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枝红杏入墙来(出书版)作者:黑白剑妖

字体:[ ]

 
 
    序/本书列为限制级
 
  敬告在前,本书内容含有较大量的*爱场景与露骨描写,未满十八岁请勿观看,不喜此类型文章的朋友也请斟酌慎入。
 
  关于「陌上开花」古代系列文的背景设定,有几点于此先行说明:
 
  一、时代:大绍王朝乃架空于中国古时某个莫名其妙的朝代,大约唐后清前,统称——
 
  「中国古代」。(喂!)
 
  二、国家:请参考中国古代的帝国版图,统称同上。
 
  三、官制:参考取材自中国各朝代的官制,统称同上。
 
  四、文化:参考取材自中国古时习俗及语言,统称同上。
 
  有讲跟没讲一样的说明到此结束,总而言之,不需要太过计较历史文化阿里不达什么的正确与否,如有任何疑惑不明之处,敬请参考说明事项之「统称」,那就是所有问题的最终答案。(喂喂!)
 
  最后,请轻松阅读,希望本文能带给您愉快的心情,十分感谢。
 
 
 
 
 
  与你相遇,是我今生最大的失算,也是这辈子最美丽的错误。
 
  目次
 
  序
 
  第一回 墙东一树红如锦
 
  第二回 红杏枝头春意闹
 
  第三回 一陂春水绕花身
 
  第四回 十日忙杀游春车
 
  第五回 一枝红杏入墙来
 
  第六回 杏花墙外一枝横
 
  第七回 独照影时临水畔
 
  版权页
 
 
 
 
 
  第一回 墙东一树红如锦
 
  大绍德治十四年,二河省汾临县,时值初秋。
 
  柳家七少爷柳寄悠踏过刚刚掉落的黄叶,步伐悠闲,边走边与街坊邻居亲切招呼,与人一团和气。
 
  「柳少爷,又要去李家书肆啦!」
 
  「嗳,这个月的新书应该送来了,去瞧瞧。」
 
  「柳少爷,刚出炉的烘糕,您要不要尝一块?」
 
  「谢谢,烘糕果然刚出炉的最好吃。」
 
  「柳少爷,昨儿个咱家送去了几条大鲫鱼,可鲜不?」
 
  「鲜,近日要再捕到大鲫鱼,都送我们家吧。」
 
  眼下街市的叫卖声掺和着柳少爷柳少爷的,可见这位柳七少的人缘非常不错。
 
  要讲这柳寄悠,必得先说汾临县的柳家,柳家拥有良田数百亩,以种植及买卖米粮发家致富,在当地是地主殷富,亦是乐善好施的大善户,济苦怜贫铺桥造路,深得百姓喜爱。不过不光因为他家有钱又慷慨,才使得他的人缘好,他本身确实是个可喜的年轻人。
 
  他身为么子,上头有一兄五姊,加之柳老爷老来得此子,柳家人个个将他当成心肝宝贝来疼。
 
  生于大富之家养尊处优,自然掩不住养出来的富家贵气,且集三千宠爱于一身,随心所欲的任性难免有一点,然而柳老爷教导儿女要贫而无谄,富而无骄,因此他没长成一个纨绔子弟,基本脾性是温文谦和的,未有富家子弟常有的嚣张傲慢。
 
  履袖清逸,笑面如舒,一路施施然而行,好比春风徐徐过境,教人忍不住想赞叹一句,好个陌上春风少年郎。
 
  走着走着,一个手执铁口神算布幡的老头忽挡在他身前,直指他的脸,说:「目若暗香含水,眉如远山含烟,桃花面,柳叶眉,这位公子,恕小老儿直言,此乃红颜薄命之相。」
 
  说穿了,就是有一双招人的桃花眼。
 
  「是吗?」柳寄悠对此无礼之举只是笑笑,不愠不火。
 
  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的相貌实属平凡,绝对构不上所谓的桃花红颜,至于薄命,俗有云「生死有命,祸福由天」,他并不太在意能不能活到七老八十。
 
  幸好只是红颜薄命,他想,而不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之类的,高潮起伏的人生精采是精采,但他不渴望亲身去经历那些惊涛骇浪,多累,顺风顺水的人生过起来多舒服惬意,何苦活受罪呢?
 
  相命先生细细打量他,又铁口直断道:「可幸的是,这红颜薄命之貌放在公子身上,却成了天赐福泽的大富大贵之相,万中无一,古来难得一见吶。」
 
  「多谢先生赐言。」柳寄悠掏了几枚铜钱给他,仍是笑笑,不予置评,汾临县何人不知他是衔银汤匙出生的,就算没有大贵也有大富,若无意外,一生钱银当可享用不尽。
 
  相命先生大方收下,再道:「小老儿细观公子之相,印堂红润,色如春杏,是乃红鸾星动;眼梢流光如星,是乃驿马星动,行将遇天贵之人,动静皆自安之,不须忧愁多虑。」
 
  「承蒙吉言。」拱手示礼,没将这话放在心上,继续漫步而去,不在乎是否红鸾或驿马星动,冥冥自有注定,该怎么着就怎么着,随遇而安便是。
 
  再走一小段路,总算来到目的地,怡然跨进李家书肆里,放眼只见干净明亮的宽敞书铺中,一柜柜的书籍分门别类摆置整齐,数人于其中安静挑书,二名年轻书生低声喁喁讨论,空气充满纸张与文墨的气味,这是他极喜爱的味道。
 
