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春困脱衣为哪般 作者:尽千

字体:[ ]

 
 
文案 
两个大蛇精遇一起,世界怎么能不黑?
一个是书痴,一个爱捉弄人。
一个太正经,一个太不正经。
 
“你脱衣服做什么?”
“春日恹恹,你说适合做什么?”
“当然是看书。”
“不,是睡觉。”
“要睡你自己睡,我不荒废时光。”
“一起睡咯。”
“我!不!要!你——放手啊!”
“……” 
【 春困脱衣为哪般,当然为了秋后收瓶润滑油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御、蒋延 ┃ 配角: ┃ 其它:
 
  ☆、人间自是有书痴
 
  蒋家院里的三公子蒋延是个奇怪的人。
  这奇怪如今想想倒也有些年了,少时旁人不觉得怎样,如今这三公子蒋延也已及冠,外头就经常会有人来蒋府,这些人又总会提及嫁娶之类的媒妁之言,所以蒋延总被提了些,原这所谓的“奇怪”,不过是说他是个爱书成痴的人罢了。
  这三公子蒋延的上头,还有两个哥哥,大哥娶的是上阳府的王芸大小姐,二哥随舅父从军在外,今年又得了谕旨也是要回的,皇上因欣赏,暗地里也配了门亲。如今这蒋家,就单单剩了他蒋延一人未有婚约,少不得众人的眼光就都落在了他身上。一想蒋家至此,也算是飞黄腾达的大户,却不知这蒋延,竟是个“书呆子”。
  蒋延是家母蒋夫人最喜欢的小儿子。长的清秀俊逸,自也是玉树临风,温文尔雅的,才学更是好的很,比起他那两个哥哥更显出众。每每握着书卷躺在椅榻里可以安安静静的看一个下午。家里头的下人都说这三公子怕是投错胎的,怎是一个如此不好动的人物?只愿日日与书做伴,皆又不理人,也不愿多话几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活似个大家闺秀,你说他岂不是个怪人?说句实心话,就是一书呆子!
  ……
  这日亦如往常,还未至午膳,蒋延又半躺在卧榻上,靠着锦枕,准备看一下午的书,皆是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
  “延儿,今日你且要动一动了。”来人慈眉善目,裙裾锦袄,步履缓着靠近蒋延,说时,一手忙不迭的已夺了蒋延手里头的书。
  “娘……”对方愠怒着一喊,正想是看到关键处,硬是被这美妇打断。“娘又不是不知,我皆是不喜欢那些走亲访友的,今日,娘又如何非得拉上我”说完,翻身就去夺那妇人手里的书。
  “你二哥的书信到了,不日就回来,皇上谕旨也下了,你爹同娘商量着今日就去薛府提亲,总要慎重些。”
  “哥的亲事,怎要来闹我去的?”蒋延反驳,又将书夺了来,那妇人没好气着继续解释,
  “你们可都不是小孩子了,也不是从前能顽皮耍赖的,这回,单是你爹和娘去可不成,薛家本就是大家,皇亲国戚,即是我们俩家的客宴,这一聚,你怎么能不去?还有你大哥,也得去,以示我们蒋家的重视。”那美丽端庄的妇人说时,已命人给蒋延拾衣,束发戴冠。
  “那娘得答应我一事,这回子完了,让爹再带几册别传史书给我。”蒋延清澈的眸子一转,似乎想了个不错的条件。
  “你呀!……”蒋夫人宠溺着轻戳了下蒋延的脑门,笑着,“倒也不用,薛家有个藏书阁,薛老爷也是个读书人,你这回若是得他薛大人的赏识,自是有好处。”
  “真的?”蒋延来了兴致,勤快的接过丫鬟递来绣着的银纹藕叶素白罩衫给自己罩上,及玉琉璃东海珠饰的腰带,那妇人又给他腰际配了块沉香玉,再这么一看,果真是一表人才的俊美少年,蒋夫人心想,延儿将来中了科举,朝堂上亦是风光无限。一时心中更是欢喜。
作者有话要说:  
 
