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丑皇(出书版)+番外 作者:易人北

字体:[ ]

 
 
 
 
 
   《丑皇(出书版)》作者:易人北
 
    文案:上部。
 
    再能干的人也抵不过天灾人祸,幻想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张平,就在他爹差点准备出去打家劫舍之前,他自愿阉割进宫当个太监。
    一个皇子怎麽会瘦得跟骷髅一样,这是张平对皇甫桀的第一印象。
    看著给一个无品太监下跪的皇子,和体无完肤的伤痕,张平眼都红了──我草 你祖宗十八代!
    不就是比人丑了点、怪了点吗?
    怎麽著,丑人就不是人啦! 哼,我张平决定了,我要在这皇宫中培养出一个天下第二!
   
 
    文案:中部:
 
    宫中和朝中情势风起云涌。
    张平用著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替皇甫桀树立起一块挡箭牌,
    他成了皇甫桀的宝贝侍奴──侍仆加床奴。
    一主一仆明明身怀绝学却只能装龟孙,郁闷之下,皇甫桀憋不住会干两件事:杀人和睡他;张平憋不住也会干两件事:
    练武和听人墙角。看著这个性格有点扭曲的少年,张平想跟他说:不如……
    就好好做个武功天下第二的平安王爷吧?
    他也不在意是否能做一个天下最嚣张的宦官了……
    
    文案:下部:
 
    为大亚守护了边境的皇甫桀,被称其为「魔帅」,留在京城对张平代表了什麽?
    一、他别指望跟高手过招;
    二、他直接躺床上安度晚年好了。
    如果皇甫桀的目标不是成为皇帝,他不留在皇甫桀身边,那毫无疑问的,他家王爷一定会成为一代魔头,而且是最变态的那种!
    看来他对天下苍生也并不是没有贡献嘛。
    如果知道救他们的是一个太监的屁股,
    那天下的老百姓会是什麽反应?
    丑皇番外篇——张公公生病了
 
 
    
