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手到擒来 作者:贼小猫

字体:[ ]

 
 
  手到擒来(张青衣X姬子婴)魔教系列
  作者:贼小猫
1
 
1、第一章 仙人下凡 ... 
 
 
  皇家内院,大气磅礴,金雕细琢,数不尽的奇珍异宝,珍禽异草。是个人人鲜艳的好地方,自然也就吸引着眼前这么一群人。
  说不出他们是什么来历,长相各有千秋,身上的衣着分不清是哪个地方的产物。而手上的兵器也是奇怪的很,仔细瞧瞧,竟是些寻常之物。羽毛扇、长剑、萧、算盘、大毛笔、铁锤……还有人拿着不知是什么兵器的兵器,怪异的圈圈链链,绳绳锁锁。真要形容一下,倒有些像天界的各路仙家下入凡间。
  可再看这一群人的举止,毫无仙家之态。男男女女,看似鬼鬼祟祟,无声无息,却又大摇大摆,身形嚣张。重重精兵把守的皇家内院,又好似入了无人之境一般,任由他们在其穿梭自如。
  
  “我是你的兄长,长幼有序,我说什么你就要听什么!明白吗?”七、八岁大的娃娃还未成人,口气已经老气横秋。
  “哦。”低低地应了一声,仿佛夏日蚊虫嗡嗡,闹的人心痒。
  “大声点!”大娃娃对着面前三、四岁的小娃娃指着眉心,不耐地放声一吼。
  “明白了!”小娃娃粉扑扑的小脸,像是这冬日里泛着白嫰嫩热气的香肉。
  “好!那你现在就给我蹲在这棵树下。”大娃娃面似冠玉,满意地在心内一笑,脸上却依旧一派装模作样,指了指身旁的一棵老树。
  老树长得高,长得壮,粗粗的胸杆需得要两、三个成人放可环抱。
  小娃娃眼珠子转了一转,看着兄长凶神恶煞的脸,怯生生的走上几步,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蹲在了树下,一双小手交握在腿膝上。
  “转过脸去,靠着树。”大娃娃抬手一指,描画了一个圈。
  小娃娃依言转了个身,身后的大娃娃看他照做,满意地露出邪气的笑脸。走上前,两手攀附上小娃娃的双肩,一条腿跨上被小棉袄包裹的软软肩背,奋力地往上使劲蹬腿。
  “你可给我蹲好了,要是我摔下来,晚膳的莲蓉酥我一个也不给你吃!”说着攀着肩的手往上攀着树身,身子慢慢地直立起来,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小娃娃娇嫩的双肩上。
  “哎——!哎呦——!”
  “哎呦——!”
  小娃娃毕竟人小力落,那里吃的消大娃娃的重量,身子一晃,两人重重地摘倒在了地上。而摔的最重最痛的自然是那个站得最高,最直的大娃娃。
  “我……我……”小娃娃见面前的大娃娃摔痛得龇牙咧嘴,支支吾吾的话也说不清楚。突地又想起刚才皇兄的话,晚上的莲蓉酥恐怕是吃不到了,一想至此,哇哇的先大哭了起来。
  “笨蛋!”小娃娃的哭声让摔痛得大娃娃回过了神,“不许哭!等会儿娘亲又要责罚我了!”
  “可……可……”小娃娃抽抽啼啼,鼻涕眼泪满脸一把,好不伤心。
  “好啦!好啦!晚上的莲蓉酥都给你!”不亏是兄长,气度不凡!但,小娃娃的哭声才是让他这位兄长最头痛的事。不过,他定然不会把自己这个弱点告诉小娃娃,否则日后他欺负起来就难了。
  小娃娃立刻收了哭声,眼睛里闪着水光,似乎有些不相信地道:“真的?”
  “是啦!是啦!快点扶我起来!”大娃娃不耐烦地又是一顿催促。
  小娃娃站起身,拍了拍圆滚滚的屁股,伸手扶着大娃娃的一只胳膊,将人拉了起来。
  “哎呦——!我的屁股!”站起身扯动了伤处,大娃娃痛地直呼起来,愤恨地低低咒骂了几句小娃娃听不懂的话。
  