  一名在柜台核帐的斯文中年男子见到他,立刻走出柜台招呼他。「柳少爷,你来啦。」
 
  「掌柜,这个月的新刊本可来了?」
 
  「来了,京城和扬州各进了一批不错的,我已先替你挑起来,进里头瞧瞧。」
 
  「有劳。」
 
  掌柜领他进入幽静的偏厅,厅中一张木桌上放有两迭书,他兴致勃勃的坐下,一本一本拿起来翻,其中一本兰草字画集特别吸引他的目光,仔细拿在手中反复观看。
 
  此画集用水青唐草纹织缎做封面,厚版金线装帧,内页纸材选用柔韧的上等蚕茧纸,洁白缜密的纸面涂上一层避水防蠹的薄腊,字画线条分明,色彩鲜明层次细腻,除了以饾版做套色水印,更用了局部拱花,使画中虫鸟更显立体栩栩如生,仿若快破纸而出,整本制作相当精美。(注)
 
  「这画本做得真好。」柳寄悠由衷赞美,爱不释手。
 
  「这是扬州才子古宁春的限量珍本,只做百本,尚未发市即抢订一空,晓得柳少爷会喜欢,特意叫扬州那儿派一本来。」掌柜亲自端盏奉茶陪坐一旁道。「这画本可是李贵管事花了好一段时日功夫,才说服古宁春让咱家书肆付梓刊行,整本从雕版、水印、拱花到装帧,全是请手艺最好的师傅亲手做的,没让学徒插手。」
 
  「听说古才子人如其名,容貌宁秀如春,可是真的?」一边翻看、一边随口问道。
 
  「古宁春以前也许称得上好看,可惜后来嗜酒成性,喝得一张脸如关老爷黑红黑红的,若非他没钱买酒了,也不会答应把字画给咱们摹刻。」
 
  「哎,传言与真实果然都有出入,本一个颇富盛名的才子竟落得此般境地,真令人不胜唏嘘。」柳寄悠感叹道。
 
  「是啊,传言总是不可尽信,我曾听人说,柳心阁闲云散人是个待字闺中的小姐。」掌柜语带揶揄道。
 
  「怎么会?」柳寄悠讶异。
 
  「这年头能写敢写的人不只男人,一些饱读诗书才华洋溢的女人可不输男人,有几本龙阳小书的作者正是女人,行笔娴熟明畅不说,内容比男人写的更直白大胆哩。」
 
  「所以有人认为他是女人?」
 
  「倒不是,读者常评论闲云散人的作品珠玑玲珑,俏美婉丽,文辞间偶透一丝小女儿情怀,因此才会猜测他是黄花闺女。」掌柜停了下,续道:「女人买他的书,是有同为女人的心思,男人买则是可以……咳,你晓得的。」
 
  「可以顺便意- yín -作者,是吗?」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掌柜笑了笑,不回话,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柳寄悠为此感到啼笑皆非。
 
  他不仅嗜读好阅,更爱舞文弄墨,善于丹青,能写一手好文与好字,尤喜撰写述人叙事的话文小说。柳心阁闲云散人正是他本人,不著述正经八百的经论诗集,专写市井流传的通俗章回小说话本。
 
  再论及他的样貌,就一般人眼光并非相命老头所说的红颜,仅是清秀周正的书生模样,文雅白净,凭心而论并不特别俊俏,可脸上常常笑意微微,尤其弯弯一双眼彷佛泛着桃花春水,秋波荡漾。
 
  不过实不能说他像女人,形貌尽管斯文秀白,但并不带娘儿气,只显出几分悠然和悦,几分闲适飘逸。
 
  「掌柜,京城近来有什么新鲜事没有?」柳寄悠放下书问。
 
  「当然有,京城什么鸟都有,什么新鲜事没有,第一桩就属礼部侍郎身体微恙这件事,且说有日他晨起目眩作呕,食欲不振,皇帝为此心急地召御医诊疗,传出去之后,整个京城百姓都道他怀了龙子……」
 
  「他不是男人吗?如何能怀龙子?」
 
  「莫急,慢慢听我道来。」掌柜也给自己斟杯茶,咂一口,侃侃接续道:「李侍郎是我的二东家,这事咱李家人听了只觉好笑,二东家不过秋气侵身,腹胀不适,哪里是怀上了,可偏偏有人老以为他是啥花仙降凡,而皇帝陛下上天下地无所不能,所以咱二东家一出现类似妊娠的征象,他们就乐得像开了花,还有人都到李府去道贺了,简直胡摆乌龙。」
 
  「果真道听途说呵。」柳寄悠呵呵笑道,一边悠闲喝茶,一边听掌柜说起近来大绍内外的各种传闻,尤以皇都京城为多。
 
  李家书肆不仅卖书,亦是消息流通之处,一些报导名人杂闻奇人异事的月报月刊,每个月皆会从书肆的京城总局派运过来,这类杂志市井百姓尤其爱看,自视为高知识分子的文人雅士斥之讹言谩语,胡说八道,却会私下偷偷买去看。
 
  掌柜知晓的,不止这些杂本刊载的小道八卦,他从皇宫御花园开了朵天竺异香,某神算大师说这显示大绍将与外域藩国联姻,说到某大官欲纳第六房小妾,隐忍多年的正房老婆终于发作,一状哭诉到皇帝那儿等等,上至国家大事,下至小民小事,妙语如珠,风趣横生。
 
  柳寄悠津津有味的聆听,双眸流光溢彩,益发水亮可人。
 
  那些遥远的人们,这些只能从他人口中听到的事,发人省思的,新奇荒谬的,一桩一件构筑成另一个精采绝伦的世界,引人心生向往。
 
  掌柜暂停休息一下,喝口茶,再道:「听说,五王爷来到咱汾临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