    序章
    
    张平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天才。
    什么方面的天才?
    当然是武学上。
    半岁,他就能伸脚把周围所有看不顺眼的东西踢下床,虽然被踢的大多数是那床从他大哥、二哥、大姐一直盖到他的红色小棉被。
    一岁,他就能挥拳揍人,揍得他爹每次抱他都要困住他两只手,不过没关系,他还有两只脚。
    两岁,他不小心把他们家下蛋的母鸡扔到水缸里,为此他学习古人砸缸救鸡,不过别人是用石头砸,他把家里的擀面杖拖出来当大刀对着水缸一个劲砍。
    最后据说水缸真的被他砍出了一个口子,也因为他砍缸的声音太响,惊动了在里屋带孩子的大姐,然后出来捞出那只已经淹死的母鸡,顺便救了那口水缸。后来他们家的水缸就一直缺了一个口子。
    三岁,他追得他们家狼狗大旺满院跑。后来大旺生气了,差点没把他的小雀儿咬掉。他一气一吓,一拳砸在了大旺鼻子上。从此大旺看见他就夹着尾巴躲老远。
    五岁,他就能上房揭瓦了。虽然目的是为了帮助他爹和大哥补屋顶,但其结果是被他大哥一脚踹了下来。
    六岁时据说他做了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他一棒子打昏了想要拐卖他的老拐子,自己跑了回来。顺便还带回了被拐卖的其它村的两个小孩。这件事据说连县令都被惊动,特地到他家来看了他,还摸了摸他的头,说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以上都是他爹娘告诉他的。因为七岁前的事情他记得不是很清楚。
    也许别的小孩对七岁到十二岁之间的记忆也是模糊的,但他不,他早就说过他是天才,天才的记忆力当然比别人好。
    七岁,他把村中一个叫二牛比他大了三岁的孩子揍得脸上挂着鼻血、哭着跑回家喊娘。然后二牛他娘就带着二牛找他算帐,结果他被他娘揍了屁股,说他以武犯禁。
    就是这么一句「以武犯禁」,让他终于明白他跟其它小孩是不一样的。他,其实是武林高手。
    从此张平再也不肯轻易对同村的小孩们出手。当然每次帮他几个弟弟出头不算。
    之后张平就一心习武,家传的那点武学对他来说已经渐渐不够。
    后来他在他爹的衣箱底下找到一个蓝布小包裹,打开一看!
    那是一本残破的武功秘笈。
    没错,就是武功秘笈。张平凭借自己对武学的敏感度,翻了几页就判断出这是一本可以练就绝世武功的秘笈。但问题是这本秘笈不全,残损的地方竟有大半。怪不得他爹只能一直收着它了。
    不过张平是谁,他可是武学上的天才。不管是不是他自封的,但他对武学的敏感度确实比家中任何一人都强。所以他决定自己来研究出残损的部分。
    就在他研究来研究去,眼看着就要悟出什么时,家里出大事了。
    说起来他们张家在方鼎村里还算殷实户,虽说孩子多了点。
    他娘能生养,养了六子一女。除了早早嫁人的大姐,和成家后另立家业的二哥,全家人加起来,包括大哥婚后生养的两个孩子,还有爷爷奶奶,一共十二口人。
    他排行老三,今年十五岁。老四十二岁,剩下的弟弟们更小,一个八岁,一个才两岁。
    他们家人口虽多,但他娘是个心胸开阔的人,他大哥娶的妻子也是个勤奋持家不计较的,他奶奶虽有点小脾气,但斗不过他娘每次笑脸相迎,一家四代挤在一栋屋子里,倒也和和乐乐。
    可凡事没有个一万,再能干的人也抵不过天灾人祸,两年旱灾一年虫,原本自给自足的小村子硬是被折磨的没有一点生气。
    除了嫁出去的大姐不要他们烦心以外,独立成家的二哥一家,包括他岳丈家,都得靠他们一家接济。就这样挺了两年,怎么也挺不过去了。
    他家男丁是多,可能出外干活的男丁少。偏偏这时节大嫂的肚子又大了起来,这下他爹他娘想不犯愁都不行。
    眼看着连怀孕的嫂子也饿得站不住脚跟,他爹终于一咬牙,合计着卖个孩子出去解困。
    张平知道家里这两年难,可没想到会难到这种程度。问他爹,你要卖哪一个?
    他爹看来看去,看得两眼泪汪汪。
    看这个,含着手指叫他爹。舍不得啊!
    看那个,饿得在啃自己的脚后跟。你说这小娃娃怎么就这么柔软,能把脚举到眼前也不累呢?越看越可爱,舍不得啊!
    小的舍不得,那大的呢?看向老四,他就这么一个称得上聪明伶俐的儿子,卖了他,将来谁来帮家里光宗耀祖?
    最后看向眼前这个。不行,这孩子已经是除了他大哥外的家里一把手,又懂事,又会疼人,除了愣了点、脑子一根筋外,把他卖了哪能舍得?
    左看右看,看得他爹一屁股坐到门坎上,都是自己的心尖子肉,哪个都舍不得啊。
    于是他大哥开口了,说不如把他儿女卖一个出去。
    大嫂没吭声,可是眼睛红红的,想必夫妻俩之间已经先沟通了一回。
    他爹还在考虑,儿子舍不得,孙子孙女更舍不得。
    怎么办?
    就在他爹差点准备出去打家劫舍之前,村里来了几个人,说是来问可有愿意去宫里当差的。年龄从八岁到十八岁间都成,只要身体健康不识字的男娃就可以。说如果被选上,将有四十两的安家银可拿。
    问去宫里干什么,说是去当太监。顿时就有不少想要卖孩子的缩回了头。
    张平抓抓头皮,算了,爹你也别愁了。不就是割小雀儿嘛,想当年他要是被大旺给咬着了,现在连阉割都不用。反正他们张家儿子多,根本不怕断子绝孙,去做太监好像也没啥。
    况且还有四十两的安家银。四十两啊!那得多大一笔钱哪。而且听说到宫里做事还有月银拿,做得好就算不能光宗耀祖,也能弄个温饱,说不定还能接济家里呢。
    越想越是个活路,张平便跑去报名。买办的把村长叫来详细问了他家情况,最后重点问了张平是个怎样的人。
    村长见是张平,嘴唇抖了抖就说了一句话:这孩子是个好孩子,敬老爱幼,肯吃苦又有恒心,就是时不时地会犯点愣,有时想事情不会考虑太多。
    买办一听,这可是个做太监的好苗子啊!太监的脑子要那么多弯弯绕绕干什么?做主上的不就是想要一个听话老实又吃苦耐劳的嘛。愣点也没关系,多打几顿就能把该记住的都记住了。
    买办的人觉得张平没问题后,又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才道:四十两安家银,给你二十两。剩下的作为孝敬。如果你同意,就在这上面画押。
    买办的人根本不怕他不同意,这地块偏僻贫穷的村子多的是。你不想送孩子进宫,有的是人想。还有人特地把孩子阉割好送到皇城塞银子让弄进宫的呢!
    何况他们是宫里内宫司出来的,跟外面的人牙子不同,选上的孩子可以在宫里做阉割,而不需要自己动手或特别花银子找人做。就算熬不过阉割那一关,安家银子一样给。要是自己弄,死了也是白搭。
    张平问在宫里普通小太监可以拿多少月银。对方答每月二两银还有一斛米,一年算下来比九品文官还多。可对方没有告诉张平,小太监的月银往往大半要用来孝敬上级,两、三年之内别指望能存下一分银子。
    可张平那时并不知道这个内幕,想想这营生不错,还管吃管住,又不想让有旧伤在身的老爹真的冒险出去打家劫舍,便沾了红泥按了拇指印。
    村长想去通知他爹娘都来不及,眼睁睁就看着他把指印给捺上了。
    他以为太监是干什么的?这孩子怎地就这么愣呢?
    他爹他娘看他拿回二十两现银,听他把缘由一说,当时就傻了。
    
    第一章
    
    一声惊雷在天际炸响。随即,一道又一道电蛇强行撕裂黑暗的天空,每撕裂一道就会伴随着一阵炸耳的霹雳。
    天空中似乎有什么在翻滚,黑隆隆的一团一次又一次撞击,瓢泼大雨瞬间席卷整个世界。豆大的雨点密集地砸在瓦檐、地面上,「哗哗哗」的豪雨声几乎掩盖了华丽宫檐下的惨叫。
    「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生出来?」身着明黄的九五至尊在御书房中走来走去,带着焦急质问身边女官。
    「启禀皇上,妇人生子皆是如此,更何况身怀龙子的贤妃娘娘。皇上还请安心,神佛在上,必会保佑龙子及贤妃娘娘平安。」女官连忙跪在地上回答。
    其它人见之,也一起跪伏在地,口称:「神佛在上,必会保佑龙子及贤妃娘娘平安。」
    「够了!」
    就在胜帝准备发怒的当口。
    「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