  小娃娃扶着大娃娃一瘸一拐的穿过御花园,路上碰到路过的太监宫女,大娃娃立刻直起身,小娃娃立刻配合的甩开手。两个人站在原地腰杆挺得笔挺笔挺,雄赳赳气昂昂。一个说:“起来吧!”一个学着身旁兄长,有模有样地恩恩点头。
  二人终于一路坚持走到了寝宫,大娃娃挥了挥手,让小娃娃先回自己的寝殿,晚间再来。临走不忘恶狠狠地叮嘱几句不许把今天的事泄露出去,否则以后再不同他玩耍。
  
  小娃娃离开了兄长的寝宫,远远被大娃娃呵斥站在寝宫外候着的宫人,快步跟上。
  小娃娃百无聊赖地回了自己的寝宫,说要睡午觉,宫人立刻上前小心地伺候。
  一上午,跟着皇兄在御花园里疯玩,躺在床上,小娃娃的眼皮一点点的往下磕。
  唧唧啾啾——!
  耳尖的小娃娃,睁开了快要闭上的眼,却见身旁的宫人立刻上前问:“怎么了?小主子?”
  小娃娃眼珠子一转,道:“我想一个人睡。你先下去,不用伺候,醒了我自会唤你。”
  宫人放下层层帐帘,拱了拱手,退身而出。
  见宫人离开,小娃娃滴溜一下,掀开被褥,爬下床去。
  眼前雕花的木椅,一只绒毛灰色小团,缩在一根椅腿旁。
  小娃娃蹑手蹑脚地靠近,蹲□,屏住呼吸,一只手慢慢地往那毛茸茸地物体伸去。
  “别碰——!”一条细细绳索如同一根细棍拍打开小娃娃伸出的手,同时一把拂尘卷起那只卷缩在地的毛团。
  “哈哈哈哈哈——!碰了它可会咬断你的手指!”
  小娃娃因刚才那一惊一乍,向后摔倒在地,只见眼前说话的是个白衣道袍的老者,手持一把拂尘,那只毛团此刻正在他的左手掌心内。
  “这小东西尽跑到此处,让我好找!”说话的是个四十上下的女人,一身七彩异装,右手的腕骨缠着一条细长的绳索。“还不给我过来!”
  一声厉喝,小灰团微微抬起两只小尖耳,一眨眼,已跃至女人的肩侧。
  还坐在地上的小娃娃,看着面前突然出现在自己寝宫的两人,滴流圆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闪动着。
  女人抬步走向坐在地上望着他们的小娃娃,面露微笑,“小弟弟,我扶你起来好不好?”
  却不想小娃娃咕噜一下自己站了起来,“它是只什么?”指着女人肩上依旧缩成一团的小灰球道。
  “哦!一只小猫。”女人道。
  “猫?”小娃娃脸露不解,歪着小脑袋疑惑地看着:“什么东西?”
  “中原见不到的东西,番邦来的。”面前的小娃娃闻言,眼中闪出更多好奇,女人继续耐心解释道:“平日里被我宠坏了,遇到生人就咬。”
  “我能摸摸吗?”
  “你不怕它咬你?”
  “不怕!”小娃娃摆正头,嘴里鼓着气道。
  女人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侧转头对着攀附在自己肩上的小灰团说了几句番邦语。小娃娃眼前顿时一亮,只见小灰团中探出一双水汪汪的小眼睛,两只耳朵微微抬起,看着眼前正盯着自己的人。
  嘴上是说着不怕,可小娃娃伸出去的手还是有些犹豫,一点一点靠近眼前的小灰球。当摸上那柔柔的毛发,小娃娃的胆子才算正的大了起来,不过也只是用自己的手指轻轻顺着皮毛,不敢动静太大。
  “你们在这里作何?可是有发现什么宝贝?!”
  小娃娃抚摸着小灰球兴致正浓,却见眼前花花绿绿的一晃,再抬眼,身边尽然多了五、六个同样奇怪装束的人。小娃娃跟着惊地一愣,停了手里的动作,依旧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左看右看。
  “轻点!”七彩异装的女人站起声,怒瞪了刚才大叫闯入的人。
  只见那人身形状硕,如同一只巨大棕熊,两手各握一把铁锤,似有千斤之重。
  “不妨事,都被我点了昏穴。”一个蓝衣书生模样的人手持一把铁扇,站了出来替大棕熊解围。
  “你们是神仙吗?”雅稚的童声突地响起,让刚刚进入皇子寝宫的人群这才发现身边还多了个小娃娃。
  “想必他就是姬衍的二儿子吧。”另一个身着一件青衫,同刚才的书生长的一摸一样的人,毫不避讳地将当今圣上的名讳叫出。随后低□,柔声道:“小弟弟,你叫什么?”
  “子婴。”小娃娃回答完,再次重复刚才的话道:“你们是神仙吗?”
  “是!我们是神仙!”大棕熊将铁锤举与胸前,瞪了瞪自己脸上的两根翘胡,装成天兵天将的样子。
  “那女人生的娃不知在哪儿个殿里,倒想看看!这皇宫大的我老腿都快跑断了。”
  “定是跟她一般嚣张跋涉!不懂礼数!”
  “没想到姬衍还能生出这么个标致的小家伙,不如我收了带回去做徒弟!”
  “你别想了,说不定他就是将来的皇帝!”
  “我就想不明白了,堂堂一个魔教教主,怎么就看上榆木脑袋的姬衍了?你们说,找个做皇帝的有什么好?整天处理忙不完的朝政,还要与什么什么三千佳丽共事一夫,这女人铁定是真成魔了!”
  一群人在小子婴的寝宫里,叽叽喳喳地热烈讨论起来。
  “神仙你们来我这里做什么?是来带我去玩的吗?”一旁站着看着众人的小子婴感觉自己被忽视,猛地抬高音量,虽然按他的教养声音依旧不算太大。满意地让众人的目光再次投注到自己身上,眼睛里闪着期待,把面前的异人逐个逐个又打量了一遍。
  “对!我们就是来带你去玩的。”头戴斗笠,长长的白胡拖至地上,一个老翁模样的人上前拍了拍小子婴的脑袋瓜子。
  