  ☆、世家子弟多散漫
 
  午时稍过,蒋府外便来了小轿软舆,一并几辆,看来薛家也是非常重礼的,听跟着一道来的管事说,薛夫人在荷沁园点了戏,就等着开场呢!薛老爷也摆了上好的茶和棋局,要同蒋老爷杀一个下午。那人又说,“今日可巧,薛家那混世大魔王也在院中,蒋小公子倒也不会无趣。”
  这话听在蒋延耳朵里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意味着他不能好好看书,兴许也不能见一见他们薛家的什么藏书阁了,遂微微皱了皱眉。
  那管事的心细,见了蒋延这模样,忙改了口,又道“也不碍事,我们家这公子坐不住,多半一会儿就要和那群狐朋狗友去喝酒,我家老爷也管不住,若是能像蒋公子这样安静,倒是省心了。”
  ……
  于此,一行人浩浩荡荡从西昶门拐了玉台街,又穿过东蛾的坊司,几盏茶的功夫,就落在了薛家大门前。
  彼此见面后,行过礼,各自絮叨一番,才入了园,请了座,沏上茶。蒋延也见到了自己二哥未来的嫂子,那女子眉目如画,知书达礼。一时心中也替二哥觉得满意。待各自坐定,戏就开了,蒋延低低抱怨了句,“娘骗我,若是这样正儿八经着听一下午的戏,孩儿可不愿意。”
  “你且稍坐片刻,再说。”蒋夫人安慰道。
  蒋延还想央求几句,便听得一阵好似疾风骤雨般的笑声从远处的曲廊传了过来。声如宏鼓,清晰明朗。
  “你们看看,我娘又请了人陪她看戏,这回且不知又要为谁说亲了!”蒋延循声一望,见那人踏风而来,手握一折扇,眉开眼笑,腰际一块璞玉镶了金,在这春光下,一晃一晃耀着人眼。
  “御儿,快来。”薛夫人笑着招人。
  蒋延随母亲来时,一路上已从那管事的口中听了不少薛家的事,他本就厌烦这些人际亲眷,此刻见了这人,怕就是他们薛家那个混世大魔王薛御了。
  薛御到了薛夫人跟前,先给这两位长辈拜了礼,一眼就瞄到坐在一侧神色暗暗的蒋延。
  笑道,“哦?母亲今日可是要将二妹也嫁入他蒋家的?”说完又打趣了一句,“只这蒋小公子的岁数,看似是小了点阿!”
  这话蒋延当然明白,他们薛家共有一子两女,这说的二妹自然还是待字闺中,便是拿来取笑他蒋延的。一说二哥因皇上的谕旨所娶的是薛家大小姐,这还剩的一个就是要给他的?真是轻浮的人,难怪外人道他薛御的都不是什么好话。
  “口无遮拦,你可别吓着人家,蒋小公子酷爱读书,哪里像你竟往外头跑。娘一定得给你找个人当当榜样。”薛夫人端了茶,递到薛御手里。
  “薛夫人哪里的话,我家这蒋延阿,是从小太宠的原故。以后也就指望着他读书能读个名堂出来,怎么敢高攀二小姐。”蒋夫人看着面前这一坐一站的两个年轻人,心里倒是有种说不出的开心。又道,“薛公子若是方便,不如带延儿找处看书的地方去,他不大爱热闹。”
  听后,薛御眯着眼看了眼蒋延,只道, “本公子家里就书多,不过我可不相陪着一同看的。”
  “看书是一个人的事儿,又如何要你陪?”蒋延没忍住,反是一驳,如此,蒋延对面前这薛御更是没了好感,这人说话乖张,为人也太散漫了!
  心中一想,世家子弟多纨绔,竟是不假的。                        
作者有话要说:  
 
