千年后泷紫薇是你的,谁也抢不走,就这样。
 
    堇煜:狐族太子,这狐狸精可是爱惨了无忧呐,哎呀,没办法。虽然跟辰麟有点暧昧,不过……
 
    原辰麟:小皇帝【虽然过期了==|||】是无忧同父同母的亲弟弟,有恋兄情结,很可爱哟^^
 
    上上:狐族左圣使,额,他对无忧有种很特殊的感情,如果你们硬要理解成暧昧的话,其实也可以。
 
    下下:狐族右圣使,不用我多说了,字面意思,和上上在一起他就是下面的==|||
 
    风满城:雪月阁左护法,这孩子可喜欢无忧了,当然他不知道花花喜欢他,谁让花花老是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粗神经的风风怎么会知道==|||
 
    花满树:雪月阁右护法,咳咳,他就是专门为风风递手帕的,别看他那样,这小子是绝对的腹黑攻。
 
    柳凝颐:颐太妃,这个嘛,就是大家都想除之而后快的歹毒女人,估计很多人想把她先女干后杀再女干再杀==|||
 
    筱凤:凤凰仙姬,这女人其实不算坏人,真正的坏女人是颐太妃。至于筱凤为什么留在人间,额,就是看上了被毁容的柳凝燕,也就是颐太妃她姐姐,这一对的关系偶8解释啊8解释==|||
 
    子静:咳,说白了就是专门伺候无忧吃喝拉撒的,可怜的孩子,经常要大半夜爬起来给无忧拾被子,偷偷告诉你们哟,他好几次看着无忧的睡相流口水,嘘!不要告诉然蝶。
 
    然蝶:她啊,厨艺和武艺都是一等一的哟,很爱哭也很怕皇上【当然不是真的怕他,然蝶只听小皇帝的命令】表面上是国师府里一名普通侍女,实际上是皇后留下来保护小皇帝的四死士之一。还有,她和子静有女干`情。
 
    绿萝【云卷】:这孩子,为了无忧什么都肯,让人心疼……
 
    唐灵:这个就是传说中的腐女了,经常吃无忧豆腐,一边嘲笑无忧是下面的一边诱导无忧反攻,当然了,无忧那没出息的,硬是没一次成功。
 
    苏染指:痴情的红莲精啊,可怜的孩子。
 
    安沐晨:堇甸大皇子,是从苏染指那儿无意中看到无忧的画像,然后……一见钟情==|||
 
    曼珠沙华:一体同根,双生彼岸,长生狱守护花神。曼珠爱慕重华,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咳!
 
    影一:影卫首领,在文中他是个反派,其实也不完全是,咳!
 
    影二:额,现在是皇帝近身侍卫队的队长,他什么都负责,包括皇上和无忧H完之后准备洗澡水,当然了,影一以前也做过==|||
 
    无虑:无忧的师弟,有爱的师弟啊。
 
 
 
 
第1章 无忧上树,颐王上无忧
 
“嗯,往左一点,嗯嗯,再下一点,啊----痛!”
 
    “大人,您忍着点。”
 
    “啊啊啊!出人命了,呜呜呜,痛死我了。”
 
    子静又加大力道往我腰上一按,轻声说:“大人,不用力的话淤血散不开。”
 
    子静话刚落下,然蝶就在一旁加了句,“大人,您都老大不小了,还这么怕痛,也不怕被别人笑话了去。”
 
    我转头,哀怨地瞪她一眼,“这跟年龄有什么关系?你往唐笙那老不死的身上擦个竹棍,你看他痛不痛。”
 
    然蝶一听这话就乐了,捂着嘴闷闷地笑,眼睛眯成一条线,“大人,您怎么老爱拿唐相说事。”
 
    哼!因为他老来唠叨我。
 
    “啊!”我痛叫一声,“子静,你轻点。”
 
    “大人,您还真没出息。”
 
    我气得差点没跳起来,“你们你们,一个个的没大没小。”
 
    子静又用力按了一下,“大人,别乱动。”
 
    哼!我把头闷枕头里,不说话。等我伤好了,定要好好整治他们。
 
    吱呀!
 