  烛火通明的皇宫密室里,平日里安静的像个墓室,此刻却人声鼎沸。
  “哇!这皇宫还真如外头说的,有这么多宝贝!”大棕熊抓起三颗硕大的夜明珠,玩起了杂耍。
  “你小心点!别摔坏了东西!!!”七彩异装的女人皱眉训斥,却又往另一侧看去。
  “你说这些东西,给姬衍那小子要用上多少辈子啊!”大棕熊轮转着手里的三颗球,感叹道。
  “人家是用来治国安邦的!”
  “咦?!这块玉如意还是当年我送给那丫头的大婚之礼呢!竟然被放在了此处,真是不会惜物,也不知道给自己留着点,等厌了那姬衍,玩腻了皇宫,也好带走。”一身灰衣尼姑打扮的女人,拿起面前的一柄玉如意,不满地摇了摇头。
  “女人嫁了男人,自然是向着自家男人喽!”白胡子老翁抚着自己一把白胡,笑着道。
  站在众人之中的小子婴,看着面前一群人在这密室之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乱蹦。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带到了哪里,只知眼前的诸多东西亮着金光银光,就像自己的额娘头上手上脖子上带的一样。其它更是第一次见,连名字也叫不出。
  “来来来!子婴带上这个!”
  “这件好!这件漂亮!子婴过来!带这个好看!”
  小子婴只觉得自己脖子上越来越沉,叮叮当当地挂了一堆东西,直晃的两眼冒金星,脑袋里晕晕乎乎不知所以。
  不过此刻小小的他,当然并不知道眼前的这堆闪闪发光的东西究竟是这群异人口中说的如何如何金贵如何如何稀罕。只因在他眼前,这群从天而降的“仙人们”口中一边感叹,一边把面前的宝贝当成玩具来戏耍。直到几年后他略微长大,明晓事理,再回忆起这次的奇遇,才方知自己是被一群隐藏与江湖暗处的异人,带到自家的宝库里了。
  再等到多少年之后,他登基称帝,拿着这群异人走后留下的宝库机关改良详图,重新对这里做了修善。至于为什么他没有在登基前,就将此事以及图纸交给如今的皇帝姬衍,则因这是他与这群异人之间共同保守的小秘密,发誓对外人决口不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