  ☆、脱衣上榻原为书
 
  于是,薛御领着蒋延去了藏书阁。一路上,蒋延跟在薛御身后,也不说话。
  这日子早是四五月间,山石花草自都是美景,每一步都能描上一幅画来,薛御原还想带他绕了藏书阁一旁的茶园,那里的茶花开的很艳,若是摆上两张椅,倒一壶玉楼春,也是天上人间了。回头却见蒋延眼观鼻,鼻观心,只管看着地儿走路。薛御心里有些闷,终于打破沉默,问道,
  “你是在读四书五经?”
  “都读过了。”蒋延答。
  “那你还要看些什么阿?”薛御心下一想,玩笑着,“该不会是想看那些淫词艳曲什么的吧!”
  “我没看过那种书!你不要胡说。我喜欢《孙子兵法》和各家的英雄传。”蒋延抬了抬头,认真的解释着。
  “我又不是在审问,你那么认真做什么?”薛御撇撇嘴角,还真是个无趣的人。
  蒋延一想,自己也太当回事了,兀自又低了头,继续跟着。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今日倒是让薛御尝了个透。
  “这里就是。”薛御推开藏书阁的门,一排排的书架上整整齐齐的垒着一沓沓的书,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蒋延顿时就被这些收藏吸引住了,便自行走了上去,来来回回大致浏览了一圈。一时脸上浮现出欣喜,以及一些惊讶来,淡淡的勾起了嘴角。竟似变了个模样,神采奕奕。
  “这些,我都能翻阅吗?”蒋延有点激动的问。
  “可以阿,以后我们又成了亲家,你常来也就是了。”薛御没想说起书来,对方也不是特别冷淡。
  “若可以的话,我能借几本看看,就心满意足了。”蒋延摸着书,淡淡的笑。
  薛御见他好似就像得了什么至宝一般,自己悠闲的靠在门廊上,双手环胸,道,“那你慢慢看!晚膳我差人来叫你。本公子就不奉陪了。”
  蒋延听后,手里已拿着本书,只心不在焉的点了下头,嗯了一声,便习惯性的脱了织锦足履,又将外头的罩衫也一并解去,然后爬上一旁的软榻小几,推开身侧的窗,春光漫了些进来,蒋延翻开书,便就细细看了起来。
  蒋延这一系列连贯的动作映在薛御的眼中,倒是别有一番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忽然间远离了人世,竟又如丹青笔墨,那人仿佛被画入了画中。袖口微露,手腕细白,翻书的动作轻柔缓慢,那双眼清澈如水,又潋滟的波光粼粼,春光莹莹之色半铺在他身上,勾勒的阴影一时就这样恍恍惚惚浮在了自己眼前。
  薛御一怔,想着这人怕是此刻将他这藏书阁当成自家了,真是个书呆子。不过为此,薛御还是吃了一惊的,爱书成痴竟是这模样,心里又忽然生出些好奇来。随后,薛御关照了一旁的随从为他沏壶茶来,自己就离开了藏书阁。
  薛御和往常一样,又同人上了酒楼喝酒去。只是薛御的心中却想着方才的情形,才不过是第一次见面,然后带着那人进了自家的藏书阁,也就是个普通的喜爱看书的少年罢了,此时,酒过三巡,可为何那人的样子还游荡在自己眼前,那人的身影还泡在他脑海里?薛御想,或许是因为春光太暖,酒太烈,他是中邪了。……
  “薛公子,薛公子。”有人喊他,“今晚羽艳坊新来了几个姑娘,听说是大姚人,金发碧眼像狐妖呢?”一人兴奋的说着小道消息。
  “是啊,是啊,我们要不要早些去,选个好的包间。”另一人附和道。
  “不了,今日我家宴请,我还赶着回去。再说……”那书呆子怕是没人喊他根本不知道要吃饭。薛御心不在焉的将杯子里剩下的酒喝完,丢下一锭银子,起身走出了月湘酒楼。
  薛御摆手下了楼,剩下的几个世家子弟倒是说起话来。
  “什么嘛,还从没见他也会扫人兴致的。”一人小声不满道。
  “明明前几日还兴致勃勃预订好的,这回,他自己反倒急着往家跑。”
  日光偏西时,整个都城洒上了最后一抹金色,余下几人再是啜饮了几杯,也就各自散了。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