    门被推开。
 
    然后是子静和然蝶略显慌张的声音,“参见颐王。”
 
    我愣了一下,用手按住腰部刚想起身,却被一只手按住,颐王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们出去吧。”
 
    “是。”门关上了。
 
    腰被按住,我不能翻身,只能趴着,“颐王来了怎么也不让下人通报一声。”
 
    颐王轻轻揉了揉我的腰,“我要先让人通报的话,就不能知道你受伤了。”
 
    睁着眼睛说瞎话,都不知道往我府上安插了多少内线。
 
    我装着楞一下,说道:“也没什么,无忧皮糙肉厚,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
 
    “啊!”我眼泪差点飙出来。
 
    “你看,明明细皮嫩肉的,还最怕痛,逞什么能。”颐王口气淡淡的,“怎么就从树上摔下来了,没人看着你吗?”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上个树还得人看着不成。额,还真的有人看着,不过今天我要说出那人的名字,估计他等会就活不成了。
 
    “没有,我自己跑去上树的,大伙都忙着准备晚膳呢,没人注意到我。”
 
    “噢?”颐王把脸低了下来,靠在我耳边上,“无忧上树了啊,那是不是该本王上你了?”
 
    我差点噎到,脸一下就烧起来,“那个,无忧今天身子不爽利,还是改日吧。”
 
    颐王捏住我的下巴,蛮横地转过我的身子,阴阴地冒出一句:“本王说过,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只有点头的份,莫不是忘了?国师大人。”
 
    我突然想笑,可我不敢。
 
    我静静垂下眼,“无忧遵命。”
 
    捏在下巴上的力道猛地又加重了,颐王愤然道:“遵命?明明看着就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你遵的什么命。”
 
    我忍住皱眉的冲动,仍是用恭敬的口吻说着:“只要是颐王的命令,无忧定当遵从。”
 
    “哼!”颐王似乎更不满意了,狠狠将我甩开,咬着牙道:“好,好,遵命是吧,将衣服脱了。”
 
    我坐起身,毫不犹豫地扯开衣带,三两下将衣服剥了个精光。
 
    刚抬眼对上颐王的眼睛,却见他双目赤红,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你就这么贱。”
 
    我捂住脸,我就是贱,这还不是你调教出来的。
 
    我往前挪了挪,将身子往颐王身上靠,“无忧是贱,请颐王上我吧。”
 
    颐王抓住我的头发狠狠往后一扯,我痛得红了眼眶。
 
    听他咆哮着:“好,这么喜欢被我上是吧?那本王可就不客气了。”
 
    狠狠将我往床上一摔,一把扯下裤子,用力分开我的双-腿,然后就那样冲了进来。
 
    呃!
 
    硬生生压下冲口而出的痛喊声,我将双-腿紧紧缠上颐王的腰,努力做出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颐王来了气,狠命地顶撞了几下,我只觉得身体似被活生生撕裂开来,终是忍不住皱起了眉。
 
    “哼!明明痛得要死,却偏偏做出这幅模样,易无忧,你什么时候才能对本王诚实一点。”
 
    我死死咬住唇,默不作声。
 
    笑话,我要真对你诚实说了真话,那还不被你千刀万剐了。
 
    因为我恨你,我要的是你的命。
 
    见我不回话,颐王更狠了,使起劲来往里撞,似恨不得就这样将我做死在床上。不过,我想他还会给我留半条命的,要不以后谁给他这样玩。
 
    神智开始模糊了,嘴一松,呻-吟声就不断冒了出来。
 
    脑子里一声音不断提醒着,别晕别晕,还没到时候,要真晕了明天又有得苦吃了。
 
    我也不想晕啊,可要等到颐王高-潮那可比登天还难,人家是神人啊,你能将他当一般人吗?
 
    我,我真的不行了,黑暗之神在召唤我了,颐王,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了。
 
    于是,眼一黑,我晕了。
 
    ******
 
    挣扎着从黑暗中醒来,满世界都是一个字,痛!
 
    痛!痛!痛!痛!痛!
 
    我抱着被子,小心翼翼地侧过身,呜呜,我要死了,痛死我了。
 
    门推开来,子静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担忧,“大人,您醒了,还好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